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秦王川战场之上,有气无力的战斗,还在一轮又一轮持续着。

    宋军的战鼓声和西夏的号角声交替吹响。宋军一方,箭阵不动如山!西夏一边,虽然负赡军不断被宋军的箭雨和选锋击退。但是因为选锋甲士的突击都很短促,而宋军的弓弩手因为节省体力的原因,也没太卖力的射箭。所以西夏负赡军的伤亡也不是太大,战了小半天,到傍晚的时候,也不过被射死了千余,加上重伤的也不到两千。

    对于数量高达三万的西夏负赡兵而言,也没到完全不能承受的地步。况且他们背后还有万余西夏的腹心精锐在押着,谁敢不硬着头皮死扛?

    不过此时战场上的优势,也不能说已经到了宋军手中。

    因为西夏军真正的实力,3000铁鹞子骑兵和7000卫戍骑兵,到现在还不曾动用。

    他们还在等着宋军弓弩手渐渐力竭,才发起致命的一击!

    和后来喜欢打车轮战的生女真不一样,西夏骑兵的冲击向来只有一轮!

    “西贼的骑兵上马了!”

    高永年耳边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他连忙抬头看去。只见远处本来站在地面上的西夏骑兵,已经纷纷爬上了马背。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是一身皮甲,少部分人则穿着闪亮的青唐瘊子甲。

    穿着皮甲的卫戍军骑兵胯下的战马都是不具装的,而铁鹞子们则骑上了具装的大马。无论是卫戍军还是铁鹞子,所有的西夏骑兵都夹着长矛,叼着长刀,如海潮一般向前涌来。

    这是上万骑兵开动的场面,几乎铺满了整个天地,一层层的如墙一般涌动过来!原本和宋军箭阵对射的那些负赡兵,这个时候已经完成了使命,开始乱纷纷的后撤,将战场让给了西夏的精锐骑兵。

    正在观阵的高永年和种师极看着气势惊人的西夏骑兵,却没有丝毫的恐惧,两人嘴角上还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区区万余西贼的骑兵可奈何不了战场上的四万多大宋西军的精锐!

    至于西夏的援兵将至也没有什么问题啊,现在宋军背靠着营寨,大不了退去死手,有甚可惧的?

    战场上的西夏骑兵停止了前进,上万骑兵密密麻麻拥成了一大片,也没有多么严整的队形。只有居中的铁鹞子稍微好一点,闪亮亮的一大片,勉强排出了一个松散的方阵。

    不过这些西夏骑兵并没有马上进攻,只是静静站在那里。

    这是什么意思?

    吓唬人?

    等太阳落山?

    高永年和种师极互相看了看,都露出了不解的颜色。

    西贼花了一个下午消耗宋军弓弩手的体力,死伤不下2000。不就是为了在宋军弓弩手力竭的时候发起骑兵冲击吗?

    可是现在

    西贼没有动,可是地面却在轻轻震动,跪着、坐着的宋军弓弩手都能看见脚底下和屁股底下的小石子沙土在轻轻震颤。

    一定是有另一支数量惊人的骑兵正在赶来吧?

    难道按兵不动的西贼就在等待着他们?

    这时,被安排在宋军大营望楼上值班的兵士,已经可以在昏黄的落日光芒中隐约看见一队队骑兵的身影日光落在他们身上,映照出相当耀眼的反光!

    这些骑兵穿着铁甲!?

    宋军的哨兵们都不大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西夏的铁甲骑兵不就是铁鹞子吗?他们已经在这里了,怎么又来了一批?而且数量看上去好多啊,铺天盖地的,只怕有五六千吧?

    难不成西贼的铁鹞子大幅扩充了?

    正发愣的时候,一个曾经在河东军中任职的小军官忽然看见了一面熟悉的鹰旗!

    然后又是日旗、月旗、虎旗和龙旗!

    这是契丹的军旗啊!

    契丹人崇拜鹰神、日神、月神、虎神、龙神等等,于是就用它们的形象画在旗帜上作为军旗。

    而能使用“鹰、日、月、虎、龙”为军旗的,都是契丹的具装甲骑!

    “敌袭,辽,辽狗辽狗来啦!”

    那名在河东军中呆过的武官,惊恐的大喊了起来。

    “大白高国的勇士们,你们向东面看啊,大辽的十万援兵到啦!”

    同一时间,正指挥一万骑兵准备进攻的萧合达突然用最大的嗓门吼了起来。

    “大白高国的勇士们,你们向东面看啊,大辽的十万援兵到啦”

    马上有几十个大嗓门的西夏兵跟着一起大喊,这些人都是萧合达安排的,就是要让党项骑兵们第一时间知道大辽已经出兵了!

