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开封府,正是秋高气爽的日子。阳光洒在梨花别院中,洒在后院当中小小的池塘上,也洒在了潘巧莲和几个不停闹腾的武好古的孩子身上。

    家里面的仆人忙忙碌碌的,趁着阳光明媚,将一床床准备带去界河商市的被褥报出去晾晒。罗汉婢最近又有喜了,才三个月,本来该是好好安胎的时候,可她却一点闲不住,还在院子里面跑来跑去,指挥一帮仆役收拾东西她虽然第二次怀了孕,也挺讨武好古、潘巧莲的喜欢,但是奴婢的身份却没有解除,不过在武家的地位还是显著提升了。现在是武家的管家婆,武好古和潘巧莲准备搬家去界河商市的事儿,自然要她这个管家婆忙活上一阵子了。这可是好大一家子啊!

    武好古的六个儿女中,长子武义勇和长女武美娘,都已经到了可以开蒙的年纪。不过武好古却没有为他们聘请西席先生,而是让潘巧莲教他们算术和认字,还让奥丽加教他们一点基本的武艺。

    这倒不是他不重视孩子的教育,而是他认为宋朝的蒙学没多大用处,他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接受更加“现代化”的蒙学教育。

    而这样的教育,在开封府是没有的。只有在界河商市才有一所筹备中的“新式蒙学”,是武好古按照记忆中后世的小学,再参考六艺院的课程,再加上云台学宫出来的老师,才办起来的新式学堂,名称就叫“启蒙学堂”。

    等武好古阖家迁往界河商市后,武义勇和武美娘兄妹,就将成为启蒙学堂的第一届蒙学生了。当然了,男女还是要分班的。

    几个小家伙歪歪倒倒的奔跑着,两个大的在追逐一只皮球,就是蹴鞠游戏中使用的皮球。四个小的则跟着哥哥姐姐,摇摇摆摆的好像四只小企鹅。小孩子的叫声和笑声,响彻在庭院之中。他们一个个都长得健康壮实,看上去很让人放心。

    六个孩子闹得满头大汗,而在旁观看的潘巧莲却是娴娴静静的在看着。她的长相本就美艳,现在成了两个孩子的母亲,年龄也长了一些,身材也婀娜了起来,变得犹如熟透了的果实,更加美艳不可方物。和煦的阳光洒下来,照在她的艳丽的脸庞上,而她却专注着手中的册,秀美微蹙,若有所思。

    武好古则站在她的对面,正在一张画板上用铅笔打稿他是刚刚从界河商市来的,是来向赵佶汇报和谈进程的。因为同辽国的和谈涉及到了商市包税分配的问题,所以武好古也就参与进去了。而且他还趁机给高丽人挖了个坑,现在就是为这事儿开封府说明情况的。

    潘巧莲看的,也是武好古和苏迨、吕好问等几个大儒一起编纂而成的,还是哲学方面的籍,名字叫理性论没错,就是后世成为科学、民主和启蒙运动哲学基础的理性主义!

    而之所以会有这本理性论的出笼,其实是天理说和实证论发生理论冲突后的必然产物。

    在武好古西征的这些日子里,云台学宫内部因为天理说和实证论发生了争吵这其实也是大批“通才”和“博士”从学宫毕业后,又被留校做学问后,必然会产生的矛盾。因为实证论所强调的注重实践和感官认知,同天理说的理论,存在着巨大的冲突。

    这两种理论之间,缺少的就是理性主义理性主义就是承认推理可以作为知识来源的理论基础上的一种哲学方法也就思考问题的方法。

    天理说其实是形而上学的范畴,探讨的是不可证明的事物,自然是脱离实践的。在实证主义的质疑之下,理性主义就应运而生了不过“道德”能不能作为推理的始基,可就是很值得商榷的了!所以理性论发展下去,最终还是会动摇天理说的根基。

    但是武好古却顾及不了这么多,因为“推理”和“实验”是探索自然科学的基础,缺一不可!

    潘巧莲虽然不什么大儒,但是她也看出了一些理性论的问题这本并不只有大道理,也存着具体的思考方法和实例。实例都是自然方面的,比如“水是生命之源”,比如“火是生命之源”,以及一些算学上的推理也就是说,被用作理性推理始基的,都是可以用实践检验的道理。

    很显然,无论是实证论还是理性论,都可以用来质疑天理说,在辩法和论道中,这可是个致命的缺陷啊!

    当然了,潘巧莲没有想得那么深远,只是隐约觉得不大对头,正想要向丈夫提问的时候,奥丽加的声音就传来了。

    “老爷,宫里来人了!”

