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的内院房当中,奥丽加亲自带着十数名海州武家佃户出身的亲卫在房内外值守,将这里看得严严实实的。每个人的目光都随着一条三十多岁的精悍汉子转动。这精悍汉子一身契丹皮袍,正是马植。

    他这两年在大辽这边混得也算风声水起,现在的职官已经做到了东京道户部使。

    辽国的五京道类似于宋朝的“路”,五京计司类似于宋朝一路转运使。不过名称上不是转运使,而且每道计司的名称也各有不同。南京道为转运使,上京道为盐铁使,东京道为户部使,中京道为度支使,西京道为计使。

    不过辽国走的是重武轻文的路子,五京计司和五京留守在权势地位上是不能相比的,甚至比起五京道下属的州军节度使都要矮上一头。而且州军节度使是有兵权的,五京计司不过是个收账的文官。

    所以成为州军节度使一直都是马植的目标,而现在他距离这个目标,只有一步之遥了。

    如果这一次的高丽之行能够圆满,那马植要不了多久就能再进一步,荣升州军节度使了。而且马植的“后台”萧保先已经给了言语,可以保他一个苏州安复军节度使的肥缺。

    不过怎么折腾高丽人才算圆满呢?萧保先没有说,马植的叔叔马人望也没说。不说不是因为不想告诉马植,而是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才能算圆满?

    因为这次要勒索高丽的并不是土地和贡赋,而是两个劳什子租界,据说加起来不过一万多亩,对大辽这样拥有五京、六府、一百五十六州军,五十二部族、六十属国的超级大国而言,这面点地皮小的都看不见了。就是夺下来也谈不上有多大的功劳,况且还是租的。

    如果不是萧奉先、萧得里底、耶律俨、马人望、牛舒温这票重臣一个个都很肯定的告诉耶律延禧,这一万多亩土地加上两个税关,一年能收到十万缗匹的税收,耶律延禧根本不会批准“界河盟约”。

    不过一票大辽重臣只管拿钱说话,要怎么落实他们的大话,就得马植这个在大辽国官场上公认的能吏跑断腿了。

    武好古的房里面,到处都是佳士得行搜罗来的精致陈设,墙壁上还挂着几幅精致的油画,都是张择端、杜文玉和米友仁的作品。不过马植也无心去欣赏佳作,只是背着手在那里团团转圈。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就听见房外面传来了靴声橐橐,马植头看去,就看见武好古一身锦袍,和一个穿着轻裘的中年文士一起,笑吟吟的走了过来。

    大概是在万军之中历练了一番,和武好古挺熟悉的马植一眼就在武好古身上发现了威严沉稳的气度。虽然还是一副随和的模样,可马植的心头还是升起了一丝惊惧。不过他也是场面上的大人物,心中的异样,又怎会在面孔上流露?当下就拱拱手:“大郎安好?愚兄给你道喜来了!”

    武好古笑了笑,当下也是一拱手道:“二哥也是同喜啊,已经是东京道计相了,军州节度使也能当了吧?”

    “当是能当了,只是”马植一边说话,一边打量着武好古身边的苏适。

    “这位是苏仲南,”武好古笑着介绍道,“是这出使高丽国的副使仲南兄,这位是大辽国东京道户部使,也是大辽国派往高丽国的副使。”

    给马植和苏适二人介绍了一番后,武好古就缓缓走到房中间。这里摆了几张玫瑰椅和茶几,因此也可以用来会客。

    武好古选了其中一张椅子坐下,又指了指边上的椅子,请马植和苏适也坐下了。奥丽加这时捧了个托盘进来,给房里面的三人上了香茶。

    “去门外守着。”武好古吩咐了一声。现在他家里可有赵佶的耳目了,所以得稍微小心一点。就在他和马植、苏适密会的时候,郭小小就被杜文玉叫去外宅当模特儿了

    “喏。”

    看着奥丽加离去,武好古才端起茶碗喝了一口云雾茶,又对马植道:“马二哥,等这次高丽国的差事完了,就该当上州军节度使了吧?是哪个州军,有眉目了吗?”

    马植苦苦一笑:“大郎,这次的差事怕没不容易办了!”

    武好古笑着:“怎么会?高丽国还敢同时和大辽、大宋开战?被几百个生女真打了个人仰马翻,他们该知道厉害了吧?”

    马植摇头道:“知道是知道了,可是不甘心啊!打了败仗的尹瓘在七月时被擢升为参知政事、判尚刑部事兼太子宾客了!”

