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可欲一战否?

    武好古的问题一出,高俅高太尉就被惊了一下。

    高俅心说:你怎么这么问呢?官家都说了,不让开衅开衅什么意思?就是开战和挑衅!你也是个大儒,怎么就不明白呢?

    萧得里斯和萧干也给吓着了。

    这是赤果果的挑衅啊!高俅、武好古什么意思?唬人还是说真的?

    其实萧得里斯带兵推进到明堂川一带并不是在侵犯大宋的土地,而是在抢占争议地区。而在萧得里斯和萧干看来,宋人绝不会为了明堂川中游的地盘和大辽开战的,特别是眼下宋人和西夏还在交战呢!

    “若俺说欲战呢?”萧干沉着声发问。

    “那就战啊!”武好古笑着。

    什么?

    高俅惊讶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武好古疯了吧?和辽国开战能那么轻率吗?虽然眼前的这股辽兵看上去打不过三直军,可是人家大辽有的是精兵啊!要真打起来,生灵涂炭什么的不说了,自己和武好古这两个善开边衅的武人说不定连脑袋都得给御史台的文官弹劾没了!

    “你就不怕俺们大辽的天兵踏平界河商市?”萧干说着威胁的话,脸上凶相毕露。

    可武好古却是哈哈大笑起来:“不怕,不怕!

    萧太师,你若要战,咱们就约个时间,在明堂川以东开战!你若不想战,那就请退往大横水以东吧。”

    居然不怕?

    萧得里斯咬着牙,心想:你不怕,难道本太师会怕?

    不对啊,本太师在界河商市置了宅子,还有个木料行要是开战了就不好办了。本太师辛辛苦苦搞点钱也不容易,可不能都赔进去!

    “离保,”他用契丹话对萧干说,“我们现在可打不过他们,不如且退一步吧。”

    “那可不行,”萧干摇摇头,“退了一步,就等于把大横水和明堂川之间的肥美草地都让出去了。

    而且他们还有可能会得寸进尺,再进逼到大横水。到时候太师再后退吗?”

    萧得里斯想了想,又用汉语说:“高太尉,武太尉,在下奉了西南面诏讨司的将令而来,就算要退也得先请示诏讨司。

    而且,这一退岂不是把大好的土地让给你们了?”

    武好古一笑:“你们退,我们不进让明堂川和大横水之间空出来不好吗?要不然双方大军夹着一条小溪对峙,岂不是要天天提心吊胆过日子了?万一有个约束不及,说不定就是一场大战。与其这样,不如明儿就选个地方,痛痛快快打上一场。”

    “凭什么我们退,你们不退?”萧得里斯眉头大皱。

    “因为我们的兵马比你们的强,”武好古一指身边的高俅,“而且还有高太尉在此,如果发生交战,我们必胜!”

    这个理由是对的!真要撕破脸开打,萧得里斯和萧干的人马肯定不是对手。

    萧得里斯和萧干互相对视了一眼,萧得里斯道:“好吧,我方明日就退往大横水以东。不过大横水和明堂川之间,你方不得进入。”

    “一言为定!”武好古笑着,“只是君子之约我与高太尉都是武官,可没办法和萧太师移文立约啊!”

    “明白。”

    萧得里斯点了点头,便和萧干一块儿告辞离去了。

    “大郎,”高俅看着两个契丹人离开,大为惊讶,“他们居然被你说退了?”

    其实萧得里斯的表现是典型的契丹风格,契丹人没那么死心眼,他们不搞寸土不让。大辽可不是地盘一丁点儿大的西夏,大辽是辽阔得没边没界的半游牧帝国,怎么会为了一小块草地白扔进去上万丁壮?

    武好古一笑,“怎么是被我说退的?明明是被你给吓退的!

    可真是军中有一高,契丹吓破胆啊!”

    高俅连连摇头,“大郎,你这不是损我吗?我一介武夫,怎么能和范文正公相提并论?”

    范仲淹曾经在陕西当过经略安抚招讨使对抗夏主元昊,表现还算不错,因此得了个“军中有一范,西贼闻之胆破”的评价。

    武好古笑道:“高大哥,你这话说得不妥,是范文正比不了你啊!范文正就是吓唬西贼而且西贼元昊也没胆破啊,庆历议和不是咱们给西贼金银绢帛的吗?你现在吓跑的可是契丹啊,契丹比西贼厉害!”

    高俅吐了口气,“莫胡说了,你这话私下说说就罢了,如果传出去,那可就是把某放在火上烤了!”

