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帅司,可是回府吗?”

    因为苏东坡病重需要将养,武好古并没有在相府逗留太久,就告辞离开了。他现在已经正式接了沿海市舶制置使的差遣,所以可以被人称为“帅司”了。他的跟班武诚久带着几个护卫守在相府门房,看到武好古出来,就上前询问。

    “去画仙观吧,那可是官家搭得桥……”武好古翻身上马,“你去安排个人给家里面说一声。”

    “喏。”武诚久应了一声,马上打发了一个亲随回府去给潘巧莲报信了。

    武好古去的画仙观并不是一开始的那一座了。老的画仙观因为在开封府城西扩后被圈进了城内,而且还是“黄金地段”,位于“新区”的商业区,所以就被郭京、刘无忌倒卖给万家行建了个万大瓦子开封店,现在还在施工。在卖了老的画仙观后,郭京、刘无忌这两个在赵佶跟前非常得宠的道士又拿出点钱,在开封府城西北,一条连通惠济河开封府的护城河的小溪旁买了块地,又盖了一所新的画仙观,给了郭京的妹子郭小小,也就是清一散人打理。

    这处新建的画仙观面积不大,还比不上原来的画仙观,地段又偏僻,香火当然就更差了,一年到头都没有什么香客上门。不过这座小小道观却是花了不少心思和本钱的,藏在溪边的垂柳之后,不仔细寻找很难发现。道观的门户极为精致,场面虽然不大,但是一柱一石还有观中的庭院,明显都花了大心思。见惯了宫廷奢华的武好古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座道观是将作监不惜工本打造出来的……

    花了诺大的本钱和心思打造出来的道观,对于香火偏偏是一点都不在乎,一年到头都大门紧闭,似乎就是某个向道的富贵之人避世修行的所在。

    不过今天武好古到来的时候,却发现这座仿佛从来都不开张的道观仿佛来了单大生意。道观外面不远处的道路上,停着一长串车马,还有衣着鲜亮家仆奴婢。现在正是晚饭的时候,这些家仆奴婢,道观当中也有酒肉招待,全都聚在道观外面的几个小亭子里面,汁水淋漓的吃喝着。

    武好古并没有怎么留意他们,只是策马向道观的大门走去他是来见郭小小的,可是武诚久却忽然对武好古道:“帅司,那些人好像是俺大哥儿府上的。”

    “你大哥,”武好古一愣,“那不就是我爹吗?”他扭头看去,真的发现几个看着挺眼熟的仆人。

    “帅司,要不要去问一问?”

    武好古点点头:“去问问吧……应该是我小妈来这里上香了。”

    武诚之现在还在平江做官,忙着替赵佶收集江南的书画文物和奇珍异宝,这可是个肥缺啊!而且老头子在江南还纳了几房小妾,日子过得都乐不思蜀了。三两个月前倒是回来过一次,是来给赵佶献宝的,不过武好古那时并不在开封府,所以没有见着。武诚之也没呆多久,在武好古回来前就走了。

    而冯二娘则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开封府,也是挺寂寞的。不过武好古和她的关系不好,根本不把她当娘亲,所以也懒得上门去关心人家。

    今天居然在这里遇上了,还真是碰巧了。既然碰上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一下的。

    武诚久应了一声就去问了,没一会儿就奔了回来,满脸都是古怪的笑容。

    “怎么了?”武好古看着他问。

    武诚久笑吟吟地说:“帅司,给您道喜了。”

    “道喜?”

    “您要多个弟弟或是妹妹了。”

    武好古愣了又愣,“怎么回事儿?”

    “是俺那位嫂嫂怀了身孕,今天来画仙观还愿的。”

    “你的嫂嫂……”武好古眼珠子一瞪,“冯二娘!?她,她又怀上了?怎么可能!?她都十几年没生养了。”

    武诚久笑着:“您不知道吗?清一散人可是,可是个能替人求子的仙姑。”

    “郭小小?”武好古这才想起来,赵佶曾经和自己说过郭小小精通性命双修之术什么的……

    武诚久道:“帅司有所不知,这清一散人在开封府的亲贵圈子里面可小有名气啊。”

    “是吗?”武好古将信将疑。难道郭小小是个妇科大夫?不能啊,她才多大?20出头的小道姑,就算通点医理也到不了那个程度。

    正发愣的时候,道观的正门吱呀呀开了,两个女子从里面迈着莲步飘然而出,其中一个是道装打扮,正是郭小小。还有一位,一身白色苏绣缎子长裙,着一白色背子,姿态婀娜,极为动人。胸前鼓鼓囊囊的,隐隐约约透着一抹细腻白嫩,鹅蛋脸,柳叶眉,一双美目,秋波荡漾,正是冯二娘!

