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察哥也听见背后传来的巨响了,他还感受到了脚下大地的颤抖!

    他也知道不妙了……这一定是高俅的诡计!肯定的,因为他自己没有定下这种“地震之计”,而且也不知道怎么弄?那么施展诡计的就一定是高俅了。

    这高俅……莫不是个会法术的将军吧?

    一个可怕的念头顿时在察哥心头萦绕了都折腾的地动山摇了,说不会法术也不可能啊!

    对了,统万城的城墙多半也是被高俅妖人的法术给弄塌的……这妖人的本事也忒厉害了。

    察哥已经知道自己打败了!虽然他很努力的在作战,铁鹞子和卫戍军的勇士也都豁出性命了,但是奈何宋军有高俅啊!

    高俅不仅是名将,而且是妖人。名将还能破,这妖将要怎么打?

    既然打不过,那就得逃了,得保持实力啊!

    察哥虽然年轻,可也是枭雄人物。自然是万分果决,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在判断清楚自己所处的局势之后,纵然是再不甘心,也只能保存实力撤退了。

    拿定主意要逃跑的察哥,这个时候却一时半会跑不掉。因为在爆破发生前,他已经率领铁鹞子完成了一次“无差别冲击”,具装的战马冲入了正在厮杀的人群,把遇到的一切敌人和友军,统统撞死、踏死。一时间统万城豁口之内血肉横飞,尸横遍地,到处都是被踩死、撞死、杀死或是别的什么死法的死人,或是还在挣扎着,喊叫着,搏杀着的活人。个个都是满头满脸的鲜血,也不知道是他们自己的还是敌人的。

    那些没有被铁鹞子的战马撞击踩踏的宋军长枪兵,也被眼前的这一幕吓懵了,不少人就要丢了长枪逃走,督战的骑士军官还没来得及呵斥阻止,巨大的爆炸轰鸣就响了起来。

    正在厮杀的双方的注意力,一时间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声音吸引住了。大家一起扭头向轰鸣声传来的地方看去,只看见一团黑云腾空而起,黑云下面还拖着又粗又黑的烟柱,再下面就看不清了,就是灰蒙蒙的一片。

    宋军的长枪手们都见识过统万城墙被爆破的场面了,所以很快反应过来。急促的哨声随即响成了一片,陷入混战的长枪手们就趁着对手短暂失神的机会,迅速脱离接触,后退下去重新整队了。

    与此同时,在察哥心目中已经近乎妖人的高俅,也率领着一千一百甲骑猛冲进了升腾斗乱的烟尘之中了。灰蒙蒙的一片,也看不清楚,不过也没关系,闭着眼睛冲吧。冲到什么是什么,撞死、踩死都行。

    而在一片烟尘中的党项卫戍军还有充当炮灰的负赡兵也都慌乱起来了,地动山摇,又加上烟雾升腾的,也不知道是天塌还是地陷的,谁还有心思打仗?

    再说了,这天塌地陷的看来也不是晋王察哥弄出来的,既然不是晋王的法术,那就是宋人那边有高人了……西夏大军,顿时就大乱起来了!

    “大王,不行了,快走吧!”

    “宋人有妖法,俺们对付不了……”

    “宋人的长枪兵已经整顿完毕了!”

    几个察哥的亲卫也反应过来了,纷纷拥到察哥身边,都劝他赶紧逃走。

    不过察哥却知道自己不能就这样逃离了,必须得有人留下殿后,缠住那些可怕的长枪兵。

    正在他琢磨要让谁留下殿后的时候,被宋人的长枪兵拍了不知道多少下,居然没有拍死,也没拍出重伤的李良辅这时突然出现在了察哥马前。

    “大王,您快走吧,此间由末将顶着!”

    察哥看着这位大将,点了点头:“好样的!果然是我大白高国的忠臣!”

    说完之后,他就调转马头,大喊了一声:“铁鹞子,跟着本王,俺们一起杀出去!”

    “杀敌!杀敌!杀敌……”

    长枪兵的喊杀声这时又响了起来,原来退下去的长枪兵已经整顿完毕了。

    本来还有点发懵的铁鹞子和卫戍军都反应过来了。铁鹞子们全都上马了,乱纷纷的就往城墙豁口冲去。卫戍军们没有马,想要走要走不了啦。

    “党项的勇士们!”李良辅扯着嗓子大喊,“拿起你们的长矛杖,和宋狗拼了!”

