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孟夏时节,大宋东京开封府城中各条河道旁栽着的杨柳,早就是一片浓绿。阳光也开始变得热辣起来,载着富贵人家往城外别业去避暑的画舫官船,也在汴河、金水河上排起了长队。

    大概是为了向北方的契丹显示强硬,早就忘记怎么打仗的京营禁军,这些日子也开始频繁操练。打磨得锃亮,但实际上很单薄的铠甲,披在了一群至少半数是油腻大叔的禁军身上,在大太阳底下个个都有气无力,同时还叫苦连天。

    没错,京营禁军的士气现在非常低落!和武好古在几个月前离开开封府时看到的人人争先操练,都憋着股劲儿要去给赵佶当房奴猛士的情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之所以会这样,当然是因为赵佶下旨停止通过御前演武选拔房奴猛士。欲当房奴而不得的京营禁军,自然没有了一点练兵的动力。哪怕契丹大军“压境”,这帮京营大爷兵也没一点儿气力。

    当不上房奴的小兵和低级武官没有气力,而大多有祖传的房产可以安居的将门出身的中高级军官,这些日子则是人心浮动,同样没有心思练兵其实他们从来就没练兵的心思,过去只是在假装勤勉。而现在,这帮实际上是艺术家、金融家、文学家的将军,练写字画画都快没心思了!

    这是因为统万城之战后,以府兵替代募兵的呼声开始响了起来,几乎变成了开封府最热门的话题了。募兵又费钱又不能打,何必花费民脂民膏去养这群废物?还不如大办府兵,一年光是军饷就能省下一千多万呢!

    可是又有谁想过,禁军里面一群等着喝兵血、吃空额的官儿怎么办?如果都改成府兵了,哪怕他们可以继续当官,也没空额可以吃了。府兵本来就不支饷,吃个屁啊?而且“占役”也不好使,禁军服役几十年,是容易培养成手艺人的。当官的可以驱使他们去进行手工业生产,府兵一共五年,来回路上兴许就一年了。剩下四年你学个手艺就得三年出师吧?

    这这这……大家伙以后怎么买房子,讨娘子,养小三?

    所以这些日子,不少开封府的亲贵豪门,都通过各种路子向赵佶进言,说府兵制的坏话了。哦,府兵制的坏话可不容易说。因为这事儿是朝中文官们非常赞同的,他们才不管将门有没有大鱼大肉呢!

    所以战无不胜的高太尉,也就被他昔日的战友们推上了风口浪尖,成了抹黑攻击的对象了府兵制不能批评,那么掌控府兵的大将总能拿出来批斗一下吧?

    什么拥兵自重,什么居心叵测,甚至高俅的宅邸当中还有祥瑞出现……

    总之,坐断统万,睥睨天下的高太尉,距离黄袍加身的日子,大概也不会太远了!

    ……

    “朕听说高俅在开封府城的新宅中甘泉从地下冒出来,可有这事儿?“

    正在问话的当然是官家赵佶了,这时他正琼林宫的御花园内,行走在一处低矮的山岳之上。这处山岳约有十余丈高,山上不多的花草树木,都极见巧思。俱是潘孝庵、蔡攸费了不少心思搜罗来的。此山名为坤岳,是一座风水之山,据说可以为官家祈多子之福。其实赵佶并不是没有儿子,他现在有了长子赵桓,三子赵楷,五子赵枢,六子赵杞一共四个在世的儿子,另外还有两个儿子早夭。不过赵佶还是想要更多的儿子,于是就让郭京那个神棍给算了一卦,于是就有了坤岳这个小山包了。

    坤岳工程现在只是开了个头,不过却已经有了不惜工本大建的趋势了。为此还将苏杭制造局升格为了应奉局,还在海州设立了新的应奉局。各处奇珍异宝,也流水似的被搜罗起来,运往开封府,用来装点坤岳和整个琼林宫。

    至于工程的花费,眼下还没轮到政事堂头疼,而是武好古和潘孝庵的事情。

    而武好古一回到开封府,还没在家里面和潘巧莲亲热一番,就被梁师成叫去了琼林宫,和郭京,刘无忌还有郭小小一起,陪着官家赵佶登上了坤岳。

    傍晚的时候,坤岳上一片安安静静,只有偶尔几声鸟鸣。因为琼林宫远离开封府的闹市,所以也隔绝了市井之声。置身其间,还真有几分到了人间仙境的感觉。

    郭京、刘无忌和郭小小都是道装。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小小,昔日的小丫头现在已经长成了个黑里俏的大姑娘,身才高挑,五官秀丽,胸前居然也鼓鼓囊囊的,发育的极好。这么好的女孩不知怎的并没有嫁人,而是入了画仙观当了女道士,现在是画仙观的主持,道号清一散人,也叫郭青衣。

    听见赵佶的问题,郭小小就咯咯笑了起来:“高太尉的宅邸地势很低,真要是有甘泉从地下涌出可就倒霉了。得花不少力气把水运走,要不然房子可就被淹了。”

    听到女道士的话,赵佶也哈哈笑了起来:“小小,亏得你是修道之人,怎不知家中有甘泉乃是祥瑞吗?”