    虽然契丹早就衰弱,真是的战力比起党项的精锐也不一定强了,可是在心理上,无论是西夏还是大宋,都有那么一点恐辽的!

    知道大辽已经出兵,而且已经到达战场,和自家并肩作战了,原本都有点绝望的党项战士们的士气顿时就飙升起来了。

    “万胜!万胜!大白高国,万胜”

    欢呼的声音响彻云霄!

    而另一边,高永年也看见契丹的军旗了。他最早就是在河东军中任职的,当然知道契丹的军旗是什么样的。

    而且,旗帜可以造假,那漫山遍野压过来的铁甲骑兵可假不了。

    这里至少有好几千具装甲骑如今的西夏根本没有这样的实力,能拿出来的,只有大辽!

    “是契丹!”高永年咬着牙。

    “太尉,快退大营固守吧!”种师极也发现不对了。

    “来不及了”

    高永年的话音未落,呜咽的军号声就在秦王川战场上空响彻了,这是西夏军进攻的军号声。

    高永年这时也反应了过来,扯着嗓子大声下令:“彝叔,你马上带第七将和选锋部去右翼布置,无论如何要挡住契丹人的第一阵!”

    “喏!”

    种师极应了一声,策马就向担任预备队的第七将所在的阵地奔去。

    高永年又大声吼叫:“传某将令,所有人都各安其位,后退一步者,立斩不饶!”

    高永年身后的亲兵,大多应喏一声,传令而去。而此时的西夏大队骑兵,已经乌压压一片的压了上来。

    党项的骑兵很快就冲到了神臂弓的射程之内,在前线指挥箭阵的军将们纷纷大声下令。就听见空气中一阵弓弦响动,无数又短又利的弩箭暴射而出,直扑向党项人涌来的大队!

    就看见党项人骑兵的前排的战士,在数千支神臂弓攒射之下,几乎同时扑倒了一片,人马都滚成了一团!

    这样的打击如果放在往常,足够让冲锋的铁鹞子和卫戍军们胆寒上一阵了,冲刺的速度多半也会放缓。

    可是今天党项人的兵马都处在极度兴奋之中!因为现在他们已经不是单独对抗大宋这个庞然大物了,比大宋更强大的辽国,现在已经和他们并肩作战。

    辽军的突然出现,将这些党项战士的士气,拔到了最高。

    持着神臂弓的射士再度踏弦上箭,虽然每个人都紧张到了极点,但是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差。

    这些人,毕竟是久历战阵的西军精锐!如果换成京营禁军,恐怕已经被吓哭了!

    第二轮神臂弓的弩箭射出,党项人再倒下一片。人的惨叫,马的哀鸣,响彻战场。但是兴奋中的党项人,却仍然没有后退!

    马速已经提到了极限,一匹匹高大的河曲骏马,飞一般的向前撞去。冲得最凶的是铁鹞子骑士,他们都用皮锁将身体固定在马背上。哪怕中了弩箭,也不会落马!因此也对后方的战马,也就没有一丝的阻挡。而且他们不仅人披甲,马也具装,对于扑面而来的弩箭,多少有点阻挡。虽然会被穿透,但是力道减少的弩箭,已经不足以将飞奔的骏马放倒。

    宋军的箭雨开始落下!

    不仅神臂弓在以最快的速度发射,连普通的步弓手,也开始发疯一样抛射箭雨。

    箭如雨下,党项人的骑士战马不断中箭,不断倒下。但是完全陷入疯狂的他们,已经不管什么死伤了。

    辽国已经出兵,这是他们大白高国的转机!如果再不牢牢抓住,那么大白高国的基业,可就真要毁在他们一代人手中了。

    宋军的长枪手和刀盾手,还有少数持着大斧的壮士已经在弓弩手前面结成了硬阵可惜只有薄薄的一排。

    如果换成长枪如林的新府兵,党项人的骑兵士气再高也是不可能突破的人家的步兵战兵中三分之一持着长枪,肉搏能力惊人。

    可是传统的宋军是靠弓弩过日子的,长枪和刀盾加在一起,通常只占战兵人数的两成。

    不过就是这两成的肉搏兵,在以往也能挡住党项最精锐的铁鹞子可是今天,战场上除了铁鹞子,还有契丹人的甲骑!

    每个宋军战士的心头,都仿佛压了一块大石头,不过此时此刻,他们还是紧握住了手中的兵器。

    不知道过了多久,第一旗党项铁鹞子,已经撞进了宋军的军阵当中。这名党项人身上插了不知道几支弩箭羽箭,已然重伤不治了。只是身体被锁在马背上,因而才坚持着撞进了宋军的枪林之中一根长枪,猛地刺入了他的胸膛!但是同时,也有两名宋军的甲士,被他的战马撞飞!

    而更多的铁鹞子甲骑,紧跟着汹涌而来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