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是宋狗,是高俅!”

    萧干一看到冲出雾气的那些“阻卜骑兵”手执的马矟,马上就知道是高俅高太尉的阴谋了!

    阻卜人怎么可能用马矟?他们顶天用短矛、短枪,那么长的马矟,还有长长的钢铁打造的矟尖阻卜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马矟?

    再说这些“阻卜骑兵”的队形也太整齐了,一看就知道不是散漫的克烈部牧民了。

    而这种严整的冲击队形,和萧合达说的宋军甲骑完全一样啊,所以他们一定是宋军的骑兵!

    “冲!”萧干大喝了一声,“儿郎们,都跟着某冲啊!”

    他不是傻瓜,当然知道自己带着的百余骑人困马乏的,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可不是对手,也得咬着牙上去抵挡一下,给身后的大队赢得换马和列阵的机会。

    要不然自己带着的上千南皮室甲骑,很有可能被对方的数百骑轮番冲散。

    真要打成那样,大辽的威名可就扫地了!在西南面招讨司地盘上游牧的,还有不少阻卜、党项部落,他们可都是契丹的奴仆,一旦契丹的威名不再,这些墙头草一样的部落很有可能会倒向大宋

    萧干已经将肩膀上背着的马枪提在了手中,大喊着一马当先,就迎着对面的“阻卜骑兵”冲去。跟着他的都的南皮室的精锐,刚才虽然怨声载道,但是现在敌人打来了,也只有挺身而战了!

    今天不战一场还能善罢吗?也不管来的是不是阻卜克烈部的骑兵,契丹的勇士都要将他们打翻在地。

    只有这样,大辽才是河套草原的主人!

    道理是这样的,不过每个举起马枪的契丹战士嘴里都是又干又涩,僵硬的驱马前进,也不讲究什么逐渐加速,也不讲什么保持队形了,只管拼了命拍打马匹,一上来就全力冲刺了。

    而在“阻卜人”这边,打头阵的是完颜斜也率领的四十几骑生女真铁骑!

    现在他们是真正的铁骑了,因为有了许多铁!人人都披上了坚固的青唐瘊子甲,胯下的河曲大马也有半副具装他们有全副具装,但是为了减轻马匹的负担,只用了半幅,个个都跟凶神恶煞差不多。

    萧干的那百余骑,在斜也眼中,不过是待宰的羔羊。

    虽然也披甲具装,手握长枪,可是队形如此松散混乱,马匹的速度也不控制,快的快,慢的慢,一看就知道是乌合之众!

    这些人,真的是压迫了女真人不知多少年的契丹武士吗?看上去,他们还比不上党项人的铁鹞子,比起汉人的殿前骑士更是差了一大截,更不必和自家生女真的勇士还有武好古的假子骑士相比了。

    今天,就让生女真的英雄杀个痛快吧!

    完颜斜也坐在马上,娴熟的控制着马速,和他的四十几个儿郎一起,组成阵列,如墙而进,速度越来越快,最后仿佛雷霆,仿佛狂风,和迎面而来的契丹甲骑冲撞在了一起。

    当碰撞发生的时候,斜也猛的大喝一声,似乎要将女真民族一百多年来所受的压迫和屈辱,全部变成怒火,发泄出来!

    这吼声一时压倒了一切声响,将迎面的一骑契丹甲士也震得一滞,当时就勒住缰绳,想要调头逃跑!

    可是斜也怎么会容他逃走?吼声中,他已经猛的一夹马腹,直迎上去。马矟伸出,劲道恰到好处,矟尖如活了一般摆动,在这契丹甲士的咽喉上带出一蓬血雾。接着就不停留的直扑向后面的一骑,再次挥动长矟,奋力一击,将其打落马下。

    同时发生的血案还有二十余起!

    被打死打伤的,无一例外,都是契丹甲骑!

    这群第一次上阵的契丹壮丁,无论在个人勇武还是在战术队形上,都处于绝对的劣势。

    面对四十余骑以密集队形冲锋的生女真骑兵,他们在同样宽度上展开的不过二十三四骑,密度只有对手的一半。而且手里的马枪也没对方的马矟那么长,冲锋的速度也没起来,队形又乱。根本不堪一击,除了带队冲锋的萧干躲过一劫之外,其他人全部落马。

    萧干虽然没有落马,但是也中了招,被一根马矟在肩膀上擦了一下。因为有铠甲护体,并没有见血。但是加在马矟上的巨力也不是闹着玩的,当场就打得他的右臂一阵巨痛,也不知是骨折还是骨裂,反正长枪是拿不住了,只能丢了长枪,伏在马背上闭目待死。

    不过取胜的女真骑兵没有停留,而是直接驱马而走了。死里逃生的萧干忍着剧痛,在马背上直起身体,还没来得及看一看周围的情况。又是一阵马蹄声和喊杀声传来!

