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十月,万物肃杀。

    现在已经是初冬的季节,地处北方的沧州地面,自然是一片寒风凛冽中的荒凉场景。

    不过一到界河商市左近,便立刻感受到了别样的繁华。

    路边时不时就能看到还在紧张施工中的大院,红墙都垒得高高的,房子大多是两层的楼房,也是砖瓦房,看着就非常坚固耐久。

    这样大量使用砖瓦的房子,莫说在海州,就是在开封府也不多见,能住进这样的楼房,不是富豪就是权贵。

    在界河商市附近怎么到处都是这样的房子?

    再往前,便可以看到界河商市的城墙了。

    高厚坚实的红色城墙,在冬日的阳光下显得格外雄浑。

    这是一座雄城啊!

    路上来来往往的车马,自是川流不息,可是也和别处不同。马背上的汉子,大多衣着鲜亮,携弓带剑,而且个个都外露出一种只有上过沙场的汉子才有的霸气。

    这还是一座军城啊!

    纪忆纪大官人骑着马,带着一群应该也算是雄壮的随从,走在这条通往界河商市的官道上,越走越害怕,越走越心惊。

    界河商市真的是目光短浅的商人们的城市?怎么官道上的这些人看上去都恁般的凶狠啊?自己带着的随从摆在海州也算是能震住场子的好汉了,可是人家一比,怎么都像是待宰的猪羊?

    纪忆那是见过世面的!黑白两道,海上的杀将,魔教的妖女,那都是见惯了的。所以一眼就能看出官道上往来的这些骑士都是超凶的!

    “这些骑士都是”

    “大多是殿前骑士和骑士随从,也有一些是界河效用骑士。”纪家在界河商市的大掌柜纪磊笑着解释,“都是西北军前杀人无数的英雄,和咱家养的打手是不一样的。”

    原来如此!

    殿前骑士和御前猛士们已经从西北家了,到界河商市附近的都是骑士和骑士随从。不少随从也凑够了晋升骑士的功劳,就等着分配土地了现在朝廷有点土地可以分配了。因为有了一部分河套草原,可以大规模放牧了。所以朝廷里面的文官纷纷建议把群牧监的河北、河东、关中各牧监废除,将马匹前往朔方牧养。

    这样就有了一点土地可以分配给新的骑士,首先拿出来分配的是位于沧州、清州、霸州、河间等河北东路的马场,准备在年底前完成分配。所有在西北军中应功晋升的骑士,不愿意留在朔方、灵州的,都可以在河北东路领到1500亩职田。

    粗略估算一下,不包括界河效用骑士和假子骑士,今后在界河商市附近的骑士数量,将可以达到3000余家。

    这可是很大的规模啊!

    所以纪忆在界河商市附近总遇到凶人也就一点不奇怪了。

    “澶渊之盟上不是说不给建城墙的吗?”纪忆这个时候已经块到界河商市的南门了,看高达数丈的城墙和城外一座同样拥有高墙的堡垒,他又有点奇怪了。

    “是啊,武元首有办法。”纪磊笑着说,“契丹人就是不问,所以城墙就越建越高了。而且界河不仅有城墙,还有保丁上万,效用、厢兵各有上千之数。”

    “保丁?”纪忆一笑,“有用吗?”

    纪磊苦笑,有没有用不好说,不过他这个界河商市元老家里也被拉了丁元老本人是可以免役的,他们的儿子如果有官身把大宋官人抓去当保丁是不行的,或是在指定的院、学宫念,也可以免役,不过他们的家丁护院管事儿,有不少却被抓了丁。轮流在兵营服役,训练可是严格着呢!

    纪磊道:“忆之,待会儿你看见他们,就知道有没有用了!”

    正说话间,他们已经骑马绕过了沿海市舶制置司所在的城堡。在这座小城堡和界河商市的大城之间,有一片空地。空地上面,正有大约500名界河保丁在进行训练。500保丁分别持着“枪盾”就是罗马盾加短枪、长枪一丈以上的长枪和弓箭,在军官的一阵阵口令声中,不断变换队列。看上去极为严整,丝毫不亚于纪忆见过的大宋禁军了。

    “这可都是照着御龙猛士和新府兵的阵法在操练的。”纪磊道,“练兵的那些可不是寻常的保正,而是沿海市舶制置司的军事机宜,都是从西北前线下来的”

    武好古现在是所谓的帅司了,一路制置使,自然可以辟举幕职。下属有勾当公事司、管勾文字司、管勾账司等等幕职机构,而且还得到赵佶的允可,设立了军事机宜司和海路机宜司等两个军事幕僚机构。

    有了这些幕职机构,武好古自然可以大量安置从西北军前带来的武官。所以现在也就有了足够的军官可以调教界河的保丁,以及沿海市舶制置司下属的水陆厢兵了。

    “要进城吗?”

