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替佛祖打仗?”智深大和尚怔了怔,怎么事儿?佛祖慈悲为怀,不喜欢打仗的。

    “西域本是万里佛国,安西四镇也曾经是佛寺遍地,僧众满城之所在。可是自从大宝于阗国被黑汗鹘攻灭,西域佛法便不复存在,如今都是外道的地盘了。想来佛祖也的不会满意的,所幸现在西平王上了奏章,要倾河西之兵西征安西,驱逐黑汗鹘,恢复安西四镇。大师觉得佛法是不是应该同时到安西四镇呢?”

    “这个”智深大师显得犹豫。佛法当然是应该到安西四镇的,但是钱和法他两事啊!

    “帅司,”一旁的潘兴业插话道,“界河大相国寺长生库可是大买卖啊!这两年分到您府上的红利都在十五万缗以上,可不能做赔本生意啊。”

    界河大相国寺长生库其实是武好古和潘孝庵的买卖,属于界河大相国寺的股份并不多,只是借了个名头。

    而这座长生库因为在海州吸收了宋朝流放官员的存款,在界河又得到了辽国权贵的存款,因此有了大量低成本的资金可以调度。与此同时,界河商市和海州商市的商人们对融资以及汇兑的需求也极为旺盛,所以长生库的盈利情况很好。

    去年光是分给武好古的红利,就超过了15万缗匹,也算是一架动力十足的赚钱机器了。

    不过在武好古看来,一年给自己15万到20万缗,并不是界河大相国寺长生库的全部作用,甚至不是主要的作用。

    这座“银行”的经营还算稳健,利润也不算少。可是远远没有发挥出金钱的威力!

    金钱用好了,可是威力无穷的!

    现在界河大相国寺长生库内包括界河、海州、徐州、析津府共四大分号储存的金银、铜钱和绢帛的总价值已经超过了1500万缗!如此巨款,只要拿出十分之一,就足够支持一场规模巨大战争了。

    而一场战争可以带来的收益,可是多到难以用金钱衡量的地步。

    虽然西平王赵乾顺西征目标,都不是武好古所感兴趣的地盘。但是武好古还是愿意让河西军去和已经走向分裂、衰弱的塞尔柱突厥帝国较量一下。

    因为只有赵佶的“皇儿”狠狠揍了天方教世界的支柱塞尔柱突厥,才有可能让大食国和塞尔柱突厥对大宋感到恐惧。

    这对大宋从阿拉伯世界获取知识,同时从阿拉伯海商那里夺取制海权是很有好处的。

    如果乾顺、察哥两兄弟能有耶律大石的本事,哦,也不需要那么大,有半个耶律大石那么厉害,界河大相国寺的贷款就会变成一笔非常有价值的投资了。

    哪怕贷款最后无法以还款的形式收,也可以获得许多额外的利益!

    “借钱给西平王的买卖是包赚不赔的!”武好古端起郭小小给他点好的茶汤,喝了一口,润了下喉咙,接着说,“首先,西平王是有俸禄、有职钱、有公用钱的朝廷高官,一年从朝廷这里得到的各项收入就不下两三万缗。这笔钱,可以分期偿还债,完全坏账是不可能的。”

    西平王赵乾顺是王爵,还有太尉和开府仪同三司的文武散官,拿得肯定是大宋最高一等的俸禄。其次,他还有两个职官,分别是河西节度使和安西大都护,而且都是实职,那就有两份职钱和两份公用钱。另外,还有各种补贴和赏赐,杂七杂八加一块儿,一年三万缗的收入怎么都是有的。

    所以可以办一个打仗按揭,一次借个一百几十万的,然后分个几十年慢慢还。

    武好古接着说:“其次,西平王还有产业可以经营。你别看他丢了一半的地盘,可是河西走廊还在他手里。陆上丝路最好的通道就是河西走郎,如果好生经营,还可以财源滚滚的。

    再次,西平王的兵马其实还是比较强大的,如果能得到咱们的借款,西征获胜的可能,还是非常大的。如果获胜,西平王就能得到安西四镇的地盘和财物。而这地盘可不仅仅是西平王的!”

    “不仅是西平王的?还有谁?”

    智深大师眉头皱了皱。

    潘大掌柜潘兴业也抬眼看着武好古。

    在武好古、智深大师和潘兴业三人会面的静室外面候着的郭小小也竖起耳朵了。

    武好古是不是想在西北拿块地盘!?

    “还有大相国寺啊!”武好古笑道,“安西四镇本是佛国,如今却是没有一座佛寺了。而西平王也是佛弟子,如果河西军恢复四镇,当然是要大兴佛法的。大相国寺现在借钱给西平王西征,将来就能领袖安西佛教了,这可是大买卖啊!”

