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高俅的确有些热心过了头!

    在他给赵佶的奏折中,不仅力主讨伐安西,而且还举出了一二三四五一共五条必胜的理由。而且还提出了一个让朔方军精锐参加西征的建议,还认为可以通过朔方军的参战加强朝廷对河西、安西的掌控其实高俅提出的这些建议,都是他的军事指挥机宜们想出来的。那帮军事机宜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低调,个个都想着要用安西人民的鲜血染红自己的官服

    而高俅更多的是为了安抚这群一心想要立功的部下,才给赵佶上了这样的奏章。

    与此同时,赵佶这边,弹劾高俅的弹章,多的都可以把高俅给埋起来了。几乎每一个御史言官,不论哪一派的,都至少踩了高俅几下。赵佶当然是一律留中不发,可天天看到这些东西,也觉得心烦,于是就和蔡京商量一番。

    “只是久镇灵州?”赵佶皱着眉头,“朕有不许他在灵州久镇吗?”

    “陛下,高俅身边还有不少能人!”蔡京道,“他们恐怕不甘心一辈子呆在灵州吧?”

    赵佶道:“说的也是蔡卿,让他们入京可以吗?”

    “入京的话”蔡京迟疑着说,“去管三衙军吗?”

    赵佶默然。

    三衙军向来是开封将门的地盘,这帮家伙虽然不能打,但是却胜在可靠。如果让高俅的人来替换他们呵呵,虽然高俅本人不在开封府,但还是让人不放心啊!

    “去枢密院如何?”赵佶问。

    让军事机宜们去掌管枢密院十二房的想法,最早是武好古提出的,只是和赵佶私下说了,并没有上奏章这个奏章要上了,大宋朝的文官恐怕就要把武好古当成死敌了!

    “陛下!”蔡京一惊,“枢密院素来是文臣掌管的这是本朝祖制啊!”

    这就是以文御武啊!

    北宋是中央集权的,地方的阃帅权力有限,掌握不了多少兵马。以高俅之威,现在也只有驻灵州的少量兵马被其控制。以武好古的财力和手段,界河商市和沿海市舶制置司能够动用的兵力,不包括界河保丁的话保丁是不会跟着武好古造反的,也不过就是几千人。而且大部分还是水军,在陆地上的战兵非常有限。

    而文官牢牢控制的兵部和枢密院,虽然也没有直接掌握多少军队,但是却拥有“军政”、“军令”两方面的大权,一旦被军事机宜们掌握,很有可能会就此展开对宋军的改革和清洗,大批云台学宫和骑士学院背景的军官会被启用,以替代将门荫补而来的军官。

    这样一来,文官早晚会失去“御武”的能力!

    “此事容朕再想想,”赵佶摇了摇头,把这事儿暂时搁置了,“蔡卿,武好古送来密奏,说是想让界河大相国寺牵头,借200万缗僧团债给河西军充兵费”

    “啊?”蔡京愣了又愣,“陛下,您说”

    “就是由界河大相国寺长生库联合其他一些寺庙的长生库,借200万缗给河西军充作安西之战的兵费。蔡卿,你怎么看?”

    蔡京张了张嘴,感到不可思议,“官军打仗怎么可以向私人借钱?”

    蔡京又不傻,当然知道界河大相国寺长生库其实是武好古和潘孝庵两人占大头的生意。而河西军现在已经投降朝廷,自然是官军了。河西军出征安西则是国战官军打国战问私人借钱,这事儿还真不是一般的奇怪啊。

    赵佶也说:“此事的确是春秋战国之后所未见不过武好古的奏章上说,借出这200万的好处很多。

    首先是可以接着僧团放债的机会,让皇家寺庙的僧人们去河西、安西开设或者掌握寺庙。河西是佛教圣地,僧徒信众不计其数,如果寺庙被朝廷掌握,那人心就属于朝廷了。而安西本是佛国,如今虽然是天方教徒为众,但是佛教徒依然不少其实是很少,如果皇家寺庙能过去,也是很有好处的。

    其次是能让云台学宫的博士团去河西、安西开设儒家院,传播圣人的道理武好古还建议等待河西、安西遍设院后,朝廷就可以在此二处开科取士了。”

    在河西、安西开科取士那是武好古的大招!

    科举这事儿,负面的因素当然不少主要是考的东西没啥大用但是有一点却是值得肯定的,科举是加强国家统一的方法之一。

    只要能给偏远地方的社会精英通过考试入朝做官的机会,他们对造反的兴趣就不高了。

    “陛下,河西、安西的士子恐怕考不上吧?”

