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郎,官家的手诏上说了甚?”

    “还能说甚?当然是房子的事情了”

    “他不肯给?”

    “没说给不给,只说以后再也不许用开封府的房子去激励军心了。”

    明堂川,宋军大营,帅帐之内,高太尉和武好古都换了一身便装,悠然自得的坐在界河造的波斯地毯上,一边喝着香茶,一边儿聊天说话。除了他们二位,在大帐里面只有一个罗汉婢在伺候。

    武好古已经接了升官的诏,现在是堂堂的郓州防御使了这可是个了不得的大官儿了。比防御使大的武官,就只剩下观察使、节度使留后、节度使和太尉等四阶了。

    也就是说,武好古现在已经成为了大宋第一等的高级武官!

    有了这样的正任官节度留后、观察使、防御使、团练使、刺史等五阶作为阶官时称正任官身份,武好古就有资格当上三衙管军或是一路的经略安抚使了。

    虽然武好古现在的官升得飞了起来,不过却没人敢说他是“幸近”了。他的官袍,可是用党项人的鲜血染红的!银、夏二州都是他领兵收复的。统万血战杀了一万多个西贼,割下来的脑袋垒成了京观,就在统万城外面堆着。

    而且穴地爆破强攻统万城的功劳,怎么都是他的!天下闻名的坚城加上一万西夏守军,还换不来一个正任官?

    再加上之前武好古还带兵筑了“银州一夜城”,所以攻坚和筑城的本事,无疑是当事第一了。

    不过在宋朝,武官的本事太大也不见得是好事!

    这不,一向对武好古恩宠有加的官家赵佶,现在也在手诏里面对他进行申斥了。

    不仅申斥,连武好古开出去的空头房契,他都没确定认下来。

    “且放宽心吧,”高俅笑着安慰道,“官家不会让你自掏腰包的这2000套房,他一定会给的。官家不给你准话,就是怕你再用房产去激励军心。”

    “不用房子还能用甚?”武好古苦笑起来。

    “土地啊!”高俅笑道,“在统万城的时候童大官用土地激励府兵的效果不错啊。”

    “唉,那也就是骗骗没见识的农夫。”武好古摇头,“朔方的土地,一亩不知道能不能值100文?250亩不过几十缗。”

    高俅道:“这不还有升官吗?”

    “府兵升个屁官,”武好古摇头,“比下兵还第一级,升上五级才有一个守阙进勇副使,升五级得砍多少脑袋?”

    宋朝武官的升官图从某种程度上说是用来给服役期限漫长的雇佣军打发时间的。从无品阶尉勇中最低的守阙进勇副使往上数到太尉有60阶!下面还有马兵、上兵、中兵、下兵。

    当兵想要升官那真是想太多了!而且府兵服役期限一共就五年,能升到一个上兵就已经很拼命了。

    “唉,莫想恁多了。”高俅笑了笑,“本朝就是重文轻武的规矩所谓的轻重,当然得和钱财挂钩了!”

    重文轻武不是空口说说的,而是涉及到一个利益分配机制。宋真宗的励学篇里面不就赤果果的提到了土地、房子和美女了?

    而土地、房产、美女,总是有限的,文士拿了大头,可以给武士的自然就没多少了。

    所以宋朝的重文轻武,从根本上说,就是在社会财富分配的时候倾向文士而抑制武士。

    而这种利益分配导向造成的问题,并不会因为募兵制改成了府兵制就有所缓解。事实上,府兵制从北宋中期开始受到官场青睐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府兵制看上去比募兵制更省钱这意味着国家可以花更少的钱在武人身上,而文士自然就能得到更大的蛋糕

    “不说这些了,”高俅想到府兵制也有点头疼,摆摆手道,“官家给我的手诏上说了,绝不可以开衅,只需把契丹人挡在明堂川一带就行了。

    大郎,这些日子,明堂川还安稳吧?”

    “安稳,”武好古笑着,“稳如泰山”

    他的话刚刚说了一半,大帐外面传来了奥丽加的声音:“太尉,赵客省请见。”

    赵客省就是赵钟哥。高俅也带来了给赵钟哥升官的诏,他现在是从七品客省副使了。不过职官也没变化,依旧是武好古的军事机宜指挥使。

    武好古和高俅对视了一眼,便道:“请他进来。”

    奥丽加一挑帘子,一身戎装的赵钟哥就快步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一封信。

    “太尉,契丹人的河清军节度使萧得里斯派来了使者,提出要和您还有高太尉见面。”

    高俅皱眉,“见面?”