    “尹瓘?带兵的不是林干吗?”武好古的消息好像有点滞后了。

    马植道:“林干在今年年初被生女真打败的。随后高丽王就派枢密院使尹瓘为东北面行营兵马都统,领兵再战。据说在辟登水和生女真的500人大战一场,斩首30级,自己的几万人陷没死伤者过半。所以只好卑辞讲和,结盟而还了。”

    一旁的苏适倒吸凉气儿,“斩首30级,自己的几万人陷没过半!生女真有那么厉害?”

    “是啊!”马植道,“消息传到伏虎岭秋捺钵营地,大辽天子和重臣们都感到震惊啊!

    之前那一败还可以看成林干骄兵无备,让生女真偷袭了一把。可是辟登水一战是堂堂之阵,还输得那么难看,只能说生女真的战力之强,远超预料了!”

    “那辽国皇帝预备如何对应?”武好古问。

    “呵呵,”马植笑了笑,“谁知道呢?俺不过是个计司,管好自家的一摊事儿就不易了。”

    他倒不是想隐瞒什么,而是真的不知道耶律延禧在琢磨什么?反正这位大辽天子只是紧张了几天,然后就把注意力转到成安公主和西平王赵乾顺的婚事上去了。实际上,耶律延禧也没办法。

    武好古和苏适对视了一眼,也没再追问。

    武好古问:“高丽人还打算报仇?”

    “对啊,高丽国大王王颙肯定不死心,”马植说,“要不然怎么会让打了败仗的尹瓘去当参知政事?”

    “这样就好!”武好古喝着茶,“既然还想报仇,就不会同时得罪咱们两国。马二哥您的这一趟差事,一定可以马到功成的。”

    “得有一年十万缗钱才算马到功成!”马植道,“别的都好说,就是钱不好说!”

    虽然辽国的军制并不是建立在雇佣基础上的,但是随着辽国境内商品经济的发展,金钱在军事中的作用也越来越大了。在辽太祖、辽太宗的时候点集腹心诸部的兵马是不用给钱的。可是到了耶律洪基的时候不给钱就不行了,不给钱的话,许多宫帐兵、部落兵连兵器甲胄都没有,就一张软弓几支羽箭怎么打仗?

    所以耶律延禧兜里没钱是打不了仗的,也只能眼睁睁看着生女真一步步壮大起来了。

    “这个好办!”武好古道,“只要高丽人肯容许咱们长久占有海州关、釜山关,并且让咱们在海州、釜山港口各圈地10000亩建设自治之商市,十万缗一年的租金我们可以给。”

    “长久占有?”马植皱眉,“不是十五年为期吗?”

    “得延长一点。”武好古道,“我让人算了算账,这笔买卖需要100年才有的赚!要不然就得亏本了,亏本生意可不能做啊。

    另外,自治商市的期限,也应该是100年。所以就趁着这次的机会,由大辽提出加价吧。”

    出让海关权益100年,外加两块租期100年的租界乍一看都有点不平等条约的意思了。不过武好古可不是万恶的西方殖民者,他不可能,也没有能力将不平等的条约强加给高丽人民。

    “高丽人能答应?”马植连连摇头。

    在旁的苏适一样在皱眉。武好古也太无耻了吧?说好的十五年海关收费权,一下就增加到100年了。而且还要加上两个占地10000亩的商市,也是100年!

    “能啊!”武好古一笑,“只要高丽人还想报仇,他们就得靠着大辽国!大辽国可以给他们更好的兵器、马匹,还可以借将给高丽,帮助他们练兵。

    大辽国帮了他们那么多,增加税关租期,再要两个小小的商市,应该不过分吧?”

    “这个”马植还真不大确定。

    高丽国和生女真的战争刚刚开始,可是和契丹人却是有世仇的!想当年得亏出了个姜邯赞姜老状元能打,要不然高丽国早灭了。

    武好古看马植犹豫不定,笑着道:“马二哥,你们尽管按照这个条件去提。别的事情,我自会安排的,保证高丽人会接受你们的条件。哪怕高丽人不想报仇了,他们总还想要保住自家的江山不被女真人夺去吧?”

    他顿了顿,又对苏适说道:“仲南兄,高丽人素来善于在宋辽之中取利,不过这一次咱们不给他们机会了。务必要让高丽人知道咱们宋辽两国已经结成姻亲,以后就亲如一家,没有联丽制辽的事儿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