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白高国兀卒乾顺,在第二天清晨时也得知了高俅大军已经落入圈套的消息。

    没错,是落入了圈套!至少在兀卒乾顺看来,高俅已经落入了圈套,成了十余万西夏契丹联军的猎物了!

    这个圈套并不是乾顺、察哥两兄弟原创的。而是他们很牛逼的老祖宗李明德和元昊父子留下来的。这对父子和宋朝作对的时候,其实是做了最坏的打算。因此就将老巢从黄河东岸的西平府灵州,迁到了依托黄河和大漠的兴庆府。

    在如何防御兴庆府的问题上,明德、元昊两父子同样有他们的安排。如果敌人自东方而来,那么依河而守或凭城而守都是中下之策,上策则是将战场摆在沙漠的边缘400里瀚海或200里大漠在盐州白池城被宋军占领的情况下,宋军需要穿越的沙漠就只剩下了200里都不是那么好走的。只要能提前毁掉沙漠中的水源,就能让来犯的大军陷入缺水的困境。

    哪怕敌人带足了饮水,也坚持不了几天的。所以明德和元昊就计划将敌人堵在沙漠的边缘,不让他们接近黄河取水。

    这样堵上几天,把敌军的饮水耗尽,就能让他们自行崩溃了

    计划是祖宗定的,而且看起来也万无一失,乾顺自然要照办了。所以他就和耶律斡特剌商量,将大军营寨摆进了瀚海沙漠的边缘。而且摆了个三十里连营,正好挡在从白池城通往黄河的最近路线上。

    绕当然是能绕过去的,不过绕个道又得在沙漠里面多走几十里这差不多又是一天的路程。

    “兀卒,看来高俅不过如此,可以一战而破之了!”

    说话的是太师尚令梁国公嵬名安惠。他是眼下西夏的第三号人物,仅次于兀卒乾顺和晋王、都统军察哥。

    不过他的年纪却要比乾顺、察哥兄弟长了许多,今年已经四十多岁。在梁氏集团倒台后,作为西夏王族中的老前辈,得到了乾顺的重用,出任了太师尚令,也就是西夏的首相。

    “还是要小心些,来着毕竟是高俅啊!”大辽的南院枢密使耶律斡特剌也在乾顺的大帐之内。他显得非常谨慎在一个月前现场观看了秦王川大战后,耶律斡特剌真的有点害怕了。

    因为宋军在秦王川战场上展示出来的战斗力,分明就在寻常的契丹军将之上啊!

    而且,秦王川的宋军还不是最厉害的。这一次越沙漠而来的高俅率领的朔方军才是最厉害的,在明堂川之战中,人家的500甲骑就摧破了皮室军的1000具装,还把河清军的上万大军一阵好辇。

    这样的精锐,还在高俅这等名将手中掌握,小心谨慎一点总是不错的。

    “老郡王且放宽心,”兀卒乾顺笑着,“这一次俺们有十余万大军,而且还有营寨可以凭借,实在是万无一失啊。而且还有老郡王的三万契丹精锐压阵,就是吓也吓死高俅了!”

    高俅可不怕!耶律斡特剌心说:怕的是本王啊!本王带着三万不能战的“契丹天兵”,可万万不能让高俅撤掉虎皮,要不然阻卜和女真都得起来造反!另外,也不能让党项人知道契丹的精兵早就不能打了要不然,乾顺他妈可在开封府呢!

    想到这里,耶律斡特剌拈着胡子,装模作样说道:“好!本王就带着三万儿郎给兀卒压阵!所以你就放心去打吧!”

    “那便多谢老郡王了。”兀卒乾顺哪里知道耶律斡特剌带来的三万人马都是废柴?他只知道有了“契丹爸爸”给自己撑腰,高俅这厮是必败无疑了!

    正想到这里,外面进来一员六直禁军的指挥使,向兀卒乾顺行了一礼,然后禀报道:“兀卒,探子来报,说是宋狗的兵马已经到了三十里开外。”

    “呵呵,来的好快啊!”兀卒乾顺笑着对耶律斡特剌说,“老郡王,可要和寡人一起去观阵吗?”

    “好啊!”耶律斡特剌摸着胡子,“老夫就随兀卒去瞧瞧宋军的行伍他们可是在沙漠里面走了170里了,这可不容易啊!也不知高俅的兵马,能不能易于常理?”

