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招待耶律南仙的馆驿位于界河商市的北城,紧挨着界河北岸的港区,是一座被高大红墙包裹起来的园林式建筑园林围墙的南段其实就城墙,和圆弧形的界河商市北城城墙的西侧相连,成为了事实上的城墙。在这所园林的东面,还有一座占地面积很大的跑马场,同样拥有高大的围墙,其中的南墙和界河商市北城城墙的东侧相连,也成为了事实上的城墙。

    两段“事实城墙”之间并没有城门,而是一条由界河北城的北门直通过来的砖石大道,通往码头和界河浮桥。虽然没有门,但是每到冬季,只需要用沙袋封锁路口,就能将界河北城变成一座封闭的堡垒。

    虽然外围是具有防御功能的高大红墙,但是红墙之内,却是别有一番风情。

    沿着崎岖小径,穿过亭台楼榭,陡然间就看见一座荷花池,池中心一座精致小亭子,矗立在冰封的水池之中。池畔和小亭之间,有一座小小的石桥勾连,四周栽种着各色树木,并不是幼苗,而是从别处移栽过来的成年树木,布置得非常用心,极为清雅。

    一路上,武好古都在和耶律南仙说话,主要是打听她的身世。这位成安公主也许是名字带着一丝仙气,在后世很有点名气,可是在史料上的记载却很少。武好古今天见她貌美可爱,就有了点兴趣,稍微打听了一番。这才知道这位耶律南仙原来是辽国十二宫卫之一的文忠王府出身,理论上是那个睡了萧太后的韩德让的后人。

    可是韩德让没有子嗣,所以文忠王府就由正宗的辽国近支皇亲继承了。不过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文忠王府”的风水不好,反正只要当了文忠王就一准绝嗣。继承韩德让的耶律宗业就没儿子,所以就让魏王耶律宗熙的儿子耶律耶鲁为嗣。耶律耶鲁倒是生了一个儿子,就是耶律南仙的爸爸。可是这位文忠王世子却没有活过他老爹,现在已经作古了,而且也没儿子,倒是生了四个闺女,分别叫“东仙”、“南仙”、“西仙”和“北仙”。都是美人儿,在辽国人称文忠王府四仙子。其中耶律东仙已经嫁人,丈夫是这一任奚王奚王并不是一个封爵,而是一个官职的长子。

    而这位耶律南仙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谈吐也非常不俗,不仅能和武好古聊几句画文玩,连儒家的学问也能说上几句,而且说得还挺有道理,显然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子。

    武好古听说西平王赵乾顺也是个儒生,对于汉家文化也颇为精通,看来和耶律南仙还真有点天生一对的意思。

    一行人进入了小亭子,亭子其实也不小,足够可以容纳下十几人摆酒置宴。亭子四面,张挂起了厚厚的锦缎帘幕,在帘幕外面又升起一个个炉子这是一种在北宋的富贵豪门中很常见的冬季户外取暖方法,用炉子产生的热气烘暖帘幕之内的空气,同时又用帘幕隔绝烟气。心思倒是巧妙,可就是太过铺张,且不说木炭多贵,就是隔绝烟气的锦缎用过几次后也会被熏黑,等于就废掉了。

    不过潘巧莲和最近才跟着武好古的郭小小却是两个奢侈的败家娘们,一点不在乎钱,每到冬天就这样糟蹋东西。

    而武好古今天也奢侈了一把,将一个被冰面包围的亭子里面变得如同春季一样温暖。

    亭子的帘幕之内,一场迎宾的酒宴已经到了宾主尽欢的时候。

    参加酒宴的除了武好古和耶律南仙之外,还有西平王派出的迎亲使赵安惠,大辽国的送亲使马人望,成安公主的陪嫁使臣萧合达,成安公主的陪嫁媵妾耶律观音婢观音婢是个非常普遍的佛教女名,在佛教泛滥的辽国遍地都是,还有进入析津府迎接成安公主的林冲他是作为界河商市的使者和智深大和尚等人,还有一个负责贴身陪伴成安公主的女道士郭小小。

    现在武好古和成安公主的闲聊早就已经结束,谈话也开始转入正题,也就是借钱打仗。

    借钱打仗的事情好像在春秋战国后就没怎么听说过了,所以智深大和尚透过耶律南仙向赵安惠、萧合达提出的时候,两人一时都不知道该如何答。

    不过在反复考虑之后,赵安惠和萧合达却都认为大宋和尚们的钱,是必须要借的!

