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宋建中靖国四年三月二十八日。

    河套草原,明堂川和大横水之间的某处。

    “败了!败了!快跑啊,阻卜人来啦”

    草原上,响起了山呼海啸一般的巨大呼喊声音,然后就是密集到极点的马蹄声。也不知道有多少只马蹄在猛烈敲打地面,使得大地都微微颤抖起来了。

    这一天凌晨,因为撤退而整夜行军,士气低落,人困马乏的一万多契丹兵马,突然遭到了从晨雾中冲杀出来的具装甲骑的突击。仅仅几轮打击,就摧破了萧干指挥的千余殿军。

    随后完颜斜也和武天又利用萧干所部撤退的慌乱,果断发起了总攻。

    猝不及防遭到近四百甲骑猛冲的大辽河清军的部落军,也和南皮室的甲骑一样,一触即溃。上万人的大军,从尾部开始崩溃。整个草原上,一时间到处都是奔逃的辽骑。

    完颜斜也和武天指挥的三百八十九骑,居然一击得手,打散了萧得里斯和萧干的一万余骑!

    当然了,仅仅是打散罢了。靠三百多甲骑的突击,是不可能给一万多契丹骑兵造成太大伤亡的。算上自相践踏而亡的,能搞死三五百就很不错了。

    这就是骑兵的优势了!打不过,还能逃跑!特别是不具装的轻骑,一旦跑起来是很快的。而且这些轻骑都是善于骑射的,真要去追一准挨他们的马箭。哪怕一身青唐瘊子甲,也怕胯下的坐骑给射翻呢。

    所以完颜斜也和武天也没猛追,在最后一次突击结束后,就目视着满山遍野的契丹骑兵离去了。

    同样选了个高处,脸色铁青的看着契丹骑兵逃亡的,还有萧得里斯以及刚刚跑来和他汇合的萧干。

    从他们所在的高地往四下望去,契丹兵马散得到处都是,正呼啦啦的向东逃窜。被遗弃的牛羊马匹,则在战场上四处乱跑,也没人去捉拿它们。

    这显然不是阻卜人的作风,来敌明显是宋军!

    而取胜的宋军也不知道怎么事儿,居然放过了可以轻易杀戮契丹人的机会,并没有继续追赶,只是在远处列成一线,冷眼观望。

    “他们没有追来”

    萧得里斯吐了口气,头看着一条手臂大概残废了,正用木板夹着,还用布条裹着挂在脖子上的萧干。

    “太师,俺们怎么办?”萧干痛苦地看着萧得里斯。

    “还能怎么办?”萧得里斯苦笑着,“当然退河清军了看看损失了多少,然后写了奏章送去鸳鸯泺请罪吧!”

    这个萧得里斯还挺老实,倒没有想过谎报个大捷去蒙骗耶律延禧。

    “太师,”萧干的手臂这时一阵阵的生疼,他只好咬着牙说话,“咱们算是被谁打败的?”

    这事儿真是再荒唐没有了!

    打了那么大一个败仗,居然不知道敌人是谁?

    “当然是被高俅打败的!”萧得里斯苦笑道,“没想到这高俅如此狡诈凶狠先是假意哄退我军,然后又以两万精锐尾随突袭。如果不是离保你死战殿后,俺们就得全军覆没了!”

    什么!?萧干心说:某还当你是个老实人,没想到狡诈如此!

    可是这样报告真的没问题吗?

    宋军好像只出动了几百甲骑就把自家的一万多人打散了。如果来的是两万精锐,大辽河清军还有没有都成问题了。

    看到萧干眉头紧皱,萧得里斯放沉了语气,“离保,你该不会想如实上奏吧?俺们一万余骑被高俅的几百甲骑打得大败亏输报上去,万一龙颜大怒,你我项上人头还要不要了?”

    萧干叹了口气:“都是宋国柔弱,不堪一击,没想到也出了高俅这样的绝世名将,难道俺大辽的国运要急转直下了?”

    萧得里斯哼了一声:“才不会呢!他们宋国重文轻武,最忌有本事的武将,高俅那厮擅开边衅,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擅开边衅?”萧干一愣,“太师怎知他是擅开边衅?”

    “这不明摆着,只出动了数百甲骑,还化妆成阻卜人不是擅开边衅用得着如此吗?”

    萧干恍然大悟,“还是太师英明!”

    高太尉这个时候当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擅开边衅罪了。

    他昨天被武好古灌了不知道多少酒中仙,这会儿还在呼呼大睡呢,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又当了一以少胜多,击破契丹一万多大军的名将了。

    而且,武好古这个奸商压根不打算让他知道

    唔,因为不会打仗的武好古根本就不知道契丹人的大军溃败了!他怎么会知道呢?他也喝得酩酊大醉,正搂着奥丽加睡觉呢!

