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纪忆也和武好古一样,笑得脸上就差开花了,不过心里面也在反复盘算。

    去三佛齐海峡圈块地收过路费当然好了。这买**在徐州海州之间挖运河可容易赚!从大宋往天竺、大食去的商船,都得过三佛齐海峡。一条都不例外!到时候过一条船收个1000缗,一年坐着收钱就有几十万上百万了。而且还不用你花钱挖运河,现成的海峡,纯天然的!

    而且那些商船还得在三佛齐海峡找港口停靠,加补给淡水,水手还得休息,船只有时候还得待风。商市要是经营好了,收入几倍于海州和界河都是有可能的

    当然了,要拿下三佛齐海峡的控制权肯定不容易。一年坐着收一百万缗的事情就没有一件是容易的!

    而不容易的事情,就必须有很多能干的人组团一起干了。

    所以真的想要赚这个钱,纪忆就得和武好古联手。要不他们俩的船队没准出了海就自己打起来了,还能干别的事儿吗?

    “一起干?”纪忆看着武好古。

    “对!”武好古点了点头,“一起干!”

    “不行!”纪忆摇了摇头,“光是你我二人还不够。”

    “不够?”武好古笑着,“还有谁?带他们一起干。”

    武好古是深知地产兴邦的道理的。所以他早就要立志当史上最大地产商的,而最大地产商靠他一个人是不行,必须吸收其他股东,而且是有实力的股东。

    纪忆掰着手指头道:“海州吴家,明州谢家,广州陈家,还有平江纪家合称为海商四大家族。四大家族,必须凑齐了如有必要,咱们四家能凑出1000条大海船,几万兵也能运去三佛齐了!”

    “好!”武好古拍拍手,“都拉上他们!要官就给官,要股份就给股份,我占两成股就行。”

    马六甲海峡的独食他可不敢吃,要不然就得犯众怒被群殴了。

    “还有一家!”纪忆打断道,“泉州白家!”

    武好古一愣,“泉州白家?阿拉丁商会?”

    纪忆点点头:“对!”

    武好古脸色微变,“他们不是天方教的人吗?俺们这次可是要寻天方教的麻烦!”

    “那又怎样?”纪忆摇摇头道,“崇道你不会以为海上的买卖可以甩开天方教商人吧?”

    不可以吗?武好古心说:只要绕过非洲就行了

    “那是不可能的!”纪忆道,“所以咱们想要插手三佛齐海峡,就一定得拉上阿拉丁商会。

    而且要去巴格达,也得拉上阿拉丁商会,要不然差事是很难办好的。”

    很难吗?武好古心想:只要赵佶的便宜儿子能打出耶律大石的威风,哈里发的腰杆子还能硬起来?

    “阿拉丁商会不会帮着天方教哈里发?”武好古问。

    “会啊!”纪忆点了点胖脑袋,“帮着牵线搭桥,两方说合对了,咱们的要求是不是叫哈里发取消桃花石可汗和中国总督的官衔?”

    最好还能赔款几百万武好古早就想好了!得算好时间派出使团,最好在乾顺、察哥两兄弟大杀四方的时候把人派去巴格达。这样不仅能顺利要到哲理大学里面的籍抄本,还能顺便赚个几百万路费家只要黄金白银,不要铜钱!

    “还要哲理大学里面的藏!”武好古没有说要钱的事情,现在还不是时候。

    “行啊!”纪忆笑着,“有阿拉丁商会的白思文帮忙,这都是小事。哈里发早就是个傀儡了,他吃饱撑的封个桃花石可汗和咱们大宋作对?”

    “那好吧,”武好古笑了起来,“那就算他一份不过这事儿眼下还不急。眼下咱们还没有攻打三佛齐的船队,得准备上几年!

    当然了,我会向官家请旨,以护送使团的名义组建一支水军的。”

    武好古现在制置使,本来就是管军的,而且还是大宋唯一的沿海市舶制置使,其实就是大宋海军总司令了。

    自然可以提出并且受命组建海军舰队了。而呼延庆、吴四德的远航,不过是小试牛刀,为建立海军积累一点经验而已。

    纪忆闻言笑道:“既然如此,那么下官就在帅司驾前请个令,带人走一趟大食国吧。”

    “好啊!”武好古拍了拍巴掌,“那可是求之不得!忆之兄,你我过去的不快,今天就一笔勾销,今后你我同心一体,一起为朝廷为官家办事儿!”

