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夜幕沉沉,在延安府城的经略安抚使衙署当中,这个晚上总有寥寥几点灯火不曾熄灭。

    契丹兵马入侵的消息也传到了陶节夫这里。哦,也不能算入侵吧?他们只是进入了原本属于西夏的地盘而已。但还是给正处于兴头上的陶使相当头浇了一盆冰水。

    在他领导下的宋夏战场东线,现在可谓是形势一片大好!三直军和河东军在统万城下取得的近乎奇迹一般的大胜之后,西贼已经丧失在无定河流域立足的可能了。随后的几日中,晋王察哥的兵马就在快速撤退,包括宥州城在内,所有位于无定河流域的城堡,都在第一时间放弃。

    因为走得太过匆忙,在宥州城内甚至还遗留下了许多百姓!粮草也没来得及全部烧毁放了火,但随后就被参与哄抢的百姓给扑灭了。可没过多久,在三岔口让萧合达一顿好打,憋了一股邪气的王老军事家就带兵打进了宥州。在一番民族团结的教育工作之后,宥州城的党项百姓全都把抢到了粮食交给了国家

    再加上三直军在统万城抢到的三十几万石粮食,现在无定河一带的宋军一共掌握了超过50万石粮食。足够支持向河套草原和盐州、灵州的进攻了。

    所以陶节夫今天白天的时候可是志得意满,和幕僚们商量了几个时辰,制订了一个相当宏大的作战方略,准备集结十万以上的大军,直捣灵州!

    如果有可能,就把兴庆府一块儿给拿下了!

    可是兴奋了没多久,让人心惊肉跳的坏消息就来了。

    契丹人南下了!

    这是要和大宋开战吗?

    鄜延路的转运判官薛嗣昌闻讯第一个赶来,进了陶节夫的房,看着坐在椅子上,眉头紧皱,一言不发的陶节夫就问:“使相,会打起来吗?”

    陶节夫抬眼看着薛嗣昌,一时没有开口。

    说实话,会不会打起来,他这个使相也不知道。他虽然跟随章楶在西军前沿多年,也算精通军务。但他只是个对付西贼的“专家”,对契丹人的情况并不了解。而且他也和大部分宋人一样,有那么一点恐辽症!

    一想到契丹大军蜂拥而来,陶节夫就有点头皮发麻了。现在东线的精兵都在宥、夏二州,银州那边比较虚。一旦被契丹抄了银州后路,东线的战局怕是要满盘皆输啊。到时候丢的不仅是夏州、银州、宥州,没准连绥德军和延安府也得一块儿玩完!

    “不可不防!”

    过了半晌,陶节夫才憋出这么一句。

    “使相,让谁去防?”薛嗣昌接着又问,“又要怎么防?”

    陶节夫想了想,“当然是童贯去防,他是朔方路经略安抚制置使嘛,银州可是朔方路的地盘!”

    这个锅甩的也不错,他虽然是东线宋军的主帅,但他的权力是有限的,只能用在对西贼的作战中。可没有同大辽开战的权限!

    一个擅开边衅的罪名,陶节夫可背不起。同样的,如果等到辽国准备停当,大兵压境,丧师失地了,他陶节夫一样要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现在最要紧的甩锅,把这个对辽的黑锅甩给童贯。

    不过光有甩锅也不够,因为陶节夫的本职是鄜延路经略安抚使。属于朔方路的银州可以丢一点地盘,可属于鄜延路的绥德军和延安府却是寸土都不能丢的。

    而要确保鄜延路寸土不失,那就势必要将老军事家王恩统帅的大军从宥州召。可这样一来,对盐州的攻势可就没有办法进行了。

    哦,也不是没有办法,而是不能由东线诸军主导,只能由吕惠卿从泾原路出兵去攻打盐州了。

    想到自己其实是高太尉和武大郎辛辛苦苦打出的局面,却要给吕惠卿去捞现成的。陶节夫顿时就大大的郁闷起来了!

    “崇道,师严,赵指挥,你们觉得,咱们该怎么对付这些契丹人?”

    斯时斯刻,月黑风高,统万城内的朔方路帅府之内,却是灯火通明。使相童贯一身便服,在陈设豪华的中堂中,显得有点坐立不安。

    而和童贯一块儿商量大事的三个人中,高俅自是眉头大皱,看上去比童贯更加不安。倒是武好古和赵钟哥二位,都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儿。

    特别是武好古,那真是一丁点的惊恐都没有,给人一种特别安心的感觉他能不安心吗?有完颜斜也在呢,什么样的契丹人搞不定?

    再说了,他和契丹的大人物都一块儿在界河商市发财,那么大的利益说放下就放下了?

