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露布飞捷送来的消息,在第一时间就在开封府城内传遍了,自然也传到了政事堂中。实际上由进奏官露布飞捷带来的奏报一共有两份,一份是童贯写给赵佶的密奏就是赵佶在崇政殿收到的那份,武好古也跟着看了一眼。还有一份则是露章上奏,就是送到政事堂的。

    所以刚刚在崇政殿上甩完锅的蔡京和苏东坡两党,现在又要忙着争功了!

    战场上的功没啥好争的。高俅是兴灵宣抚六路总帅,童贯是朔方帅司,王禀是三直都虞侯,杨可世是朔方军兵马都总管,薛嗣昌是朔方转运使,苏迟则是朔方转运副使。功劳簿上自然是以这几位为主了!朝堂上的诸君,最多得个倡议赞襄之功,对于蔡京和苏东坡这种地位的文官而言,都是不疼不痒的。不过谈判桌上的功劳,却是两方面都不能放过的。

    可别以为战场上的功劳一定比谈判桌上的功劳大,大宋朝毕竟是重文轻武的,所以耍嘴皮子和摇笔杆子的功劳自然有加成。

    而且,战场上的敌人“只有”一个西贼辽国虽然出兵兴灵了,但是却没有和宋朝直接开战,只说是“送亲”去的。

    也就是说,耶律斡特剌带着三万大军进入西夏的使命,是护送辽国的成安公主耶律南仙出嫁去兴庆府。不管这理由有多荒唐,反正大宋朝廷是捏着鼻子认了。所以高俅的功劳簿上是不会出现契丹人的脑袋的。而“没有参战”的契丹人,却是和谈中的主角。

    现在苏辙、林摅正在析津府和契丹人谈判。而在开封府也有一张谈判桌,由萧得里底和牛舒温同大宋朝廷直接交手。

    “子瞻兄,”蔡京放下奏章,端起茶汤喝了一口,笑吟吟看面色蜡黄的苏东坡,“高师严该不会直接打进兴庆府,顺手捉了贼酋乾顺吧?”

    苏东坡笑着,他已经看过奏章了,正捧着一碗汤药在往嘴巴里灌,听到蔡京的提问,便放下了盛了乌黑的药汁的瓷碗,思索着说:“奏章上说黄河上的浮桥被烧,也没有船只可用,所以高师严就南下去迫近灵州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打下灵州?如果能拿下灵州,那可真是不世之功了。”

    温益插话道:“灵州没有那么容易拿下吧?元丰四年时动用了恁多的兵将,也没夺下灵州城啊。”

    李格非接过话题,“高师严总能迫近灵州的。折可适也从天都山出兵了,估计很快就能和高师严在灵州城下会师。且不论灵州城能不能攻占,咱们都得争一争,得叫西贼割让灵州和韦州之地!”

    他这是在“唱高调”,至少他以为是在唱高调!先把调门拔高,然后再把皮球踢给蔡京。毕竟开封府这边的谈判是政事堂直接在主导,而蔡京又是左相,而且苏东坡又病病歪歪的。所以开封府的谈判桌似乎只能以蔡京为主。

    所以李格非是想用言语挤兑蔡京,让他在谈判桌上争一争灵州和韦州。

    “灵韦二州自然是要争的!”温益接过李格非踢过来的皮球,“不过最要紧的,还是大义名分!”

    苏东坡又喝了一口苦药,然后咳嗽了几声:“不知禹弼想要怎样的大义名分?”

    温益看了一眼蔡京,蔡京笑道:“自然是官家为君,乾顺为臣了。”

    在宋朝的文官们看来,名分是比实际利益更加重要的!而最大的名分,当然就是君君臣臣了。赵佶是君,乾顺为臣。只要这个名分有了,那么大宋朝廷就能自认为西贼已经被平定,兴灵凉甘肃瓜沙等州郡全部恢复了。

    苏东坡和李格非又对了一下眼色,苏东坡笑道:“乾顺可一直都是一仆二主的!元长兄以为如何?”

    苏东坡又是一道难题出给了蔡京。

    蔡京摸着胡须,“一仆二主自然是不行的!”

    “元长兄有把握?”

    蔡京点点头,“自然是有把握的!”

    是啊,高俅都快把乾顺打死了,你让乾顺称臣认爸爸还有什么难的?

    苏东坡拈着胡须点点头,笑道:“如今是开封府、析津府两处一起和谈,也无西贼的使臣参与,终究有些不便啊。元长兄,我们不如选定一处进行谈判,再叫上西贼的使臣,如何啊?”

    现在进行的谈判是宋辽和谈,而且是宋辽两国分别向对方派出了使团,于是就有两个使团在两处,分别和对方进行谈判。还真有点混乱!

