<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的这个三弟名叫武好德,真是荫了一个正九品的登仕郎!

    吏部发出的官诰已经捏在武好古手里了,上面分明就写着正九品右登仕郎荫补的官身要加右字的官阶。

    赵佶真的给了个正九品的文官还真是乱来啊!

    “对了,二哥儿呢?”武好古把官诰交还给了老爹武诚之,随后就问,“怎么没见着他?”

    武好文居然不在家!弟弟荫官,家里面大摆宴席,他这个当哥哥的居然不在,太不知礼数了吧?

    “他昨晚去撷芳楼了,现在还没”

    “撷芳楼!?”武好古一怔。

    武好文也学坏了!居然学会眠花宿柳了看来封建主义的腐朽制度已经把武好文这个理学好青年给带坏了。

    不对!武好古忽然又想起来刚才武好文的夫人韩氏还带着儿子出来拜见自己的,他不是怕老婆的吗?

    哦,一定是陪官家去寻欢作乐了。这是国家大事,是可以例外的。

    “对了,”武诚之收好了儿子的官诰后,又把一本最新出版的花魁画册递给了儿子,“大哥儿,你可认得这个琴娘?”

    “琴娘?”武好古愣愣地看着父亲,“谁啊?”

    “她是这个月的花魁啊,”武诚之一脸好色的模样儿,笑着,“为父想想纳她做妾。”

    什么!?

    武诚之也学坏了哦,他本来就坏!冯二娘不就是他从青楼里面赎出来的?

    已经变成老色狼的武诚之还在说:“为父已经托阎娘子阎惜惜去分说了,不过她也不一定能办成,你路子广,要不给为父张罗则个?”

    “呃,这事儿子去和张择端说,他有办法的。”

    爸爸变身色狼,武好古也没什么办法反正他亲妈早不在了,冯二娘就是个父妾,所以也只能答应老头子了。只是有点担心,老武的身体不怎么好,可别酒色过度挂掉了。到时候自己就得当孝子守三年孝,那得耽误多少大事儿?

    武好古正琢磨要怎么劝说老爹保重身体的时候,门外一叠声的有人大喊:“宫里来人了,宫里来人了!”

    随后就看见一个不认识的小黄门匆匆走了进来,“那位是武帅司?那位是武帅司?”

    是找武好古的!

    原来郭小小和武好古分手后没有去道观,而是直接去了琼林宫向赵佶做汇报了。

    “本官武好古。”武好古起身道。

    小黄门在武好古跟前站定,尖着嗓子:“天子有旨,宣郓州防御使,沿海市舶制置使武好古,即刻入宫陛见。”

    “臣恭领陛下圣谕。”武好古恭声领旨,随后冲着跟着小黄门进来的张三宝使了个眼色。

    张三宝早就准备好了一份赏钱,这个时候上前去塞给了那小黄门。

    武好古又顺便问了一句:“这位中贵人,官家此时召见某家,不知有何要事?”

    小黄门收了钱,而且也知道武好古是能夜宿皇宫的红人,所以就满脸堆笑着说:“是个女道士入了宫,和官家说了帅司到京,所以官家就急着要见您了。”

    说了等于没说。郭小小本就是赵佶派来武好古身边的,武好古又怎么会不知道她会给赵佶通报消息?其实这事儿根本没有什么了不得。

    接了旨后,武好古又和武诚之说了几句,然后又让跟着自己的武诚久拿来了一根长大的卷轴,然后就出门上马往宫中去了。一路上,他都在猜着赵佶的意图。估计是为了借钱给河西军打仗的事情想和自己讨论一下吧?

    也不知道赵佶会不会答应自己?如果没有他的支持,往西边派出博士团的事情可就要泡汤了。

    而博士团西进可是非常重要的!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武好古一行人才到了宫门外,他从武诚久手中拿过卷轴,然后才和那个小黄门从琼林宫的东华门入内,接着就被带到了金明池畔的宝津楼之上。

    宝津楼是一处高达七层的“高层建筑”,下面三层是个城堡装的高台,内部空间很小,只是用做上下楼梯。上面四层则是楼阁式建筑,最上面还有个三重歇山组合的大屋顶。整个建筑的高度在开封府,绝对是第一位的。

    武好古跟着那个小黄门,直接就上了最高的七楼。当他抵达的时候,就看见潘孝庵和纪忆两个胖子都在那里,郭小小却不见踪影。两个胖子都被赐了座,还一人捧着一碗茶汤在一边喘气一边喝着,可见他们也刚到不久。

