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鸳鸯泺距离燕山山脉不远,周围又是富饶肥美的漠南草原,算是处于游牧区和农耕区的结合部。因此向来是契丹向南用兵或施加压力时的集结地。

    大辽国的天祚皇帝耶律延禧,在年初时,就直接从冬捺钵营地来了鸳鸯泺,并且派出使者持金鱼符向奚王府、东京渤海兵马司、燕京统军兵马司点集军马、器仗。同时又以皇太叔、天下兵马大元帅耶律和鲁斡充行营兵马都统,以北院枢密使耶律斡特剌为都部署,以同知北枢密院事萧奉先充行营副都统。算是搭起了一个南征的指挥班子。

    现在耶律和鲁斡、萧奉先、耶律斡特剌,以及南院枢密使耶律俨,同知南枢密院事马人望,南京留守萧保先,还有作为西夏使臣前来鸳鸯泺的萧合达,全都被紧急招到了耶律延禧的御帐之内议事。

    几个辽国重臣和萧合达刚一走进御帐,就看见两个髡发结辫,穿着皮袍子的契丹官员,正跪在耶律延禧面前。

    这两人中的一位,大家都认得,正是河清军节度使萧得里斯。还有一位则显得面生,而且还受了伤,一条胳膊裹着绷带吊在脖子上。

    这是怎么事?

    几个辽国重臣都是一愣,萧合达的脸上却滑过一丝震惊他在前来鸳鸯泺之前就在屈野川见过萧得里斯和萧干,知道他们正准备领兵去明堂川和宋军对峙。

    现在这么那么狼狈的来了鸳鸯泺?不会是擅开边衅给高俅打败了吧?要真这样可就糟了,现在正是宋辽对峙的关键时刻,谁先服软谁吃亏啊!

    如果萧得里斯和萧干在明堂川兵败,那就把大辽至于不开战就是服软的不利境地了

    等几人行完了礼,耶律延禧就咬着牙说话了,“诸卿,河清军和南皮室军的一万多人,还包括一千具装甲骑在明堂川以东遭宋军突袭,南皮室军的甲骑折损过半!河清军落荒而逃,损失牛羊马匹无数!”

    什么!?

    这下耶律和鲁斡、萧奉先、耶律斡特剌、萧保先、耶律俨和马人望他们都傻眼了。

    “这,这怎么可能!?”南院枢密使,曾经大败磨古斯并且将之活捉的耶律斡特剌失声道,“难道南皮室军的一千具装甲骑在完全无备的情况下被偷袭了?”

    没打过中世纪战争的人,是很难理解具装甲骑在的决定性威力的。套用后世的名称,具装甲骑可以说这个时代国家的核心竞争力!是战场上真正的决定性力量!

    那种用轻骑的游斗和马箭对付具装甲骑的传说,在东方世界是不存在的。

    因为东方的具装甲骑同时也拥有游牧轻骑的能力,而且宋辽夏三国都拥有相当数量的轻骑可以支援具装甲骑。哪怕是号称缺马的大宋,在西北前沿召集起数万轻骑也不大费劲儿。

    所以具装甲骑,才是过去几十年上百年间,大宋军备上真正的缺门。

    而契丹这个半游牧帝国真正的核心武力,并不是数量多到自己都搞不清的游牧骑兵,而是为数大约三万的具装甲骑。其中御帐亲军拥有三千具装,诸宫卫一共拥有一万八千具装,南北王府、奚王府各有三千具装,镇州建安军有三千具装,南京道、西京道的汉人侍卫亲军中也有三千具装。

    另外,不少辽国的贵族和部落手中也有具装甲骑,不过他们不是腹心武力,也没有办法统计。

    不过三万具装数量还是足够的。单从数量而言,辽军的甲骑绝对可以对西夏和大宋构成碾压。

    但是辽国的具装甲骑质量并不怎么好,游牧习气很重,纪律松弛。而且辽军缺乏优秀的步兵,攻坚能力薄弱,也无法在战场上组成坚强的步兵战阵。对于宋军的步阵,他们也无计可施。具装甲骑不敢攻击宋军步阵,轻骑兵又无法对抗宋军的弓弩宋军步兵中弓弩比例过高,超过七成,而格斗兵力偏少的原因,也在于他们的主要对手缺乏结阵步战的能力,也没有以甲骑突击步阵的决心。

    根据宋史兵卫志的记载,辽军有“轻而不整”,“便于弓矢,拙于剑戟”的缺点。也就是说,在北宋军队主要是澶渊之盟前的宋军看来,辽军也是一支不能打硬仗的军队。

    不过契丹军马再不能打硬仗,也不能让宋军的具装甲骑给修理了!

    这可是能要命的大麻烦!

