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高俅兵临灵州城下的消息,现在还没传到开封府。历史就和患有遗传性胆小的赵佶开了个玩笑,先传来的是河西路的败报倒霉的钟傅又打了个败仗!这是意料之中的败仗,被打败的还是高永年、种师极率领的兵马。

    不到四万人的兵马从秦王川一路南逃,还没有和王舜臣、刘法率领的援兵汇合,就遭到了嵬名察哥亲率的数万骑兵突击。结果自然是大败亏输!又损失了上万人,溃逃的兵马还撞上了王舜臣、刘法率领的生力军,累得后者也莫名其妙的溃退,人员虽然没有什么损失,但是却丢失了大批的辎重。

    与此同时,原本由宋军控制的仁寿山城、卓罗城、盖朱城、水波城,全部被西夏复夺。宋军又退了去年开战前的原防钟傅忙活了半天,除了损兵折将,便一无所获。

    消息由急脚递传到了开封府,朝堂之上,两波文官就开始甩锅了

    ‘高俅这又要背黑锅了。’武好古想着,顺便用眼角余光观察着崇政殿上两波人马的表情。

    他眼下的地位有点特殊,他不仅不是两府中人,甚至不是在京为官,而是个地方大员,可是却被赵佶留在了开封府,每天还上崇政殿参与议政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两个原因,一是河北方面太平无事;二是武好古是前任三直都虞侯,对西北军务非常了解,留他在朝可以随时询问。

    不过官家和宰执不问,他是没有资格在崇政殿上开口说话的。

    “这次兵败都是兴灵宣抚,六路总帅高俅布置无方所致!”蔡京一开口就把责任推给了高俅,然后又挑衅似的看了苏东坡一眼。

    这锅甩得非常牵强,但是又很有水平!

    牵强是因为高俅接手的本就是个烂摊子,而且高永年和种师极也算得救了,还带出三万官兵,怎么都不能算解救失败吧?

    而水平则是蔡京明知道高俅冤枉,还一个黑锅丢过去,就是要引苏东坡出手给高俅辩护的。

    谁都知道高俅是苏东坡门下出身,而且他和苏东坡的弟子武好古还是铁哥们。所以高俅是被看成苏东坡一党的而宰执和拥兵的宣帅是一党,呵呵,官家会怎么看,怎么想?

    “高俅已经越沙漠出击兴州,现在胜负未知,所以也不必讨论战败的责任。”苏东坡明知道蔡京的心思,可还是得向着高俅说话党争这种事情就的党同伐异,高俅既然是苏东坡的门下,他就不能把人家一脚踢。

    赵佶则是眉头大皱,他现在压根没心情看着两个宰相甩黑锅。现在最要紧的是怎么应付和谈,现在党项人和契丹人已经成了一伙儿,要价可颇高啊!在河西路溃败前,他们就想要盐州、朔州,而且还想让大宋承认西贼是契丹的藩属!

    现在,西贼又赢了一局,只怕很快就要在和谈之中价码了。

    知枢密院事张康国出班道:“河西路也不算糜烂难救,只要能稳守兰州、湟州、鄯州,局面就不算太坏。而高俅和折可适两路总有一路能有所收获,所以在和谈之中,我方仍然应该谨守底线。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西贼是契丹藩属。”

    张康国实际上还是主张让步,只是要守住不承认党项是契丹藩属这一线。至于盐州、朔州,应该可以让出去的。

    他接着又道:“如今已是夏季,再过几个月就是冬季界河、黄河封冻之时了。到了那时,几十万契丹虎狼之师就不是河北之兵可以抵挡的了。所以臣建议应该尽快议和,以免拖延时日。”

    这番话说的赵佶心情沉重起来了。

    大宋的北方边境上,到了秋冬都是一年中最为紧张的时候。因为黄河、界河、拒马河这些荷兰都会封冻。就起不到阻挡契丹铁骑南下的作用了!而那时又正好是契丹战马膘肥体壮的时候,正好大举南侵。

    而界河商市,似乎应该是契丹南侵的第一个目标!

    “大郎,界河商市需要增派兵马,加强防卫吗?”赵佶一个问题就让武好古有点小郁闷了。

    现在界河商市是自由市,如果让朝廷兵马进去,那可就变成朝堂的州郡了

    十几道目光陡然转向了武好古,殿上的群臣其实都觉得界河商市是个问题越来越肥,还越来越强,而且还拥有相当大的自治权。这一次宋辽之间的剑拔弩张,倒是一个解决界河问题的机会。如果错过了,只怕又要顾虑契丹人的态度了。

    武好古奏道:“陛下,怎会拖到冬天?高俅、折可适两路应该会很快报捷,到那时和局一定会成功的。”

    武好古对高俅、折可适两路还是很有信心的,而且他也不愿意交出界河商市!