    武好古连忙翻身下马,快步上前,行了一礼,“见过小娘。”

    冯二娘也是一愣,一张俏脸涨的通红,顿时风晕无限,却又显出了不知所措。

    一旁的郭小小美目流转,将冯二娘的那一份尴尬尽收眼底,笑着打起了圆场:“武夫人,今日可真是凑巧,你家大哥儿也来了。”

    冯二娘这才低声问了一句,“大哥儿何时回的开封府?”

    “两日前回来的,”武好古扫了冯二娘的腹部一眼,问道,“小娘有了身子?”

    “嗯。”冯二娘应了一声,脸色更红了。

    脸红什么样?不就是怀上二胎了……武好古心里奇怪,不过也没太往心里去,拱拱手道:“恭喜小娘了。”

    郭小小冲着武好古嫣然一笑,道:“大郎,你等奴家片刻,奴家去去就来。”

    说着话,郭小小就拉着冯二娘往车马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再见着郭小小的时候,这个道姑已经换掉了道装,穿了一件青色的褙子,褙子里面是一件略显紧身的青色对襟小袄,胸口高挺,腰身纤细,身材还真是婀娜。再看她的脸上,已经画上了妆容,眉毛弯弯,嘴唇艳艳,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唯一有点不足的就是肤色黝黑,不过也是别有风情。

    这丫头,果然出落成个美人儿了。

    可是这么好的美人,赵佶居然不要,送给自己了……武好古心思一转,已经有点明白了。

    郭京虽然是在自家安排下认识赵佶的,可是这些年来,人家是独立发展的,并不是自己的人。赵佶以官家之尊,把人家收为心腹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而这位郭小小,看来也是赵佶的心腹了。

    把心腹安插到自家枕边……呵呵,赵佶的帝王之术见长啊!

    想到这里,武好古一笑便道:“小小,我在界河商市建了个道观,可不比此间的画仙观差,现在还缺个仙姑主持,你可愿意去吗?”

    郭小小嫣然一笑,显出了妩媚风情,“青衣求之不得。”

    武好古笑着,“官家说你精通阴阳双修之术?可是真的?”

    郭小小脸蛋儿一红,小嘴儿一撅,“大郎,你怎乱说?那时性命双修,不是阴阳双修……”

    性命双修和阴阳双修当然是不同的,呃,很大的不同!今晚上武好古就会知道了。就在他研究双修之术的同时,赵佶正一身紫色道装,坐在琼林宫中的皇家道观景灵宫内的一间净室当中。

    “禀陛下,武好古在画仙观遇上冯二娘了!”

    郭京郭大道士,这个时候正站在赵佶背后,同样一身道装,手中还握着个拂尘。

    “知道了,”赵佶道,“他不会在乎的,一个父妾而已。”

    “陛下圣明,”郭京道,“武好古只顾着寻舍妹了。”

    赵佶一笑:“贪财好色,人之常情啊!”

    “请陛下放心,有舍妹盯着他,保证他成不了第二个高俅。”

    这话要是叫高俅听见,准话哭晕过去。

    赵佶叹了口气,“光有一个小小可不够啊……而且,高俅对朕是没有二心的!他只是立功心切,做事有些欠考虑了。

    你去告诉无忌,等他到了灵州,一定要把朕的心意全都告诉高俅,让他安心在灵州呆着。无论那些御史怎么弹劾他,朕都不会相信的。不让他回来,只是因为开封府实在没有他的位置。要是回来做了知枢密院事,那可真是成了文官们的仇寇了。”

    “贫道遵旨。”

    赵佶顿了顿,又问:“郭京,你三教九流的朋友多,可认识天方教的僧人?”

    “认识的。”郭京道,“开封府就有天方寺,最近里面住着不少泉州来的天方教高僧。”

    “泉州来的?”赵佶一愣,“他们为何而来?”

    郭京回答:“为辩法论道而来。”

    “和谁论道?”

    郭京道:“当然是和儒生论道。”

    赵佶问:“因为天理说和实证论吗?”

    郭京苦笑道:“可不是吗?特别是那个实证论简直就捅了诸教的马蜂窝,不仅是泉州的天方教高僧跑来了,还有各地的和尚、道人也来了不少。”

    “还有儒生吧?”赵佶笑道,“这事儿皇城司早报给朕知晓了,武好古可是不知不觉间得罪了释儒道三教了!”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