    赵佶笑着:“左榜当然考不上,但是右榜他们能考啊他们武艺都是不错的,再加上云台学宫开始的院教导,10年之内应该能出一批朕的门生吧?到了那时,朝廷在河西、安西就大有基础了。所以朕觉着,这钱还是可以借的。”

    “陛下圣名!”

    蔡京嘴上这么说,心里面却是大感不妥。

    河西、安西的壮士肯定是多的,写文章他们不行,武艺应该不差,左榜肯定考不上,右榜进士没准能出几个这其实也没什么,可是蔡京已经想到了武好古一定会趁机扩大右榜进士的名额,将来也许就是右榜、左榜一样多了!

    “好吧,”赵佶笑道,“今日就到这里吧。

    蔡卿,你待会儿替朕去一趟苏东坡的相府,探望一番。”

    “臣领旨。”

    蔡京走后,几个小黄门就把赵佶的午膳送来了,山珍海味摆了一桌子。赵佶还没有开动,又有閤门宣赞来报:“西平王太妃和管勾苏杭应奉局公事武诚之求见。”

    “宣他们进来,”赵佶笑着,“再加两副碗筷。”

    “喏!”

    陪官家吃饭啊!

    西平王太妃没有怎么样,武诚之却是激动的不行,都不知道该站着吃,还是该坐着吃了。

    “坐,坐下,站在怎么吃啊。”赵佶笑着,“武卿,听说你又当爹了?”

    “哦,是啊,”武诚之坐了下来,“臣的内人几日前诞下一子。”

    “好啊,好啊!”赵佶笑了笑,非常高兴“儿子好啊,儿子可以做官。武好古最近又立功了立了什么功?,他的官职也不大好再升了,不如就给他一个荫补的名额,也让你的三子做官吧。”

    “谢陛下,”武诚之起身行了一礼,忽然觉得不妥,“不过臣的长媳还有大郎的一个妾室最近也怀上了,若要荫补,也该等她们俩生产之后”

    郭小小似乎还是有点办法的,反正自打她跟了武好古,武家的女人们就纷纷怀孕了,不仅潘巧莲有了身子,西门青和奥丽加也先后怀了身孕。在武好古写给武诚之和武好文的信中,都提及了这些事情。

    “无妨,无妨,”赵佶笑着挥挥手,“武好古有的是机会立功。”

    “那臣就多谢陛下了。”说着话,武诚之就摸出了武好古“画”的成安公主图双手奉了上去,“陛下,这是大郎让臣献上的。”

    “拿来看看。”赵佶接过卷轴,展开一看,就是眼前一亮,“真乃绝色佳人,呵呵,这是大郎在界河替朕选的美人?”

    “啊,”武诚之一怔,马上道,“陛下,这是成安公主,是您和西平王太妃的儿媳”

    这话咋恁般变扭呢?

    武诚之也觉得不对了,偷眼打量了和自己对面而坐的梁太妃一眼,梁太妃正没好气看着他呢!

    “原来是乾顺的未婚妻啊!”赵佶轻轻点头,把画卷给了小梁太妃,“太妃,你也看看吧。她和吾儿乾顺,可称得上是郎才女貌吗?”

    “二姐儿,你还有两个妹妹?”

    “是啊”

    “她们都和你一般貌美?”

    “呃,吾的四妹北仙最美”

    “那可太好了!”

    “大哥儿,你是想要”

    同一时刻,武好古和耶律南仙正并辔走在南下的途中。天气虽然寒冷,但他们二位却都选择了骑马而不是躲在暖和的马车里面赶路。

    一边赶路,两人一边还在亲切交谈。

    真的很亲切,武好古管耶律南仙叫“二姐儿”,而耶律南仙管武好古叫“大哥儿”,听着仿佛拜了把子一般。

    “不,不,不是我。”看到耶律南仙一脸为难的表情,武好古连忙摇头。他不是在替自己张罗小妾耶律南仙的妹妹也不可能给武好古做妾,身份摆在那里啊。

    武好古毕竟是大宋的臣子,怎么可能纳大辽的郡主为妾?其实武好古是想把耶律南仙的妹妹送到赵佶的身边。这样赵佶和耶律延禧可就真的成了亲戚了!

    “你四妹多大了?“武好古又问。

    “今年九岁了。”

    “九岁?”武好古算了算,“好,太好了,年纪正好!十年后正好十九岁。”

    十年后?

    耶律南仙更糊涂了,武好古什么意思啊?十年后要纳自己的妹子为妾?这怎么可以?他虽然有的是钱,但也不能这样啊!

    武好古笑着压低了声音:“二姐儿,你可想让你的妹子入宫啊?”

    “入宫?”耶律南仙看着武好古,忽然明白了什么,“大哥儿的意思是,让吾家四姐儿入琼林宫?”

    武好古点了点头,“如果能行,宋辽可就一家人啦!”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