    听到武好古的表态,蔡京心中又是一阵窃喜这可不是为人臣应有的立场啊!

    “可是契丹兵马多半就在兴州方向上”副相温益开口替蔡京讲话了,“高俅再勇猛,能打败数万契丹兵马吗?”

    ‘老子就打败过,而且只用几百重骑就打了人家一万多’武好古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敢说。

    “几日之内总会有消息的,”武好古道,“温相公静候就是了,何必急于一时?”

    赵佶叹了口气,等消息的日子可不好受啊!可也没办法,只能等啊!

    想到这里,他也没兴趣继续议论了,给蔡京打了个眼色,后者马上就建议散朝了。

    “武卿留下吧。”赵佶开口留下了武好古这已经不让人意外了!因为这些日子,武好古几乎天天在崇政殿和赵佶一块儿吃午饭。

    看着重臣们一一离去,赵佶却是轻轻摇头,站起身在大殿里面跺着步子:“大郎,你真认为高俅能打赢契丹人和西贼的联军?”

    武好古笑着:“那就要看怎么才算赢了。”

    赵佶一怔,看着武好古。武好古解释道:“高俅率领的大军是以府兵为主,御前三直为辅的。能不能打,能不能赢,关键就是这两万几千府兵战兵了。”

    “怎么说?”

    武好古道:“府兵可比契丹人的正兵容易得到啊,上百万都能征集到。如果能在战场上用一个府兵换到一个契丹人的正兵,无论谁先撤离战场,都是契丹人输了。毕竟契丹国族只有一二百万,适合当正兵的也就一二十万人。他们是死不起的!”

    少数民族嘛!数量总是少的

    “也是啊!”赵佶想了想,“那高俅的府兵能和契丹兵打出一比一交换?”

    “能!”武好古说。

    “高俅那么厉害?”

    武好古道:“并不是高俅厉害,而是高俅有兵学司出身的军官和军事机宜可用这些人,可都是大宋最好的武官啊!”

    “是吗?”赵佶点点头,还是有点将信将疑。

    这个时候,梁师成一路小跑着从崇政殿外面进来了,一边跑一边还在嚷嚷:“陛下,陛下,露布报捷,朔方路露布报捷!高俅在兴州沙漠中大破契丹西贼联军十数万,斩杀生俘西贼五万!”

    什么!?

    这不仅赵佶大吃了一惊,连武好古都愣住了。一战斩杀生俘西贼五万!这打的可比统万之战还厉害了统万之战高俅那是用来顶雷的,真正指挥的赵钟哥、慕容鹉,而且还有完颜斜也这样大牛,所以吊打察哥那是很正常的。

    可是这一赵钟哥和慕容鹉已经带着武好古的假子和效用骑士界河商市了,完颜斜也也在琼林宫大吃大喝了一番,还得了一堆赏赐,现在按出虎水的老林子去了。高俅身边没多少牛人了,居然也打出了这样的大捷,难道高俅是有真本事的?

    “快,快拿给朕瞧瞧!”赵佶一伸手,梁师成连忙将童贯发来的捷报双手递给了大宋天子。

    赵佶拿过奏报,展开细看了一遍,就连声说道:“好!好!好高俅果然不负朕之所望!大郎,你也看看吧。”

    说着,他就把奏报给了一旁的武好古,武好古接过来一瞧。果然是空前大捷!沙漠夜战,断水决死,打垮了西夏兀卒亲自指挥的八万大军如果对手是察哥,高俅绝没有那么轻松赢下来斩杀了两三万,还逮着近两万生俘!获胜的高俅,还率部沿着黄河去打灵州了,估计很快就可以和折可适率领的泾原军会师了。

    “陛下,西贼完了!”武好古道,“臣为陛下贺!西北之乱,终于可以平定了!”

    赵佶大笑着:“朕总算没有看错人呐!大郎,你说朕应该怎么奖赏高俅?”

    武好古想了想,“陛下应该让高大哥当枢相。”

    高俅要听到武好古的建议,一定会大喊一声:“大郎误我!”

    而且赵佶也觉得有点不妥,他本来想提升高俅当太尉真正的太尉,正二品武官的。

    “陛下,”武好古看着赵佶的表情,斟酌着说,“若是您觉得高俅资历尚浅,不如让他在西北再待一些时日,等到彻底降伏了西贼,再朝执掌枢密院吧。”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