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高丽开京。

    十二月,凛冬已至。

    来自北方的寒流,掠过了无数的山脉河流,直直扫过了高丽国的土地。

    气温早就降到了冰点以下,开京已经被皑皑白雪覆盖。站在皇城一角的临川阁向下望去,入眼的只有一片片雪白。

    临川阁内的炉火熊熊燃烧着,给里面的高丽国君臣带去了一点暖意。但是身体温暖了,心里面却是寒意逼人。高丽国大王王颙一脸的悲愤,面色铁青,口中反复地说着:“愿借阴扶,扫荡贼境,仍许其地创佛宇!”

    这段话是他在之前向佛祖和天地起誓发愿时说的,大意就是不服输,还想和生女真打到底吧?

    虽然在曷懒甸打的两仗都输得很难看,但是王颙不认输、不服输的精神还是很可嘉的。至少比赵佶、赵桓、赵构父子三人要强多了。

    而且王颙并不只是嘴硬,人家是有实际行动的!打了败仗,签了“不平等条约”之后,王颙就在琢磨怎么报仇了。

    两次战败,而且都输得那么难看,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现在的高丽国军队打不过生女真……哦,至少打不过完颜部的生女真“敢达”。那伙人强悍的不正常,在辟登水大战中,他们50骑一队,犹如移动的城堡一样压过来。高丽步兵虽然多达几万,却根本无法抵挡,被人家一冲就冲散了,而且损失惨重!

    这已经不是奇耻大辱的问题,而是要亡国灭种的问题了。

    500生女真就这样了,人家要来个5000,大高丽还有吗?

    所以从七月份尹瓘兵败时开始,开京就陷入了一片惶恐之中,天天都在备战,城墙加高了不少,城内的贵族子弟也被纠集起来练习武艺。一直到了冬天,没见到生女真人打过来,才稍微松了口气儿冬天打猎不容易,就是生女真敢达也只能在老窝里面猫冬。

    不过松了口气儿的高丽君臣并没有得过且过,开始末日来临前的享受。他们还要励精图治,还要练兵复仇,还要和生女真敢达干到底。

    这个高丽国可不是后来的李氏朝鲜,可是坚韧着呢!

    虽然他们也学大宋搞重文轻武,搞科举取士。但是也不知怎么考的,反正高丽国考出来的状元大多允文允武,上马能打架,下马能作诗就是打架的手艺不如生女真,诗也做得不如大宋的才子。不过也是能凑合了。

    “大王殿下!”状元出身的参知政事尹瓘这个时候也在临川阁内参加召对,听到王颙的喃喃自语,就出班奏道:“臣以为贼骑我步,不可敌也!如欲扫荡贼境,必须招兵买马,终日训练!”

    还是状元有办法啊!

    尹状元一针见血,就提出了对抗生女真敢达的有效策略招兵买马,终日训练!

    看来他的圣贤之书真没有白读啊!他知道马是要买的,兵是要练的……

    “臣附议!”第一个站出来附议的是吴延宠,他现在已经升到了判尚书礼部事,相当于大宋的礼部尚书。

    王颙眉头深皱,“尹卿,吴卿,你们觉着要练多少兵马才能一雪前耻?”

    “欲雪耻报仇,必须发动全国之兵!”尹瓘奏道,“臣建议自文武散官吏胥至于商贾仆隶、及州府郡县凡有马者为神骑,无马者为神步、跳荡、梗弓、精弩、发火等军。年二十以上男子非举子皆属神步,西班与诸镇、府军人四时训练。再选僧徒为降魔军。倾力练兵蓄谷,以图再举!”

    什么!?尹瓘要玩真的?

    刚刚符合尹瓘的吴延宠被这番提议吓了一跳。

    依着尹瓘的意思,全国的男丁都得去当兵了!有马的当骑兵,没马的当步兵,连和尚都得去当降魔军!

    当然了,高丽国的兵是府兵,不是职业兵,而且和大宋现在搞得连着服五年兵役的新府兵不一样,人家是亦农亦兵。农忙的时候种地,农闲的时候才当兵训练。

    不过依着尹瓘的办法,全国的男丁都去当府兵,除了练兵就是种地蓄谷,也实在有点耸人听闻了。高丽国以后不就变成军国了?海州吴家以后还能和高丽国做生意吗?

    “如此可行吗?”王颙也有些怀疑。

    “可行!”尹瓘道,“此乃昔日强秦扫六国的耕战之策!以高丽国数十万丁壮,力战力耕,如何不能摧破区区数万女直贼人?”

    吴延宠道:“如果一国壮丁都力耕力战了,兵器甲胄从何而来?我等身上御寒的衣物又从何而来?”

