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高俅隔着黄河看到的城堡,名叫怀州城,是西夏私设的州郡。在原本宋朝的州郡建制中,这一带,包括现在兴庆府所在的地界都属于灵州管辖。

    在黄河以东大败的乾顺并没有马上返兴庆府,而是停留在了怀州城,一面努力搜罗败退的党项兵马,一面监视黄河东岸的宋军。

    停留了几日,败退的党项兵马当然没有搜罗到几个黄河上既没有浮桥,也没有舟船,败退的党项人要过河只有靠游泳!这滔滔黄河水还非常湍急,能游过去几个?所以当日在黄河东岸漏书包网.bookbao2的党项兵马,大多都往灵州方向逃窜了。不过也没跑掉多少,根据后来乾顺得到的报告,当日和他过河的八万大军,最后生返河西的,还不足两万人。

    余下的,不是给宋军宰了或捉了,就是下落不明

    总之,黄河东岸这一战,算是让大白高国伤上加伤了!

    所以在黄河东岸之战后的第三天,看到高俅的大军沿着河岸东下而去的时候,虽然明知道对方是要去夺取灵州,但是乾顺还是大松了口气。

    “总算走了”

    “兀卒,他们是往灵州去了!”

    跟在兀卒乾顺身边,一块儿登上怀州城头看着宋军离去的嵬名安惠哭丧着提醒说,“最多两日,他们就能抵达灵州了根本来不及撤退啊!”

    灵州的地盘并不大,但却是西夏这边最富庶的所在,素有塞上江南之称。因为靠近黄河,又有灵州川从境内流淌而过,水资源非常丰富。而且早在西汉惠帝年间,这里就已经设立了灵州县,属于开发了一千多年的熟地,现在整个灵州境内,光是水田就有30多万亩旱田在西北并不稀奇,但是产量通常很低,并不保收。而水田在西北就非常少见了,如灵州这样拥有数十万亩水田的州郡,更是绝无仅有!

    除了产量相当有保障的水田之外,灵州还有盛产青盐、芒硝、石灰、石炭,还有非常富饶的黄河滩草场,著名的滩羊就产自灵州。

    另外,灵州还是西夏的手工业中心。城内拥有大量的汉族工匠,产包括兵器、布匹、瓷器、陶器等等。

    如果失去灵州,不仅会让西夏失去一个重要的粮食产区灵州不仅有30多万亩水田,还有大量的旱田,而且还会失去主要的手工业和贸易产的来源,当然还会失去大量的人口和税赋!

    可以说,丢失灵州之痛,甚至超过了失去银夏五州!

    乾顺长叹了口气,“给仁礼派个使者,让他向高俅请和”他又头对大辽老郡王耶律斡特剌道,“也请大辽上国派个使者!”

    耶律斡特剌笑了笑,道:“就让萧合达走一趟!”

    他顿了顿,对乾顺道:“兀卒,眼下可是咱们设计铲除高俅的机会啊!”

    “铲除高俅?”乾顺一愣,“怎么可能?”

    “怎么不能?”耶律斡特剌摸着胡须,“只要大宋还是原来的大宋,高俅这厮的下场就不会比狄青好多少卸去兵权,召还开封,郁郁而终是早晚的。俺们再加把劲,就能早点送他去开封府养老了。”

    高俅可还不老,他今年不过三十多岁还不到四十呢。如果让他在西北带兵带到六十开外,不仅西夏的日子别过了,连大辽国也安生不得。

    所以耶律斡特剌这几天一直在和萧合达商量怎么用反间计铲除高俅至少也得让高俅惹上一身的麻烦!

    商议了一番之后,两人还真的想到了办法,就是要让高俅在和谈中发挥重要作用,抢了开封府朝廷中那帮负责议和的官的风头。同时,还要把高俅包装成嵬名家族的保护人!

    光是一个勾结番邦或是勾结藩镇的罪名,就足够这位高大宣抚喝上一壶了。

    灵州城东。

    昨日才发生激战的东关镇的几处城门口的火苗已经扑息,城内城外,城头城下,仍然到处都能看到焦黑和血迹。一具具没了头颅的尸首,被收拾起来,堆叠在镇子的城墙外面,放火焚烧。

    尸体数量并不是很多,大约就是一千多具。这场屠杀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刚刚接管了翔庆军司的嵬名仁礼根本无心恋战,上任后就忙着收拢兵力,准备撤退。却没有想到王禀率领的宋军先锋御前三直绕开了灵州城的正面,直接袭击灵州城东二十里开外的东关镇,将镇上的一个西夏军指挥系数全灭。还把这座富庶的镇子洗劫了一番不洗劫上哪儿去筹集军粮喂饱高俅的五万多军将?