    “这个”蔡京眉头一下皱了起来,因为他已经发现苏东坡这个奸相在给自己挖坑了!

    选定一处谈判的话,选在哪里?开封府?不可能吧?凭什么让契丹人上大宋的都城来谈?为什么不能在析津府谈呢?所以最佳的谈判地点,似乎就是位于宋辽之间,两边都不靠的界河商市。

    也就是说,负责谈判的重臣必须离开开封府!

    蔡相公肯不肯出这趟差呢?

    他要是不去,功劳就是苏辙的!他要去了,政事堂就得让苏东坡做主一段时间了

    蔡京正觉着不对头的时候,外面进来一个小黄门,传达了赵佶的旨意,请宰执重臣们午饭后再去崇政殿。

    “蔡卿、苏卿,可知道西北露布飞捷了?”

    再看见赵佶的时候,宰执重臣们发现这位官家脸上都快要笑得开花了,而武好古也笑吟吟站在崇政殿里面,看着都有点小人得志的模样儿

    “陛下的话,臣等已经知道了,臣等为陛下贺!”

    赵佶点了点头,“看来先帝的夙愿,很快就要达成了!不过契丹那边,还是要小心应付的,诸卿有何建议?”

    蔡京知道苏东坡的图谋,一时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却听见苏大宰相一阵咳嗽,然后就哑着嗓子又快又急的说话了:“陛下,现在契丹人和我朝都向对方派出了使团,一个在开封府,一个在析津府,着实不大方便。不如将两处和谈并在一起,再叫上西贼的使臣,这样就方便多了。”

    “唔,”赵佶点头,“正该如此!只是合并在何处谈判为好?”

    “在界河商市谈判最好。”苏东坡马上道。

    “蔡卿,”赵佶看了眼蔡京,“你看怎样?”

    “臣,臣也觉得可行。”蔡京可不蠢,眼珠子一转,早就有主意了,“我朝派去析津府的使臣苏辙只是礼部尚,而契丹派出的使臣是枢密使,双方并不对等。因此老臣建议由知枢密院事张康国为正使,苏辙改任副使,在界河商市与契丹、西贼和谈。”

    赵佶看着张康国,“张卿,你能去一趟界河商市吗?”

    “臣愿意。”张康国当然愿意了,而且还非常感激蔡京,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立功机会啊。

    “只是臣应该以何种条件同契丹、西贼谈判?”张康国又问。

    “诸卿有何建议?”

    蔡京道:“臣以为,和谈应该以大义名分为重点。西贼必须向我大宋称臣,而且不得同时向契丹称臣!

    此外,西贼至少要交出银夏宥盐朔韦等六个州。如有可能,灵州也得交出来。”

    “就这些?”听了蔡京的话,赵佶居然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善于体会赵佶心思的蔡京也是一愣,天子还想要什么?要乾顺认爹?

    “哦,还有,乾顺必须认官家为父!”蔡京想了想,又补充道,“而且只能有官家一个父亲!”

    对乾顺而言,世界上只有一个爸爸,那就是赵佶了!

    “没有了?”赵佶看着发愣的蔡京,一挥手道,“朕给乾顺当爹那是小事一桩。”他扭头看着武好古,“武卿,你说说吧。”

    原来武好古在陪官家吃午饭的时候,已经说了一大堆设想了。

    “臣遵旨。”武好古道,“臣以为称臣称儿只是最基本的名分,对乾顺而言都不是问题。”

    那是啊,赵佶要给人当干爹,那多少人求之不得啊!

    “武崇道,乾顺都称臣称儿了,你还想要他怎样?”蔡京有点想不通的问。

    武好古一笑:“自然是要他真心称臣称儿了!”

    “真心?怎样才是真心?”

    武好古道:“自然是汉字,言汉语,行汉家礼法,用汉家姓氏,以汉人自居。从此再无党项国族!如此才是陛下的好儿子,大宋的好臣子!”

    这个要求,岂止是高啊,简直是要西贼出卖灵魂!

    蔡京摇了摇头,“这,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

    “不可能,不可能的!”张康国也跟着摇头。“武崇道,你怎不说要在西贼的地盘上开官学,开发解试啊?”

    “还是枢密所虑周全。”武好古笑着,“的确应该在兴、凉、甘、苏、瓜、沙六州设立官学,传授儒家大道,并且进行发解试。”

    听着都好像是梦话!汉字,言汉语,行汉家礼法,用汉家姓氏,以汉人自居,再设官学,开科取士,那么兴、凉、甘、苏、瓜、沙六州就和府、麟、丰三州无二了。那西贼就不是贼,而是世守一方的大宋好臣子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