    尹瓘道:“生女直一国壮丁除了耕种畜牧狩猎,就是练兵打仗,所以才能以如此小邦败我大高丽国。既然生女直蛮夷可以先军力战,我大高丽的百姓官人为何不能力耕力战?”

    他顿了顿,又道:“陛下,臣观生女直之国强悍异常,非同小可,曷懒甸之战只是他们牛刀小试,将来一定会惹出更大的祸事。说不定会动摇大契丹的二百年霸业……契丹如果败落,大宋、阻卜、西夏都将会卷入战事,天下将由此变成战国乱世。我高丽国如要雄起海东,必须要力行先军,遂行耕战立国之策。”

    高丽国大王看了看吴延宠,吴延宠一时也无话可言了。他是宋人,又在高丽国半生,对两国的情况自然是非常了解的。

    耕战立国的方针如果放在大宋,是绝无可能的,但是摆在高丽国却不能说不可行。因为大宋的工商百业太过发达,国家对老百姓的控制能力也就相应削弱社会的结构和生产方式越简单,国家领主对老百姓的控制也就越容易而且宋朝的士大夫和高丽国不同,他们是真正的读书人,就是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士子。而高丽国的科举是要比投胎的,大部分进士出身的文官其实都是勋贵出身,都是可以当武将的。所谓的重文轻武,其实还是文武不分。

    要不然林干和尹瓘怎么可能当判东北面行营兵马总管?他们是要临阵指挥的,不是躲在后方的城堡里面运筹帷幄。

    “好!”高丽国大王王颙拍板了,“就依尹卿所奏,我大高丽自今日起,遂行先军,以耕战立国。尹卿、吴卿,你二人皆是文武全才,可以替寡人督军练兵。尹瓘你做太子少保判尚书兵部、翰林院事,总管练兵事宜。吴延宠升任枢密副使,协助尹瓘。

    另外,练兵之事讲究选锋精锐。寡人也需要这样的选锋精锐,就称为别武班军,可以从全国的府兵中挑选,集中到开京严格训练。由尹卿、吴卿二人总管别武班事宜!”

    这又是高丽国和大宋不一样的地方了。高丽国不仅可以力耕力战搞先军,而且还可以把练兵的大任交给文资的大臣。

    也就是说,练兵这事儿是有人负全责的!

    而且负责的尹瓘虽然是状元出身的文官,但是他还是懂一点兵事的,也可以带兵打仗。

    轻微的脚步声传进了临川阁,就看见一个内官出现在阁中,双手将一份不知道从哪儿收到的奏章摆到了王颙的御案之上。

    王颙知道这是急报,拿起奏章就翻看起来,看了一会儿,眉头就大皱起来了。

    “大宋和大辽的使臣到了海州。”王颙道。

    “海州?”马上就有大臣问道,“陛下,大辽的使臣也从海州而来了?”

    这事儿有点不对啊,大辽国和高丽国陆上相连,而且辽国的水师薄弱,走海路而来的话,安全根本没有保障。

    “对。”王颙道,“辽使是乘坐宋国沿海市舶制置司的船来到的……和宋使的船一起入港。”

    “辽使坐着宋国的船?”

    “还和宋使一起?”

    “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不是敌人吗?”

    临川阁内的高丽大臣们议论纷纷起来了。高丽国这几十年来都是在宋辽之间取利的,从没有遇上宋辽一家亲的局面。

    “吴卿,”王颙问吴延宠,“这是怎么回事?”

    “回禀陛下,”吴延宠还是知道一些情况的,“臣听闻宋辽两国要联姻了,宋国的西平王赵乾顺要迎娶大辽的成安公主。”

    “宋国的西平王?他是大宋天子的兄弟?”

    “不是兄弟,是儿子!”

    “儿子?”王颙一怔,“大宋官家才22岁吧?他儿子就要结婚了?他是几岁当爸爸的?”

    “回禀陛下,”吴延宠道,“这位赵乾顺是大宋官家的义子,就是原本的西夏国主……他现在认了大宋官家做爹爹了。”

    “认爹了?”王颙一愣,“西夏不是很厉害吗?怎么就认爹了?”

    “他们打败了,”吴延宠道,“好像给打得很惨!”

    “很惨?”

    “好像丢了一半国土,连灵州都被宋国夺取了。”

    “那么厉害啊!”王颙追问,“宋国不是很弱,怎么会变得厉害起来了?”

    “好像出了一个盖世名将,名叫高俅的……”

    王颙点了点头,“吴卿,就劳你走一趟海州,迎接辽使、宋使入开京。顺便再打听一番宋夏之战的事情。”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