    的确是大买卖!

    大相国寺本来就是全天下最会赚钱的寺院嘛!有长生库,有集贸市场,有土地收租,还有房子出租对,还卖烧猪肉。完全可以连锁经营,在安西四镇开设四个大相国寺的分号。

    当然了,以理服人的博士们也会跟着和尚们一起去安西四镇的。和尚虽然有钱,但是他们不大会讲道理,比不上一手宝剑,一手天理的博士。

    而且,武好古一点都不担心西平王的偿付能力。虽然安西四镇并没有多大的油水,河西走廊也非常贫瘠,这两块地方加一块能养活西平王庞大的军队就已经非常勉强了。

    但是西平王一旦入主安西四镇,就毫无疑问会和塞尔柱突厥发生战争。只要乾顺、察哥两兄弟能打败塞尔柱突厥的大军参考后来耶律大石的战绩,问题应该是不大的就可以向河中地区指锡尔河、阿姆河流域继续扩张,还能勒索大食、波斯、天竺西北等地的天方教领主。几百万缗的欠款,根本不存在还不清的可能。

    智深大和尚心动了,他首先是和尚,然后才是银行家。对于这笔大大有利于佛教事业的大买卖,怎么可能不心动?

    可是这笔交易他一个人说了不算,要支持西平王打仗,至少得上百万缗的贷款吧?而且西平王也不可能提供什么抵押。

    大和尚看了看潘兴业,潘兴业皱眉道:“元首,这可是至少上百万缗的借贷,如果没有相应的担保,那么这事儿在下就得向潘太尉请示了。”

    潘孝庵现在也升到了横行官,还加了个洋州刺史的遥郡官,所以也能唤作潘太尉了。至于潘孝庵的职官,现在变成了将作监丞,提举西城所。

    “上百万?”武好古一笑,“没有那么多吧?我们拿二十万出来就够了。那么大的功德,咱们不能都占了,全天下那么多和尚,他们也得为弘扬佛法尽一份力啊!”

    他看着智深大和尚,笑道:“人言开封府有九十九寺,每座佛寺都有长生库,库里面堆满了铜钱,可有此事?”

    别看武好古现在号称大宋首富,他一力打造的界河商市更是肥得流油。但是要比钱多,他和界河商市还真比不了一帮“银行僧”。

    武好古再阔,创业也不到十年,能积累多少?开封九十九寺起码都是百年以上的老店!武好古怎么和人家比现金?所以武好古就想搞一个银团,哦,应该是僧团贷款。拉上几十间寺庙长生库一起出钱,界河大相国寺长生库就牵个头。

    这样总能凑出两三百万!

    而且,赵乾顺再怎么当老赖,也不敢赖了全开封的寺庙的账吧?这事儿要让佛祖知道了,别说他自己将来很可能要下十八层地狱,就连他家祖祖辈辈,都得一块儿下地狱。

    对于一个真正的佛弟子而言,这是不可想象的。

    这就是佛法的力量!

    谈妥了“僧团贷款”,武好古又和智深大师、潘大掌柜一块品尝了烧猪院和尚的烹制的猪肉,酒足饭饱后才和郭小小一起到了自家大宅之中。刚一进门,就有家人来报:提举京东市舶司事纪忆到访。

    “忆之兄,许久未见,怎地发福了?”

    “哈哈哈,心宽体胖啊,现在离了开封府这个是非之地,住在仙境一般的海州,能不发福吗?崇道兄,你的变化也不小啊!精壮,精壮了!”

    几年未见,纪忆纪大官人已经从当初英俊小生,变成了个哈哈笑的中年胖子。不过他发福也是应该的,他现在可是海州做官,一年中倒有半年住在仙境一般的云台山上,而且还是肥得流油的提举市舶司。除了捞钱,就是享福,日子过得真好似神仙一般。

    相比之下,武好古就苦了。为国为民为官家,真个是忙得团团转,连九死一生的战场都去了!整个人的气质自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纪忆的形容也恰到好处,武好古变得精壮了不少。看上去不大像个和和气气的商人,浑身上下都是遮不住的冷酷!

    “忆之兄大老远的来界河商市,不会是为了和俺这个武夫叙旧吧?”

    在内堂中分宾主落座之后,武好古就开门见山问起了纪忆的来意。

    纪忆呵呵笑着:“不瞒太尉,下官是在云台山呆久了,想要出来走动一番崇道兄,出访巴格达的使臣可有了人选?”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