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在统万城内武好古的临时府邸当中,这一餐开封风味的家宴,那是人人都吃得舒服之极。

    这些日子在西北征战,酒肉固然不缺,但是开封市井民家风味的饭食,却只能在梦中品尝了。此番白飞飞和她的两个女徒弟出手,烹制了一餐正宗的开封菜,香糖的果子,芥辣的瓜儿,绿嫩的野菜,米粥熬得微黄,无定河里捞起的鲤鱼熬了浓汤,当然还少不了最有特色的开封菜猪油炸子鸡。

    这可是三个不着粉黛也姿色绝佳的美人儿亲自下厨烹的美味,而且三位美人还亲自在席间作陪,如何不叫武好古、高俅和童贯三人胸怀大畅?

    少许酒菜下肚,揽着美人儿的三人也放开了心神,不住的谈笑风生。说的都是开封府的风花雪月,隐隐都有些思乡。白飞飞一张巧嘴也颇能应景儿,不时赔笑几句,就能让在座的两个半大老爷们童贯只能算半个心情欢快。

    这开封府撷芳楼的花魁行首,还真是名不虚传啊!

    “高大哥,”白飞飞朝着高俅微微一笑,用一口纯正的开封口音说着,“奴奴听人说,你现在可是大宋第一将了,上在河湟就是头功,这在无定河又是头功,奴奴佩服的紧,先敬高大哥一杯。”

    高俅闻言摆摆手笑道:“飞飞,你莫听人瞎说,某可不是头功,上在河湟全靠童大官指挥运筹。而这一,大郎才是头功啊!”

    武好古听了这话连忙摇头,笑着说:“高大哥,你怎恁般谦虚?某一个商人,又不会打仗,怎能立下头功?”

    “唉,”高俅一笑,“你怎不会打仗?那个军事机宜指挥,还有两个工兵指挥,不都是你让人建立起来的?另外,用骑士武官训练府兵也是你的办法啊!光是这三个法子,就能让你坐实了一代名将啦!”

    武好古的嘴角带着一丝淡淡微笑,听着高俅说话,目光却在童贯脸上扫了又扫。只看见这大貂珰面带微笑,手拈胡须,却不知他的心思如何?

    “高大哥,你莫抬举小弟了。”收眼神,武好古继续谦让,“小弟哪是一代名将?小弟压根连金鼓军号都分辨不出,成立军事机宜指挥不过是小弟实在不懂打仗,不得已才靠那些懂行的骑士。那些骑士,不都是高大哥一手带出来的?”

    “我也是拿现成的,”高俅摇摇头,“殿前御马直里面也没谁是我调教出来的若有功劳,也该是慕容先生的。”

    武好古笑着:“慕容先生不过是把那些骑士领进了兵学的门,真正带着他们上战场,将他们编组成军的,不还是高大哥你吗?这次的头功,我看是非你莫属了。童大官,您说是不是啊?”

    童贯只是笑着看看武好古,又瞅瞅高俅,却只是笑而不答。其实武好古的谦虚让他有点意外,这一次的头功无疑就是武好古的!

    而且武好古一不小心,还在军学之道上面开创了四条新路一是依靠军事机宜指挥调度;二是组建专业的工兵;三是运用火药炸毁城墙;四是以骑士御府兵。

    就这几条,说他是军学大家都不为过!

    还不会打仗这谦虚的,可有点儿过头了。

    看到童贯不言语,又瞅瞅高俅,一样是若有所思。武好古心里就是一沉,能在历史上扬名立万的,果然个个都不简单啊!

    “高大哥,童大官,”武好古斟酌着用词,“某终究是个商人,战场不是在下能长久驰骋之地。所以这功劳嘛,够用就行了难道某还要长久在西北苦寒之地带兵打仗?这仗有啥好打的?界河商市那边还有一大堆事情,对于东南海上的开拓,也才刚刚开始呢!”

    这话说的倒是在理。

    童贯轻轻点头,但还是没有表态。

    武好古接着又说:“道夫兄,师严兄,你二位才是真正领兵打仗的人啊。作为将帅,才需要功劳以固恩宠,立威名。有了恩宠和威名,二位才能继续与军中为国家为官家效命。所以这次的首功,某看还是高大哥的。”

    高俅摇摇头,又想谦让真没想到高俅也是一个懂得谦让的君子武好古连忙继续说道:“至于道夫兄现在可是使相了,朔方路经略安抚制置使,封疆一方,手里没点兵马也忒不方便了。不如就在三直军中选个万余壮士跟随吧!”