    被他这么一鼓舞,多少有一些卫戍军的士兵拿起了长矛杖,绝望的簇拥在了一块儿……

    ……

    察哥带领铁鹞子狼狈逃窜的时候,国际名将高太尉正舞动马矟,一骑当先,冲入了被烟尘笼罩的党项军大队之中。

    他现在终于找到一点国际名将的感觉了,在战场上捕捉机会的能力也练出一些了。当地面开始摇动,烟尘开始升起的时候,高俅就毫不犹豫带着人马往灰尘最多的地方冲击了。

    其实黄四郎埋的火药根本炸不死几个党项人……穴地爆破用来对付城墙是没问题的,但是基本对付不了分散列阵的兵马。哪怕是几千斤火药爆燃,威力覆盖的范围还是很有限的。能弄死弄伤百八十人就不错了。相对于近五万的党项大军,这些伤亡几乎可以不计。

    不过察哥带来的党项兵也是第一次遇上“地雷战”,轰隆隆一下就是好大的烟雾灰尘,不害怕是不可能的。而高俅就趁着对手人心慌乱的机会,带着上千甲骑往烟雾最浓的方向冲杀而来了。

    藉辣阿理之前已经调动了将近两千持着长矛杖的卫戍军去阻挡高俅的甲骑,可是不等他们摆好队形,地动山摇的火药爆燃就发生了。而慌乱也随之产生,无论带队的西夏军指挥使如何喊破喉咙,都没有办法让这些卫戍军士兵列出整齐的队形。

    实际上列阵步战本来就不是西夏卫戍军的强项,虽然他们是“身备三仗”的花装全能兵种。但是在实际作战中,主要还是被当成骑兵使用的。

    透过滚滚的烟尘,高太尉看见了处于混乱中的这些党项步卒,举起手中的马矟,大声呼喊:“杀西贼啊!”

    上千披甲骑士立时催动战马,汇合成了一股不可遏制的洪流,在这无定河畔,扑向了党项人的战阵!

    马蹄踏过,还没有成阵的千余党项卫戍军立时就伤亡惨重,到处都是丢弃长矛杖发足奔逃到溃兵,到处都是随意割取的人头。

    “冲冲冲,不许停下!”

    高俅很快就发现有不少黑甲骑士禁不住诱惑,放弃了冲击,开始收割人头了,连忙调转马头,绕着自家的骑士一边奔跑一边大声呼喊:“快随某冲阵!快快快……”

    喊了半天,才勉强集中了三四百骑,而藉辣阿理控制的党项军中军,也趁着短暂的喘息之机恢复了队形和镇定。

    黑甲选锋骑和折家的府麟骑兵果然不能和御前骑士相比,更加不如“女真敢达”和假子骑士,他们的武艺也许出众,至少不亚于假子军团的少年骑士。但是纪律却松散了许多,在冲锋的时候无法保持队形,更没有办法挡住“人头的诱惑”,以至于陷入了不必要的缠斗,丧失了最佳的冲锋时机。

    看到无法继续冲击党项中军之后,高俅只得让他麾下的甲骑狠狠收割了一番战利品。然后就带着他们沿着统万城的城墙向西而去。

    虽然暂时保住了指挥中枢,但是西夏军的形势仍然危机万分!

    因为之前被军事机宜指挥安排到统万城外围活动的御马直骑兵,这个时候已经大举杀回战场,在清理了黑水河以北,无定河以南和统万城以西的党项侦骑之后,也开始向统万城西、无定河以北的草原上集结,并且同沿着统万城墙绕道而来的高俅率领的甲骑汇合了!

    高太尉的战旗在统万城以西的草原上猎猎飘扬,两千余甲骑摆出了冲击的队形。

    嵬名察哥这个时候已经退出统万城了,在他身边还有一千多名铁鹞子甲士,遮护着他往自己的中军而去。余下的铁鹞子还有李良辅带进统万城的2000卫戍军,看来都已经死在了城内!

    这一战,察哥可真是赔了老本了!

    不过越是这个时候,察哥就越显得沉稳,在听说了宋军甲骑已经在统万城西列阵,似乎要切断自己的退路之后,也没有显出任何慌乱,反而不慌不忙的收拾兵马,向自家的大营退去。

    与此同时,他还亲自带人前往刚才被几千斤火药炸出的大坑勘查。一股浓烈的硝烟味儿扑鼻而来,马上就有人闻出了究竟。

    “大王,这是火药……这个大坑是用火药炸出来的!”

    “那得多少火药?宋狗也忒奢侈了吧?”

    察哥忽然苦笑了起来:“原来如此……宋人挖了地道,将几千上万斤的火药埋在了统万城城墙下面,把统万城的城墙给崩塌了,这手笔也只有富得流油的宋国能玩得起啊!

    不过这法子咱们也不妨记住了!以后未必没有用得上的时候。火药,咱们也会制造的。另外,宋军的枪阵也值得咱们学一学……哦,还有他们的甲骑冲击也颇是厉害,咱们一样要学会!只有学会了宋人的本事,俺们大白高国才有将来!”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