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今日高太尉如果也在崇政殿里面站着,估计会当场和奸贼武大郎割袍断义的

    那可是兴灵宣抚处置大使啊!总督朔方、鄜延、环庆、泾原、熙河、河西六路大军!为了增加高太尉的权威,少不得还要给他一个同知枢密院事的衔头。这下他可就超过狄青、郭逵,一下站到了国初名将才能达到的高度了。虽然狄青当过枢密使,郭逵当过枢密副使,但是他们俩都没当过宣抚大使兼六路总帅啊!

    这样的职位所拥有的事权,几乎超过了北宋开国初期的行营都部署,和后来的南宋中兴诸将曾经拥有的最大事权仿佛。一个大宋的武官做到这个地步,还会有好下场?

    而武好古现在提出要授予高太尉这样的大权,目的自然是为国为民啦现在的大宋王朝在天可汗赵佶的英明领导下,各项工作,特别是基础建设和军事建设,都进行的非常顺利。

    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北伐燕云很可能会提前。到了那时,武好古自己多半就是宣抚了,如果不让高俅当这个出头鸟试试水,那武大郎自己就得出头了!也不知道一帮文官老爷会不会拿着神臂弓在后面等着打出头鸟呢?

    所以得让高俅先去探探路万一真有风波亭什么的,武好古也好有个准备。

    “陛下,”对于高俅的提问,武好古早就准备好答案了,“六路大军指的是军将出自六个安抚使路,并不是兵分六路。西北诸军出自六路,向来难以统辖,数十万大军没有一个主帅,各自为战,此乃兵之大忌,取败之道。

    而且如今西贼地盘被大大压缩,无定河畔诸州和河间之地皆为我有。朔方、鄜延、环庆大军可屯兵盐州。此处距离泾路大军所屯驻的西安州天都山不过二百里,距离兰州不过七八百里,并不能算相距遥远了。如果不设总帅,盐州、西安州和兰州三方面无法呼应,很可能会被西贼契丹联军各个击破。”

    赵佶犹豫起来,又将目光投向了殿中的宰执重臣。重臣们全都眉头大皱,一言不发。

    让高俅担任六路总帅,兴灵宣抚,还要给便宜处置之权难道就不怕高俅造反吗?哦,倒真不怕。谁都知道高俅不可能造反的,但高俅毕竟是武官啊!大宋的祖制是以文御武。高俅如果担任了总帅,那不就成了以武御文了?六路安抚里面除了童贯挂着武官衔,其他可都是文资。

    “陛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左相苏东坡终于开口了,“老臣以为设置六路总帅并无必要。因为西北之战已经旷日持久,陕西诸路疲敝不堪,新得到的朔方路也百废待兴。一举破灭西贼,看来是不现实的。不如暂时放过西贼,允许乾顺、察哥兄弟改过自新。”

    苏东坡的建议的确是稳妥的不过现在契丹人要价还是挺高的。苏辙从析津府发来消息说契丹人要求宋朝交出盐、朔二州,并且承认西贼是大辽的藩属。

    交出盐、朔二州还好,但是承认西贼是大辽藩属却有点为难了。因为大宋一直以来都认为西夏地盘是大宋的土地,西夏并不是独立的国家,更不是契丹的藩属。如果在这个问题上让了步,那么兴灵盐朔凉甘肃沙瓜等九个州在宋辽大战取胜前就不可能收复了。

    而且西贼一旦“入辽”,以后大宋要收复燕云之地就更困难了。不仅要打败契丹人,还必须要在西北压制住和大辽联合的西夏。

    “不可!”左相蔡京立即站出来和苏东坡唱反调,“纵虎归山,必有后患;一日纵敌,十年不安。如今西贼式微,我朝正是鼎盛。即便不能一举攻占兴灵,也不必割地与贼,更不能承认西贼为契丹藩属。”

    “蔡卿是支持让高俅出任六路总帅?”赵佶问。

    蔡京摇摇头,“高俅一介武夫,有勇无谋,怎可总帅六路大兵?以臣之见,可将六路大军一分为二,西路辖河西、泾原、熙河之兵,由钟傅总帅。东路辖朔方、敷衍、环庆之兵,由陶节夫总帅。高俅可任前军都部署,率部西进兴灵。”

    赵佶轻轻点头,蔡京提出的建议倒是正合他的心思六路大兵分成两个总帅,这样就能互相牵制。总帅都由文官出任,下面在安排武将当都部署、都总管。也不能一个方面安排一个,至少得安排几个都部署、都总管,让他们互不统辖,同时再安排内臣监军。另外,赵佶还可以给东西两方面授予阵图,下面的将领只需要依着阵图行事,就能保证打败仗了!