    这当然是骗人的!武好古是不会放过向赵佶进忠言揭发纪忆的机会的,不过现在大家还是要为了早日建成海峡收费站而联手的。

    “好啊!”纪忆拱了拱手,“下官今后就唯帅司马首是瞻。”

    纪忆当然也在骗他一东华门唱名的进士,还是探花,瞄准的是二府。宋朝哪有二府的文官宰执跟着个武将当小弟的?

    “不敢,不敢”武好古也是连声说着不敢,“忆之兄可是折煞小弟了,小弟一介武夫,可不敢如此。今后,咱们还是兄弟相称,您是兄,我是弟,如何?”

    “好好,一言为定。”

    纪忆比武好古大八岁,当然是“兄”了。

    兄弟二人接下去又是一番把酒言欢,白飞飞还安排了家伎陪酒陪寝大宋官场就是这文化到了第二天清晨,才把纪忆送走。

    纪忆前脚刚走,武好古的另一位“兄弟”,苏辙的次子苏适就来了。

    苏适是陪着苏辙一块儿了趟开封府,还面了君,汇报了大宋和高丽国、耽罗国、日本国的邦交情况,以及海州高丽关和釜山关的情况苏适可是武好古手底下的外交家,对高丽、耽罗、日本三国的邦交,都是他直接负责的。派驻海州关和釜山关的税吏,也都听命于他。另外,耽罗岛上的马场,苏适也有一定的管辖权。

    说他是沿海市舶制置司的“外交部长”,也是不过的。

    “仲南兄,恭喜升官啊!”

    在武家大宅的中堂之内,武好古一看见满面春风的苏适就给他道喜了。

    苏适因为少了一张进士文凭,就注定了官场蹉跎。所以在跟着武好古混之前,就是个太常寺太祝,官阶也不高。但是现在,短短几年,凭着数次出访高丽国、耽罗国、日本国的功劳,他现在已经升到了朝官。而且还得到了一个遣高丽国正使的差遣,去和高丽国商量交割海州关、釜山关给大辽的事情。

    “官是升了,可差事不好办啊!”苏适苦笑着摇头,在一张椅子上大模大样坐下来。“海州关、釜山关毕竟是高丽国的海关,咱们把它们交割契丹人,终究不合适吧?”

    “呵呵,”武好古只是笑着,“不合适也得想办法啊,仲南兄,你亲自出马,这事儿不可能不成吧?”

    “不成是不会的,”苏适摇摇头,皱眉道,“高丽人现在一边和生女真打,一边还敢同时得罪大辽和咱们?

    只是高丽大王肯定心中不快,说不定会没收咱们在耽罗岛上的马场!”

    耽罗岛上的马场是去年年初开始大办的,圈了好大一块土地,还从河北雇佣了一批善于养马的马伕、兽医,还带着一批年幼的界河马去了耽罗岛上喂养。现在刚刚有了一点基础,要是给高丽人没收了,那可就血亏了。

    “会安排好的,”武好古笑了笑,“如果他们不打耽罗岛马场的主意便罢了,要不然大宋可就又要多一个属国了。”

    “多一个属国?”苏适眉头大皱,“崇道,高丽国可没那么弱。”

    “知道,知道,会有妥善安排的!”

    将会被武好古安排上耽罗岛的是他的假子军团,1000名少年骑士之前在西北战场上死了十几个,不过少年骑士本就有候补的,因此还是能凑出1000人,其中二百多在西北打过党项和契丹,根本不是高丽人能对付的。

    如果高丽人不动耽罗国的马场便罢了,如果他们敢打马场的主意,那可就少不了挨一顿抽了。

    这番打算,武好古也没和苏适明言,他现在还不算是武好古核心圈子里的人物他爸爸死后也许会进核心,但是现在还不行。

    武好古顿了顿,“辽国的使臣萧得里斯和马植,已经到了界河商市仲南,你如果还耐得劳苦,就尽快启程和辽使一起去高丽国吧,再晚点界河就冻上了。”

    “好吧。”苏适点了点头道,“这一次的副使是杜公美,也已经到了界河商市,随时可以出发了。”

    因为这一次事情没什么脸面,所以派出的使臣级别很低。正使苏适,副使是绍圣年间的进士杜充。

    “杜公美?”武好古知道杜充是什么样人,于是笑道,“那就劳烦仲南兄牵个线,我也和他结交则个。”

    越是小人越不能得罪!宁愿多一点礼数,送一份厚礼,免得得罪人。

    他想了想又道:“约他明晚到万大瓦子的软玉温香楼一聚吧。

    今天晚上,咱们先和辽国副使马植私下见个面,大家先达成共识,好一块儿对付高丽人。”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