    看到武好古气色平常的走了上来,赵佶也笑吟吟招呼他坐下,还让在旁伺候的周飞燕也给他上了茶。

    “大郎,见过你家三哥儿了?”赵佶问。

    “已经见过了。”武好古笑着,“白白胖胖的,很有福相。”

    “当然有福相,”赵佶道,“要不朕怎么会封他一个正九品的选人?你知道吗,早在去年,郭京就和朕说,他夜观天象,发现有天上的星宿下凡,落在了河北也不知是京师,要做保卫大宋江山的名臣朕觉着你这个弟弟,就是郭京说的星宿。”

    你搞错了!武好古心道:郭京说的一定是岳飞头得让人去相州汤阴县找一找!

    心里怎么想,武好古嘴巴却说:“陛下,臣以后一定好生教导提携这个弟弟,不让他负了陛下的期望。”

    “好好!”赵佶这时看到武好古带来的那个大大的卷轴了,于是指着问,“大郎,你拿来的是幅画吗?”

    “禀陛下,是一幅地图。”武好古道,“是臣在朔方带兵时偶尔得到的一幅天下全舆总图,据说是唐朝的玄奘法师所画。”

    “唐朝的玄奘?”赵佶笑着,“那个写大唐西域记的和尚?”

    “正是。”

    “那就给朕看看,”赵佶道,“朕得看看真伪。”

    他当然看不出真伪了,因为这幅地图是武好古让杜文玉做旧的杜文玉可不仅有武好古传下的画技,还得到过大师兄米友仁的指点,造假作伪的本事出神入化,赵佶怎么可能看出来?

    图已经展开在赵佶的眼前了,陈旧、沧桑、古朴、让人震撼。

    这是一幅不包括欧洲的大陆地图,图上有后世的中国、中亚、西亚、南亚和一部分东南亚等等。

    地面当然都是唐初时候的,所以没有大食国,只有吐蕃国、波斯国和大秦国东罗马,另外还有戒日王朝为首的阿三诸国。当然,还有强势无比的大唐帝国。

    而地图上各国的大致位置和欧亚大陆不包括欧洲的形状,则是武好古根据自己的记忆画出来的,还算是非常准确的。

    “大唐真大啊!”赵佶感慨了一声,“大宋在何处?”

    “在这里,”武好古用手指在地图上画了一条虚线,“比大唐小多了不过,比陛下接手的时候可大多了!以后还会更大!”

    那是肯定的,以后赵佶是要当“拥有四海的海可汗”的,地盘肯定小不了。

    “安西在哪里?”

    “在这里!”武好古指着地图上的于阗说,“离天竺是很近的。”

    “从地图上看很近,真要走的话也不容易吧?”赵佶看着地图问。

    “说容易也容易,”武好古笑着,“说难也难忆之兄,天竺的情况,你比我知道的多吧?”

    赵佶看了一眼纪忆。

    纪家的商船每隔几年就会去一趟天竺注辇王国也就是朱罗王国进行贸易。自然知道许多天竺的事情。

    他马上站起身:“陛下,天竺国现在大致上分成三大块,东南是注辇国,东北是波罗国,西北则是迦色尼国。其中注辇国信奉婆罗门外道,波罗国相信密宗佛法,迦色尼国则信奉天方教。”

    武好古补充道:“这个迦色尼国是由突厥人和波斯人从西北入侵天竺后建立的国家的开创者也是受了天方教哈里发的封赐,国主称为埃米尔,也就是总督的意思。”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赵佶低声道。

    纪忆道:“其实波斯国也是被天方教的哈里发所灭亡的天方教自创教以来,灭国无数啊!幸好现在已经衰弱,不再向四方扩张了。”

    “哈里发是衰弱了,”武好古道,“不过却有皈依了天方教的突厥人继续征战,早在百年前就打到安西四镇了,只是不敢招惹西贼和契丹,才没有继续东进。”

    其实东亚大陆上的武力直到明朝前期,都是全世界顶级的!看看耶律大石带着辽国的一点点残部在西域吊打塞尔柱突厥帝国就知道了塞尔柱突厥在西方也是一等一的强权,打得东罗马节节败退,还能和西欧来的十字军打得难解难分,结果遇上契丹的残余就彻底没了脾气,东亚的武力有多强大就可想而知了。

    而河西军现在的实力远远强于后来的耶律大石,又能得到大宋资本的支持,可以发挥的作用,理应比耶律大石更大!而武好古,早就有了全盘的谋划了。

    这200万的投资,可是战略性的!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