    武好古一直在偷眼打量赵佶,察言观色的事情,他也是会的。

    “陛下,”武好古奏道,“钟傅在西路用兵多日,进展颇是缓慢,看来没有阃帅之才。”

    这话一出口,连苏东坡也有点不满了。

    一个武官怎么能说文官阃臣没有阃才呢?而且,谁不知道钟傅是知兵的?如今大宋的文官阃帅里面,也就是钟傅和陶节夫是真懂打仗的,别人的水平更糟心。

    武好古又道:“陶节夫虽有阃才,但是他是鄜延路安抚使,坐镇延安,距离兴灵有千里之遥,如何指挥作战?不能指挥,这总帅又有何用处?”

    蔡京冷冷问:“武防御难道不知道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吗?”

    “这是史记高祖本纪中的记载,高祖言: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可是汉高祖也没让张子房代替韩信督军打仗啊?陶节夫善于运筹帷幄,有张子房的才干。高俅善于统兵作战,不亚于淮阴侯韩信,蔡相公和苏相公则有萧何之才。张良、韩信、萧何各司其事,汉朝才得以建立。”

    武好古的一番狡辩,居然让蔡京哑口无言。不过高俅要是听见,多半是不敢承认自己有韩信之才的韩信可没什么好下场啊!

    赵佶还是皱着眉头,似乎非常犹豫,想了一会儿,还是摆摆手宣布散朝,却让武好古一个人留了下来。

    “大郎,你这是把高俅放在火上烤了!”宰执重臣们一离开,赵佶就用埋怨的口吻对武好古道。

    武好古一笑:“陛下心疼高俅了?”

    赵佶叹了口气:“本想让高俅去立点功劳,不想他真是用兵的奇才。只是我朝家法如此,有甚办法?”

    能在武好古跟前说这话,看来赵佶还是信任高俅的。

    “陛下,”武好古道,“如今不用高俅的威名,不摆出破灭兴灵的架势。小苏相公在析津府就谈不下去了如果契丹大军真的长驻兴灵,那么将来无论北伐还是西征,我们都将同时和契丹、西贼开战。”

    “用高俅为前军都部署也不行?”

    “陛下,”武好古摇摇头,“如今不在于兵战,而在于攻心。高俅是否领兵进攻兴灵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契丹人和西贼相信高俅会领着西北六路数十万大军将他们压碎!这样陛下就能不战而屈人之兵。只要西贼降伏,契丹撤兵,朔方得以整顿,数年之后,就是西贼的末日了。”

    赵佶看着武好古,“大郎,你的意思是让高俅去吓唬西贼和契丹?高俅有那么吓人吗?”

    “不是高俅有多吓人,而是陛下敢于重用善战的武将并授予全权,就足以让西贼和契丹惊恐了。

    我朝人口和财富十倍于辽国,百倍于西贼。只要能有英武之主善加运用,灭贼平辽不过是反掌之事!”

    说到这里,武好古昧着良心揖拜一礼:“陛下就是我大宋百年不出的英主,如今契丹和西贼都视陛下为天可汗第二!臣也相信陛下定能扫平群贼,恢复安史以来之失地!”

    这话在宋朝其实也不是什么好话,如果在朝会的时候公开说,少不得被御史一顿弹劾大宋的官家个个都是明主啊,怎么能和李世民那个平庸之君相比?不过赵佶现在一心想要灭夏平辽,也就觉得李世民其实还是挺厉害的。自然就觉得武好古的“奸言”颇为顺耳了。

    而且摆出大用高俅的姿态吓唬契丹和西贼如果真的能奏效,倒也是不错的。毕竟眼下这场战争打的有点久了虽然进展顺利,但是西北诸路的物资消耗也是非常惊人的。现在有二十万大军被动员和布署,数十万民伕忙于转运物资,还有一整个朔方路要开发利用。陕西转运使司可早就在叫苦了!如果能早点结束,休养个几年,巩固一下成果,再打起来就更顺手了。

    “只要任命高俅为兴灵宣抚,总帅六路大军,就能迫使西贼降伏吗?”

    武好古笑着保证:“待臣到了界河商市还会有所安排,保管让西贼除了降伏别无出路!”

    “好!”赵佶看着武好古笑道,“如果高俅是朕的韩信,你武大郎就是朕的张子房了有你们辅佐,朕还怕打不下燕云和兴灵吗?”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