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九月的界河,北风大起,寒气南来,河上却行船如梭。

    此时正是海船往东南而去的最佳时节,满载北货,乘风而下,纵有千里之遥,也可以朝发夕至。

    城市中的豪商、伙计、工匠,乃至隐居避祸或者在此出仕的各色人等,也都在这个秋去而未去,冬来则未至的时节,加紧奔走活动。似乎都想在寒冬将界河封冻之前,多寻找到一些机会,或者多享受一点自由而且安全的美好生活。

    对于携带者妻儿从开封府远道而来的武好古来说,机会和自由还有安全,同样是他想在界河商市这个属于他的化外之地得到的随着干过的挖封建主义墙角的坏事越来越多,武好古的心也越来越虚了。总是担心某个御史老爷带着群台卒忽然把自己逮去乌台喝鸡汤!

    在他看来,界河商市还是比较保险的地方。至少御史台不可能来界河商市抓人。要抓也得出动禁军啊。考虑到宋军当下的战斗力,如果不动用西军和高俅的府兵,大概是不可能攻破界河商市的!

    站在一艘显得有点陈旧的官船的船头,一身便服的武好古正用一种父亲打量孩子的眼神,看着几千步外的红色城墙似乎又长高了不少!而且还出现了一个个突出的“马面”,也都是用红砖垒砌起来的,隐约还可以看见巨大投石机被安置其上。

    另外,在商市南城的一侧,一座高大的“红堡”也已经被垒砌起来了,外表呈现圆形的堡垒高大异常,足有三四丈高,而且还在继续施工。这其实是一座“砲台”,石字旁的“砲”,也就是发石机。不过主要的弹药却是燃烧弹,就是用火药、油脂,还有其他什么东西做成的一个球形物体,可以用来烧毁界河水面上的船只!

    这座“红堡”是守护界河商市南城的两座“砲台”中的一座,还有一座在界河商市南城的东面。

    除了高大的城墙和“红堡”,等到界河水面开始封冻的时候,商市大都保所和营造所还会在南岸河堤上堆砌沙袋,作为临时的防御手段。

    当然了,采取这种防御手段的目的,并不是担心契丹人来攻打,而是为了锻炼界河商市自身的防御能力。只有时刻感到压力,商市的武力才能长久保持并且不断得到提升。

    “大郎,此间的高楼可真多啊!”

    当武好古的船队开到了界河市区附近界河商市的城墙是半圆形的,靠近界河一面没有高墙,只有河堤、码头,以及许多高大的建筑物,潘巧莲已经从船舱内出来,轻移莲步,到了武好古的身后。

    “十八姐,为夫没有骗你吧?”武好古笑着,头望了一眼爱妻,笑着,“此地虽然比不了开封府恁般热闹,但也算不错了。人口已经超过二十万,城内更是百业兴隆,生民富庶,高楼广厦,随处可见啊。而且,这里还是为夫的基业,为夫可是一城之主啊!”

    潘巧莲撅了下小嘴儿,“大郎,你这话若是让别有用心的人听了去,在官家跟前参一本可怎么办?”

    说着话,她还斜着眼睛看了看船舱。

    此时舱内还有两个美人儿,一个是“白美人”奥丽加,一个是“黑美人”郭小小。郭小小有点晕船,正由奥丽加陪着在舱内休息。

    “无妨,”武好古笑了起来,低声道,“一城之主而已他若是容不得我,日后怎么收买燕云豪强来归?”

    “可是复了燕云以后呢?”

    武好古一笑:“最多再来了杯酒释兵权吧,官家是仁君,你就放心吧。”

    放心是不可能的赵佶的确没那么狠,总能容得下武好古的,可是他的儿子就不好说了!

    潘巧莲叹了口气,“但愿如此吧!”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他们乘坐的官船已经靠近了界河商市的天字一号码头。码头上有人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可是帅司武太尉的船?”

    “正是!”答声同样中气十足,是一直守在武好古身后的武诚久在嚷嚷,“可是西门都保?”

    “某家正是西门安国大姐,元首来了!”

    原来在码头上迎候的正是西门青的本家哥哥,商市的大都保西门安国。西门安国吼了一声,然后就看见西门青带着杜文玉、阎婆儿,还有一群丫鬟仆役,还有一个米友仁,从码头附近的一栋三层楼房的底楼中一路小跑着就出来了。

    “安国拜见元首。”西门安国这时则向船上的武好古行了一礼。

    “不必多礼。”武好古等着船板搭上来的时候客气的摆摆手,“这可是多日未见了,界河这边一切都还安好吗?”

