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西北,灵州。

    东关镇、南平州、定边镇这几个灵州城周围的要冲之地,现在都屯驻了大批的宋军。不仅有从北面开过来的高俅高宣帅的大军,还有从南面的西安州和怀德军开过来的泾原路大军。

    折可适率领的泾原军在过去的一二十天里面,也得了不少便宜,拿下了西贼主动放弃的韦州、割踏寨、清远军城、萌井城、薄乐城、耀德城等多处紧要城池。而且因为西贼撤退的非常匆忙,根本来不及实行焦土作战,不少地方连存粮都来不及烧毁,居住在韦州一带的汉人百姓也大多留下来给赵佶当顺民了。

    而灵州、韦州韦州也是西夏私设的州又是西夏境内少有的富庶之乡,不仅人口众多,而且还有不少世家大族。如果没有足够的时间清洗,根本不可能搞什么焦土。所以大宋的天兵一到,很快就挖出了大量的存粮。足够让大军在灵州城下支撑上好一阵了!

    而且现在已经是夏末了,再过不久就是金灿灿的秋天。到时候,有塞上江南之称的灵州就会变成一个巨大的粮仓了!

    至于挖透黄河大坝,来个以水代兵的招数,这回也不大好使了。因为这一回宋军是在一再重创西贼主力之后,才包围灵州的。所以西贼已经没有办法在灵州城外活动,也就很难在特定的位置挖掘黄河大坝了灵州城西倒有一段河堤可以给西贼去挖,不过挖了那里,第一个被淹的就是灵州城本身了。

    所以现在的灵州城,已经是一颗熟透的果子,就等着高宣帅来摘取了。

    而高俅能够得到的,似乎还不止一个灵州城。

    赵佶批准高俅和西贼进行谈判的手诏,在一日前已经被童贯的心腹陆谦送到了灵州城外的东关镇大营。

    之所以会有这么一道手诏送到,是因为高俅在二十天前给赵佶上了一道密折,说是西贼和契丹派了使臣到灵州,愿意就割让灵州以及降伏称臣等问题展开和谈。还说可以通过和谈拿下灵州城,因此赵佶就顺水推舟,给了高俅一道手诏,而且还在手诏上写了自己的条件。一二三四五好几条,就是那日在崇政殿上和蔡京、苏东坡、武好古等臣子商量出来的条款。

    就的给乾顺当爸爸,还要教育乾顺好好做汉人,做大宋臣的良臣云云的。基本上就是狮子大开口,至少在赵佶看来,是没有什么可能全部达成的。不过他还是把这些条件告诉了高俅,好让他去给乾顺施加一定的压力。

    呃,虽然界河商市那边有张康国、苏辙、林摅这些“外交家”,可是高俅这边有十万以德服人的大军……

    “李良民,你也看看吧。”

    高俅将陆谦带来的天子手诏递给了一个叫李良民的老头,就是那个东关镇的首富,几百年前和乾顺是一家子的老头子。他现在是汉人了,还有了高俅给起的汉名,叫李良民,大大的良民啊!

    现在高俅就把自己的中军摆在了李良民的庄园里面,还纳了李家的两个水灵灵的孙女做小妾。而且还让李良民和他的两个儿子在东关镇灵州城之间走动,当个人肉传声筒。

    而在灵州城内,西贼和契丹的使臣也早就已经到位了。西贼派出的是个叫谋宁克任的官儿,契丹的使臣则是高俅的老对手萧合达。这两个使臣的分量都不大足,想来也谈不成什么大事儿的……

    “宣帅,”满脸堆笑的李大良民已经看完了大宋天子的手诏,双手捧着交还给了高俅,“天可汗的条件,西贼方面是不敢不从的……只是契丹人不会恁般好说话啊!恐怕,恐怕谈不成吧?”

    高俅一摆手,笑道:“谈不成也没关系,本宣帅是非常讲理的。你明天就走一趟灵州,把天子的条件告诉谋宁克任和萧合达,再和他们说,给他们十天,如果再不交出灵州城,本官就要挥军攻打了!灵州,是肯定守不住的!”

    高俅和折可适的大军这些日子也不是在干等,而是在搜集木料,打造攻城器械。再过十天就差不多了,到时候十万大军一起攻打,灵州城那是肯定守不住的。

    所以高俅也不会让灵州城内的党项人无限期的拖延下去!

    ……

    赵佶的和谈条件,很快就被萧合达亲自带去了兴庆府。

    “老郡王,察哥,你们怎么看?”

