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本来武好古还打算在自家的宅子里面好好歇一晚上,顺便再和马人望、张觉私下会个面。不过现在苏辙派人来请了,他也不好耽搁。吩咐西门青好生安顿潘巧莲等人还有几个孩子后,自己就换了一身官服,带着米友仁、武诚久、武诚兰、何天然等人,上马前往城南的市舶制置司衙门。

    一路进了市舶制置司所在的城堡,张康国、苏辙和林摅都在,一块儿在衙门外面迎候。双方见了礼,才携手入了衙门的中堂。这所衙门其实是武好古的官衙,他理论上应该和家眷一起住在这里。不过在界河商市这边,武大元首说了算,他想住在城内别人也管不着。

    双方寒暄了几句,也不等制置司的公吏端上茶汤,苏辙就说起了最新的和谈进展。大辽皇帝的旨意先到了界河商市,耶律延禧似乎也认栽了。提出了占有原属西夏的河套草原河北地以及增加界河商市包税15万缗一年的条件。

    前者没有什么,反正河套草原河北地本就不是大宋的,大辽拿去也无妨。可是后者加一年15万缗的包税就有点问题了现在界河商市给大辽的包税每年不过10万缗,一下加到25万缗可不是小钱。

    不过武好古却没有露出一点肉痛的表情,只是笑吟吟地说:“契丹人要钱就好办了,漫天要价,坐地还价,这事儿交给下官就是了。”

    苏辙对于大辽是从来不敢小觑的,“崇道莫要小瞧了辽人,如果能花点钱息事宁人也不错如果商市手头紧,可以奏名圣上,免了大宋的一份包税就是了。”

    “子由先生放心吧,晚辈自有主张,决计不会惹出战事的。”武好古笑道,“眼下的情况,咱们大宋和大辽很可能要结成亲家了,都是一家人,而且马上又有喜事要办,怎么可能开战?”

    “亲家?喜事?”张康国愣了愣道,“难不成朝廷有同契丹和亲?”

    “不可能吧?”林摅摇摇头道,“本朝从不和蛮夷和亲的。”

    “万事总有例外,”武好古笑着,“这次肯定是要和亲的!”

    “谁和谁啊?”苏辙问。

    “官家的皇子乾顺和大辽皇帝的成安公主这个是早就定下的婚事,三媒六聘都经过了,总不能不算数了吧?”

    “皇子乾顺?”苏辙愣了愣,“这个不是西贼嘛!”

    武好古笑道:“他不是贼了,现在是官家的儿子,西平王,太尉,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师,河西节度使兼安西大都护了。”

    就在武好古离开开封府前,册封赵乾顺的使臣也已经出发了,他们走的肯定比拖家带口的武好古快,这会儿多半已经到了兴庆府。

    由于乾顺现在是赵佶的儿子了,而辽国的成安公主耶律南仙又是耶律延禧名义上的女儿。所以他们俩的联姻,理论上就是大宋的皇子娶了辽国的公主。

    “还可以这样攀亲戚啊!”苏辙苦笑着摇头,“武崇道,就算辽国和咱们是亲戚了,可是这钱也不一定能省啊。”

    “没有问题的。”武好古道,“都包在晚辈身上,晚辈明天就去和马人望、张觉见面密谈,总能把聘礼的事儿谈妥的。”

    “聘礼?”张康国接着话题问,“这是官家的意思吗?”

    武好古笑道:“官家没有明说,但是已经下诏让西平王入朝觐见了。西平王和成安公主的大婚,也该顺手在开封府办了,枢相觉着这事儿咱们能不帮助操办吗?”

    “说的也是,”苏辙点了点头,“官家是西平王之父,而西平王之母梁氏夫人也在开封府。这父母皆在开封府,西平王和成安公主的婚事当然应该在开封府办了。”

    “可西平王愿意入朝吗?”林摅问。

    “当然愿意了,”武好古答,“现在不是有西方大食国册封黑汗鹘做了中国总督、桃花石可汗,要夺大宋天下吗?官家已经震怒,准备令西平王讨伐黑汗鹘,再遣使巴格达问罪。西平王还怕不能返兴州吗?”

