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前一章的兵制进行了修改,队、火两级采取了四四编制,队以上还是三三编制

    “钟哥儿,咱们这次可把高师严给坑苦了!耶律延禧要他的脑袋啊”

    “太尉,官家不会真的砍了高太尉的脑袋?”

    正在明堂城外的接官亭里一边喝茶,一边等着侯大御史的武好古、赵钟哥,低声讨论起来高太尉脑袋的事情。

    当武好古看到了苏东坡和慕容忘忧分别寄来的信后慕容忘忧的信里写了耶律延禧想杀高俅的事儿,还真有点担心高俅了。

    脑袋应该是不会掉的这一届官家还没那么凶残!如果换成他儿子赵构,呵呵,高太尉怕是要去风波亭走一遭了。

    不过脑袋不掉,皮也得被扒一层下去。

    现在来的可是侍御史、给事中侯蒙!如果不是赵佶的手诏在几天前由走马承受送到了武好古军中,武好古还真有点担心自己的脑袋了侍御史是可以执行逮捕官员任务的!说不定见面后就拿出诏抓人了!这也不知道会不会把高俅抓去开封府的御史台狱?

    “太尉,不会真的要杀高太尉?”赵钟哥看到武好古不言语,也有点替高俅紧张了。

    他和高俅也挺熟悉的,平时关系不错,要是真把人家坑死了,心里面也内疚啊。

    “不会,没有那么严重。”武好古摇了摇头,“高俅可是官家的心腹”

    “如果不是心腹”赵钟哥看着武好古。

    武好古想了想,苦笑道:“那可就不好说了!”

    他的话刚说完,何天然的声音就从亭子外面传来了:“太尉,侯御史到了!”

    武好古的首席状师何天然肯定是要参与对高俅的审查的。武好古得让他寸步不离的跟着,以免说错了什么话,一不小心就把高俅给害了。

    武好古站起身,笑着对赵钟哥道:“钟哥儿,咱们就去迎一迎侯御史。”

    侍御史,给事中侯蒙今年五十岁上下,有着一副质彬彬的好相貌。温尔雅,看着就是一个气质淳淳的饱学宿儒。武好古这个正牌的大儒跟他比起来,实在多了些铜臭,少了些儒雅当然了大儒和铜臭是不矛盾。一个儒大不大,是不能从个人德来判断的,而要看他对儒学的贡献。从贡献而言,武好古评个儒家圣人是没有问题的。

    武好古在打量侯蒙的时候,侯蒙也在看武好古。他和武好古当然是认识的,不过并没有太多的交集。因为他过去看不上武好古的为人!

    在建中靖国三年的时候,他曾经向赵佶蒙疏十事,其中就有“绝幸冀”、“戒滥恩”、“节妄费”三事,或多或少都和武好古有关。

    可是这一次高俅和武好古这两个幸近居然立下如此大功,还真是有点让侯御史意外。

    不过意外归意外,侯蒙并不会因此就包庇高俅如果他在调查中发现武好古也参与了擅开边衅之事,他照样会参武好古一本的。

    “侯御史一路辛苦了!”武好古站在接官停外相迎。

    “为国家办事,未足为劳。”风尘仆仆的侯蒙微笑着答。

    负责调查高俅的两人寒暄了一番,就一起携手向明堂城内走去。

    明堂城的城墙并不高,但是周围的壕沟挖得又深又宽。城墙的厚度惊人,看上去非常坚固。走进了城门,侯蒙还发现城内的空地上摆放了大量的木料,还搭起了一排木工篷子。大批的木匠正忙着做工,大约是在打造守城的器械。

    城内没有房屋,只有一个个帐篷。武好古的大帐就是其中之一,进了大帐,显得有点焦急的武好古也不等人端茶上来,坐下来就问侯蒙有关调查高俅擅开边衅的事情。

    侯蒙说话声不徐不急,声调中尽透着人儒士的闲雅,“数万大军的交战应该不至于,大约是几百人的开衅,被契丹人给放大了。武太尉,这样的事情,想来瞒不过你?”

    武好古早就和何天然何大状研究过侯蒙可能采取的战术了抓大是不可能的,三四万人的大战是编不出来的。现在脑袋换房子的奖励办法已经没有了,出动两万人要发出去的犒赏就得用上百辆大车来啦!去转运使司一查账就知道了。

    “侯御史,”武好古苦笑着摇摇头,“您说的话和官家给某的手诏上说的是一样的。但是契丹人真的没有开衅啊三月份的时候他们是推进到了明堂川,但是很快就和咱们约定以明堂川大横水之间的草原为缓冲,随后就撤走了。直到现在,他们都很规矩,根本没有一点冲突啊!