    “兀卒,宋主的条件的确是太苛刻了!不仅要银、夏、宥、盐、朔、韦、灵等七州之地,还要兀卒您称臣认爹,可真是欺人太甚……”

    老郡王耶律斡特剌摸着胡须,一边说话,一边转着眼珠子,自然是在琢磨怎么给高俅挖坑了。

    实际上,赵佶开出的条件也出乎了耶律斡特剌的预料。要乾顺称臣认爹,还要银、夏、宥、盐、朔、韦、灵七州是很自然的。但是要求乾顺姓赵当汉人,还要求西夏废除自己的文字,改用汉字,还要党项人全都用汉人的衣冠,学习汉人的儒学,汉化当一钱汉,却是耶律斡特剌没有想到的。

    “称臣、称儿,在过去也不是没有。”西夏的太师尚书令嵬名安惠一脸忧郁,“可是要废除俺们党项的文字、发式、衣冠,还要兴儒办学,就,就好像在刨俺们的根了!”

    不就是刨根嘛!耶律斡特剌心想:这天可汗赵佶还真是够狠毒的!不仅要给乾顺当爹当主子,还要改造和教育乾顺……李世民都没他狠啊!

    晋王察哥也从秦王川军前带兵回来了,这会儿真愁眉苦脸坐在大殿里面叹着气,听到安惠的话语,便是一声哀叹:“不答应的话,高俅肯退兵吗?灵州是守不住的……城内根本没有多少兵马,而且也不可能再往那里派兵了。而且灵州还是粮仓,等到秋后,高俅就不会为军粮所困了。

    到时候他的大军就会越过黄河,向兴庆府而来了!如果俺们要打的话,就得马上西迁去凉州了……”

    “大王,去凉州也保不住啊!”萧合达说,“凉州距离灵州才多远?不过五六百里……如果粮食够吃,高俅的大军十天就能过去。”

    察哥就是一叹。

    打不过啊!

    从去年开始,党项国族的鲜血就和喷泉一样哗哗的往外流啊!其中最精锐的铁鹞子和卫戍军,差不多都死了一茬半了。

    党项国族又不是汉人,人口万万,能够承受巨大的伤亡。党项人撑死了就是百万,刨去老弱妇孺,能够出来当兵的不过二十多万。被乾顺他妈小梁太后折腾了十几年,壮丁少了好几万。仁多保忠那厮又拉走了至少一万,在无定河畔的交战中陆陆续续又没了两万多,兴州沙漠一战又损失仅一万多不包括汉人,秦王川之战中没了几千,陷在灵州、韦州没出来的也上了万。前前后后加起来,快十万壮丁没有了!

    而且没了的这十万壮丁,都是党项人中最精华的人口,剩下的十万壮丁可比不了!

    另外,除了人口的损失,装备和军用物资的损失也是惊人的。

    而且西夏的军工重镇向来在夏州和灵州,夏州的横山蕃部工匠和灵州的汉人工匠,撑起了西夏三分之二以上的兵器甲胄供应。

    现在这两处都没有了,西夏军队往后的武器装备供应都是个困难,还敢放开手脚大打?

    再说了,乾顺、察哥手里能用的最多就十万壮丁,再打没了就不是当不当汉人,而是有没有人可以当的问题了。

    “难道是上天要我党项灭族吗?”乾顺一边哀叹,一边打量着契丹老郡王耶律斡特剌。

    “倒也不是没有出路……”耶律斡特剌和萧合达对了下眼神,然后道,“宋军可虑者,唯有高俅一人。如果可以设计让高俅和赵佶君臣相互猜忌,党项就不怕没有复兴的机会了。”

    “可是寡人听闻这高俅乃是赵佶的潜邸出身,极为受宠……”

    “受宠又如何?”萧合达道,“大宋毕竟是重文轻武的,而高俅恰恰是个武夫……现在又有了拥兵自重的嫌疑,如果俺们再加把火,就不怕宋人不上当了。”

    “是吗?”乾顺问,“萧合达,你有何妙计?”

    “也谈不上妙计,”萧合达道,“只是请兀卒在高俅这边忍辱负重,同时让前往界河商市的使臣据理力争。

    另外,兀卒您还可以送高俅一份厚礼。请他替您在赵佶跟前求官请地。”

    “请地?”乾顺一愣,摇摇头,“怎么可能?高俅又不呆傻,怎么可能答应这事儿?”

    “请汉地高俅当然不会答应,但是您可以请大宝于阗国之地啊!”萧合达道,“大宝于阗国乃是大宋的藩属,在百年之前被回鹘黑汗王,天方教中国总督,宋国汗阿赫马德攻灭。如果兀卒当了大宋官家的臣子和儿子,请求已经被敌人占领的于阗之地,又有何不可?而且黑汗回鹘的大王一直自称桃花石汗,也就是宋国汉,又接受天方教主授予的中国总督一职,实在大逆不道,难道不应该讨伐吗?”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