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灵州城下。

    紧闭了多日的城门,终于向着远来的大宋兴灵宣抚使、管勾六路军事兼同知枢密院事的高俅高宣帅敞开了。

    因为是不战而降,无血开城。所以灵州城现在的样子,可比之前落入高俅手中的其它任何一座城市,都繁华热闹了许多。

    甚至有点热闹过了头!

    在这座唐朝遗留下来,曾经是威震天下的大唐朔方节度使司驻地的名镇雄城外,许多换上了汉家袍服的百姓身影,扶老携幼,立在灵州城的东门之外,愣愣的看着浩浩荡荡,从东关镇方向开来的大宋雄兵。

    也有一些准备离开的党项官员和贵人,在高大的城门楼下站立着,望着从东面开来的望不到边的大军,只是一阵阵的发愣。他们当中有不少人就是在灵州城土生土长的,对于他们而言,灵州就是家乡。这座城池是在宋真宗咸平五年时被党项族叛军首领李继迁率部攻占的,之后就改名西平府,成了西贼的根据所在。在西夏建国后,西平府还是西夏的东京,和西京兴庆府并立。

    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党项贵人们而言。他们所知道的灵州,就是从李继迁破城时起的,之前的一千多年,根本不存在!

    至于城中的汉人百姓,虽然是多数,但也是被他们无视的存在。

    一钱汉,而已!

    可是现在,大白高国的东京西平府,却又一次到了宋国的手中,而且还是不战而降。对于城中的党项人而言,这就意味着必须背井离乡,只是不知道将来要往何处去了。

    远远的一片黑压压的人马,出现在灵州东门之外。全都是黑甲骑士,黑色兜鍪,黑色的皮甲,胯下是黑色的高头大马,脸上还罩着黑色的面甲,以五十骑为一队,队列极为严整,次第而进。虽然总共只区区500骑,可是却给人一种巨大的压力,让官道两旁的党项人都暗自抽了口凉气儿。

    大宋竟然这等的甲骑,怪不得能打败大白高国的铁鹞子呢!

    500黑甲骑士之后,则是一片迎风招展的旗号。旗号后方,又是一群骑士,个个都是一身锃亮的青唐瘊子甲,队形却不大严整了,当先一名骑士,身才欣长,相貌堂堂,颌下几缕长髯,很有几分名将的风采。

    此人正是糊里糊涂就被人捧成名将的高俅高宣帅,不过瞧着他的神色,似乎对现在的境遇并不满意,眉头微微皱着,显得心事重重。原来高俅在开封府的同党潘孝庵刚刚给他通风报信,说是最近不断有御史上疏弹劾他这个兴灵宣抚。有的说他家里面冒喷泉,有的说他家的看门狗头上长角变成了珍稀动物,有的说他家房子的柱子上长了林芝,还有人说他爸爸的坟头风水太好了,天天冒青烟

    不过这些玄幻的事情都还没什么,真正让高宣帅心惊肉跳的是有人上疏说他用房子邀买御前三直的军心!

    这罪名可就严重了!邀买军心,而且还买了御前三直的军心!这可是殿前司下属的部队,负责保卫官家本人的精锐。而且战斗力还恁般强大,如果都叫高俅买了军心,头他打个瞌睡就让人用黄袍罩上,那可如何是好?哪怕高宣帅是忠于大宋的,就和赵殿帅当年终于大周一样,这官家该做还得做啊!

    所以这名御史老爷的弹劾,连高俅都觉得有道理啊!

    “宣帅!宣帅!宣帅”

    就在高俅为了“邀买军心”的事情深深懊悔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忽然大喊起来“宣帅”,然后更多的人跟着一起喊,再接着就是官道两边的灵州百姓都跟着应和起来。

    百年失地,今朝复还,汉家袍服,再现灵州!

    已经有上了年纪的汉人百姓泪落如雨,灵州失陷虽然过了百年,但是如今距离李元昊为帝图皇,公开走上民族分裂的不归路不过七十余年。上了年纪的灵州汉人百姓,有些还曾经当过宋人,有些则听已故的长辈们说过民族团结的美好时代。

    现在,大宋的十万铁军,终于开到灵州城下来以德服人了。

    在呼喊声中,就看见几个站在城门口的西夏官员,纷纷躬身上前,在高宣帅的马前停步,拜舞在地:“罪臣赵仁礼,谋宁克任等,恭迎大宋王师,恭迎宣帅大驾!”

    这几个西夏官员今天好像都穿错了衣服,全都是宽袍大袖的,怎么看都不像胡服。所行的礼仪也是隋唐和五代最尊贵的拜舞大礼,不过动作并不标准。

    高俅也愣住了,这怎么事?这几个不像是西贼的官儿啊?而且冲着自己怎么拜也不对啊,自己又不是官家,怎么受得起恁般大礼?