    “怎么对付都行!”武好古一笑,指着身旁的高俅说,“有高大哥这等大将坐镇,契丹又能奈我何?”

    高俅一听这话,脸色都青了,气呼呼的说:“大郎,都甚时候了,你怎还说这等风凉话?”

    “怎是风凉话儿?”

    赵钟哥笑着插话了,他刚才一直在观察武好古,见到他的镇定自若,也大感欣慰,他现在可是跟着武好古混的。要是武好古是个被契丹人一吓唬就尿了的怂蛋,那他还有啥指望?

    “契丹兵不过尔尔,”赵钟哥道,“轻而不整,只能游斗骑射,不大能阵战,比起铁鹞子还有所不及,所以不必惧怕。”

    契丹兵那么弱?这话武好古听了都有点怀疑了。历史上大石头不是用几千骑兵就打败了童贯的十五万大军?

    赵钟哥接着说:“契丹也承平日久,所谓的宫帐精锐大多没有上过战场,而且又喜欢吃斋念佛,早就没有了昔日的杀性。也就是摆在镇州城的两万部族军战力稍强,阻卜克烈部汗王磨古斯就是被他们打败的。”

    被他这么一说,武好古也觉得有理。如今辽军的战斗力恐怕真是比不上历史上宣和北伐期间童贯遇上的辽兵。

    后者可是和“生女真敢达”打生打死十余年的老兵,能活下来就是本事了。而现在的辽兵,除了在同磨古斯的战争中得到锻炼的一部分人,其他人都没怎么上过战场,怎么能和经年累月打仗的西夏军队精锐相比?

    “赵指挥,”童贯拈着胡须,看着赵钟哥问,“你可有良策?”

    赵钟哥一笑:“有甚良策,无非就是打出去!”

    “打打出去?”童贯眉头大皱,这可是契丹人啊!

    赵钟哥道:“打出去最干脆,否则就有的好纠缠了。使相您可别以为契丹人真恁般大胆,其实他们也怕开战。现在露点头是试探,如果发现咱们软弱一定会得寸进尺的。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迎头痛击,打疼了他们就不敢再来了。”

    童贯只是摇头,“不妥不妥,现在他们又没进入咱们的国境,不过是在西贼故地上转悠。”

    “那便是胆怯。”赵钟哥道,“和西贼接壤的辽境属于辽国的西南面招讨司管辖,这个招讨司在辽兴宗年间还有点兵力,如今辽夏和睦多年,早就没落了。下属州军全都空虚无备,唯一堪用的也就是南北王府的皮室军,总共就两万人。”

    皮室军!?童贯吸了口凉气儿。

    皮室军的威名他如何不知?那可是契丹的精锐!

    “现在的皮室军可不是百十年前的皮室军了,”赵钟哥看着童贯解释道,“当年的皮室军是御帐精锐。后来隶属南北王府就不行了,不过是寻常部族兵的水准。因为南北王府皆在西南面招讨司的地盘上活动,所以这两万过了气的皮室就是西南面招讨司手中最能战的兵,其余就更弱了。”

    “皮室都不是精锐,那谁才是契丹的精锐?”童贯不解地问。

    “契丹的精锐有两种,”赵钟哥解释道,“一种成天打仗的精锐,都在西北面招讨司下面,其中以镇州建安军的兵马最强,都是从诸部族中选出的精兵,共有两万余骑。不过他们只在西北作战镇守,其他地方的征伐不得抽移。

    另一种是新组建的宫分军。契丹人的宫分军账面上虽有十一宫一府,但往往只有新建的宫卫精锐汇集,气象刷新。那些老宫卫大多是暮气沉沉,供应不足,难堪大用。如今比较新的宫卫就是太和宫、永昌宫,拢共两万五千骑,其中具装不过五六千。”

    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大宋官家因为不放心武人而重文轻武,以致军力削弱。而契丹皇帝一样害怕底下人造反,所以就要把各部精锐都搜集到宫分军中用来自保。

    但是宫分军也有亲疏远近,老的宫分军总没有新建的宫分军靠得住。所以契丹的历代皇帝在新建宫卫的时候,往往会削弱老的宫卫。于是就形成了宫卫削弱部族,新宫卫削弱老宫卫的循环。

    而被契丹朝廷摆在西南面对付西夏的皮室军,就是最过气的宫分军皮室军起源于辽太祖的御帐亲军,实力早就和威名不相称了。

    “高大哥,”武好古是完全信任赵钟哥的,人家可是辽军的“内部人”出身啊,于是就笑着对高俅道,“看来这事儿还得麻烦您了,不如就由高大哥统帅御马直和河东两军的甲骑走一趟屈野川吧。”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