    纪忆已经跟着纪磊到了界河商市南门之外,和大宋的其他城市一样,城门口也有兵丁设卡站岗。

    不过此处站岗的兵丁,却比别处纪忆见过的看大门的厢兵要精壮上不知多少。都是转到沿海市舶制置司下的那些阻卜战奴,厢兵的身份,拿着比禁军还高的饷。现在披着铁甲,持着长枪,带着弓箭和长剑,威风凛凛的站成了两列。看得纪忆都有点发怵了做买卖讲和气生财,武好古这边怎么这样啊?

    “进城,”纪磊道,“武好古不住城外的沿海市舶制置司,他住城内的大宅,平日就在市政所坐班。

    所以要见他,就得入城了。”

    入城是需要登记查验登记卡和过税的。纪忆是官人,纪磊又是界河商市的元老,而且他们也没带货,自然很快办好手续,然后就入了界河商市。

    现在界河还没有封冻,而宋辽之间的对峙已经因为几日前和谈的顺利结束,而彻底解除了。所以界河商市,又迎来了最繁荣的日子,甚至比纪忆熟知的海州,看上去更加热闹

    纪忆入城的时候,武好古并没有在市政所坐班。他也是刚刚忙活好和谈的事情,和谈台面上没他什么事儿,可是台底下全是他在上窜下跳,各种幕后的交易做了不少。现在终于完了事儿,还把张康国、苏辙这些大神都送走了,他自然要给自己放几天大假了。

    至于政所还有沿海市舶制置司这两头,都有人可以帮忙料理俗事儿的。市政所有西门安国、张熙载、黄四郎、何天然、林万成等人。制置司则有米友仁、赵钟哥、赵佳仁看着,自然也出不了什么事儿。

    闲下来的武好古,今天则带着郭小小,去了武家大宅边上的界河大相国寺游玩,顺便会一会此间的方丈智深大和尚还有主持界河大相国寺长生库的潘兴业,潘大管事儿。

    会面的地点,是在界河大相国寺的后院,在一片松林之后,矗立着一座不大的小楼。

    这座小楼的位置,极为偏僻,而且有松林遮掩,若不仔细找,还真不好发现。而这座小楼所在的地点,距离武好古大宅的后院其实是非常接近的,两处就是一墙之隔,通过一座月亮门就能互相往来了。

    武好古今天就是和郭小小从那扇月亮门进入的界河大相国寺,游玩了一番之后,又到此处小楼休息用饭这座小楼,其实就是武好古在界河大相国寺中的住处!他在开封府也算有钱有势,不过终究是人臣。而在界河商市,他可是一城之主!拥有的势力,自然不可相比。

    “元首啊,你过来怎也不说一声,洒家也好准备一番啊。”

    “是啊,烧猪院大师现在也来了界河这边,正好请他出手烹制些美味。”

    正在和武好古说话的智深大和尚还有潘兴业潘大掌柜。智深大和尚现在看上去可富贵多了,身上披着紫色的锦缎袈裟,脖子上挂着的念珠用的是最好的龙眼菩提穿成的,手上还拈着一串红珊瑚的手珠。

    他现在可是真正的高僧大德了,不仅在界河商市这边赫赫有名,便是在辽国、高丽国、日本国,也是有名的神僧了以他为原型的毗沙门天法相图不知道被摹了多少本!在辽国、高丽国、日本国可是流传甚广!

    武好古今天来拜访这位神僧,自然是想请他出面的。

    “大和尚,”武好古笑着,“本官这次过来,是想请您去析津府接个人。”

    “接人?谁啊?”

    “辽国成安公主。”武好古道,“她不日就要下嫁给我朝的西平王爷了,将会从界河商市入境从界河商市到开封府的这一段,会有本官负责陪伴,您也和本官一起。”

    “洒家也一块儿去?”智深和尚一愣,“洒家又不会哄公主开心,跟着有何用处?”

    武好古一笑,“大师有钱啊,大师可以向公主的夫婿放债西平王马上要替父西征了,军费估计没有着落,大师正好可以借给他。”

    “贫僧界河大相国寺长生库是有钱,可也不能随便借钱啊。”智深大和尚摇摇头,“这事儿得从长计议。”

    “不,不,不。”武好古摇头道,“这笔钱是一定要借的!因为西平王这一次也是替佛祖打仗啊!”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