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当铁鹞子甲骑率先撞进宋军大阵中时,战场上两军的主帅高永年和察哥,都同时摒住了呼吸。

    这可是生死一线!

    铁鹞子的冲击都是一锤子买卖,冲得垮就大获全胜,冲不垮对手就要开始最凶残的肉搏战了。如果要肉搏的话,可就没有必胜把握了。

    “撞进去啊!”

    站在马镫上伸长脖子观战的察哥大声发喊,这一刻他都有一种驱马向前加入战团的冲动了。

    现在“契丹爸爸”都亲自下场了,正是党项勇士士气最高,而宋军又最为惶恐的时候。如果还不能将宋军一举摧破,那么大白高国还有什么希望?

    “儿郎们,顶住啊!”

    高永年也大呼了起来,因为他已经看见党项铁鹞子的战马狠狠撞进了结阵的宋军之中。

    战马嘶鸣奋蹄,将一个个人体撞飞。呼喊声,惨叫声连成了一片。宋军战阵的中央顿时就有崩溃的征兆!

    但是终究还没有崩溃!

    高永年猛地咬牙,打马冲出,一边冲一边大声厉呼:“俺们都在死地了!只能死中求活,受过皇恩的都随俺来,今日就将这条性命和辽狗、党项狗拼了!”

    西北男儿,素来能耐苦战。纵然面对党项的铁鹞子和契丹的具装甲骑同时压来,但战场上大部分的宋军仍然咬牙坚持。看到高永年带着效用疾驰而来,已经被铁鹞子突破的宋军箭阵,也咬着牙死死挺住!

    宋军传统的箭阵和新府兵的横阵是不一样的,箭阵大致上是四四方方,非常厚实,层次很多,通常可以排上十几排。虽然不是人手一把长枪,但是骑兵要一举冲垮他们也不容易。如果换成生女真敢达或是武好古的假子军团,将甲骑组成小队,轮番发起墙式冲锋,冲个几波或十几波,那是一定能冲开的。

    可是铁鹞子不是这样打的,他们是乱纷纷一拥而上。而在这种不分层次,而且队形混乱的冲击中,真正能形成冲击力的其实就是排在最前面的铁鹞子。它们再厉害能冲垮几层宋军的阵列?那可是形成了阵列的重步兵!

    而在一阵冲击后,铁鹞子们也不后退进行再次冲击,而是开始肉搏了!

    不过这些被西夏倚为泰山之靠的铁鹞子骑兵的肉搏能力,其实是非常普通的铁鹞子不是比武比出来的,人家投胎投出来的!而西军箭阵中的禁军和弓箭手,在个人勇武上都不弱于铁鹞子,他们可是靠杀人换富贵的厮杀汉。哪怕是持着弓箭弩机的弓弩兵,抽出直刀也能和铁鹞子干架的。况且高永年还带了二三百个效用甲士驱马加入了战斗。

    这些效用都是带兵多年的高永年养出来的死士,就是在关键时刻拼命用的!只见他们分成了数队,就从几个箭阵间的空隙中钻了进去,迎着突入的铁鹞子发起了逆袭。

    各式各样的长大兵刃卷动,转瞬之间,就是血肉横飞。本来已经被宋军的步兵用血肉之躯抵挡住的铁鹞子,顿时失去了最后的冲击力。双方的将士,就这样展开了消耗人命似的肉搏。

    在宋军战线的其余各处,负责冲击的是西夏的卫戍军。他们的战斗力比铁鹞子还差一点,也没有青唐甲和具装,所以在冲击的过程中就被宋军的箭雨杀伤了一大批,冲击力更加减弱。如果不是凭借着“契丹爸爸”兵到提升起来的高昂士气,他们早就被击退了。现在他们虽然没有溃退下去,但是也没办法冲垮宋军的战阵,同样陷入了苦战之中。

    萧合达这个时候也带着亲兵冲进了杀得天昏地暗的战场,直直冲向大呼酣斗的高永年。

    和战场上的党项人不一样,他非常清楚耶律斡特剌麾下的6000具装甲骑的战斗力有多水了。

    这6000具装都是从各个宫卫中抽调出来的老爷,大部分人还是头一上战场,而且平时也都是吃斋念佛的时候比骑马射箭的时候多,至于甲骑冲阵什么的,好像从来就不是契丹人拿手的活儿。

    所以这6000大辽的铁骑,主要的作用就是吓唬宋人。至于另外24000骑就更没什么大用了,其中4000人是担任斥候远拦子的轻骑,还20000人是所谓的打草谷兵和守营铺兵,也就是辅兵。

    这三万大辽兵最佳的作用,就是震慑一下宋军的人心,顺便提振党项人的士气。真要让他们上战场还是算了吧,万一被狗急跳墙的大宋西军打垮了,那可就是满盘皆输了

    因此今天的这场厮杀,还是得靠党项人自己啊!

