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鸳鸯泺离界河商市只有600里了”

    赵佶脸色阴沉,手里拿着苏辙从界河商市发来的奏章,看着下面的一大堆臣僚。

    他现在的心情就好像坐上了过山车,一会儿满满的雄心壮志,仿佛是天可汗第二;一会儿又提心吊胆,怕得要死,好像是遗传性胆小病发作了。

    而现在看起来就是遗传性胆小病发作的时候!这是一种心理疾病,不过却没有心理医生给他治疗,只有一群胡子很长见识却有点短的大臣在崇政殿里面出馊主意。

    “陛下不必担忧,”病怏怏的苏东坡安抚着赵佶,“界河商市城池坚固,有险可恃。界河水上,也都是我大宋的船只,契丹人纵有快马,也不可能踏水而过的。”

    “用兵贵奇,如果契丹人决心南下开战,就不会驻兵鸳鸯泺,还让使臣告诉我们了。何况河北经略安抚使韩忠彦素来知兵,陛下无须忧虑。”

    李格非也跟着老师一起说着安慰赵佶的话,不过赵佶的眉头却大皱了起来。韩忠彦能叫知兵吗?他就是个上了年纪的书呆子,辽人要打过来了,他能做什么?

    “把高俅调往河北如何?”赵佶突然冒出个念头,“让他做河北东、西两路兵马都总管,将河北的府兵好好整顿一番。”

    这段时间,朝廷上最热的话题,除了平灭西贼和力抗契丹之外,就是改革军制,大兴府兵了。

    因为童贯、高俅和武好古都在奏章中报告了隶属三直禁军的5000府兵在统万之战中的出色表现。

    这些只是经过短期训练的府兵,使用长度在一丈半左右的长枪步矟,以密集而严整的队形进行冲击时,几乎让敌人难以抵挡。

    在统万城墙豁口处的血腥战斗中,西贼投入了2000名卫戍军和2500以上的铁鹞子进行冲击。却无法攻破不到5000人的宋军长枪兵的防御,最后付出了超过2700余人的重大损失。

    而宋军长枪兵的伤亡,仅仅只有五六百人,其中重伤和阵亡的府兵不足三百。

    这样的战果别说是“只会扛锄头”的府兵,就是西军精锐也很难取得吧?

    所以在看了童贯、高俅和武好古三人的奏章之后,朝廷中的舆论一边倒的开始吹捧府兵,贬低募兵。还有不少官员干脆上疏建议不再募兵招效用,转而全面恢复府兵制。以后大宋就用府兵去打天下了。

    同时,对于左右榜进士的争议也小了许多只是不知道府兵都头的官场开局,有没有可能吸引到足够多的人才来报考?

    搞不好,大家对辟雍学宫和云台学宫的兴趣也会降低不少吧?

    “陛下,”知枢密院事张康国还是比较冷静的,他上奏道,“高俅虽然能战,但是他能够扫河湟、降仁多、破统万、败察哥,连战连捷也不全是因为用兵的本事。还有兵学司的生员、开封府的房子、朔方路的土地少了这三样,只怕便是高俅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张康国一提到房子,赵佶就忍不住烦恼起来了。他并不是个小气抠门的官家,武好古擅自给出的2000多套房子纵然价值600万缗,但赵佶并不心疼。可问题是御前猛士的待遇太高,已经引起了不少文官的不满文贵武轻的等级制度,正在被打破!

    御前猛士的军饷和福利就已经堪比京官儿了,现在又因为割脑袋换房子的奖励方式,获得了大量的房产。这可就让那些在开封府蜗居多年的文官们眼红了。

    可别小看3000缗的“筒子楼”,文官做到朝官拿出这笔钱当然不费劲儿。可是京官、选人,靠正当的收入,那是一辈子也买不起的。最小的从九品官儿,一年的正俸才144缗啊!3000缗那是20年都攒不齐的。

    而且这些文官大多从小就接受“书中自有黄金屋”的洗脑,现在书中连筒子楼都没有,倒是割脑袋赚功劳的粗鄙武夫拿到了筒子楼这不成了“刀下自有黄金屋”了?真宗皇帝的励学篇是不是要改成尚武篇,什么千钟粟、黄金屋、颜如玉的,统统用西贼和契丹人的脑袋来换?

    这还是大宋吗?这不变成了用军功爵蛊惑人心的暴秦了?大宋可绝对不能走暴秦的老路!