    宫里来人是宣武好古入宫的,说是西贼已经降伏!

    “降伏了?”武好古一愣,他从界河商市来的时候,可还在讨价还价呢!

    “是张枢相和苏相公上的奏章?”武好古问了一句。

    “哎哟,这咱家就不知了。”来传话的宦官地位不高,和武好古也不大熟悉。“官家只是让太尉赶紧入宫,去崇政殿召对。”

    “好!本官换身衣裳就来。”

    武好古心里面虽然感到奇怪,但还是穿上官服,跟着宫里来的小黄门去了琼林宫的崇政殿。

    崇政殿里面,一堆的宰执重臣都已经到了,个个都喜气洋洋。武好古走进去的时候,他的老恩师苏东坡还在一边咳嗽一边吟诗什么可汗啊,什么武功啊,什么万世啊,总之都是花团锦簇的马屁话。

    武好古一想也对,西贼不是降伏了嘛!当然得作诗以贺了。

    “臣为陛下贺!为大宋贺”武好古被宣进大殿后,也不例外,赶紧马屁奉上!正准备吟诗赞美赵大圣君他是大儒嘛,当然会作诗了,应制诗也不难做,都有格式的,只是做得好也不容易赵佶却先开口了。

    “大郎,”赵佶道,“你先别忙着作诗,朕有话要问。”

    “陛下”武好古抬头看了眼赵佶。

    官家已经把笑脸收起来了!这怎么事儿?难道西贼的跪姿不够漂亮?还是大辽又加码要钱了?

    武好古道:“陛下想问何事?”

    赵佶问:“你是沿海市舶制置使,海外的事情都知道一些吧?”

    “知道啊。”武好古心里直打鼓,海外出事儿了?难道是日本国遣使来贺了?还是耽罗国也来认爸爸了?不像,这都是好事啊!

    赵佶问:“那个桃花石是何意思?”

    武好古答道:“桃花石是西方诸国对我中华上国的称呼。”

    这事儿他当然知道,他当过提举市舶司,家里还有个东罗马来的奥丽加。其实东罗马人也称中国为“桃花石”东罗马史学家席摩喀塔在他的莫利斯皇帝大事记中,就把中国成为taugast,音译就是“桃花石”。

    赵佶哼了一声:“朕的皇儿乾顺在奏章上说,现在有黑汗鹘的蛮夷受封桃花石汗和中国总督,还夺了于阗国的土地,还想要夺我大宋江山!大郎,这事儿就着你的沿海市舶制置司彻查清楚!”

    什么?乾顺已经是皇儿?还要西征去找鹘人的麻烦了?黑汗鹘现在可是半死不活的,还夺大宋江山?就那个半条命的西贼伸个小拇指也能灭了他们!

    武好古一头雾水。不过他倒是知道“桃花石汗”的事情,于是上奏道:“陛下,此事是真的!这个黑汗鹘的银币上就有用突厥文写的‘苏来曼卡得尔桃花石可汗’的字样”

    现在的界河商市已经是丝绸之路的陆上起点的,城内当然有黑汗鹘来的商人,也带来了一些黑汗鹘的银币。

    “真有啊!”

    “大逆不道!”

    “狂悖蛮夷!”

    大殿里面马上炸锅了。这个什么“苏来曼卡得尔桃花石可汗”真是太可恨了,居然要夺大宋江山连契丹都不敢想的事情,他居然敢想,难不成黑汗鹘比契丹还要强大?

    “武崇道,”蔡京这时一脸严肃地问,“这个黑汗鹘可强大吗?比契丹如何?”

    “蔡相公,黑汗鹘曾经强大过,不过现在是弱国,下官所说的银币,也是将近百年前铸造的。”武好古解释道,“现如今的黑汗鹘,可不敢来攻打咱们。”

    赵佶问:“那他们的汗王还自称桃花石可汗吗?”

    “这个”武好古想了想,摇摇头道,“臣不知,臣马上派人去查。”

    “速速查明!”赵佶拿起御案上的奏章,“如果该国的可汗现在还敢称桃花石可汗,朕就要准了皇儿乾顺之请,令他发兵安西,复夺四镇,顺便斩了这个悖逆狂妄的蛮夷!”

    武好古闻言心道:一口一个皇儿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乾顺是您和小梁太后的崽呢!听他的意思,乾顺应该是跪了,而且还拿那个倒霉的桃花石汗当靶子,要替父西征什么的。

    这个黑汗鹘也真倒霉,装逼还装出祸事来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