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高永年呻吟一声,悠悠醒转。

    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

    一个月前的秦王川大战中,他右胸中弩,伤了肺脏。这可妥妥是致命之伤啊!也亏得高永年虽然上了年纪,又居高位,但是不沉迷酒色,仍然努力打熬力气筋骨,练得一身铜皮铁骨。这才堪堪保住了性命,但是伤口仍然化了脓。其实就是发了炎,不过这年头也没什么抗生素,伤口发炎后就靠自身的白细胞去战斗吧!

    所以这些日子他一直在断断续续的发烧,整个人也昏昏沉沉的,而且一闭眼睛就做噩梦。

    刚才的梦魇里面,高永年正带着部下在开封府的城墙上和潮水一样涌来的辽兵鏖战。双方的战士,都仿佛从血海里面爬出来一般,无声的厮杀在一起。所有的景物,都是血色的,猩红的刺眼。

    可是契丹人的大军实在太多,契丹的战士也实在太勇猛了,跟随高永年的战士们,一个个倒下,最后只剩下了高永年一人,还在尤自死战,突然一根长枪直直刺来,不偏不倚,正好扎进了他的胸膛

    这个时候,高永年才感觉到自己胸口的疼痛,伸手去捂,却被人一把抓住,耳边同时响起了许多熟悉的声音。

    “高太尉,您可醒了!”

    “高太尉醒了”

    “快快快,快去请种太尉!”

    高永年这才记起来自己还在秦王川的镇秦城里面等着不知道谁来拯救,其实这还不如在开封府城痛痛快快的战死呢战死在开封府至少可以青史留名如果以后还有汉人写历史的话,一定会说他的好话的。他是为了保卫大宋王朝和汉人的江山被外国侵略者打死的,怎么都是英雄烈士吧?

    可是死在秦王川在契丹大军潮水一样南下攻打开封府的时候,自己却在鸟不拉屎的秦王川等死,就是死了也憋屈啊!

    胸口的伤处虽然还传来阵痛,但是整个人却清醒了许多,烧已经退了。一个医官正小心翼翼地将裹在他胸前的纱布撕开,露出了已经结疤的伤口。然后高永年就听见那个医官大松了口气:“好了总算愈合了,也没溃烂,看来性命保住了。”

    性命保得住?高永年心想:那得问问外面包围的契丹人和党项人啊!

    “战况如何?知道外面的情形吗?河东、河北那边怎么样了?”

    一个高永年的侄子趋前答:“禀太尉,围已经解了!契丹人是三天前撤围而走的,然后党项人也解了围困,只是派出大批游骑在俺们的南面活动,不让俺们和水波城间的道路畅通。不过钟帅司还是派出了死士突破了西贼的封锁给俺们送来了军令,让俺们今天晚上就全师撤离秦王川,水波城方面会派出大军接应。

    至于河东、河北,似乎还算太平。契丹人似乎不想和俺们大打出手,只是派兵增援了西贼。”

    那可真是谢天谢地了!高永年大宋口气,他最早的军职就是在河东路,太知道河东路的防御有多单薄了。诺大的河东路,系将禁军只有12个将,其中4个还是驻扎在河东路下的府麟路,名义上是防备西贼的,实际上是看着府州折家的

    如果不计算折家的兵马,整个河东能战的兵马顶天就是六万,可以和西军精锐相比的,恐怕连一万都没有。

    契丹人真的要打过来,说不定一路扫到太原城去了!

    至于河北军的情况就更糟糕了。河东军还要防个西贼,至少府麟折家还有点儿精锐可以用。河北有什么?界河商市?等着被契丹人抢光吧!

    高永年正琢磨到这里,种师极、种师中、刘延庆他们仨都急匆匆跑来了。

    在高永年晕晕乎乎的这些天中,困在秦王川的四万宋军就是有他们仨在主持。其实在得到钟傅的命令前,他们就已经准备好突围撤退了因为军粮和随军的骡马牲畜都差不多吃完了。

    再不走,就只有等着饿死了!

