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高永年的倒下和曹勉指挥的4000西夏步卒对宋军大营展开攻势,成了压倒宋军的最后两根稻草了。

    在高永年离开中军向前督战后接管指挥权的河西路第一将正将,前军都部署刘延庆完全慌了神,看着盔甲战袍已经被鲜血染红的高永年被亲兵抬下来,扯着有些嘶哑的嗓子大声下令:“鸣金,鸣金,传令各将徐徐后退,还营坚守!”

    簇拥在他身边的河西军的几个将领,还有高永年的幕僚听了这话,都不由心头一沉。

    现在还能徐徐后退吗?两军都快打成一团浆糊了,谁先后退谁就得让对方一阵掩杀了,天知道要死多少人?

    可是现在不后退能行吗?高大总管身负重伤给抬下去了,死活都不知道!而且大营西北方向又传来了喊杀声,现在大营可空虚的很,万一出了意外,那么此间的数万宋军就得全军覆没了。

    另外,最让人害怕的是,这里还有数万辽军!

    这可是战斗力暴表,让大宋惶惶不可终日,光靠吓唬就“吓得”黄河三易的辽兵啊!

    在这种情况下,还有比退大营死守更佳的选择吗?

    在历史上的宣和北伐和靖康守城战中大出洋相的刘延庆,这个时候却一点儿都不含糊。虽然下达了退军的命令,却没有带头逃走。而是亲自率部上前去支援正遭受西夏铁鹞子猛击的河西军第三将所部也就是高永年中箭负伤的位置。

    现在别的地方都还好说,虽然少不了被西贼掩杀一通,但主力还是能退下来的。只有这个第三将受得压力最大,坚持到现在还没有崩盘真的是奇迹了。而他们如果崩溃,那么铁鹞子骑兵就将扑向宋军的中军,在将其击溃后,就会卷向宋军各将的侧后。

    到时就是一场灭顶之灾!

    所以胆气还没有耗尽的刘延庆毫不犹豫就带人顶了上去,不过他手头也没多少死士效用可用了。原本高永年和种师极是留了好几千人的后备兵力的,可是他们大部分都用来抵御契丹人了,剩下的多半也跟着高永年填了缺口。

    当他带着所剩不多的预备队顶上前线的时候,看到的一切仿佛都变成了末日的景象。

    在原来宋军还有阵列,拼命发射箭镞,拼命用刀盾长枪拦阻党项铁鹞子的地方,现在双方尸首层层叠叠堆了起来,最高的地方都比刘延庆还高了,死人死马流出的鲜血把地皮都染得鲜红。血水太多,连土地都吸纳不下,形成了一个个红色的水塘。

    以刘延庆这个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了多年的老兵的经验,看到这一幕就知道第三将很快就要崩溃了他们居然撑到现在,真的是尽了全力啦!不过和他们作战铁鹞子今天也一样打出了超常的水平。如果不是契丹狗贼突然出现,死伤到这个程度,铁鹞子也该垮了。

    可以说今天处于绝境中的西军和陡然看到了胜利希望的西夏军,都发挥出了他们最大的战斗力,忍受了往常无法承受的巨大伤亡!

    但是今天战场上士气更高,更加能够承受死伤的无疑是党项人的铁鹞子。他们用上千具自己的或是敌人的尸体,铺成了一条通往胜利的道路。哪怕是刘延庆亲自率部填了上来,也无法挽救河西军第三将的崩溃!

    三千余人同时崩溃,丢下手中的兵刃就往大营的方向逃窜。就连手持神臂弓的射士,也顾不上毁坏手中宝贵的武器,只得蒙头逃跑。

    崩溃很快在战场上蔓延开来了,原本秩序还算良好的各将各部,也都次第崩溃,大队大队的向大营方向奔逃。他们不可能都从营门中退还,大部分人只是沿着最近的路线逃跑,直接跳进了壕沟,然后在手脚并用向大营的栅栏和营墙爬去。

    西夏的骑兵很快追了上来,他们手中的兵器已经换成了弓箭,就在马背上开弓,将一支支利剑射向了宋军的后背!

    还没有爬进大营的宋军,顿时就死伤惨重!

    不过也不是每一队宋军此刻都如此狼狈的。种师极率领的河西军第七将加上千余人的效用士,却在结阵徐徐而退,秩序良好的向宋军大营的东门而去。

    这可真是让人意外啊!他们在三万辽兵的压力之下,还能这样完好无损的后退而对面的辽兵,也不知道是来打仗的还是来看戏的,反正也没什么动作,只是眼睁睁看着他们退走。

    这一幕让提心吊胆,以为必死无疑的种师极大感意外,还以为辽军并没有得到开战的旨意,只是来河西战场转一转吓唬人的

    退入大营之后,种师极马上被带去见了脸色惨白,奄奄一息的高永年。他身上的铠甲已经被卸了下来,右胸上还插着一支弩箭的箭镞!白色的衣衫已经染成了红色!