    武好古则一伸手,从赵钟哥手中接过了信,展开了细看了一遍。

    “想要和咱们划分防区。”武好古一笑,“高大哥,看来契丹人是怕了你啦。”

    “别胡说,他们可是契丹人!”

    武好古笑了笑:“高大哥,不如让他们后退到大横水以东吧,这样双方能离得远一点。”

    大横水也是黄河的支流,在明堂川和屈野川之间。

    武好古又道:“他们后退到大横水东,而咱们依旧留在明堂川以西。这样大横水和明堂川之间就空了,作为双方的缓冲。”

    武好古当然是有阴谋的!他带兵到了明堂川后,就立即下令赵钟哥和最心腹的军事机宜制定袭击契丹人的作战方案。而把契丹人从明堂川骗走,然后再下手突袭,则是最佳的方案。

    “他们肯吗?”高俅问。

    “怎么不肯?”武好古笑道,“咱们的实力可比他们强大,而且还有高大哥你在这里。万一发生摩擦,吃亏的一准是契丹人。钟哥儿,你说是这个理儿吗?”

    “没错,”赵钟哥也道,“俺们又没要他们退境内,不过是以大横水为暂时的分界嘛。”

    高俅想了想,“也好,那就提一提吧!”

    两方面的头脑会面的地方,是在明堂川的河滩上。高俅和武好古并辔策马立在明堂川西岸和浅滩上,前面是七八丈宽的河道,水深超过一丈,不可能涉渡。萧得里斯和萧干则一起骑马站在靠近明堂川东岸的河道上面。双方的四个人都没有携带兵器,同时还穿着铠甲。在会面之前,两边都派人过河进行检查,确保对方没有暗藏兵刃。

    “不知哪一位是武太尉?”其貌不扬的萧得里斯首先拱手行了一礼,开口就是流利的开封话,“本官河清军节度使萧得里斯。”

    “在下便是。”武好古也了一礼,他微微有点奇怪,这位怎么不问高太尉,却先问起自己这位武太尉呢?

    “久仰,久仰!”萧得里斯笑道,“在下早就拜读过阁下的实证论,颇受启发啊!”

    其实实证论还没有完成呢,现在完成的只是“总纲”,也就是大的理论。至于实证论要如何运用于自然科学各领域和社会科学各领域,那可是一门很大的学问了。根本不是短时间内能理清楚的。

    “是吗?”武好古笑了笑,“没想到萧太师还是在下的知音。”

    “非也,”萧得里斯摇摇头,“我可不是太尉的知音,虽然实证论有可取之处,但是大部分都是谬论!因为众生觉识一共有九识,实证论者只知眼、耳、鼻、舌、身,实在太过浅薄无知了。”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后世都大存争议,何况在宋辽之世?圣人之言,佛陀之经,怎么都比你亲自观察出来的要准确吧?更不用说根据实践推导而出的道理了。

    而萧得里斯所说的“九识”则是佛教的观点,正好可以用来批评实证论,因为实证论只注重感官的认识,比如“眼、耳、鼻、舌、身”等五识。而佛教则在“五识”之上还有“意识”、“末那识”、“阿赖耶识”、“庵摩罗识”,总之高明的很

    武好古只是笑了笑,他没有兴趣去和一个契丹的佛教徒辩论实证主义你们都去烧香拜佛吧,科学实践什么的,汉人来就行了!

    “在下高俅!”高太尉有些不耐烦的插话道,“萧太师前来不是为了和咱们辩法吧?”

    听到高俅自报家门,跟在萧得里斯身旁的萧干立马就神色一凛,锐利的双目死死盯住了大宋第一将!

    “原来是高太尉啊!”萧得里斯冲着高俅一拱手,然后又一指身边的萧干,“这位是萧离保,是我大辽西南面招讨司的都监。”

    武好古和高俅都不知道萧离保是哪位,都监的官职听上去也不大,所以都没在意,只是礼貌性的行了礼。

    然后武好古就质问道:“萧太师,你不觉得贵国的兵马早就已经深入我大宋境内了吗?”

    “大宋境内?”萧干哼了一声,“此地分明是我大辽的臣属邦泥定国的土地!分明是你们入侵了大辽藩属之地,现在倒到打一耙了!”

    武好古笑道:“不说这些绕嘴皮子的话了,俺们都是武人,今日只问一句,可欲一战否?”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