    耶律斡特剌当然知道自己带着的老爷兵是什么德行了,他可不是耶律延禧和萧奉先、萧保先、萧嗣先那样没见过尸山血海就登上人生巅峰的家伙。他可是在阻卜大草原上和磨古斯较量了多年的宿将,早就知道大辽的铁骑如何不堪了。如今的大辽,只有长驻草原的镇州建安军的两万部落兵是真能打的,其余各部都只能装装样子了!

    所以在率领辽兵进入战场东北角后,耶律斡特剌就开始磨蹭了,慢腾腾的排兵布阵,龟速一般的向前推进。虽然号角吹得都快破了,军鼓也敲得震天作响,各式军旗更是摇得那一个欢快。可是冲阵的甲骑却迟迟没有准备好就在战场上的厮杀到了最激烈的时候,契丹人的第一战将,横扫阻卜草原的耶律斡特剌才一挥大手,下令道:“蓄马力!”

    对,就是蓄马力。马儿都累了,得让它们休息一会儿才能冲击啊。

    什么?换马?听到有部下建议换马冲阵,老头子哼了一声,就丢过去一个白眼:没瞧见前面已经有五六千宋军布好箭阵枪阵了么?人家可是和党项人打了几十年的大宋西军精锐!凭你们这些不争气的东西能冲得动?

    老头子收目光,也在马镫上站立起来,开始眯着眼睛遥望前方的战场了。

    喊杀声、马蹄声、金鼓声一阵阵的涌来!这阵势可比在草原上和阻卜克烈部决战的时候生猛多了。

    克烈部的战士虽然凶悍,可他们的兵器太差。别说铠甲,就连弓箭的箭头也大多是兽骨做的,所以也不大敢和契丹军决战。而且真的摆开来打,也不是装备精良而且凶性犹存的镇州建安军的对手。

    可是眼前的宋军却是全身都披挂着铁甲,而凶悍的程度丝毫不在阻卜人之下,哪怕看到了契丹的三万大军,又被四万党项军猛攻,也是尤自不退,死战不休。

    而这样的精锐在宋军中,只能算是二流的!他们最强大的三直军如果来了这里,恐怕契丹和党项的七万联军也只有败北吧?

    耶律斡特剌慢吞吞拖时间的时候,种师极的心都吊到嗓子眼了,他现在已经做好了为国捐躯的思想准备。

    今天肯定要死在这里了!

    毕竟对面是强大的契丹铁骑啊!而且那样的多看来这真的要战死沙场了!

    心里面虽然怕得要死,可是老种的嘴上却一点不犯怵,大声嚷嚷着:“契丹狗贼不过如此,见着俺们的箭阵枪林就不敢动了!

    兄弟们都他娘的跟俺吼两声:大宋万胜!万胜!”

    “万胜”

    宋军的欢呼声卷过战场,传到了正在观战的察哥耳中。他现在也快急死了,已经带着亲兵上了第一线。直接把王旗插在了铁鹞子们的背后,尚方令锤也捏在手里面了,谁要是敢往后退,那就要先锤后奏了。

    他的亲兵也拎着刀斧在前面拉出了一条长而稀疏的阵线,十几根长枪插在地上,每一根的枪尖上都挑着一颗刚刚砍下来的血淋淋的脑袋!全都是擅自后退的铁鹞子和卫戍军将士的头颅!

    秦王川城的守将,卓罗和南军司的统军曹勉这个时候已经集结好了2000族外兵的精锐,并且押着2000从负赡军中挑出来的壮丁,摆出了四个千人步阵。

    步完阵后,这个在秦王川城苦守了几个月的西夏汉人将领就驱马到了察哥跟前,大声请战:“大王,让末将带着儿郎们上阵吧!”

    察哥用力点了点头:“曹统军,你速速带着儿郎绕道宋营的西面猛攻!一定要多造声势!”

    “喏!”

    曹勉大声令命而去的时候,高永年已经被萧合达找上了。不过两人并没有单挑,高永年也不是没脑子的莽夫,他亲临到前线就已经足够了,上去和蛮子单挑那就是不负责任了。而且他是五十来岁的老头子了,怎么也不能去和二十多岁的萧合达打架吧?

    不过他在战场上大呼酣战的表现,还是让萧合达知道了他是个大人物了。一支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神臂弩已经上了箭,捧在萧合达的手中,而且瞄准了几十步开外的高永年。

    萧合达扣动了弩机上的机括,随即就是一阵金属和弓弦的响动。

    弩箭离弦而出,不偏不倚正好射在了高永年的右胸,弩箭破甲而入,高永年惨叫了一声,扑倒在了马背之上!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