    “谁都不许说出去!知道吗!”

    “请太尉放心,我等一定守口如瓶!”

    “太尉放心,某家对天理发誓,俺们生女真的汉子绝不会泄露消息的。”

    在宋军大营北面,一座隐没在草原中的小营里。武好古和赵钟哥、慕容鹉见到了得胜而归的完颜斜也和武天等人,并且向他们颁发的赏赐一人一锭黄金!是武好古自己掏的腰包。

    同时,武好古还下达了封口令!

    今天的这场胜仗,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人知道是自己干的暗蓄私兵,还擅开边衅,呵呵,大宋开国以来,这样的武将大概也没几号吧?

    “斜也,”他又笑着对完颜斜也道,“界河商市刚刚来信,说高丽国被你们打败了阿骨打希望你能带着人马去,好大干一番事业。”

    “哈哈,”斜也大笑着,“契丹都不过如此,高丽国家更不堪一击了!武太尉,看来俺们生女真和大宋联手灭辽的日子,也为期不远了!”

    谁要和你们联手灭辽!武好古心想:让你早点家是为了有人去开封府做个伪证!官家不一定相信自己和高俅,但是一定会相信你这个国际友人的。

    武好古笑着:“那敢情好啊!过一阵子某就要开封府了,到时候你们和某一块儿去,见到官家的时候,把这事儿说说。”

    完颜斜也揖拜一礼,正色道:“太尉若是能玉成此事,便是俺女真的恩人,请受俺一拜!”

    他现在考察过宋军了!还是很厉害的!骑兵不比生女真差,步兵战斗力更加惊人,而且还有一下把城墙崩个缺口的秘法。如果能和这样的强国联手,灭辽还不是小菜一碟!

    武好古连忙虚扶了一下完颜斜也,一本正经地说:“若是将来有一日你们举起反旗,某家一定会率大军跨海而赴辽东的。”

    “好,一言为定!”完颜斜也闻言大喜。他压根没想到武好古的跨海而赴辽东并不是帮着灭辽,而是去抢地盘的

    高俅醒了。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头昏脑胀的,脸色也不大好看。因为他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被官家赵佶训斥,还被拘进了御史台,御史台的人说他犯了打胜仗罪!

    真是荒唐,打胜仗居然也是罪了

    “来人呐!”高俅呼喊着,想让自己的仆人进来伺候。

    “高大哥,你可醒啦!”撩开帐帘进来的却是武好古,一脸的喜气洋洋,比升了官还开心的样子。

    “大郎啊,”高俅打了个哈欠,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武好古问,“有甚好事儿吗?”

    “有啊!”武好古笑道,“契丹人退了昨天晚上退的!”

    “是吗?”高俅吐了口气,“退了就好。”

    “是啊,”武好古笑呵呵道,“这下可以安心了高大哥,咱们赶紧在明堂川两岸多筑几座城池,使之和弥陀洞连成一线吧。最好隔100里就建一座城,同时再打造一些木船,这样就能通过明堂川和弥陀洞联络了。

    另外,再派出骑兵去扫荡地斤泽和河套草原河南部分。如果有可能就推进到黄河南岸,寻找合适的地方筑起朔州城吧。”

    武好古一连提出了一大堆筑城抢地盘的建议。因为他知道,挨了打的契丹人不会太平多久,就会再找上门来的!

    毕竟今天凌晨的这一战还没把契丹人打疼!虽然几百骑击垮了他们一万多,看着很有震慑力。但是契丹人的伤亡毕竟不大,耶律延禧很有可能想要找场子。

    所以河套这里很可能再燃战火!因此自己必须抢在辽军大至之前,完成明堂川地斤泽河套南岸草原朔州城的防线。

    只有这样,才能在契丹大军到来后立于不败之地。

    而只要契丹大军无处下手,真正的和平就可以期待了。

    “真有那么着急吗?”高俅看着武好古急切的模样,“俺们兄弟功劳都够了,该留点给别人了。”

    武好古笑着:“那就把苏伯充叫来,让他主持筑城吧这些城池要是筑好了,他怎么都能转上几个官,说不定还能挤进枢密院。”

    “这样最好,只要苏伯充能上去,我们就能放心了。”高俅点点头。现在苏东坡身体很不好,随时会一命呜呼。所以扶植起一个可以在政事堂或枢密院里面说得上话的文官,是非常重要的!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