    不过要走也不容易,因为在一个月前的大战中,高永年、种师极所部的损失非常惨重远比数字上反映的要惨重!五万人的大军中有一万人阵亡、重伤或者失踪。损失似乎是五分之一,但是五万人的总兵力中是包括辅兵的,真正的战兵不过三万左右。

    也就是说,一个月前的那场大战让高永年和种师极损失了三分之一的战力。

    而且,在大军溃败营的过程中还遗失了大量的长大兵刃和神臂弓。

    高永年已经支撑着坐了起来,因为晕晕乎乎的已经个把月了,人也没什么力气。一个亲兵给他端了一碗马肉汤,喂他喝了半碗,整个人顿时有了点精神,头脑已经完全清醒了。

    “朔方路的高太尉已经当了兴灵宣抚,管勾六路军事,还领了同知枢密院事的衔。这次给俺们解围的方略就是他定下的,三路大军合击西贼,其中高太尉亲领六万大兵扑击兴庆府!围困俺们的契丹人应该是去援救兴庆府了。这是俺们的机会,不如今晚就走吧!”

    种师极又快又急的说了大致的情况,高永年的眉头却紧紧拧了起来。

    高俅居然率军扑击兴庆府!这个胆子也忒大了从盐州白池城出兵攻打兴庆府是要过戈壁瀚海的!这几乎就是背水一战,如果不利,连退兵去都很困难。

    如果高俅败光了朔方路的实力,契丹人恐怕就要乘虚而入,到时候整个陕西都要动摇了!

    “高师严太过弄险了!”高永年摇了摇头,“万一有失,大宋可就有灭顶之灾了!

    那咱们今晚就走吧!无论如何,总是欠了高师严一个人情啦。若是能活下来,这条命就是高师严给俺们的!”

    种师极道:“太尉,既然您醒转了,那大局还是您来,末将就率部殿后吧!”

    高永年摆摆手,“俺这样还如何将兵?彝叔,你来指挥吧。”

    夜色降临,瀚海戈壁之上,大军浩荡。

    眼看得前面就出现了一个只剩下半截,焦黑的堡坞残迹,从外观上看,应该是不久之前才被遗弃和破坏的。

    看到眼前的景象,高俅所在的中军队列中的军事机宜们都低声议论起来。

    “直娘贼的,又毁了一处水井!”

    “西贼一定是怕了宣帅,只有坚壁清野一个法子了。”

    “没错,西贼害怕了。而且靠毁坏水井根本挡不住俺们,不过是二百里的沙地,又不是两千里。三四天就能走完了,这点水俺们还背得动!”

    “快些走吧!今晚再走个二三十里,这样后天就能和西贼、契丹大战一场了!”

    “可惜西贼和契丹人的脑袋不能换房子了要不然这一役打下来,俺们就能有新房子住了!”

    “俺们现在跟着宣帅,将来还怕没有大房子住吗?等打完这一仗,宣帅可就不是同知枢密院事,而是正牌的知枢密院事了!”

    “那可就太好了,有了高枢相执掌枢密院,俺们这些武官可就有立功的机会了”

    军事机宜们的兴致都很高,而且都把自己当成了高俅夹带中的人了不过这也是事实!虽然他们都是从类似近代军校的兵学司学堂出来的,可是依旧不能脱离这个时代。要他们将自己看成国家的军人是不现实的,他们就是枢密宣帅高俅的党羽。和高俅的关系,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而且他们这些人已经发现自己是一种特殊的存在了。这个时代宋朝的武将无非就是世家出身和行伍出身两种,可他们却是学堂出身的武官这并不是读过的武官的意思。而是因为上了几年军学堂才成为了武官,这让他们拥有了其他武官和文官所没有的,丰富的,系统的,实用的军事知识,同时也让他们成为了一个非常容易抱团的军官集群。

    他们,需要在重文轻武的大宋找到自己的位置!

    高俅听着这群机宜在高谈阔论,心情却愈发沉重了。他已经明显感到了这些军事机宜的与众不同之处,他们并不怎么害怕文官,在东华门外唱名的好汉跟前也不感到自卑他们不过是在兵学司学堂里面呆了四年,如果换成云台学宫出身,又考了右榜进士才成为武官的“生将军”,还会心甘情愿被左榜进士出身的文官压着吗?

    东坡先生和武好古看来真的错了

    就在高俅陷入迷茫和思考的时候,他的心腹李永奇忽然策马到了跟前,“禀宣帅,远拦子发现西贼的大营了!”

    “发现大营?”高俅一愣,“你们把远拦子放到哪儿去了?黄河边上?”

    “没有,”李永奇摇了摇头,“是他们进入沙漠了!就在沙漠的边上立了寨子,还拉出了二三十里,就拦在俺们面前。”

    “看来是不愿意让俺们走出沙漠。”高俅哼了一声,“多远?”

    “七八十里开外最快明天就可以接战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