    一来是河西军方面真心缺钱!河西军的前身西夏的军事实力其实不是建立在金钱上的,而是以部落和土地为基础的。可是在失去了银、夏、宥、盐、朔、灵、韦等七个州后,又被迫汉化,使得土地和部落无法再提供足够多的廉价军队。这样一来,河西军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必须依靠发放军饷来维持,直到他们可以在安西夺取新的土地分配给士兵和部落。

    另外,由于在之前的战争中损失了大量的军资器械,还丢失了夏州、灵州这两个军工重镇,所以现在的河西军也必须花钱购买军资器械,才有可能将西征大军武装起来。

    二来则是通过向宋朝的和尚们借钱,可以将宋朝的几大皇家寺院都捆绑上河西军的战车如果这帮和尚们想一文不少的收贷款的本金利息,那就得想办法阻止,至少推迟大宋朝廷的削藩。

    对于削藩,河西军的高层可是没有一点幻想的!释兵权的那一杯酒,恐怕早就已经准备好了,问题只是什么时候拿出来。

    河西军如果想要尽可能长久的保持独立,除了抱紧了赵佶爸爸的大腿之外,就得在大宋广交朋友,其中当然也包括影响力颇大的皇家寺庙和云台学宫了。

    而向和尚们借上一二百万高利贷,恐怕就是拉拢住他们的最佳办法了。

    第三个让河西军不得不接受“和尚贷”的原因,就是河西军内部也有了解安西四镇状况的高人,所以他们知道要用武力征服安西四镇并不困难。

    因为占有安西四镇的黑汗鹘在大约60多年前就一分为二,西黑汗鹘在河中立国,东黑汗鹘在安西立国。而这两个黑汗鹘又各自衰弱,其中西黑汗鹘已经被大食国的苏丹王击败征服,只剩下东黑汗鹘在苟延残喘。

    而且衰弱的东黑汗鹘还和本来是同族的高昌鹘势如水火,如果河西军要进兵安西,高昌鹘非但不会援助黑汗鹘,反而会和河西军联手。

    但是军事征服之后,河西军却将面临天方教徒们的强烈反抗,想要重建一个诸教和睦,信仰自由的安西四镇却是很不容易的。

    而躲在界河大相国寺背后的云台学宫,正好拥有可以和天方教论道讲理的方法!

    “西征当然是要用钱的,等西平王到了开封府就会向朝廷提出军费上的资助,多少应该可以得到一些,如有不足,希望可以向界河大相国寺等宋国的寺庙借钱。毕竟这一次西征,也是为了安西地面上的佛弟子,如果能让佛光普照安西,也是无上的功德啊!”

    赵安惠满口都是场面话儿,说得也颇为有理,仿佛大宋的和尚们应该白送一笔给河西军!

    智深大和尚则是双手合十,一副有道高僧的模样儿:“阿弥陀佛,实不相瞒,贫僧出家前也是西军的武官,对于军事也不算外行,所以也想带上一批中原的佛弟子跟随西平王征战的。不过界河大相国寺长生库里面的钱,却都是另有主人的,寺庙只是代管,不能替他人做主啊。”

    什么?这个胖大和尚还想上战场去弘扬佛法?

    赵安惠和萧合达闻言都是一愣,心说:这些宋朝和尚到底会不会念经?怎么又是放贷,又是卖烧猪肉,又是开庙会的,现在居然还会打仗就没见他们好好念过经!

    武好古这时笑了起来,接过了智深和尚的话题,“大师说的不错,借钱是买卖,弘法则是信仰,两者不可混淆。不过云台学宫倒是可以出面替河西军的借款做个保,如果河西军最后还不出来,那么云台学宫可以承担一半的本金偿还之责!大师,有了云台学宫的保证,你们在利息方面,总能优惠一点吧?”

    担保什么的,当然也是要有报的。智深大和尚想借着领头放僧团贷的机会,带着大相国寺的和尚去安西抢地盘。而武好古则想借着担保,向安西派出一支武装布道团!

    现在云台学宫本部和界河分院已经开办了好几年,陆陆续续毕业的博士也有了好几百。这些人除了充当教师主要是六艺院需要他们和准备参加右榜进士考试之外,就没什么好的出路。

    所以武好古就把他们圈在界河商市,让西北战场上下来的军事机宜和少年骑士给他们“补课”,主要是补军事课程,就是想让他们日后能一手剑一手经的去传播儒家的大道。

    而河西军的西征,不就是博士团大显身手的机会吗?

    智深大和尚呵呵笑着:“好说,好说。”

    武好古又头看着赵安惠和萧合达道:“不知二位想要借多少?200万缗可够吗?”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