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军歌嘹亮,两万六千人在统万城外的旷野上齐声高唱着国风秦风无衣,唱出了慷慨激昂,唱出了同仇敌忾。

    唱着其实无心。国风秦风无衣作为军歌是武好古早年向慕容忘忧建议的,是兵学司的传统。后来又被殿前骑士们带到了三直禁军,现在又成了新府兵的军歌。

    每天早餐后唱一唱不过是例行公事。哪怕高太尉生了病,代替他主持训练的王禀、杨可世和杨可弼也没有做出改变。

    可是听到这两万多人齐声高歌的某个人,却是听着有意了。

    连夜赶路,在马车里面昏昏欲睡的侯蒙突然撩开车帘,露出一张显得非常困倦的面孔。

    然后他就看到让人震惊的场面。

    无数人在草原上列队,严整,威武,似乎不可战胜。他们组成了一个个五百人的方阵,摆在官道的两侧。站在前排的都是清一色的长枪兵,披着铁甲,戴着兜鍪,手执着一丈多长的长枪,枪尖在晨光下泛着令人胆寒的光芒。

    军官们也都披挂整齐,手按着腰刀,在一个个方阵前面来走动。这气质,这精悍,就和开封府的那帮废物禁军不一样啊!

    “这就是高家军吗?”侯蒙低声嘀咕着,脸色变得越来越阴郁了。

    这很不对啊!

    这是在向自己示威啊!自己今天正好到统万,高俅那厮就让那么多的兵将在草原上列阵唱无衣,还与子同仇,与子偕作,与子偕行这“子”是谁?不就是高俅高太尉吗?这些高俅调教出来的兵,都要跟着高俅一起做乱吗?

    侯蒙其实并不是个很难伺候的文官,也不怎么喜欢欺负武将。在历史上因为高永年战死,赵佶迁怒西军十八将的时候,他就奉命去逮捕,到了西北后却主动上疏说好话,免了那帮西军将领的“罪过”。

    可是这不代表侯蒙会容忍武将的抗拒,高俅要是服软认错。哪怕真的开了边衅,侯蒙也会想办法替他开脱的。所谓坦白从宽嘛!可高俅现在却在抗拒,抗拒是要从严的!

    知道自己和武好古要来,就告了病假,一定是想躲起来不配合调查!

    而且还指示自己的兵将在草原上列阵示威大宋怎么能容这样的武将!?即便他没有擅开边衅,自己也得参他一本!

    “侯御史,您看这些兵,怎么样?某家就是高太尉有本事吧?这才多少日子啊,气势就起来了,好啊!两万五六千战兵这就有了。这可真是撼山易,撼高家军难啊!”

    武好古的声音这时又在侯蒙耳边响起了,原来武好古已经从自己的马车里面钻起来,骑上了高头大马,到了侯蒙的马车边上。一边骑马赶路,还一边兴奋的在侯蒙面前夸奖高俅。

    正躲在宅邸里装病的高太尉如果听见了武好古的话,肯定是要哭晕过去的。

    不过武好古不在乎高俅哭晕过去的而且他也知道高俅,还有高俅背后的童贯没那么好欺负。

    童贯可是六贼之一,鼎鼎大名的媪相!是可以和蔡京搬手腕的存在。

    “高师严,辽人说你带这两万大军打了他们河清军的一万多人,还杀了500皮室军,可有此事?”

    侯蒙已经见到了“抗拒从严”的高俅。

    虽然告了病,但他还是朔方路经略安抚制置副使兼兵马都总管请辞的事情,可没那么容易,官家赵佶还不一定批准呢!

    所以也不能躲着不见人,在迎接侯蒙的官员中,他是排在第三位的,仅次于童贯和权发遣朔方路转运使薛嗣昌。

    进了童贯的制置司大堂后,侯蒙也不寒暄,沉着脸就入了主题。

    “冤枉啊!”高俅一脸的委屈,“本官,不仅是本官,在整个朔方路,之前就没有人知道契丹人被咱打了虽然咱们朔方路和契丹接壤,可是却处处风平浪静,压根没有半点摩擦,如果真打起来了,还会这般吗?”

    “是啊,根本就没这事儿!”

    “出兵两万根本是无稽之谈,两万兵马出动,那得多少犒赏”

    “杀了个500皮室军就更胡扯了,500个契丹的脑袋,得换多少套房子啊?”

    “早就没房子可以换了!”

    “没房子还能大败契丹?不可能啊!御史您可要明查啊!”