    因为以步兵为主的宋军如果没有强大的甲骑和一定数量的轻骑配合,是不可能给马背上的辽军造成致命伤害的。

    哪怕打赢了,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辽军散而复聚,而且宋军因为没有扫荡辽军骑兵的能力,所以在平原作战中就缺乏遮护和搜索能力,也就只能处于被动,很难主动发起进攻。

    但是现在情况好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宋军已经拥有了一支可以摧破铁鹞子的具装甲骑这是萧合达从西夏带来的消息。耶律延禧等人本来是不大相信的,可是现在南皮室军的具装甲骑也被宋军甲骑给击溃了!

    “并,并不是完全无备”跪着的萧干用低沉到了极点的声音答,“宋军大队出动的时候,就被我军的远拦子发现了。因此下官就率领1000南皮室的具装甲骑殿后。”

    耶律斡特剌吸了口气,看着萧干,“怎么还让宋军的甲骑打败了?他们有多少人?”

    “有,有两万”

    “说甲骑!”耶律斡特剌打断道,“步军有甚用?又不是列阵而斗,你们散的那么快,怕是根本没和宋军的步兵交手吧?”

    肯定没交手!旁听的萧合达心说:要和宋军御前三直的步兵交了手,那就不是死五百六百的问题了!

    “没,没有交手。”萧干不敢欺瞒,而且也没法子欺瞒看到宋军把步阵摆出来还去交战,那不是脑残吗?大辽不需要脑残的将军。

    “宋军的甲骑有多少人?”耶律斡特剌追问。

    “有,有”萧干支支吾吾。

    “最多2000,”萧合达替萧干答说,“其中半数属于殿前御马直,是精锐之中的精锐。在统万之战中曾经以一千骑击破三千铁鹞子,并且杀伤近三百。”

    统万之战中高俅指挥御马直大破铁鹞子的战斗,萧合达早就向耶律延禧等人汇报过了。当时大家都以为是铁鹞子养尊处优太久,没落不堪用了。

    谁知道转眼挨揍的就是南皮室军的具装了,而且伤亡更大,没了将近500骑!

    “是宋军的御马直吗?”耶律延禧问。

    “对,对,”萧干连忙点头,哭丧着说,“就是高俅指挥的御马直甲骑他们全都穿着青唐甲,大概是从铁鹞子那里夺取的,胯下的战马也都是青唐龙种马,极为雄壮,也披着具装。而且他们的阵型极为严整,数十骑为一队,排列得好像城墙一般,快速奔跑时也丝毫不乱。还会发起车轮冲击,一阵连着一阵,专攻我军薄弱之处。

    俺们的儿郎真是拼了命也抵挡不住啊!”

    吹吧,打了胜仗吹自己,打了败仗吹敌人,总是不错的!

    耶律延禧扭头看看萧合达,萧合达奏道:“萧干所言非虚!此御马直数量虽然不多,但是精锐异常,实在是我大辽心腹之患啊!”

    老臣耶律斡特剌眉头大皱,“宋国怎么会有恁般精悍的骑兵?”

    “是高俅!”负责搜集宋朝情报的南京留守萧保先他本来已经去东京道了,不过因为辽宋关系紧张,又析津府坐镇马上奏道,“御马直乃是高俅一手创立的骑兵!和御马直其名的步兵御龙猛士,也是高俅所创。”

    耶律延禧重重拍了下案几,沉声道:“这高俅真是我大辽心腹之敌啊!

    诸卿,现在宋人仗着有名将高俅,有御马直骑兵,就挑起战端,侮我大辽,实在是可忍,孰不可忍!”

    是可忍,孰不可忍之后是什么呢?耶律延禧眉头紧锁,神色阴郁,目光灼灼地看着下面的几个心腹大臣。

    现在大辽让人打脸了,打得生疼啊!

    场子是一定要找来的,问题就是上哪儿去找了?

    几个大臣互相看看,都有点不知所措。

    因为“明堂川之战”后,宋军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河东、河北边境上平安无事。连河套方面的宋军也没有越境打击人心惶惶的河清军。

    这似乎意味宋国不希望和大辽撕破脸那么大辽要不要把战事升级呢?

    如果要升级,能打赢吗?好像也没什么把握啊!

    现在河北方向上,界河水道完全被界河商市控制!而且界河商市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了坚城想要攻占是非常困难的。

    如果不打界河,就只有从河北西路进军。但是宋军又有可能从界河出兵反攻析津府!

    与此同时,在西北河套方面,明堂川战后,宋军已经取得了极大的优势。如果不尽快出兵占领河套草原的黄河以北部分,宋军就有可能和阻卜部落建立联系,将大量的兵器输往克烈部以及其他反抗大辽的阻卜部落。

    另外,最近高丽方面也传来了不可思议的消息。占据曷懒甸的数万高丽大军居然给几百也不知道是一千个生女真打得大败亏输。生女真人还反攻打进了高丽定州和宣德关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