    “知道啊,可高大哥是臣子。”郭小小冲着赵佶眨了眨大眼睛,甜甜一笑,“官家哥哥,臣子家中若有祥瑞,应该怎么做?”

    “应该避嫌,”赵佶笑着,“等消息传到统万,他又可以请辞了。”

    “那谁能去统万城代替高大哥呢?”郭小小笑着,“是不是得找个没有房子的,省得家里再冒出甘泉呢?”

    “这倒不必。”武好古笑着插话道,“高俅可是狄武襄都不能比拟的良将,我朝还会有第二人吗?”

    他的脸上是风轻云淡,可心里面可真是有种拎着的感觉啊!如果这次不是坑了高俅,现在就该自己家里“冒喷泉”了。

    而且他比高俅的抗风险能力更差,高俅还只是大宋的无双良将,大不了交出兵权闭门隐居以赵佶的气度,肯定能容他善终的。

    可武好古的小辫子更多!他不仅是军事家,还是大儒和大资本家,还有一块真正可以控制的地盘界河商市!

    高俅只是动了开封将门的一部分奶酪,才被抹得黑不溜秋。而武好古不仅动了将门的奶酪,连大宋最尊贵的文官士大夫也早晚会因为实证论和左右榜进士对武好古恨之入骨的。

    所以武好古要是一旦失去赵佶的信任,恐怕就得在造反和逃亡之间二选一了。

    而要暂时保住赵佶的信任,高俅这个拉仇恨的“大恶人”就不能倒台。

    因此武好古还得努力吹捧和扶植高太尉!

    “高太尉怕是天上的将星下凡吧……”一身紫色道袍的郭京在旁装模作样的掐指一算,点点头道,“没错,就是天上的武曲星,是下凡来保陛下江山的,贫道为陛下贺!”

    武曲星是北斗七星之一,又名开阳,在道教信仰中主管财富和打架。而郭京能算出高俅就是武曲星下凡,当然是从武好古那里得到了启发……价值三万缗的启发,郭京、郭小小和刘无忌各自拿了一万缗。

    赵佶又看看自己身边的二号高人刘无忌,刘道人也在装模作样的数手指,最后也点点头道:“确实是星君下凡……不过高太尉宅邸有甘泉上涌的传闻也不能等闲,贫道愿意走一趟,探个究竟。”

    郭京也道:“贫道也愿意走一趟。”

    “唔,”赵佶点了点头,“那就快去快回。”

    高俅的宅邸就在开封府西南的新内城,距离琼林宫很近。郭京和刘无忌走一趟也不需要太多时间。两个道士领了旨意,就去看“祥瑞”了。

    赵佶又笑着对武好古道:“大郎,你也远来辛苦,今日就在琼林宫中摆了酒宴,给你接风洗尘。”他一指郭小小,笑道,“今晚的酒宴是小小亲自下厨的,都是养生的菜色。你别看她是个女流,却极为精通性命双修之术……”

    “是吗?”武好古冲着郭小小一笑。

    女道士也以微笑报之,看上去还真有一些滋味,她笑着行了一礼,“时候不早了,贫道且去准备一二。”

    然后便飘飘然而去,还真有那么几分仙风。

    赵佶打量了武好古一下,笑着说:“大郎,这女道士看着不错吧?可有意亲近则个?朕可以帮你搭个桥。”

    武好古尴尬一笑,忙把目光从郭小小的背影上收回,笑道:“她怕是陛下的人吧?臣怎敢有非分之念?”

    赵佶展颜一笑:“不过常常出入宫门罢了,没有甚大不了的。你不日就要去界河商市了,让她陪着也免得寂寞。”

    武好古道:“陛下,臣其实想把十八姐带上……她还没给臣生出儿子呢。”

    北宋的大臣外任,一般是带小妾不带妻子的。不过武好古现在准备把潘巧莲带去界河商市了……

    “好啊,”赵佶笑了笑,“那就更得带着小小了,她对怎么生儿子,是很有一些办法的。”

    武好古揖拜一礼,“那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