    “你们是谁?”高俅皱着眉头问,“谁让你们来的?”

    那个自称赵仁礼,年纪不过二十多岁的西夏官员马上就用流利的汉语答:“小臣是定难军节度使司派到灵州的地方官,奉了节度使的命令”

    “等等!”高俅讶异道,“定难军节度使?是哪位啊?”

    “是赵乾顺啊!”

    “赵乾顺,乾顺”高俅大吃一惊,看着眼前的赵仁礼,“乾顺怎么姓赵了?”

    赵仁礼笑着,“节度使的父皇姓赵,他当然得姓赵了!”

    “乾顺的父皇是”

    “是当今大宋天子,天可汗陛下啊!”

    什么!?乾顺是官家的儿子了高俅瞪大了眼珠子,他当然知道赵佶想给乾顺当爹的事情。但是他并不相信这事儿能成,也没和西贼方面就此事展开过多少谈判他只是想要灵州城,称臣喊爸爸什么的,那是张康国和苏辙去谈的。

    高俅心说:一定是谈下来了!还是张枢相和苏相公厉害!

    “好好,”高俅点点头,笑着对还跪在地上的几个定难军的官员说,“都起来吧既然你们都是定难军的官员了,那么大家今后就是同殿为臣,大家都是同僚,不必行恁般大礼的。”

    赵仁礼闻言就和几个定难军的官儿一起站起身,然后满脸堆笑着将高俅请进了富丽堂皇的“州衙”赵仁礼给高俅安排的州衙其实是西平府的西夏皇宫,大大的逾制啊!

    高俅也觉得富丽堂皇的有点过头了,不过还没来得及一问究竟,就被赵仁礼等人恭请进了一间大殿。大殿内外,当然都是高俅的心腹府兵在控制着,他们比高俅先一步入城,也在定难军的官员引导下进驻了王宫。

    在高俅进入的大殿之内,酒席已经摆好,都是灵州这边能搞到的最好的珍馐美味。还有陪酒的,伺候的美人儿,也都跪成了一片,都是西域的艳色,别有几番风情。

    “宣帅,这些女子,都是我家节度使为您精心挑选的,可还看得过眼?”

    “好,好。”高俅只是应着,也没显得多有兴趣。并不是他不好色,而是他有的是钱,界河商市的发起人股东啊,又是官家的宠臣,家里会没有艳色?

    高俅在上首的一张椅子上这是兀卒的位子啊坐好以后,赵仁礼又满脸堆笑的奉上了一张礼单。

    “这是我家节度使的一点心意。”

    接过礼单翻看一瞧,高俅倒是挑了几下眉毛。礼单上的金银财宝,高俅是看不上眼的。不就是钱嘛,高俅有的是!不过礼单上面有十匹西域天马,十匹波斯良马,这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啊!

    “这是我家节度使给官家的上表,宣帅您先过个目?”

    赵仁礼又献上几份奏章,都是以赵乾顺的名义写的。

    “给本官过目?”高俅一愣,“不妥吧?”

    赵仁礼笑着:“这几份奏章,得请宣帅往上递啊,现在进奏官还没到兴州,您老又是兴灵宣抚,所以只能麻烦您了。”

    也对!高俅点点头,自己是宣抚兴灵嘛!而且定难军不久之前还是西贼,朝廷没有往兴州派进奏官啊。

    于是高俅接过奏章就打开瞧了,第一份奏章是认罪称臣喊爸爸的态度很好啊!第二份奏章则是求官请地的,想要返还定难军节度使印信,另外求取河西节度使和安西大都护两个官职。并且请求管辖兴、凉、甘、肃、瓜、沙、于阗、疏勒、龟兹、碎叶等六州四镇。

    “怎么还有于阗、疏勒、龟兹和碎叶啊?”高俅感到有些奇怪,“那不是唐朝的安西四镇吗?”

    “那里也是我大宋的土地啊!”赵仁礼说。

    啊?高俅一愣,有这事儿?

    赵仁礼说:“此四镇在唐宪宗年间全部沦陷吐蕃,不过仅仅四十余年后,就由大宝于阗国起义收复了。而这个大宝于阗国其实是华夏之国,而且世世代代都忠于天朝的。在于阗恢复四镇后不久,就通过归义军向后晋称臣,国主李圣天也受封为大宝于阗国王。在大宋开国的次年,大宝于阗国王就遣使入朝,也受了册封,所以说是大宋之土了。只是可惜,大宝于阗国在真宗年间被中国总督,宋国汗,鹘黑汗尤素服卡迪尔汗给灭亡了”

    “等等,中国总督?宋国汗?”高俅猛地站了起来,“这是怎么事儿?谁那么大胆,敢自称中国总督和宋国汗?”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