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宋辽两个使团的下榻之处,并不是在又小又破的海州城中。高丽国的开京也弄得跟个森林公园差不多,城内各处时不时还有野猪和大灰狼出没,海州是什么样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了,海州城内是没有野猪和狼的。海州城没有那么大面积,一共两三条街,外加一圈土墙,这就是高丽国最繁荣的商业城市了……

    海州城的税关衙署本来也在这座小破城里面,不过在吴延宠把海州税关承包给宋人抵偿兵器交易的欠款之后,从界河商市来的宋国“税官”就把税关衙署从海州城内挪到了海州港口。还在海州港口附近圈了块地皮,修建了一座用高丽国的标准来说,绝对称得上富丽堂皇的新税官衙门。

    这座衙门可以算得上是整个海州最好的房子了,又大又宽敞又豪华,里面的各种陈设物件,乃至下人使女,都是从界河商市运来的,整治的可比高丽国相公们的宅邸要富丽堂皇多了。而且房子周围还有坚固的围墙和壕沟高丽国世家大族的房子都要高墙和壕沟,跟个城堡似的。所以到达海州的宋辽两国使团干脆就住进这所新落成的税关衙门了。

    两国使团在这座税关中住了没几天,高丽国的枢密副使吴延宠就带着接伴使团到了海州城,而且还破天荒的见到了亲如一家的宋辽两国使臣。

    “吴枢相,实不相瞒,今次本使和大辽国的萧正使、马副使乃是为了同一个目的来访高丽的。”

    寒暄一番之后,和吴延宠有过交集的苏适就开门见山,开始说明自己和萧得里斯、马植的来意了。

    苏适道:“这个目的就是帮助高丽国!”

    是来帮忙的?

    吴延宠看了看穿着契丹长袍的萧得里斯和马植,这二位今天和两位宋使都在一个堂上坐着,一块儿把酒言欢,吟诗作对……宋辽两国的关系有那么好吗?

    “是啊,”马植接过话题,“大辽天子听闻高丽国的数万大军竟然败给了生女直的几百骑,感到惊诧非常。所以就遣使同大宋官家商量,要一起帮助高丽国,使之免遭蛮夷蹂躏。”

    其实在高丽国眼中,契丹人也是蛮夷!不过契丹人自己是不承认的。他们以为自己是中华正统,一直想和大宋以南北二朝相称。

    吴延宠愣了又愣,看着马植问:“难道,难道上国要出兵相助?”

    大辽正使萧得里斯摇了摇头,笑道:“吴枢相,生女直也是我大辽属国,他们可没有任何的不敬,而且这一次的曷懒甸之战也是你们高丽挑起的……高丽国的北境,不是止于千里长城吗?”

    “上使的意思是……天子不许我国越过千里长城出兵?”

    大辽和高丽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平等的,而是君臣主仆。如果高丽国没有被几百个女直骑兵一顿猛抽,也许还能反抗一下。

    现在嘛,只要大辽国一声令下,高丽国也就只能认栽了。尹瓘的强军计划,也只能泡汤了。

    “非也,非也。”

    马植笑道:“天子不是这个意思,要不然也不会派我们了帮助高丽国了。”

    “哦……”吴延宠点点头。

    他已经明白了。大辽国的天子一定觉得生女直太厉害了!现在打得高丽国没了脾气,将来就会对大辽下手了。所以辽国才会帮助高丽国,希望用高丽国牵制生女直。不过这事儿是不能明说的,要不然大辽国的脸面可就没地方搁了。

    “那大宋是想……”吴延宠对大宋使臣的来意有点糊涂了。

    大宋应该是想收复燕云的!那他们现在就应该去联络强大是生女直,而不是和大辽一起来帮高丽国啊。

    高丽再怎么励精图治,也不可能灭了生女直了,最多就是夺下一部分曷懒甸,挽回一点颜面。

    对大宋而言,高丽国的价值根本比不上武力强大的生女直……

    苏适笑道:“本使和苏副使此来,当然也是为了帮助高丽,高丽乃是礼仪之邦,又是我大宋友邦大辽的藩属,我们理应和大辽一同相助高丽抵抗女直蛮夷。

    另外,我朝为了替西平王迎娶大辽成安公主,已经将高丽海州税关、釜山税关的收税权益作为聘礼送给辽国。今次……”

    “甚底!?”

    吴延宠可不呆傻,马上就听出不对了。

    海州税关、釜山税关交给大宋管理没有什么。大宋兵弱,又够不着高丽,给他们管税关实际上就是意思一下……免得人家说高丽国赖账。可是大宋现在居然将这两个税关交给了大辽!这可把高丽国坑苦了。

    辽国要卡住了这两个税关,高丽的商人还敢不交税吗?