    苏辙点了点头。可是张康国和林摅却都摇了摇头,这样的想法实在有点一厢情愿。苏辙向来是喜欢息事宁人的,西贼肯喊爸爸,还割了那么多土地,朝廷也就不要再赶尽杀绝了,他们想去安西抢地盘就让他们去吧。但张康国和林摅却知道这事儿没那么容易,老赵家是最见不得武人拥兵割据的!朝中的文官也没那么好说话,到时候一准嚷嚷着要杯酒释兵权。

    张康国和林摅对视了一眼,张康国道:“不管怎么说,若能将西平王和成安公主的婚事安排在开封府举行,都是大功一件。”

    林摅也道:“哪怕多给点聘礼,朝中也可以交待。”

    赵乾顺和耶律南仙的婚事如果在开封府办,那赵乾顺肯定得入朝啊!要不然怎么办?让察哥代替?入洞房的事儿能找人代替吗?只要能把赵乾顺诳来开封府,这个大功就到手了!至于赵佶会不会放了人家,那就和张康国、苏辙、林摅他们没有关系了。

    武好古也不管赵佶会不会在开封府请赵乾顺喝一杯释兵权的美酒,他一目光短浅的商人当然只顾眼前了!

    现在已经得了张康国和苏辙言语,自然不再耽误,第二天一早,就在西门安国的陪同下去了位于界河商市南城马家园大街的马人望府邸界河商市因为刚开始的时候给三十三家股东平分了坊市没有城墙的坊,所以就不存在集中的豪宅区了,而是每一座坊市中都有几栋鲜亮的宅邸。

    因为是私下到访,马人望没有大开宅门迎接,而是让武好古等人由偏门而入,自己和张觉则在内厅门口相迎。

    将武好古和西门安国请进内厅,又摒退了左右,然后也不寒暄,就直入主题道:“大宋官家同意将高丽国的两个关卡交给我朝了?”

    海州关和釜山关在宋朝看起来不值一提,甚至都没有多少人知道。可是在辽国看来,则是“失去”高丽国的一个征兆高丽很可能会由此逐渐沦为大宋的藩属。原本高丽国和生女真大战的时候,大辽朝廷也只当这事儿没有发生。可是现在战场上的胜负已分,高丽国的大军被几百人的生女真骑兵所破,不可能对大辽国构成任何威胁了。

    反倒是生女真露出了咄咄逼人的实力,引得大辽国朝廷非常警惕。在这种情况下,辽国朝廷自然想着要负责高丽国去牵制一下生女真了。而大宋的界河市舶司却控制着高丽国的海州关和釜山关,虽然并没有收到多少关税,但却拉近了高丽国和大宋的关系。

    这让耶律延禧非常担心,害怕大宋会牵头组建一个大宋高丽生女真大同盟。所以在萧得里底、耶律俨上奏说能够拿到海州关和釜山关后,耶律延禧立即就下旨允可了。

    现在高丽国新败,正是国中惶恐的时候,如果大辽再有了进入的名义,适当再给点军事援助,高丽国的大王再不情愿也只能跪了。

    不过这事儿并没有通知宋国的使团,毕竟这事儿还没放到台面上,所以苏辙他们还不知道。

    “大宋天子答应了,”武好古笑着说,“不过高丽海州关和釜山关要作为聘礼交给大辽。”

    “聘礼?”马人望一怔,“聘谁啊?”

    张觉也道:“难不成大宋天子要纳大辽的宗室女为妃?”

    “不是官家,”武好古摇摇头道,“是皇子。”

    “皇子?”马人望道,“你们官家才多大啊,他的皇子就要成亲了?”

    “就是乾顺啊,”武好古也不卖关子了,笑着说,“乾顺现在是官家的儿子了,他不是要迎娶大辽天子的女儿成安公主吗?”

    耶律南仙也不是耶律延禧的女儿,耶律延禧年纪也不大,生不出那么大的闺女。所以现在是赵佶的干儿子要娶耶律延禧的干闺女,名义上赵佶和耶律延禧还真成了亲家了。

    马人望和张觉互相瞧了瞧,都点点头。

    “这样也行。”马人望说,“只要能拿到海州关和釜山关就成。”

    张觉又补充说:“可是包税还是得加一点,至少得加10万缗一年。”

    “最多5万缗,”武好古马上还价。

    “5万缗”马人望看了眼张觉。

    张觉伸出两个巴掌,“一次给10万缗这是用来疏通的。”

    就是10万缗贿赂!

    武好古伸出两根手指,笑着说:“我给20万缗!不过有2个条件。一是西平王和成安公主的大婚得在开封府办;二是得让我和马二哥安排的人承包下高丽海州租界和釜山租界。”

    奸商武大郎的贿赂当然不是白给的!

    把西平王和成安公主的大婚在开封府办的功劳就不说了,单说婚事操办的花销,就少不了让武好古和潘孝庵分润上一笔了。以赵佶的丰亨豫大,儿子的婚事怎么都得花掉几百万吧?

    而且借着这个机会,武好古还可以和赵乾顺母子见面商量更大的买***如河西军讨伐安西的军费有着落了吗?界河大相国寺长生库是可以提供贷款的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