    等到高俅抵达的时候,兴灵宣抚的军旗,已经在这座变得有些残破的镇子上空飞扬了。

    在镇子外面的官道上,到处都是胡服秃发的百姓身影,扶老携幼,托着壶浆,恭迎大军。东关镇上还住着一些党项贵人,虽然不是嫡系,但也颇为富庶,他们全都破了家,都穿着囚衣,在高俅的马前跪迎。因为他们都已经知道,兀卒的大军,已经在黄河东岸的沙漠中惨败!宋人的大军,正由北面而来。整个灵州,就要落入宋人的掌中了!镇上的汉人百姓东关镇上大多是汉人还好,无非就是换了个主子。可是党项国族可就难说了,也许宋人的宣帅高俅一声令下,就都要丢了性命了。

    一个上了点年纪,也许是西夏退隐官员的白胡子老头被一个猛士拖到了高俅的马前,提前抵达的王禀向高俅一拱手:“宣帅,这人是东关镇上官最大的党项人。”

    高俅眄视了那个瑟瑟发抖老头一眼:“会说汉话吗?姓甚底?”

    “老汉会说汉话,老汉姓李”

    “你是党项人怎么会姓李?”高俅脸色一沉。

    “禀宣帅,小老儿的祖宗曾经为国家效命,被太宗皇帝赐了李姓。”

    “太宗赐了李姓?”高俅一愣,“哪朝的太宗?”

    “唐太宗”

    “呵呵,党项老姓是甚?”

    “拓,拓跋”老头子抖着声说。

    原来这老头是贞观初年归顺大唐的拓跋赤辞的后人,翻一翻家谱,和现在的嵬名王族还真有那么一点血缘关系几百年前是一家的关系!如果不是党项人闹将起来,建立了自己的国家。这个老头他家早就是汉人了,估计也忘记老祖宗姓拓跋了。

    高俅冷哼,“原来是王族啊!”

    小老头吓得连连摆手,“不,不,不是的,小老儿和逆贼元昊血缘疏远,没有多少关系的。”

    “甭废话!”高俅一挥手,“你既然是党项王族,那么一定和灵州城里的贼酋相识?”

    “相,相识的”老头点点头。没有关系,也是几百年前的一家子啊!姓拓跋的在西夏多少还有点余荫,可以入仕做官现在的西夏还没有开科举西夏科举是从乾顺时代开始的,要做官就得靠投胎啊!

    “那就劳烦你走一趟灵州,和他们说,让他们赶紧滚蛋!”高俅厉声道,“要不然就是下一个统万城了!”

    说完这话,高宣帅就大摇大摆的入了东关镇。不过他要把灵州城变成第二个统万城的话完全是吓唬人的。武好古离开统万城的时候已经带走了两个工兵指挥,而且灵州城的地形和统万城完全不一样。统万是个废了一半的城池,外城已经被宋太宗下旨拆毁了原本统万城的外城是依着无定河和黑水河修建的,在没有河道可依的一面也有又宽又深的壕沟,想要挖个地道去安放炸药基本是不可能的。而灵州城的地势和原先的统万城也有几分类似,不过依着黄河修建的。

    一面靠着黄河,另外三面还有宽阔的壕沟可以屏障。而且壕沟还和黄河相连,修了水闸,随时可以引水灌入。想要穴地爆破,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个姓李的老头过了两天,居然从灵州城带来了个名叫谋宁克任的使臣,而且这个使臣还给高俅带来了一个让人意外的消息。

    西贼想要和高大宣抚谈判,讨论招安自新之事!

    “招安自新?”

    听到属下来报,高俅就是一笑,头对李永奇道:“永之,还真给你说着了!西贼要降了也不知是不是在使诈?”

    李永奇笑嘻嘻地道:“宣帅不如给他们一个证明诚意的机会。”

    “如何证明?”高俅问。

    “可以叫他们交出灵州城!”李永奇道,“宣帅本就要取灵州城的,而灵州城又着实不好打,如要强攻恐怕得等折太尉兵到,才能合力攻城,伤亡肯定也小不了。如果西贼肯交出灵州城,倒是免了俺们的麻烦,宣帅不如就和他们谈谈,万一能谈成,也算是为官家了了心愿。”

    “如此也好!”高俅点点头,他并不想在西北久留他现在已经有了拥兵自重的嫌疑,早日解除兵权才是自保的上策啊!

    高俅道:“永之,你就和那人说,只要肯交出灵州,某家就可以做主和谈,某家是兴灵宣抚,有这个权力!”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