    另外,税关是可以驻扎一点武装税吏的!现在宋国的界河市舶司就在海州、釜山摆了几十个武装税丁,高丽国自然当他们不存在。可是要换成辽兵,高丽人还不得提心吊胆!?

    “今次本使前来,就是为了将两处税关交割给大辽国。”苏适笑着,“吴枢相,我想这事儿,你们高丽国不会反对吧?”

    马植接过话题,笑道:“我大辽天子听说你们需要战马,还准备赠送给高丽国良马1000匹……很快就会送到的。另外,大辽还会派遣骑将来高丽国教授马上的功夫。区区两个税关,你们高丽不会想要收回去吧?”

    “不不……”吴延宠额头上冷汗直冒。用税关抵偿兵器采购款的事儿,可是他向高丽国大王提出的。现在大辽国要挤进来了,大王不会震怒吧?

    马植又道:“我大辽天子觉得十几年时间有点短,不如把税关转让的时间延长一点,100年怎么样?”

    100年?吴延宠张着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萧得里斯笑着说:“对了,我朝还想在海州关和釜山关附近租上一万亩土地,开两个小小的商市……当然了,租金咱们会照付的。”

    租地开商市?

    吴延宠听了辽使的条件,顿时就有一种荒唐的感觉。辽人到底想干什么?难道是想入侵高丽国吗?可是两个税关,两个一万亩的商市能屯多少兵?撑死了几千人吧?怎么可能靠这点兵力吞了高丽国?

    难不成大辽的兵马现在也和生女直的兵一样厉害了?

    想到这里,吴延宠的脑袋摇得就跟波浪鼓似也了。

    “不行,不行,海州绝对不行!”吴延宠道,“海州是开京的门户,绝对不可以开设商市的!”

    这个回答,其实早在苏适和马植预料之内。他们在界河商市的时候,已经和武好古反复商量过了。

    苏适和马植互相对了一下眼色,马植道:“那么就在釜山租下20000亩土地,开设一个专门和日本国做买卖的商市,这总可以吧?”

    ……

    开京,王宫,临川阁。

    “大王,臣觉得此事万分可疑,其中说不定有阴谋,一定不能答应他们啊!”

    从海州返回的吴延宠这个时候正在向高丽国大王王颙汇报和辽宋两国使臣商谈的情况,说到“辽租界”问题时,他也不等王颙提出问题,就先给出了建议这事儿太过蹊跷了!契丹人根本不会做生意,怎么可能想要一个能和日本人做生意的商市?所以必须在第一时间把自己给撇干净了。

    “尹卿,”王颙皱着眉头问在场的尹瓘,“你怎么看?”

    “釜山的商市应该不是契丹人想要的吧?”尹瓘思索着说,“契丹人即便能在那里屯驻些兵马,也不可能从釜山进攻开京啊。”

    “这还不如从北面的保州打过来呢!”王颙说。

    “可能,”吴延宠额头上已经有汗珠子在冒出来了,“臣猜想,这可能是宋国的沿海市舶制置司在捣鬼。”

    他是海州吴家的人,是知道一些武好古的打算的,自然也能猜中一部分武好古的意图。

    “他们想怎样?”王颙问。

    “臣知道他们一直想让日本开国。”吴延宠说,“今次到访的苏适就是沿海市舶制置司的人,他已经去了日本国好几回,都被太宰府挡驾了。如果他们能在我国南部沿海有个商市……”

    尹瓘问:“他们想要个商市,为何是契丹人出头?”

    “据臣所知,”吴延宠说,“宋国沿海市舶制置司和契丹人的关系非常密切。”

    “怎么会有这等事情?”王颙想了想,他现在也没本钱同时得罪宋辽两个霸王啊,“不过釜山浦还是不能给他们……再找个偏僻一点的岛屿,让他们在岛上建个商市吧。”

    吴延宠奏道:“大王,臣知道釜山浦附近有一座绝影岛,不如在这个小岛上划出15000亩土地,租给契丹人吧。”

    “好的。”王颙道,“把釜山浦的税关也迁往绝影岛!并且不允许绝影岛上的宋国、辽国、日本国商民离岛登陆。”

    尹瓘这时突然想到了什么,上奏道:“大王,臣记得宋人好像在耽罗岛上租了块土地开设了马场……他们会不会趁着我国新败之机,对耽罗岛有所图谋?”

    王颙思索了一下,“那就尽快将耽罗国改为郡县,然后把岛上的马场收回吧。”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