    如果真的开了衅,咱们杀了500个契丹人,他们就不找场子?御史觉得契丹人有那么好商量吗?

    而且高太尉也没在明堂川呆几日,就带着10000长枪府兵去了统万。如果真的开了衅,本官也不敢让他带着这10000大军啊!”

    武好古说的头头是道,可是侯蒙却还是感到了蹊跷。

    “崇道,你说三月份时他们到过明堂川?”

    “对啊。”武好古点点头,“就在明堂城对岸扎营的,和本官率领的三直军对峙了一些日子。后来高师严来了,和本官一起去谈判,选了个浅滩,隔着七八丈谈的。

    辽国方面来了两人,一个叫萧得里斯,是萧得里底的兄弟,河清军节度使。一个叫萧干,不知道是甚来路?”

    “谈了甚底?”

    “谈了实证论和佛家的众生觉识”武好古顿了顿,“还谈了怎么划分防区,最后说好了以明堂川东,大横水西为缓冲。”

    “就这些?”侯蒙问。

    “是啊,”武好古道,“就是这些了。”

    “之后和契丹人接触过吗?”

    “没有,”武好古摇着头,“并没有再接触过。”

    侯蒙笑着问:“崇道,你难道不觉得蹊跷吗?契丹人怎么会那么好相与?难道他们真的甘心看着西贼灭亡?”

    “御史不说,我还没有想到。御史现在一提,我也觉得有点蹊跷了。”武好古的声音沉了一点,“这事儿恐怕是契丹人和西贼一起使的计策?咱们这次可以打得那么顺利,全靠高师严神勇。现在西贼可是畏高如虎,如果高师严不被调走。克复灵夏不过是这两年的事情等高师严练好了新军,朔方的屯田也有所小成。西贼灭国之日,也就为期不远了!”

    “高师严在练兵?”

    武好古点点头:“没错,高师严正在统万训练府兵。除了他从本官处带走的10000人,另外还选了15000人。稍后还会有另外15000人充当辅兵和骑兵,总兵力会超过4万,预备编成10个将。”

    “10个将,4万大军?”侯蒙问,“大多是府兵能行吗?”

    “怎不行?”武好古笑着,“有御马直和御龙猛士出身的军官小将,4万的兵马如何撑不起来?

    等御史和本官一起去了统万城,就能知道高师严的本事了。”

    武好古现在的策略就是捧红高俅给自己遮风挡雨。界河商市看起来总没有高俅“一手带出来”的数万精锐府兵可怕?

    除了四万府兵,高俅的盟友童贯手中还有一个朔方强镇!这个朔方强镇不仅有银、夏、宥、盐、朔等五个州的土地,而且还拥有盐州的青盐,夏州的铁务,朔州的马场,还有数百万亩可耕之地,还有一个同样拥有大量的屯田府兵的朔方营田司!

    再过个一两年,他们两人的实力,想想都可怕啊!

    “童大官救我”

    实力强大的高俅害怕了。一接到武好古派奥丽加送来的信,就急得快哭出来了官家派了御史侯蒙来朔方查他了!

    说是差什么和契丹擅开边衅的可哪有这事儿?而且他在明堂川就呆了两三天,期间虽然和契丹人见了面,但是双方谈得很好,后来契丹人也很遵守君子协定,拍拍屁股就走了。然后高俅就了统万城,根本没有边衅啊!

    所以高俅很快就开始联想了,开边衅很可能是个借口。而官家真正要查的,恐怕是高俅这个“拥兵数万”的大将有没有造反的可能?

    童贯当然早就知道朝廷要查高俅了,他是内官啊,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过他没有把这事儿告诉高俅现在看到高俅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眉头顿时大皱了起来。

    “师严,莫非你真的开了边衅?是不是你的黑甲选锋骑偷袭了一把契丹人?”

    “没有的事儿,”高俅痛苦地摇头,“我的黑甲选锋骑有多少本事,道夫你还不知道?他们现在还在武大郎训练呢!怎么可能把契丹人的具装甲骑给打了?还打死500这根本不可能。”

    “既然不是你干的,你为何要咱家搭救?”

    高俅在童贯都署的内堂里面转来转去,很有一点热锅蚂蚁的样子,他摇摇头道:“道夫,你还不明白?那几万府兵怕是,怕是”

    “不会,不会的。”童贯明白高俅的意思了,“官家不会怀疑你的。”他看了看高俅,“要不这样,咱家替你担待一些,从明天开始,你就告病请辞,这样总行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