    高俅果然党羽众多!他话一出口,下面的将领就纷纷附和。

    侯蒙目光流转,将大堂内一众将领的表现都收入了眼底,心里面对高俅的印象又差了几分。

    现在高俅不仅有擅开边衅的嫌疑,而且还拥兵自重!这可是比开边衅更大的罪过

    另外,高俅看上去也不像有病,只是精神稍有萎靡。看来他多半是装病抗拒!这态度,是相当恶劣啊!

    童贯这时笑着开口:“咱家觉着,契丹人就是想用这个借口把咱们朔方路的大军都牵扯在原地,免得进军兴灵现在西线可是在秦王川大战呢!如果朔方路能以大军越瀚海西征,西贼怕是马上就要灭亡了。”

    秦王川一战已经打出了持久战的苗头,双方都在秦王川深沟高垒,不敢轻易决战。对于河西路的大军而言,深沟高垒倒没什么,问题后勤转运非常困难。

    而河西路又没有什么地盘人口,根本不可能自己筹措兵粮民伕,不得已只能让熙河路多多承担。而熙河路只是在兰州拥有不少储备,在储备耗尽之后,就不得不从别的地方转运。由于道路艰难,运输的成本过高,负责熙河路转运的陕西转运使李伯宗急都快急死了,不住上奏说熙河、泾原府库空虚,难以维持。

    童贯知道了河西、熙河两路的困境之后,就想以偏师越瀚海而出,去捞一把功劳。如果高永年在秦王川取胜,朔方军就有一个助战的功劳,说不定还能顺手拿下兴庆府!如果高永年兵败,那么朔方路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可是朝廷方面传来的“高俅擅开边衅”的消息,却牵扯住了童贯。让他无法越瀚海出兵毕竟辽国随时可能南下的情况实在有点吓人。

    与此同时,辽国西南面招讨司又显得非常安静,压根一点越界骚扰的行动都没有。好像真的给高俅打怕了一般

    这可就让童贯有点拿不定主意了。

    “童使相所言也有道理,”侯蒙轻轻点头,“不过本官是奉旨前来,自然要进行查问的如果查不出甚底,官家自有分辨。”

    “那是,那是。”童贯笑着,“尽管查!尽管查!

    传咱家的将令,无论侯御史所问何事,朔方路诸将都必须如实答,若有半点隐瞒,咱家定然不饶他!”

    “喏!”

    堂下的诸将纷纷应答。

    侯蒙的目光从这些人身上一一扫过,发现大部分人都非常年轻。别说四五十岁的老成之将了,连三十岁以上的都不多啊!

    要知道有资格在置司大堂拜见侯蒙的,起码是个大使臣,还有一些甚至有了横行官的阶官。

    看他们的年纪,应该都是殿前骑士和御龙猛士出身吧?年纪轻轻就爬到现在的位置,应该少不了高俅的提拔吧?

    不用说,这些人一定都是高俅的党羽!

    现在高俅到底有没有擅开边衅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正在拥兵自重,而府兵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道夫,大郎,你们可得给我在官家那里说说好话啊!”

    侯蒙已经离开了童贯的置司,住进了统万城的馆驿,在将在那里向朔方军中部将以上喊部将的军官进行问话,而且是单独问话!

    天知道那些人会和侯蒙说什么?借口商量军事留在置司当中的高俅显然有点乱了方寸他和朔方军中的年轻军官一样,都蹿升太快,没有经过多少年的官场历练,遇到事情自然容易发慌。

    而且他也有点自己吓自己,以为官家赵佶是因为他“拥兵数万”起了疑心。大宋的将官最怕的好像就是这个了。

    早知道就不该练那么多的兵,见好就收,开封府做个富家翁不好吗?

    “听说你要请辞?”武好古皱眉道,“高大哥,这样不好吧?侯御史才来,你就请辞”

    “你不懂,你不懂”高俅摆摆手,“开衅的事情子虚乌有,但是练新府兵的事情上,咱们走得太远了,大宋的武官不能这样啊!哥哥我之前是一时糊涂,太冒进了,现在正好趁机辞了官职。哪怕受点罚,降个几级又如何?只要能把这两三万府兵送出去,怎么都值了。大郎,你也要小心些。你虽然不会打仗,可身边也有不少猛士效用,还有界河商市!”

    所以才要你和童贯来抗雷啊!武好古连连点头,心里却开始盘算起来,怎么把高俅留在朔方军任上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