    “知道,知道。”武好古笑道,“既然谈妥了,咱们就去吧。”

    “好,去喝酒!”高俅笑了笑,“他们走了也好,省得提心吊胆了。”

    “好,好去喝酒!”武好古笑着,“我军中有上好的酒中仙,今天咱们哥俩一醉方休!”

    “一醉方休!”

    因为事情太顺,高俅是一点防备没有,完全着了武好古的道。了大营后先视察了一番,发现营寨的确硬的不像话,就和武好古喝酒了。

    而且真的一醉方休,不过只有高俅醉了,武好古却没有醉因为武好古喝的是兑水的白酒!

    把高俅灌醉了之后,武好古就把赵钟哥叫来了自己的大帐,又让奥丽加持剑守在外面,无关人等不得靠近!

    “太尉,高太尉醉了?”

    “醉了,醉的不省人事钟哥儿,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准备好了!46名生女真勇士,192名太尉的假子,还有151名界河招募来的效用骑士,都是可靠的人,随时可以出击!”

    “谁带队?”

    “斜也和武天。”

    “好!”

    武好古擦着手掌,笑道:“好!狠狠的打把他们打疼了就好!”

    靠389个甲骑就要打疼上万契丹军兵是非常困难的,不过武好古也没再多可靠的兵马能用了。

    实际上,让46个生女真敢达出动都不大让人放心这些人可不是武好古养大的假子。不过他们一样憎恨契丹!而且还比较朴实,绝大部分不会说汉语。赵钟哥和斜也谈妥了以后,就向武好古保证不会出问题,武好古才让他们加入的。

    “太尉,武天求见!”

    奥丽加的声音传了进来。

    “进来!”武好古说了一句,就看见武天脚步匆匆走了进来。

    武天行了一礼,“太尉,契丹人今晚就要走了!”

    “何以见得?”武好古问。

    “炊烟!”武天道,“今天下午契丹营中的炊烟持续的比往日更久,至少久了两刻钟,一定在准备几份饭食。”

    武好古看了一眼赵钟哥。赵钟哥道:“有理!武天,你现在就去休息,天黑后带人出营记着,一定要分批走,不要带随从。”

    武好古点点头,“就是这样!千万小心,莫受伤了。”

    武天一拱手,“喏!”

    武天当斥候的本事显然是一流的,仅仅凭着炊烟的变化,就准确判断到了契丹军马正在准备夜行。

    趁着夜色离开明堂川前往大横水是萧干提出的建议。他总觉得事情不大保险,来的可是高太尉啊!看看他在和党项人作战中的表现就知道这厮有多狠了。

    明堂川这里乱纷纷的一万多契丹兵马在高太尉眼中,没准就是一堆土鸡瓦狗啊。

    “不必担心,”萧得里斯坐在帅帐里面,一边看着一边安慰着有点坐立不宁的萧干,“宋人和西夏还没打完,不会和咱们开战的。”

    萧干点了点头,应该是不会开战的可是不应该的事情,也不一定不会发生吧?

    “太师,总有些不放心,”萧干道,“不如这样,下官带着南皮室的勇士殿后,掩护大军退走。”

    “如此也好,”萧得里斯道,“再把远拦子放得远一点,这样应该万无一失了。”

    说完,萧得里斯又全神贯注地看起了这本中的观点虽然也和一样,谬误颇多,但还是可以一观的。

    汉人的大儒是想用天理代替佛祖,可惜人言如何能比佛说?人言只是假说,佛说却是不容置疑。

    看着看着,天色就渐渐暗下来了。萧得理斯的仆人送来了晚餐,非常的简单,就是烤肉、馕饼、腌菜,还有一壶兑水的酒中仙这种蒸馏酒在辽国贵人中极受欢迎,几乎供不应求。所以就有不少奸商往酒里兑水,不过兑水后的酒中仙还是非常好卖。

    就在萧得里斯喝酒吃饭的时候,他的大军也开始悄悄开拔了。

    为了迷惑宋军,今晚开拔的部队不会把营帐收走,而且还会有少量的人马留守营寨,在明天天亮后再拔营启程。

    而余下的兵马分成三批,负责驱赶牛羊和辎重车辆的辅兵先走。然后才是萧得里斯亲率的主力,而萧干则亲率1000名南皮室军的甲士殿后。

    另外,还有数百轻骑提前撒了出去,严密遮护大队人马。

    这番布置,都是萧干安排的。在萧得里斯看来,实在有点多余了。

    自己已经肯退一步了,高俅、武好古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这份“功绩”也够他们在赵佶跟前吹嘘的了。

    而且,他们俩年纪那么轻就落了阶,还有什么立功的动力?难不成想学狄青吗?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