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被,被突破了?怎么可能!?”

    “陛下,宋狗一定集中了主力,想从俺们的左翼突破!”

    “陛下,赶紧派出铁鹞子和步跋子吧!”

    乾顺的御帐这个时候已经得知了左翼被突破的坏消息了。被突破并不让人意外,可是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营寨的左翼就被破,实在是太让人感到意外了。

    倒不是西夏军营寨有多么坚固,而是宋军历来没有太强的攻击力宋军应该是善守不善攻,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形成突破?

    而且现在还不是列阵野战,而是西夏方面坚守营寨,宋军在攻坚啊!哪怕西夏军的营寨防御非常薄弱,但毕竟还是有工事可以倚仗的。怎么可能转眼的功夫,就让宋军给突破了?

    “陛下,宋军一定投入了他们的三直禁军!”萧合达这时就守在乾顺的御帐之内,他建议道,“三直禁军乃是从几十万宋国禁军中挑选出来的精锐,人人都身备三仗,悍勇异常,不可等闲视之啊!”

    乾顺点了点头,“那就派出四队铁鹞子和6000步跋子去增援左翼!”

    西夏兀卒手中可存了不少预备队呢!所以他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并且派出了足够数量的援兵四队铁鹞子共1200铁骑,6000步跋子虽然不是横山来的横山步跋子和铁鹞子齐名,但是现在横山已经归了大宋,但也都是披甲执锐的精兵,应该可以抵挡住宋国的三直精锐。

    7200援兵才开走没多久,坏消息又一次传到了乾顺的御帐之中。

    这一次被突破的大营的右翼!

    情况也差不多,也是披坚执锐的宋军组成十几二十个或许更多的严整的方阵,撞开了西夏军的栅栏和营墙!随后又是十几队长枪兵突入,打了一轮长枪突击,冲垮了卫戍军、撞令郎和负赡军的防御

    而且,负责右翼防御的几个指挥使还报告发现了高俅的将旗!

    萧合达低声道:“高俅果然拼命了他一定是分了一部分三直精锐先打左翼,想要吸引俺们的精锐,然后又突袭右翼,想要一举破了俺们的营寨。现在宋军也是在绝境中了,说不定还有了必死之心,可不能等闲视之”

    乾顺哼了一声:“高俅便是侥幸突破了朕的右翼,又能如何?大辽的三万铁骑正等着他们,这一战,大白高国必胜无疑!”

    他猛地站了起来,“朕要亲自去会一会高俅!今夜,定要将宋人的第一名将斩杀在瀚海沙漠之中!”

    “陛下,”西夏的尚令嵬名安惠听到乾顺要亲自出阵,被吓了一跳,连忙上奏道,“高俅不过是宋国的一员战将,徒有虚名而已,如何当得陛下亲自迎敌?臣愿意领兵与高俅一战!”

    乾顺看了一眼忠心耿耿的尚令嵬名安惠,没有再坚持己见他英明神武的祖父谅祚就是在大顺城之战中太过靠前,才被宋狗用强弩暗算了一把!虽然没有当场阵亡,但是伤口溃烂,难以痊愈,造成了谅祚在第二年英年早逝,享年21岁。

    梁太后老的那一个的专权,就是由此而起。乾顺自然是要以史为鉴的,可不敢太过冒险

    “也好!”乾顺点了点头,“就由尚令代朕一行萧卿,你也陪尚令走一遭。”

    “臣等领旨!”

    嵬名安惠和萧合达双双领旨。

    乾顺当下就拨了六队铁鹞子1600骑和6000步跋子,外加1000名六直禁军质子军,总共8600精锐,交给了嵬名安惠和萧合达,去对付刚刚打破了大营右翼的高俅了。

    而这8600精锐一走,乾顺身边就只剩下4000名六直禁军了所谓的六直禁军其实是由西夏境内各个部族和大贵族家的质子组成的。装备当然是很好的,都是好甲好马好兵器,一点不比铁鹞子差。

    但是这些质子都是富贵出身,到了兀卒乾顺身边更是养尊处优,从没想过要上战场。而且这一届兀卒也不好战啊,基本上是个文士,亲政后就忙着兴儒学,建寺庙,粉饰太平,压根就没想要开疆辟土。

    这一次战争,分明就是大宋天可汗强加给爱好和平的兀卒乾顺的!

    不过还好,现在有了“契丹爸爸”的援兵,还有老祖宗留下的锦囊妙计,总归可以砍了高俅的首级。

    高俅一死,宋国的那个天可汗赵佶应该可以清醒一点现在可不是隋唐那会儿了,汉人的武力早就衰弱了,怎么可能再出天可汗呢?