    所以在给武好古加官进爵的同时,赵佶还写了一封手诏,严肃批评了武好古所奉行的地产兴邦路线,勒令他不得再以房产为饵激励将士死战。

    “开封府的房产自是不能轻易授予战士了!”赵佶咬着牙道,“御前演武也不再定期举行不过给有功府兵授田之法并没有错,具体如何奖励,枢密院和兵部要尽快商量出个办法。”

    “臣领旨。”

    知枢密院事张康国和兵部尚书刘逵双双领了圣旨。赵佶点了点头,神色中有了几分欣慰。

    他之所以坚决放弃“以房换头”的激励方式,不仅是因为文官们的不满,更主要的还在于府兵在统万之战中表现出来的战斗力。

    既然有了便宜量又足的府兵,还要昂贵的房奴猛士干什么?所以赵佶只是停掉了“以头换房”,并没有停止“以头换地”。当然了,地也不能多给,必须以250亩为上限,而且只能给缘边州县的荒地,不能给内地的沃土。

    “陛下,”右相苏东坡这个时候坐在一张杌子上开口了,“现在契丹漫天要价,又摆出了大兵压境的姿态,不可掉以轻心。

    因此老臣建议暂停西北方对党项的攻势。东线可止于盐州、河套草原,西线可解秦王川城之围,并且放弃凉州攻略。最后再允许乾顺割地称臣。”

    赵佶神情变得非常纠结,苏东坡的意思就是见好就收算了。且放乾顺一条活路,然后集中力量应付契丹这样契丹人多半也会缩去的。

    毕竟大宋现在看起来很能打啊,还出了高俅这样的名将。而且辽国的内部也不稳定,阻卜人叛服不定,生女真又有失控的趋势。如果辽国决意开战,一旦被高太尉打败,阻卜和女真就会乘势而起。大辽就有灭顶之灾了!

    可是现在又是灭亡或迫使西贼西迁的最佳时机。只要秦王川到手,河西走廊就面临着被大宋封闭的危险。西贼就得在马上西迁和彻底屈服之间做出选择了。

    而且正在围攻秦王川的高永年,仿佛还拥有了可以迅速攻破秦王川城的办法穴地爆破城墙法!

    “陛下,秦王川城城破在即,现在放弃岂不是要前功尽弃?”蔡京一直在观察赵佶的表情,他笑着,“说不定现在已经城破,难不成咱们还要把苦战得来的地盘还给西贼吗?”

    秦王川的战事是从三月初开始的,高永年指挥的河西路主力在拔掉了卓罗城、水波城、盖朱城、仁寿山城等一系列西贼据点之后,终于推进到了秦王川,并且完成了包围。

    不过高永年的军中没有专业的工兵,施工能力和三直禁军不是一个档次,所以没有一两个月的施工,根本不可能完成穴地施工。

    而且秦王川城内的西夏军已经知道了统万城是怎么被攻破的,所以早就有了准备。在城内预备了大量的塞门刀就是刀车和后备部队。一旦城墙崩塌,就能及时进行封堵了。

    另外,乾顺、察哥两兄弟也在兴灵二州拼命动员兵力,现在已经将铁鹞子和卫戍军补充完毕,随时可以出征秦王川了!

    不过赵佶并不知道这些情况,他只晓得西贼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了,只要稍微用力推一下,也许就能一劳永逸解决问题了。

    想到这里,赵佶的神色又缓和了一些,“东线止于盐州,西线止于秦王川吧等打下秦王川后,便许乾顺、察哥兄弟改过自新。只要他们肯亲入开封府谢罪,朕便待之如子,不再追究其罪,仍让他们主政兴、灵、韦、凉、甘、肃、瓜、沙等八州,还可以给乾顺一个西域大都护的名义,任其西取四镇之地。

    至于契丹嘛,可与之分割河套之地,这样他们也算有所得了,当不至于与我刀兵相见。”

    天子总算放弃一举破灭西贼了!苏东坡心中松了口气,这下就好办了。

    蔡京这时又上奏道:“陛下,臣建议将武好古从朔方路调,出知沧州事兼兵马钤辖,并统沧州兵马进驻界河商市,以防备契丹。”

    沧州兵马一旦进入界河商市,也就意味着商市高度自治时代的结束,将会沦为和海州京东商市仿佛的半自治商市。

    虽然武好古在知沧州事兼兵马钤辖任上还可以一手遮天,可是他的任期一到,别人就能来接管商市的防务了。甚至能进一步把沧州的州治从清池县前往界河商市

    苏东坡当然知道蔡京的意思,不过他却没有出面反对。因为找不到反对的理由现在辽国大兵就要压境了,界河商市如此富庶之地,怎么能空虚无备?

    除非宋辽之间的这场冲突可以在短时间内结束,至少辽国得放弃在河边施压,否则蔡京的提议就是非常必要的!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