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白高国就这样完了?

    祖宗留下来的基业,就要断送在他嵬名乾顺手中了?

    直到被耶律斡特剌统领的辽兵所救,嵬名乾顺还不敢置信昨晚所发生的一切。他的八万大军,就这样被高俅的数万大宋铁军摧垮,而在那一波波重步兵和重骑兵组成的攻击浪潮之中,飘扬的正是一面面宣帅高俅的旗帜!

    其实乾顺也知道,去年仁多保忠兵败投敌后,大白高国一直是在死中求活。和大宋相比,大白高国的力量太过微弱,基业本就单薄到了极处。只是因为宋国自身的原因,没有办法发挥出自身强大的国力,才让大白高国的祖宗们可以建立一番霸业。可是大宋现在出了天可汗,也寻到了一些释放强大国力的办法,而且还发现了高俅这样的名将,终于打造出了一支不可战胜的铁军!

    在大辽国的三万天兵来援之时,乾顺心中一度又有了中兴大白高国的希望。特别是在秦王川胜利的消息传来后,乾顺更是有了那么一点志气昂扬。只要有契丹爸爸相助,大宋的天可汗又如何?大宋的绝世名将高俅又如何?还不是自己的手下败将?恢复银夏,指日可待了!

    谁知道,高俅这个大白高国的噩梦突然又出现了。一点不给契丹爸爸的面子,将着数万大军越沙漠而来,还趁夜进兵,强攻自家八万大军驻守的营地,再一次大获全胜!乾顺麾下的精锐损失惨重,如果不是契丹爸爸的骑兵及时出现,他这会儿恐怕已经被打入囚车,在送往开封府的途中了。

    可是契丹爸爸能救得了乾顺,却救不了他的大军。兵败如山倒!山倒了要怎么扶?就在乾顺获救后不一会儿,八万西夏大军就完全崩溃,数万失去组织的溃兵发足狂奔,被数量与之仿佛的宋军驱赶,亡命一般的向黄河岸边跑去。

    看到这一幕,乾顺都已经绝望了,差一点就要拔剑抹脖子了。还是大辽老郡王耶律斡特剌及时劝住他,扯着他的缰绳就走。后面的溃军,一概不管了。这里距离黄河并不太远,河面上架着的几座浮桥就是逃出升天的活路。可是浮桥的通行能力终究有限,在宋军追上来前,肯定不能让黄河东岸的辽兵和西夏兵全部通过。如果不是秩序良好,而是争先恐后的涌上桥面,只怕能过桥的人就更少了。

    现在趁着西夏溃兵还能抵挡一阵,说不定还能让三万契丹兵马和乾顺身边的几千人安然渡河。如果还妄想着收拢败兵,那么搞不好把三万辽兵和乾顺手头最后的那几千精锐都折进去。

    到时候,就算烧了浮桥,也保不住兴庆府一座空城了。

    这样,大白高国,就彻底完了!

    现在耶律斡特剌,必须要保住乾顺的性命以及三万契丹兵马和几千西夏余烬,逃过黄河,守住兴庆府。虽然这一战损失惨重,丢掉了发白高国一半的主力。但是晋王察哥手中还有七八万大军可用大宋只有一个高俅,所以察哥那边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另外,大白高国还有西平府的翔庆军司、韦州的静塞军司、零波山的西寿保泰军司、沙瓜二州的西平军司等几个重要的军司,都还有点兵力。

    如果能及时将位于黄河东岸的翔庆军司、静塞军司和西寿保泰军司的兵马还有周遭的党项国族撤离,西夏总归还能保持一定的武力,在大辽的支持下说不定还能挣扎着维持下去。

    三万契丹兵马加上几千党项精锐保着兀卒乾顺,朝西便逃。那里还有一些守着黄河浮桥的步卒,都是兴庆府内召集来的亲贵子弟。为了保卫浮桥,他们还在黄河东岸搭了个简易的桥头堡。昨天晚上,宋夏两军在沙漠边缘开战的动静很大,这些兴庆府的亲贵子弟,也都是一夜未眠,都在伸着脖子等待捷报。

    大白高国和契丹联军啊,怎么可能输给宋人?所以捷报是肯定的可是现在却看到了仓惶而来的契丹大军和为数不多的党项兵马,风也似的涌向了浮桥。

    看他们逃难似的样子,分明就是败了!

    抱着马脖子昏昏沉沉逃了一路的乾顺终于被黄河上吹来的凉风一激,终于清醒了过来。

    顿时就听见一个急切的声音在耳边大喊:“兀卒,浮桥可不能留着,必须得烧了!只有这样才能暂时保住兴庆府啊!另外,还得传令给翔庆军司、静塞军司和西寿保泰军司,让他们赶紧收拾人马部民,一并退过黄河谋个划河而治吧!”

