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打了一场大胜仗,自家现在,却是一堆的麻烦不知怎么收拾的说”

    刚刚视察了一番城防的武好古,无趣的踢掉了自己的臭靴子,大模大样的坐在一处统万城内的豪华府邸的正堂之上,居然有点心事重重的模样。

    也不知道怎么混的,他现在居然混成了一个大宋的太尉了!西上閤门使,海州刺史,殿前三直都虞侯好大的官职啊!

    官大当然不是发愁的原因了!至少不必愁成现在这样。可是作为一个大宋的太尉,统帅三万几千精锐的高级将领,又打了一场堪称空前的大胜仗,可就有点儿叫人发愁了。

    当然了,宋朝的将领也不是不许打胜仗的。可是武好古在无定河之战中打得有点儿政治不正确了!

    那是相当的不正确!

    首先是违反了宋徽宗的指示,继续用开封府的房子蛊惑人心。

    现在军事机宜指挥已经统计好了准确的斩首数据,从进军银州开始到现在,三直军已经拿下了13000多颗西贼的头颅!另外还有超过7000生俘。

    按照5颗头颅生俘一套房的标准,总共就需要4000套开封府的房子不过还好,这些头颅并不都是有资格拿房子的房奴猛士拿下来的。

    要不然武好古现在要考虑的就是跑路躲债的问题了

    不过2000套房子还是需要的!

    按照开封府当下的房价,那就是600万缗啊!

    赵佶肯拿出来吗?

    他要是不肯,该怎么收场?

    这是打了大胜仗的武好古需要解决的第一个大麻烦。

    第二个麻烦则是三直禁军在武好古领导下发生的剧变!

    童贯和高俅又不是瞎子,他们会不知道三直禁军所发生的进化吗?

    没错,就是进化!

    三直禁军在高俅领导下,是一支不折不扣的封建军队。殿前骑士是标准的封建兵,和日本武士、欧罗巴的骑士一样,都是建立在土地上的士兵。而为房而战的房奴雇佣军虽然不封建,但也不是后世所谓的近代化军队,他们也是封建军队的一部分。

    可是到了武好古领导三直禁军的时候,这支封建军队却在机缘巧合下迈上了“近代化”的阶梯。

    由兵学司和骑士学堂培养出来的骑士军官无疑是相当“近代化”的,虽然他们掌握的军事知识是古典的。

    而连续服役五年的“义务府兵”,则是更加近代化的。他们既不是兵农不分,打仗和种地互相耽误的老式府兵。也不是长期服役,把当兵当成职业的职业雇佣军。而是可以在几年中脱离生产,把全部精力投入军旅的新式军人。

    在得到了近代化的骑士军官的领导和训练后,这些义务府兵展现出的战斗力,恐怕已经不下西军的精锐了。而他们的成本,则要远远低于西军的弓箭手

    也就是说,义务府兵加职业军官的组合,才是成本最低,战斗力最有保障的军事制度。

    而这种军事制度,无疑是动了雇佣军们的奶酪!

    同时,骑士军官或者将来的右榜进士,又会对文官政治构成巨大的威胁。

    因为骑士军官和右榜进士们能文能武,不仅可以带领府兵为国征战,而且也可以担任文官治理地方,甚至可以进入朝堂出任大臣。

    此外,大部分的骑士军官和右榜进士,很可能会是云台学宫、辟雍学宫和骑士学堂的同窗!

    这意味着他们会比左榜进士更加团结,更容易结成党派团体

    如果国家要依靠他们掌控府兵招讨四方,那么他们也会利用掌握府兵的权力结党营私。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推翻骑在脖子上没有什么大用的士大夫文官了。

    所以现在发生在殿前三直的军事革新,不仅动了雇佣军的奶酪,而且还威胁到了士大夫文官的尊荣地位。

    一旦这两股力量意识到了危险,武好古和三直禁军就有可能变成众矢之的。

    第三个麻烦,当然就是功高震主又特别有钱,严重威胁到了官家赵佶的宝座了

    大宋乍一看仿佛是士大夫和君王共天下,但骨子里其实是君主独裁政治,只是君主们都比较温和,掩盖了他们大权独揽的真相。

    之前两个麻烦看上去很大,但是只要赵佶力挺,那就什么事儿都不会有。

    所以武好古最大的风险,还是来自赵佶的一旦恩宠不在,那他这个大宋首富就是各方垂涎的肥肉了。

    虽然他现在已经有点实力了,但是根基太浅,整个集团拢共只有几年的历史,真正誓死追随的人能有几个?怎么可能对抗早就深入人心的大宋王朝?

