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后路遭袭的消息,在第一时间就传到了镇秦城的高永年和种师极这里。

    消息之所以传得那么快,是因为河西军在水波城和镇秦城之间修建了十几座烽火台。烽火次第燃起,只是转眼的功夫,镇秦城周遭正和西夏大军对峙的大宋河西军就知道后路有麻烦了。

    实际上,两天前高永年和种师极就有所察觉了。眼皮底下的敌军进行了大规模的调动,河西军如果一无所知,那眼下这一战也不用打了,根本就输定了。不过高永年、种师极对西贼的具体动向却是察觉不到的。这是因为在秦王川战场上,西夏的骑兵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优于宋军。只要他们大举出动,就可以将己方战线遮护的密不透风。

    宋军的硬探侦骑无法渗透,自然就无法侦察到西贼的动向了。不过西贼骑兵的大举出动,也说明了他们将会有大动作了。

    所以在得到硬探侦骑的活动范围被大大压缩的报告后,高永年和种师极马上就意识到西贼将有大动作了。

    因此从两天前开始,镇秦城这里的大军就处于高度戒备当中。夜间各处营寨都加番值守,以策万全。镇秦城以南的烽火台同样加强了守备,以防被西贼偷袭。自秦王川通往喀罗川的小路,也都派出兵马往来巡逻,还在沿途紧要之处用沙袋垒砌的堡垒。喀罗川内的仁寿山城和卓罗城,也都增加了守军。

    在进行布署的同时,高永年和种师极还和几个幕僚反复探讨军情他们俩实在弄不明白党项人能玩出什么花样?

    分兵抄后路是用脚后跟也能想到的,可是水波城中有一万守军,黄河对岸的兰州还有一万人。而在水波城统兵的王舜臣又是成名多年的宿将,有他守城,西贼纵有百万也休想在短时间内破城。

    而西贼向镇秦城侧后出击一样会遇到后勤补给难题。在秦王川对峙的这些日子里,高永年和种师极也没忘记用民族和谐的道理教化西夏人心的事儿。所以卓秦王川以南,黄河以北、以西这块土地上的民众,都在宋军的教化之下拆了房屋迁移走了。所有可能藏着粮食的地方,都搜了几遍。所有能用来修造器械工事的树木,全都砍伐了。

    在这种情况下,西贼的兵马就算绕到了秦王川背后,也不过就是暂时切断秦王川和水波城之间的道路。

    但是他们既不可能携带大量的军粮,也不可能修筑起坚固的工事有工事,就能以少量兵力切断宋军的粮道,而由大量主力为少量精锐携带兵粮,就能让他们长久维持了。

    可是西贼的施工能力本来就不行,现在连木头都没有了,怎么可能修筑工事?

    然而不可能的事情,却还是发生了。

    “高太尉,高太尉!水波城的军情急递!西贼大队,正在抄袭俺们的后路?”

    钟傅发出的军情急递和命令送达镇秦城军前的时候,高永年正在自己陈设富丽的大帐里面准备享用丰盛的午餐高永年这个级别的大宋将领可不会在生活上亏待自己,他是世家武将,刻意和士卒同甘共苦,很容易让人扣上个邀买军心的罪名而且宋朝的武将升官容易,降罪也快,谁不是趁着有权有势的时候好好享受?

    从大帐外面飞步进来的,正是河西路兵马都钤辖种师极。他本来率领一支偏师在河西走廊活动,后来又因为察哥大军抵达了秦王川,而被召和高永年合兵一处。

    “不着急,”高永年看着心急火燎一般的种师极,只是哈哈一笑,“彝叔来的正好,咱们哥俩一起喝上几杯,某这里有刚送到的酒中仙”

    后路被抄当然不怕的!水波城丢不了,西贼也不可能在沿途修建什么坚固的堡垒,而且他们也不可能久留,有什么好怕?大不了等他们锐气丧尽时,再督军反击。大胜未必能有,但是斩个几百上千颗首级还不和玩似的?

    可是种师极却摇了摇头道:“帅司的命令到了,说是西贼大举分兵,秦王川城正好空袭,让俺们出击扫清秦王川城周遭。”

    “出击?”高永年放下酒杯,伸出一只手,将钟傅的军令接了过来,细细看了一遍。

    “彝叔,你怎么看?”高永年问。

    种师极道:“明着看,党项人的确干了件蠢事儿,分出三四万兵马去打水波城如果西贼没有得到大举增援,那么秦王川城一线,他们的兵力大概只剩下四万了,倒是可以一战。”

    种师极和高永年合兵后,在秦王川的宋军接近五万。五万大宋西军对上四万西贼的优势也不是很大,不过也不是不能打。

    “虽然西贼守着营寨,”种师极又道,“可是他们的营寨并不牢固,俺们手中还有日前攻城时留下的器械。”

    高永年点了点头,刚想做出决定,大帐外面又进来一个高永年的幕僚,行了一礼,急急禀报道:“二位太尉,西贼大队正在开出营地,仿佛要和俺们野战。”

    “和俺们野战?”