    乾顺转头,就看见太师尚令嵬名安惠一脸焦急的拉住了自己马匹的缰绳,大声在和自己说话。

    乾顺喃喃自语:“划河而治?现在还能划河而治吗?”

    “能啊!”大辽老郡王耶律斡特剌在旁搭话道,“有大辽从中斡旋,一定可以保住嵬名家的根基。”

    老郡王并不是在信口开河,他可是大辽国如今的第一战将,是国之柱石一样的人物。看看他带着的三万契丹“酱油兵”到现在还完好无损,就知道他的厉害了。

    大辽国的虎皮,到现在还没被戳破呢!

    在退往黄河岸边的途中,他一路都在思考怎么保住西夏。想来想去,最后觉得西夏是保不住的都到了现在这个程度了,还不赶紧跪下喊爸爸,还想继续当兀卒青天子吗?所以去除兀卒名号是肯定的!向大宋称臣称儿子什么的,也别觉得不好意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多认个爸爸有什么嘛反正乾顺从小就没爸爸,缺乏父爱啊!

    至于土地肯定得割出去一大块!银夏宥盐朔五个州是怎么都收不来了高俅那么厉害,就是契丹爸爸也不敢开战啊!万一打败了,那阻卜、女真还不一块儿造反!?

    另外,灵州、韦州这两个位于黄河东岸的州也别要了,都割给大宋吧!

    只要能保住黄河以西的兴州、凉州、甘州、肃州、瓜州、沙州等六个州,手里还有几十万上百万的党项腹心部众,还有十万带甲之兵,将来兴许还有复兴的机会!

    乾顺这个时候也稍微过点神了高俅是打不过的,既然打不过,那就只能跪了!忍辱负重是不丢人的,只要将来能够在西边开出一片疆域,补了东面的损失,他乾顺就还是党项人的有为之君!

    “好!”乾顺点了点头,对太师尚令嵬名安惠道,“太师,你且守在这里,尽可能收拢一点兵马吧。若是宋军杀来了,就烧了浮桥!”

    “臣,遵旨!”

    乾顺又对耶律斡特剌一抱拳:“老郡王,小王已经力竭了再拼下去只有全军覆没,不得已必须向大宋服软了。不过小王的心永远是向着大辽的,哪怕当了赵佶的臣子,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老夫一定将兀卒的心思转告给大辽天子知晓!”耶律斡特剌又看了一眼身后,烟尘弥漫,看来追兵正在靠近。“兀卒,咱们快些过河吧!”

    乾顺点了点头,“好,过河,过河吧”

    黄河岸边。

    兴灵宣抚使,管勾朔方、鄜延、环庆、泾原、熙河、河西六路军事,兼同知枢密院事高俅在大队骑士簇拥下到达的时候,河面上已经没有了浮桥的踪影。黄河东岸滩头,倒是还有一些焦黑的火烧过的痕迹。

    黄河对岸可以看见一座堡垒,并不是如何宽大,不过城墙很高,依河而建,看着就知道是险要之处。

    城堡周围,出现了连片的营地。规模比昨晚上被宋军袭破的西贼营地那是小多了,也破烂多了,一看就知道是草草而建的。如果不是隔着一条黄河,只需要一阵长枪冲锋,那些西贼也不知道是契丹的,就都得覆灭了。

    不过高俅也没啥兴趣再杀契丹人、党项人了杀得够了,杀得多了,杀得都快功高震主了!

    他叹了口气,对左右道:“各部的斩首、生俘统计好了吗?”

    “还没有呢,”盔甲上沾了不少鲜血,满脸都是兴奋的李永强笑道,“不过数目肯定少不了的,估摸着总有好几万!空前大捷啊!宣帅,儿郎们还在党项人的大营中掠到了不少粮草,总够大军吃上十数日的,加上手头的军粮,二十日可以维持了。不如沿着黄河南下灵州吧!宣帅是兴灵宣抚使,拿下灵州才好宣抚啊!”

    灵州距离此处并不是很远,还不到100里,走上两三日怎么都到了,而且是沿河而进,不愁没有水喝,是非常舒服的。

    “俺们能拿下灵州?”高俅问,“元丰四年时,灵州可是俺们宋军的伤心之地啊!”

    李永奇笑了笑:“此一时,彼一时了。西贼约莫会弃灵州而逃了今次战后,他们也不剩下多少兵马了,不可能在灵州和俺们拼命的。所以此去一定是舒舒服服的,如果西贼识相,等宣帅到了灵州,就该有乞降的使者过来了。”

    “乞降?”高俅苦笑,“不世之功啊!”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