    “都好!”西门安国笑道,“契丹人也就是吼吼,也没真的发兵过来,连北城都还在俺们手中牢牢掌控。”

    西门青、杜文玉、阎婆儿和米友仁这时也到了码头上,纷纷向武好古夫妇行礼问候,跳板终于也搭了上来。武好古就扶着潘巧莲从甲板上到了码头上,他笑着打量了一番众人,“咦,二哥儿怎不在?是在使团里面奔忙吗?”

    武好古乘坐的官船上可插着他的旗号,界河商市这边应该都能得到消息。苏辙是不可能来的,可是武好文应该来啊。武好古是兄长,这点礼数可不能忘了。

    西门青蹙起秀眉道:“二哥儿三日前就告假南下了,说是他娘亲病了。”

    “病了?”武好古想了想,“也是,她有了身孕,也该有人陪着。

    对了,二哥儿听说这消息时一定很高兴吧?他打小就想要个弟弟妹妹的。”

    “高兴?”西门青摇摇头,“奴家可没看出来,倒是有点气急败坏”

    气急败坏?武好古一愣,为什么呀?独生子女不喜欢二胎?不对啊,还有自己呢,武二郎不是独生子女啊。而且他也不必担心多个弟弟分家产吧?他可是荐跻二府的前程,还会没钱花用?

    “大姐!”潘巧莲这时插了句嘴,“我和老爷一路奔波,早就乏透了,可安排了车马?”

    “安排了,都安排好了。”西门青一招手,马上就有仆役拉着走马,赶着马车奔了过来。

    武好古笑着对潘巧莲道:“十八姐,俺们的大宅子离码头可不远,很快就能歇息了。”

    “好啊,”潘巧莲道,“那就赶紧走吧,奴还想瞧瞧界河这边的宅子呢!”

    武好古在界河商市的宅邸是极大的,这几年还一直在施工扩建整修,现在刚刚全面完工。别说潘巧莲,就是武好古也有点急不可耐想去瞧一眼了。

    把潘巧莲、罗汉婢、郭小小等人还有几个孩子都送上几辆马车后,武好古就骑上一匹走马,和西门青等人,一块儿走在了车队前面。

    一行人出了码头,就沿着繁华富丽的街市而行。街上到处都是过往的客商,不时还能瞧见举着“罗马盾”和短枪巡逻的保丁。队形瞧着还算整齐,看来这几个月练得挺辛苦的。

    “大姐,暗堂的事情弄得怎么样了?”武好古忽然低声问落后自己半个马身的西门青。

    暗堂是武好古上西去前,批准西门青去组建的特务机关。不过西门青后来并没有在信中提及此事这事儿也的确不方便在信里面说。

    “已经有点眉目了,现在给林教头在管。”

    林教头就是林冲,也算是跟随武好古多年,功劳不大,苦劳却是不小的。

    “知道了。”武好古点点头,“现在谁在南京道警巡院任上?”

    “是张觉,现在就在北城。”

    武好古点了点头,“派人去请他如果方便的话,把马人望也请上,我有要事和他们商量。

    另外,跟着我的郭小小不大对头,可能是官家的耳目。”

    西门青点点头,“奴家知道了。

    对了,昨天纪家来人了,说纪忆很快就要来界河商市拜见了。”

    武好古现在是沿海市舶制置使,名义上管着所有沿海市舶司的防务。纪忆勉强也能算是他的下属,来拜一拜也是应该的。所以武好古也没把这事儿和出使大食国的事情联系起来,毕竟出使大食国的差事还早呢,使团最快也得等到明年冬天才能顺风而下,现在还不忙着组建。

    摆在武好古眼前当务之急的,就是和契丹人的和谈,以及在高丽海州和釜山设立商市。

    一路到了自家大宅门口,武好古和西门青刚一下马,就见到一名绿袍小武官在门口守着。

    那名武官显然是认识米友仁的,见了小米便双眼一亮,立刻小跑过来,行了个拱手礼,高声问道:“可是武帅司来了?”

    米友仁答道:“家师刚到,是苏相公有请吗?”

    “正是苏相公差小的前来。”那武官道,“相公请帅司到后,尽快前去一见。”

    武好古也不惊讶,张康国和苏辙为了和谈的事情,在界河商市已经耽搁很久了。大概早就想办完差事,好开封府去复命了。

    “知道了,”武好古道,“请苏相公稍候,本官安顿好了就去拜见。”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