    “为了磨古斯!为了忽儿札忽斯!冲啊!天父保佑”

    萧干听得很清楚,这的阻卜话不仅长,而且纯正!不一定是克烈部的,但肯定是阻卜人的语言!

    这是怎么事?

    他们真是阻卜人?

    难道冤枉了高俅?

    这样的念头在萧干脑海中一闪而过,很快就被否决了。因为他已经看到武天率领的骑兵冲出晨雾了。

    他们的队形,甚至比刚才打头阵的骑兵还要严整。这肯定不是阻卜人,磨古斯要是有这样的骑兵,他就不会兵败被俘了。

    所以来的一定是高太尉!

    萧干心思转动的同时,手脚也没闲着,熟练的操控着战马调头就跑。

    他现在只有一只左手能用,射箭都不可能了,不跑难道等死?契丹的勇士从来都不等死也不送死的!

    萧干逃跑的同时,冲出晨雾的武天则向另一群契丹甲骑发起了冲锋。这群契丹甲骑没有被完颜斜也攻击,但是他们可能没有搞清楚状况,看到完颜斜也带着骑兵后撤,以为自己这边打胜了,于是就去追赶。结果统统撞在了武天等人的矟尖上。

    他们的表现也和之前被斜也打垮的契丹骑兵差不多,在武天所部的墙式冲锋之下,一触即溃!原来的喊杀声,变成了一连串的惨叫,二三十人被扫落马下,发出垂死的惨叫。失去主人的战马悲鸣起来,在战场上到处乱跑。

    一击得手之后的武天,同样没有任何拖泥带水,带着兄弟们就如一阵风似的退去。只留下了一地的死尸伤者,还有惊慌的四散奔逃到契丹骑兵。

    经过斜也和武天的带队连续冲锋,萧干亲领殿后的百余骑已经是死的死,逃的逃了。就连萧干所部的主力,尚没有遭到攻击的九百余骑,也开始动摇了。

    契丹的骑兵不管有没有具装铠甲,他们都是游牧骑兵的作风,打得过就打,打不过跑起来也很快。现在萧干率领的百余骑已经被打散了,后面的甲骑自然要准备跑路了。

    武黄率领的是第三阵,四十多名假子骑士排出两列横阵,如一道移动的城墙一样,直直压了上去。短暂而剧烈的碰撞之后,人的惨叫声,战马的嘶鸣声音,又响成了一片。

    第三波冲击过后,南皮室军的一千余甲骑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虽然他们的损失不过七八十骑,但是谁都知道,他们遇上了难以战胜的强敌。

    负伤的萧干这时也到了自家的阵中,一个南皮室军的都监,名叫耶律观音奴的汉子慌慌张张的策马到了萧干跟前,“离保,挡不住了!那些阻卜人太厉害了”

    “不是阻卜人,是宋军!”萧干咬着牙道,“是高俅那个狗贼!”

    “高高俅!?”耶律观音奴一愣,“难不成咱们和南朝开战了?”

    “为了磨古斯!天父保佑”

    又是一阵阻卜话的喊杀声响起。

    耶律观音奴急忙问道:“怎么办?挡不住了”

    萧干咬咬牙,“挡不住就撤,俺们契丹的好男儿是不以撤退为耻的。”

    “好!”耶律观音奴大声下令,“吹号角,撤退!”

    契丹军制是闻鼓而进,闻号而退。号角声一起,南皮室军的甲骑还有辅骑,顿时星散而走。萧干和耶律观音奴也立即在亲信的护卫下向东而走,直奔萧得里斯的中军而去。

    “契丹人吹撤兵号了!”

    对契丹军制非常熟悉的武天策马奔到了正准备发起第二次冲击的完颜斜也跟前,大声说:“斜也,俺们不如集中全队再冲一次吧。”

    斜也立在马镫上张望,前方雾蒙蒙的一片,看不大清楚,“这就撤退了?也忒弱了吧?”

    “可不是嘛!一触即溃,比党项人的铁鹞子都不如。”武天说,“这还是他们的具装甲骑呢,还有万余轻骑大概更弱,不如一阵把他们驱散了,然后好收拾战利品营。”

    “好!”完颜斜也笑道,“武天,这俺们只要具装盔甲,其他都给你们!”

    完颜斜也一直在搜集盔甲,准备带老家去装备按出虎水完颜部,之前还得到不少青唐甲,结果被武好古用绢帛美酒换走了大半。

    不过寻常的铠甲,武好古也不感兴趣,所以武天就点点头道:“一言为定那就吹号集结吧!”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