    “为人还是得谦虚啊,谦虚使人进步,某家想要进步,就得谦虚再谦虚”

    罗汉婢给他端来洗脚水的时候,武好古正皱着眉头在自言自语。

    “老爷,啥叫谦虚?”罗汉婢有口无心的应了一句。

    武好古道:“谦虚就是明明是你的功与名,你都要让给别人”

    “那可就吃亏了。”罗汉婢一边儿替武好古洗脚,一边着话。

    武好古一笑:“吃亏是福啊!现在就怕有些人不肯占这个便宜!”

    “老爷,好了。”罗汉婢替武好古擦干了脚丫子,又给裹上了干净的布袜子,然后套上了一双松软的布靴。

    武好古站了起来,在大堂里踱着步子,走了几步,他就问了一句:“白飞飞到了没?”

    罗汉婢小嘴撅了一下,“才安定下来,老爷就不要奴婢和奥姐姐,只想着白姐姐看来奴婢和奥姐姐都是有福之人啊。”

    “哈哈,”武好古笑着,“罗汉婢也会贫嘴了,行了,今晚上你来陪吧。待会儿白飞飞如果来了叫她马上来见我!”

    武好古和罗汉婢说话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武好古扭头一看,就看见奥丽加引着赵钟哥和慕容鹉进来。慕容鹉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看上去非常疲劳,眼圈都是黑的,走着路脚都有点儿发飘。

    武好古对奥丽加佯怒道:“奥丽加,你怎么不扶着些五哥?”

    慕容鹉哈哈笑道:“太尉,下官大好男儿,走路还用得着妇人搀扶?”

    “快坐,坐下说话。”武好古笑着,“罗汉婢,去准备些好酒好菜。”

    “喏!”

    罗汉婢应着便走了。

    武好古和慕容鹉、赵钟哥分头落座,奥丽加则转身离去,在门外守着。

    武好古收起心神,笑问道:“五哥,大家伙儿都来了?”

    “都来了!”慕容鹉道,“一路追到盐州才的,又拿下了上千的斩首。”

    现在已经是统万城之战后的第五天了,慕容鹉和高俅带着两千多甲骑一路追击了三天,在两天前才折返。

    “高师严也来了?”

    “高太尉的人走得慢,明天才能来吧。”

    “哦。”武好古点了点头,“五哥,待会儿简单吃些,就去睡一觉,睡饱了和我一起去见使相吧。”

    慕容鹉摇摇头,“不吃了,太困了,就在太尉府上睡一觉吧。”

    “也行,”武好古道,“来人呐,准备客房,伺候五哥安寝。”

    叫来了两个使唤人儿,搀着慕容鹉去了,武好古这才冲着赵钟哥苦苦一笑:“又多了一千斩首”

    “元首,”赵钟哥唤着武好古在界河商市的称呼,“您是担心功劳太大?”

    武好古点了点头。

    赵钟哥和他是一体的赵钟哥虽然入了赵卫公的家谱,但是开封府的赵家将门并没有真正接纳他。他和慕容忘忧始终是大宋官场上的异类!

    而且赵钟哥在界河商市的利益太大了,根本不可能离开武好古的团体了。

    另外,赵钟哥的原配在前年去世了,又娶了西门家的一个姑娘,和武好古算是连襟。

    有了这几层关系,武好古现在可以把赵钟哥当成真正的心腹对待。

    “元首,您想怎么办?”赵钟哥又问。

    “推给高师严!”武好古顿了顿,

    “就怕他不要啊”赵钟哥现在也知道宋朝武将的苦楚了。

    功劳太大是有危险的!高俅应该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很有可能和武好古一样,把功劳往外面推。

    “不好说,”武好古想了想,“等白飞飞来了,让她去试探则个。”

    白飞飞是武好古花重金养起来的交际花,和高俅也很熟悉,因此可以派去试探高俅的意思。

    “高俅还好对付,”赵钟哥皱起眉头,“俺看他是大有功名之心的,未必会拒绝这个大功。可童贯”

    童贯是老狐狸啊!

    武好古在御前三直中搞得事情,怎么可能满得过童贯?

    “童道夫那边就得劳烦你和五哥去说项了。”武好古斟酌着说,“我还给他备了一份厚礼,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打动他。他一个没卵子的,要恁多钱也无用吧?”

    赵钟哥也点头道:“童使相的确不大贪婪。”

    童贯当然是贪的,但是并没有太过分,也不会因为钱财就出卖良心。

    赵钟哥顿了顿,“不过他的功名之心极盛,元首何不把功劳给他?”

    武好古苦苦一笑,“他不敢要的,因为三直禁军不是他能染指的!”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