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官军在秦王川与西贼对峙已经有两个月了,所耗惊人,进退失据,不如早些退守兰州。”

    “官军所耗惊人,西贼耗费就少了?官军在秦王川的兵力不足五万,西贼可有七八万之众,耗下去对官军有利。”

    “官军已经拿下了银、夏、宥、朔、盐等五州之地,已然是前所未有的大胜,何必要毕其功于一役呢?不如暂缓两三年,等到朔方路练出十万府兵精锐,就能一举推平兴灵了。”

    “现在西贼已经日暮途穷,高永年只需要在秦王川支撑下去,就能把西贼耗干了。”

    “万一西贼的粮草充沛呢?熙河路还能给高永年多少粮食?”

    “契丹的西南面招讨司如今已经进驻河套河北草原,占领了西贼黑山威福军司的地盘。再过几年,等契丹人在河北草原站稳了脚跟,还能眼睁睁看着咱们灭亡西贼吗?想要收复兴灵,又不和契丹全面开战,唯一的办法就是夺取秦王川,迫使西贼西迁”

    崇政殿中,赵佶正板着脸听着蔡京、苏东坡二人针锋相对的言语。

    苏东坡的痨病在天气暖后就有所缓解,于是又变得有点唠叨了。而且还打定了主意要见好就收虽然苏东坡并不是这一场西征的倡议者,但是毫无疑问他所领导的朋党势力在这场战争中获利丰厚,所以不想打下去了。

    童贯当上了制置使童贯并不能算旧党的一员,但他和高俅、武好古关系密切,几乎一体。所以也被归在了亲近旧党和苏东坡的一群人中。

    高俅则当上了制置副使兼兵马都总管,负责在朔方训练府兵。在侯蒙和武好古的奏章中,都喊出了“撼山易,撼高家军难”的口号。虽然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还两说,不过肯定说明府兵是可以打仗的,这对主张大办府兵的旧党非常有利。

    武好古也得到了制置使的任命,虽然他的沿海市舶制置使不能和童贯的朔方路经略安抚制置使相比。但终究是开府建衙了!而且界河、市舶和海外之事,都是他人很难插手的。

    武好古这下可得到了一个非常理想的地盘了。虽然不大,但是却容易控制,而且还有了在海外占据地盘的名义。不要太得意啊。

    不过最让蔡京感到担心的是苏东坡的弟弟苏辙搞不好要炉来再当宰相了!

    因为苏辙在辽国的出使因为“高俅擅开边衅”而变得比较顺利了。在明堂川之战前,苏辙在辽国的处境非常艰难,辽人的要价也很高。要求宋国把银、夏、宥、盐、朔五州土地全部归还给西夏,否则就要开战!

    可不知怎么事儿,在“高俅擅开边衅”后,契丹人的调门一下子低下来了,而且还有越来越低的趋势根据苏辙从析津府发来的奏章,辽人现在的要价是归还盐、朔二州,并且从秦王川、喀罗川、卓罗城退兵。

    也就是说,契丹人可以承认银、夏、宥三州归大宋所有了!

    而且苏辙还在奏章中表示,只要他据理力争,大宋应该可以把盐州和朔州也占据下来对苏辙来说,这可是一桩大功了。吃掉西夏五个州后,还避免了和辽国开战,也没有被勒索,绝对是外交上的胜利啊。

    有功肯定要赏的!这样苏辙就有机会再政事堂了。不一定能马上当右相,但是可以在李格非当上右相后接替尚右丞的职位。

    对蔡京而言,这可是大大的糟糕了!

    所以蔡京就一心想要拿下秦王川,只要拿下秦王川,西夏就算站在悬崖边上了!童贯、高俅、武好古的光芒被盖住不说,就连苏辙也会遇上大麻烦。和契丹的和谈不会成功,搞不好还会打起来。到那时,苏辙不落个“触怒辽邦”的罪名就不错了。

    “西贼并不是没有一搏的能力,如果狗急跳墙,不排除在秦王川发起猛攻。如果高永年兵败,契丹人还会那么好说话吗?”

    “怎么可能兵败?高永年有将近五万大军,深沟高垒,怎么会败?”