    武好古的提议把童贯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不可,不可,三直军岂是咱家可以染指的?”

    “是啊,”高俅也道,“三直军是殿前司的人马!”

    武好古笑道:“殿前骑士和御龙猛士才是殿前司的人,其他人可不是!某的意思是,道夫兄不如把那万余使长枪的府兵留在朔方。人数虽然不多,却是很好的路子府兵要多少都有啊!”

    童贯闻言就拧起眉头。他当然知道三直军中那些长枪府兵的好处了那可是既廉价,又好用啊!

    这种“义务府兵”的招募成本可比募兵低多了,而且还不用支饷。真是再廉价都没有了!原本以为这种廉价府兵没有什么用,最多充个辅兵屯田兵的,上不了战场。

    可是谁能想到,让那些从御马直中抽调出的骑士军官训练了几个月后,这些府兵非但能上战场,而且表现非常不错。虽然比不上猛士,但也不比寻常的西军精锐差!

    这事儿可不是出人意料那么简单,而是有可能砸掉一大批人的饭碗了!

    “道夫兄,”武好古认真地看着童贯,“府兵稍加训练就能当大用这事儿,终是隐瞒不住的,也不应该隐瞒。而且西军各家将门现在一定知道了这是咱们三人的功劳,推是推不了的。”

    这话的意思是,得罪人的是咱仨,谁也跑不了。而且最跑不掉的就是你童贯了!

    武好古还能去界河商市避风头,高俅大不了开封府混殿前司。而童贯却得在朔方路的任上顶着,如果手里面没兵,又被西军将门看成砸饭碗的对头。那这个朔方路经略安抚制置使还怎么当?

    看到童贯的眉头越锁越紧,武好古心里终于松了口气。童贯毕竟是童贯,历史上封王的宦官又怎么会没有功名利禄之心?想让他急流勇退,放下朔方路经略安抚制置使的权位开封府去养老,那是没有可能的。

    “崇道,师严,”思索良久,童贯终于开口道,“不如咱们一块儿给官家递个奏章,说一说这的无定河大战。”

    “行啊。”高俅点点头。

    “都听道夫兄的。”武好古也笑着。

    童贯又道:“今次大战的头功师严,要不还是你来担待则个。”

    高俅眉头微皱,似乎也在担心风头太过。他当然不知道岳飞的悲剧,但是前面毕竟有个狄青。宋朝的武将最怕太出风头,出了风头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被各方面没完没了的挑毛病,日子是不会好过的。

    童贯连忙道:“师严你也莫担心,咱家也帮着担待一些,三直军中的府兵,咱家上奏天子,请求留在朔方。并且再请留带兵的骑士二三百,负责调教府兵,并且组成朔方路军事机宜指挥。与此同时,咱们再把兵学司出身的骑士可以带兵,可以帮着将帅指挥的法子报告给官家。”

    “这事儿”高俅也不傻,自然知道这事儿忒得罪人!

    童贯笑着又对武好古说:“大郎,你也不能置身事外,你得让苏相公上一道兴兵学并练府兵的上疏。他是相公,肩膀可比咱们能担待啊!而且官家何等英明?那么好的事情,他能不恩准吗?”

    武好古明白了,童贯知道躲不开了,干脆就把事情闹大。让苏东坡这个右相出面去捅“军事改革”的马蜂窝。

    武好古、童贯、高俅三人肩膀单薄,扛不住太大的压力。可是苏东坡一出面那就不一样了,他可是堂堂右相啊。那么众矢之的也就是苏东坡了。北宋重文轻武,敢去招惹右相的人除了御史也就是左相了。那些西军的将门是怎么都不敢怼苏东坡不管有没有理,谁怼了谁就是一个跋扈的罪名!

    而且童贯知道赵佶是比较冲动的,看到武好古、童贯、高俅的奏章,再加上苏东坡的上疏,肯定会批准改革。

    官家一批准,呵呵,篓子就捅大了!自有一帮拍马屁的文官武将去附和,武好古、童贯、高俅三人不就解套了?

    “好!”武好古举着酒杯大笑起来,“还是道夫兄有办法!小弟佩服,小弟敬道夫兄一杯。”

    童贯举起一只手摇了摇,“大郎,你且慢敬酒,咱家还有事儿要请你帮忙。”

    “说甚帮忙?”武好古豪爽的一挥手,“大官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且吩咐吧!”

    “好!”童贯笑了笑,“那咱家就说了!咱家的朔方路眼下还是草创,一穷二白,除了土地啥都没有,可怎样才能尽快兴盛起来?”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