    不过高永年还没有失去知觉,看见种师极过来,他也有些吃惊种师极居然还活着,而且看上去也不像打了场苦战的样子。

    “怎样?”高永年问,“第七将还剩多少”

    “总管,契丹人只是和俺们对峙,没有进攻。”

    没有进攻?

    高永年和大帐里面的人都是一愣,随即都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样,总还有一个完整的将和上千效用。

    高永年吐了口气,“快,快去把儿郎们接应进来吧!”

    种师极拱了拱手,转身就去了。到了外面,他并没有马上带人去接应溃兵,而是把弟弟种师中唤到跟前。

    “端孺,你拿着我的将令,带人跑一趟水波城求援。”

    种师中摇摇头,“彝叔,此间的军粮可不多啊不如今晚就突围而走吧!”

    “不可,”种师极摇了摇头,“你莫忘了西贼之前已经分兵去抄袭俺们的后路了!

    恐怕他们不会去打水波城,而是会在中道设伏。端孺,你小心些,绕道喀罗川南下吧。”

    宋军在喀罗川一带还有些兵马,虽然挡不住西夏的数万大军,但是今天晚上还不至于被封锁。不过秦王川这边的数万大军想要走喀罗川退兵显然是不现实的,数万大军的行军速度可比不了数十个骑兵,明天早上都到不了喀罗川。到那时,只需要两三千西夏军兵进入并且扼守险要宋军可就无路可退了。

    “西贼退了!帅司,西贼的大军退走了”

    一夜未眠,今天又熬了一个白天的钟傅到天黑的时候正在自己的衙署里面迷迷糊糊的打瞌睡,忽然听到一个大嗓门在吼着。他睁开眼睛一看,发现是王舜臣和张叔夜联袂而来了。

    “怎地?”钟傅问了一声。

    “退了!西贼退兵了!”

    “退兵?怎么可能?”钟傅一愣,“他们不是要攻城吗?”

    “攻城就是送死!”王舜臣道,“现在退兵倒是可以保住狗命,只是”

    只是大老远来一次,吓唬了水波城的宋军一番就走,这算怎么事?

    “往哪儿去了?”钟傅问。

    “往北去了,”张叔夜道,“应该是往秦王川去了。”

    “去包围秦王川的我军?”

    “不大可能吧。”王舜臣摇了摇头,“那儿有咱们的五万大军呢,怎么会怕七八万党项兵的包围?就是摆开决战,俺们也有胜算。”

    “不过也不能不防。”张叔夜道,“不如集结兵马,准备去援救秦王川吧。”

    钟傅点了点头,“水波城和兰州有20000人,不大够吧?”

    “可以向泾原路求援。”张叔夜建议,“会州有刘法的15000人,都是精锐,如果和俺们合兵一处,就有35000大军,加上秦王川的兵,再多的西贼都能打了。”

    刘法现在是泾原路的兵马都钤辖,不过却提兵一万五千驻扎在熙河路的会州。会州紧挨着兰州,在黄河南岸。如果渡河而来,没有多少路就能到水波城。

    “好!”钟傅点点头,“刘法天生神将,仅次于高俅,有他督军北上,定然可以和高永年一起大败西贼的。”

    钟傅当下就做了决定,然后连夜派遣使者去泾原路的西安州见吕惠卿请兵。可是没等刘法领兵而来,种师中就给他带来了最可怕的坏消息。

    辽兵到了秦王川!

    “辽兵?你看清楚了么?”钟傅眼前一黑,几乎要昏厥过去了。

    这也太吓人了吧?辽兵怎么来了河西!?他们想干什么?难道大辽已经和大宋开战了?

    这下可完了

    “是辽兵!”种师中肯定的点点头,“辽人的旗帜,而且还有五六千具装甲骑!不可能是西贼。”

    “五六千具装!?”钟傅颤抖着问,“守得住吗?”

    “守得住!”种师中说,“昨日一战虽然败了,可是秦王川那边至少还有俺们四万弟兄,又有城池营寨。只是军粮不大够,哪怕杀了骡马充饥,再节省食物,最多能坚持一个月。”

    那就完了!

    钟傅和张叔夜都是心思沉沉的,战争肯定是败了!而且秦王川那里的大军也是个完啊!就算能守住,一个月后,饿也饿死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