    “莫不会有诈吧?”

    高永年和种师极互相看看,都感到不可思议。

    西贼想干什么?

    兵分两路,还主动以半数兵力出战,这是要找死还是要拼命了?

    “会不会是高师严的大军越过了瀚海大漠,逼得西贼不得不拼死一搏?”

    种师极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解释比较合理。一定是高俅这个大宋第一将又建功了!

    看来西贼是真要玩了!

    “应该是这么事吧?”高永年点了点头,“这个高师严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彝叔,俺们出击吧!贼要野战,俺们岂有不奉陪的道理?不如留3000人守城,5000人守营,其余一并出击!狠狠的打上一仗,怎么都得砍下一万颗西贼的脑袋!”

    西贼的脑袋,现在是越来越稀有,如果不抓紧机会砍一点,以后就再没有砍了!

    “好!全凭太尉吩咐!”

    “传某将令,点集诸将,并给诸军放赏!”

    高永年、种师极忙着点集诸将,准备决战砍西贼的时候。一队队的西夏兵马,正从他们的大营中次第而出,并且在两军大营之间徐徐展开。

    西夏摆在秦王川的兵马,总兵力大约是八万,现在已经分了三万五千绕道南下,还有三千守秦王川城,另有两千骑兵散出去充了硬探侦骑。余下的约四万大军,现在正在察哥和萧合达的指挥下,在秦王川的原野上缓缓展开。

    在这四万大军中,正兵只有一万人,其中三千是铁鹞子骑兵,还有七千则是卫戍骑兵。全都披上了甲胄,持着长枪,牵着战马,在一名负赡兵的伺候下步行进入阵地。

    另外还有两万负赡兵,则配属了弓箭、刀盾和长矛杖,充当起了步卒。背靠着自家大营,摆出了战阵。

    其实也不是什么复杂的大阵,就是二十个的千人横阵,都是弓箭在前,长矛在后,刀盾位于两侧。二十个千人横阵列成了两排,每个横阵之间还预留出了可供骑兵出入的通道。在第一排的横阵之间的通道,则都用塞门刀堵了路。而在每个横阵的前方,还立了一排高大的旁牌。

    完完全全,就是一副防守挨打的姿态!

    而一万骑兵和伺候他们分负赡兵,则在二十队步兵之后。察哥和萧合达的本阵,则在一万甲骑的中央,和三千铁鹞子摆在一块儿。

    察哥披着闪着银色光芒的青唐甲,骑着一匹棕色的波斯马,在众将簇拥之间,目光阴冷地看着前方,目光之间,却充斥着必胜的信心!

    “大王,宋狗也出营了!”

    不知道谁呼喊了一声。察哥举目望去,就看见对面那座修建的跟个城堡差不多少的营寨,现在也是寨门大开,吊桥放下。大队大队的兵马,在层层叠叠的旗帜引领下,浩浩荡荡的开了出来。

    察哥打量着自己的对手,和在统万城遇到的敌人明显不同。这支宋军中并没有大量的甲骑,而且步兵中的肉搏兵明显少了许多,更不是那种“身备三仗”的精锐。而是传统的,以弓弩为主的宋军步兵。

    不过宋军的箭阵,同样不容易对付!在去年的河湟战役开始前,察哥还向乾顺建议要学习宋人的弓弩箭阵呢

    “大王,要不要乘着他们立阵未稳,先让属下带兵冲上一阵吧!”

    马上就有西夏的将领忍不住请战了。

    “不必。”察哥冷冷地道,“既然要示弱,怎能主动出击?”他哼哼了一声,“俺们现在就是要粘着他们,不让他们援水波城嘛!

    而且,宋狗定有防备他们的营寨木栅后面,一定埋伏了强弓硬弩!”

    “可是宋狗要是沉住气,不主动来打,俺们可怎么办?”

    察哥哈哈大笑了起来,“怎么沉得住气?他们不怕俺们大白高国,还不怕大辽的天兵吗?只要大辽的旗鼓出现在秦王川,宋狗焉能不败?”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