    “说得是,高永年即便不能取胜,也能维持。而且东线的高俅也不错,撼山易,撼高家军难啊!”赵佶大笑着点点头。

    侯蒙和武好古的奏章已经到了。侯蒙在奏章中指出高俅很可能动用了黑甲骑兵突袭契丹人,打了对手的皮室军骑兵。同时,侯蒙还说了新府兵操练的事情,并且说高俅在新府军中党羽众多

    而武好古的奏章也验证了侯蒙关于新府兵的看法,不过他是在夸高俅,把一个高太尉夸成了绝世名将,大宋柱石了。

    当然了,高俅在新府军中培植势力是个问题,不过赵佶并不怎么担心。因为高俅的辞章也送到了开封府,与此同时,童贯也上了密折,表示完全可以接管高俅在军中的实力。

    也就是说,高俅并无贰心,而且他在军中的根基尚浅,暂时不构成什么危险。

    赵佶话锋一转,语气也变得沉重了一些,“高俅称病请辞一事,诸卿以为如何?西北军中可以没有高俅吗?”

    “臣以为应该允许其辞去军职,”蔡京道,“六将府兵和三直禁军都出自其门下,对国家并非好事,对他自己也不见得有利。陛下不如就以擅开边衅之名将其治罪,略施薄惩,对契丹人也是个交代。”

    如果高俅听到蔡京的话语,一定会非常感激,马上承认擅开边衅之罪的。

    “陛下,”苏东坡却道,“如果治了高俅的罪,契丹人怕是要生事了!现在契丹人虽然嚷嚷的挺凶,但是朔方、河东、河北边境上安泰无事。辽人的要价也越来越低,如果高俅真的开了边衅,也一定把契丹人打疼了。说不定真的用几百个黑甲骑兵杀了他们500皮室骑兵,所以契丹人不敢找麻烦了。”

    赵佶突然大笑了起来,“若真用黑甲骑打疼了契丹,朕就不治他开边衅的罪了,还要重赏他。”

    他顿了顿,“高俅的兵带得不错,仗也打得不错朔方的兵还是要他带的。所以侯蒙也别查了,早点和武好古一起开封府吧。

    另外,再给高俅升个节度使吧他不承认开了边衅,但朕还是要赏他的!给他个光化军节度使当当!”

    赵佶的话语,让苏东坡的眉头微皱了起来。官家赵佶显然不像以往那样信任高俅了!

    苏东坡还真猜中了一点。契丹人的姿态越来越低,就是因为几乎所有的重臣都知道明堂川战役的真相了。

    当然了,耶律延禧还蒙在鼓里,并不知道他的一万几千大军是被宋人的几百甲骑打败的这事儿太不可思议,听着也太吓人了,谁也不敢向耶律延禧报告。

    毕竟在明堂川打了败仗的萧得里斯是萧得里底的弟弟,而萧得里底又是耶律延禧的心腹,同时和萧奉先、萧保先、萧嗣先兄弟有关系密切。

    去揭发萧得里斯,岂不是和萧得里底、萧奉先、萧保先、萧嗣先他们过不去?

    不过不揭发萧得里斯不等于要去招惹可怕的高太尉!

    高太尉是打不过的,所以朔方那边不能找麻烦。

    而河北那边也不能找麻烦,因为大家都知道武好古武财神马上要当沿海市舶制置使了到时候肯定有钱可以大家一起赚,还打什么呀?

    有利润的地方就没有战争了!

    既然朔方打不过,河北不能打,那么可以打的地方好像就只剩下河东了

    “陛下,除了河东,我军还可以直接进入河西!”

    鸳鸯泺,大辽天子御帐之内。

    老臣耶律斡特剌总算提出了一个比较靠谱的办法。

    耶律延禧皱了皱眉,“直接进入河西?去秦王川?”

    契丹人是半游牧的,所以机动能力很强。在11世纪初,大约宋真宗和宋仁宗执政的时代,契丹人就多次派兵攻打甘州鹘。在西元1010年攻破肃州,在西元1028年围攻甘州4个月。但是没有能破城,却给了元昊袭破甘州的机会元昊乘着辽军退兵,甘州鹘元气大伤的机会攻打甘州,一举破城。

    所以对契丹而言,走上几千里路进入河西并不是问题。

    “对,就去秦王川!”耶律斡特剌道,“宋人只有一个高俅能战,现在高俅在朔方,不在河西。而河西的高永年不过中等之才,数万大军都没打下一个秦王川城,现在又和察哥对峙日久,大军锐气以丧。

    如果此时能有数万大辽兵马出现在秦王川,宋军一定会胆寒,而党项一定士气大振!”

    “好!”耶律延禧闻言大喜,斡特剌到底是打死了磨古斯的宿将老臣,就是有办法啊!

    不过随即延禧的眉头又皱了起来,“难不成要和宋人撕破脸?”

    斡特剌笑道:“老臣可以带兵去一趟河西,保管能让察哥大获全胜,咱们又不陷进去。”

    “那可就太好了不知你要带多少兵马前去?”

    “有三万骑兵,其中六千是具装甲骑就足够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