    在靠近西夏军大营中央的地方,王禀和李永奇正立马在御前三直的数千大军之前,看着左右两边的火光升起,听着一阵又一阵的鼓声、号声传来,喊杀声也一阵阵传来。这个声音如此的巨大,传到这里,还听得清清楚楚!

    每名列阵待命的猛士、骑士,都眉头紧皱的左看右看,看着两边火光冲天,都是一脸的惋惜这得有多少颗脑袋啊,要是脑袋换房子的政策没取消多好?这一仗打下来,那还不得人人换大房子?

    李永强低声对王禀道:“王太尉,现在差不多了可以让猛士们冲锋了!”

    根据计划,四千几百猛士负责打开缺口,八九百个骑士加上两千多骑士随从再从缺口突入,就在西夏大军的营寨中一阵搅和。应该就能大获全胜了说不定还能把西贼的兀卒乾顺给逮住了!

    王禀的神色还是蛮严峻的,他可没李永奇那么乐观。因为今晚要打的可不止是西贼,还有两三万契丹天兵!

    现在两翼倒是打得挺热闹,可是从声势上判断,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啊!

    “也不知道辽兵动了没有?”王禀皱着眉,“如果没有把辽兵牵动出来,俺们御前三直恐怕突破不了啊!”

    “王太尉,现在是断水一战了!”李永奇道,“如果胜不了”

    断水一战虽然是骗下面人的瞎话,但是军中饮水的确没有了,得走上几十里沙漠,才有可能到达一个“储酒点”。对于一支败军,这一路可不好走啊!

    王禀深吸了口气:“如今的处境,本官还会不明白?

    好吧!就搏这一下了!永之,你也别闲着,把剩下的兵力都集中起来。等猛士们打开缺口后,就和骑兵一起冲进去如果真的遇上了辽兵,就和他们拼了!”

    “好!”李永奇点点头,“下官和军事机宜指挥全体,也和骑兵一块儿冲击!”

    王禀点了点头,当下就打马向前,飞奔到了猛士阵列的前方,大声吼道:“御前诸君,大漠在后,兴州在前,今日以无退路,只有杀尽贼寇,立马黄河,愿立不世之功者,随某杀敌!”

    “杀敌!杀敌!杀敌”

    四千数百御前猛士,齐声大喝!

    西夏大营中央遭到猛攻的消息,在最短的时间里就传到了西夏兀卒乾顺的御帐之内。

    顿时就引发了最大的惶恐。

    现在乾顺手中已经没有什么有利的预备队了,只剩下4000护驾的六直禁军。虽然也有“六个直”,比宋国的三直禁军看上去多一倍。可实际上的战斗力是很水的,只能装装样子。

    而且,他们是乾顺这个兀卒的护驾亲兵。如果都派出去了,万一宋军杀到跟前了,乾顺怎么办?被抓去开封府和他妈妈团聚?

    “兀卒,请向大辽军求援吧!”

    “兀卒,只有请大辽的铁骑出马了!”

    “是啊,右翼和左翼都陷入了苦战!现在中央又被宋狗给突破了看了这高俅果真是百年不遇的悍将啊!”

    现在告急的还不止是刚刚被突破的营寨中央,左翼和右翼同样岌岌可危。哪怕是乾顺派出了铁鹞子和步跋子,却仍然陷入了苦战因为在两路援兵感到战场前,原本驻守在西夏军营左右两翼突破口的守军,都被宋军杀散。所以随后抵达的七八千西夏精锐,在数量上并没有什么优势。

    而且现在是夜晚,西夏的铁鹞子也没办法进行冲击不仅看不清路,也看不清冲击的目标啊,万一正撞上宋军的长枪呢?那不是变成送死了?

    所以西贼这边虽然投入的都是精锐,在个人的武艺上肯定比他们的对手要强。可是面对组织更好,士气更高的宋军,却一点也占不到上风。

    所以现在唯一的办法,也只有请大辽的天兵出马了!

    此时此刻,大辽天兵正在西夏大军的营寨后方10里列阵,眼睁睁看着前方有八万大军驻守的西夏军营中到处升腾起雄雄烈焰,倾听着喊杀声、金鼓声、号角声一阵阵传来。

    “老郡王,兀卒大营中央也起火了!”

    “老郡王,宋狗怎么那么能战?”

    “邦泥定国的人也忒没用了,八万人呐,怎么就挡不住五六万宋军呢?”

    耶律斡特剌长叹了一声,摇摇头道:“兵少两万又能怎样?夜战是最见真功夫的!宋军能打夜战,就说明他们比邦泥定国的兵强太多了这仗没得打了,看来只能退过黄河死守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