    高俅的宣抚帅旗之下,大军正在隆隆而行,三万多步骑战兵,连同辅军,那是相当浩荡的阵容。更不用说加上那么多马匹、骆驼和大车了。为了节省马力,除了在大军左近掩护的游骑,其余的骑兵和将领,包括高俅在内,现在都下马步行。另外,除了少部分随时准备迎敌的猛士,其他战兵都没有披甲,而是布衣而行。

    然而这样一支没有人骑马,大部分人都没有披甲的大军,仍然有一种肃杀沉默之气。特别是全军上下,几乎都明白他们是置之死地了,背后是茫茫大漠,绝没有一点水源。而随身携带的饮水也所剩不多,绝不可能供他们原路返之用了。

    哦,实际上军事机宜指挥已经做好了安排!在中途返的民伕,会携带烧酒一种低度酒再次进入沙漠,在指定的地点放置,以供大军返时饮用。

    但是这个安排对于将要走出沙漠的大军而言,是军事机密!只有高级将领和机宜们知道。

    而在大军进入沙漠之后,各级带兵官就反复告诉士兵他们要么战胜,要么渴死!

    所以这是一支自以为置之死地的大军,而且还有一个自以为处于死地的主帅大宋兴灵宣抚使,管勾朔方、鄜延、环庆、泾原、熙河、河西六路军事,兼同知枢密院事高俅。

    对他而言,打败了固然是一死。可打胜了,恐怕也是如临深渊,总之都是好危险的!

    “宣帅,发现辽人的军旗!”

    忽然有人大喊起来,高俅扭头望去,见一名军事机宜驱马从前面飞奔而来,他是被李永奇派去和斥候侦骑一起探查敌营的,身上还背着一只望远筒!

    来人循着高俅的旗帜,找到了高宣抚,然后从马背上翻下来,禀报道:“敌营中有契丹人的军旗,有飞鹰、飞虎、飞熊和日月星辰等旗帜。”

    高俅哼了一声:“辽人的大军到了!”

    “宣帅,属下还发现了西贼的王旗!”

    高俅点点头,“好啊,贼首乾顺也来了看来就要在这里决一死战了!”

    他顿了顿,“可以扎营了吗?”

    “可以扎营了,”李永奇道,“现在天色尚早,如果让大军休整一个白天,黄昏时就能出战了。”

    高俅点了点头。

    他的大军毕竟走了170里左右的沙漠,而且还是在夏季!体力的消耗可想而知,不好好休息,那是根本打不了仗的。

    “水还有多少?”

    “还够维持2日。”

    高俅吸了口闷热的空气,摇摇头:“那就让大家畅饮黄昏就出兵决战,如果可以获胜,明天要多少水就有多少水了!”

    一旁的王禀忽然问:“宣帅,您这是要断水一战?”

    高俅一愣,点点头道:“对!就是断水一战正臣,永之,随某去观阵吧,看看黄昏后该在何处交战?”

    “那么多长枪!?”

    “那是数万大军吗?看着像十万战兵啊!”

    “是啊而且还恁般整齐!”

    同一时刻,在六直禁军护卫下的兀卒乾顺,太师尚令嵬名安惠,还有契丹老郡王耶律斡特剌都有点傻眼。

    因为他们看到了无数根长枪的枪尖,在日光底下散射着让人胆寒的光芒!

    凡是了解宋军情况的人都知道,宋军的肉搏兵不是很多,他们喜欢射箭。一百人中也就是七八人到十来人装备长枪。

    所以数一数长枪的枪尖,也能知道宋军的人数了。而之前他们得到的所有情报都说高俅麾下的兵马是数万,战兵最多就是三四万。也就是说,顶天有4000根长枪。

    可是现在一看,无边无际的枪尖,起码有一万几千啊!难道高俅带来了十几万战兵?

    而且,那些长枪看上去非常严整啊,根本不像走了170里沙漠的样子。或者换句话说,那是十几万在夏天酷热中走了170里沙漠还能士气昂扬的精兵。

    那还打个毛啊?赶紧跪下喊爸爸吧!

    “禀报兀卒,老郡王,这高俅的兵和寻常宋军不同,特别能打肉搏,配属的长枪、刀盾很多,至少有一部分兵士是花装,而且也没有神臂弓。”

    说话的萧合达,今天也跟着乾顺一块儿出营了。他是和耶律斡特剌一块儿来的,因为他和高俅的三直禁军打过好多场,知道三直军的情况,所以就给察哥派过来当军事顾问了。

    “花装?”耶律斡特剌皱了皱眉,“而且还特别能肉搏!?”

    这个很不好啊!射箭就可以了,为什么要肉搏呢?多野蛮啊?耶律斡特剌寻思,这是汉人的军队?阻卜草原上的克烈部都不大敢肉搏的克烈部也没盔甲没长枪的,打毛肉搏怎么汉人军队特别能肉搏?这可麻烦啊!到时候别出现契丹的具装甲骑让汉人的长枪兵追着打不行,一定得多多留神!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