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在统万城墙头上,武好古正静静的看着眼前一切。

    就在那道一丈多高的土堆,也就是党项人拼了命都想要夺下的城墙豁口的背后,5个长枪府兵的指挥,已经排出了凹字形的枪阵。

    正严阵以待!

    而在武好古所在的统万城东关城楼的南面,距离那个被火药崩开的豁口并不太远的一道壕沟之内,不计其数的壮汉正一个挨着一个站立着,一直通到一个开在壕沟内壁上的地道里面。一包包刚刚调配好的火药,就通过他们被传递进了地道

    不用说了,这个地道一定是通往城外西夏大军脚下的!要不然还有谁有这样的福分一次享用几千斤昂贵的火药?

    原先那两条用来穴地爆破统万城墙的地道,在大爆炸后并没有完全坍塌。只是靠近统万城墙的一段坍塌了。而为了用火药再阴一把党项人,所以工兵指挥就组织人手填上了两条地道在城外的出口。同时工兵们又从城内开挖,重新打通了其中的一条地道。还偷偷的在党项人的脚下挖出了一个可以堆放火药的药室

    能不能一下把察哥崩上天真不好说,也不见得能炸死几个党项人。不过应该能把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们吓个够呛党项人其实也会做火药,只是威力稍差。不过他们不会那么奢侈,一下子拿出几千斤火药去听个响。所以直到现在,晋王察哥都没琢磨明白统万城的城墙是怎么塌掉的?

    而武好古的军事机宜们则建议利用剩余的火药和地道制造一场混乱,同时进行反击,打垮城外的党项大军。

    现在看见党项人摆出了旁牌阵和长枪阵,武好古低低吸了口气:“却没想到,这晋王察哥学起本事来倒挺快的,这人要是不死在无定河岸边,将来说不定也是一号人物啊”

    在他身边的,是工兵指挥使黄植生和朱行,两人是来向武好古汇报爆破准备工作的。听到武好古的话,黄植生便笑着说:“长枪阵容易学可是挖地道和配制火药却不容易啊!如果不是太尉试出了最佳的火药配方,俺们可调制不出那么大威力的火药。

    挖地道也是一门学问,怎么测距离,怎么测深度,怎么保持直线,怎么支撑地道内部,都是本事啊!幸亏朱指挥家里世世代代挖石炭,要不然还真挖不准方向。”

    武好古看了朱行一眼,淡淡笑道:“朱三郎,干得不错,总有你一个官身的,以后就跟着本官吧。”

    “小底愿为太尉效死。”朱行闻听能有官身,立马就是躬身一礼。

    武好古摆摆手:“效死是用不着的不过你的一身本事,本官却是要大用。不过本官从不白使唤人,你跟着本官,不出十年,定能当上徐州最大的冶主和最大的矿主!”

    徐州可是这个时代全世界最大的煤铁产业重镇!虽然走了煤炼铁的弯路,导致产品的含硫过高,质量下降。但是产业的规模还非常大的,最大的三十家冶主就是炼铁行的东家个个都有百万以上的身家。

    而最大的冶主加上最大的矿主,身家恐怕得上千万了!

    这样的承诺,哪怕出自“大宋首富”武好古之口,还是让人难以置信。不仅朱行感到惊讶,就连跟随武好古多年的黄植生黄四郎,也是一脸将信将疑。

    武好古向后招手,奥丽加立即将他的头盔奉上这是一顶青唐城出品的铁盔,坚固而且轻便,质量比宋朝的铁盔可好多了!

    武好古将铁盔合在头上,长长吐了一口气:“青唐的铁盔铁甲居然比咱们的要好这就是机会啊!这说明徐州的那些冶主干得不怎么好!他们干不好,我们就有发财的机会了!

    因为我们一定能干好的,我们有云台学宫,还得到了许多青唐的铁匠,将来还要开始冶金学堂。那帮过了时的冶主玩不过咱们的他们也和会那个伪晋王察哥一样,输给咱们的。”

    不等黄四郎和朱行话,武好古已经大步向阶梯走去:“走,一块儿去看看高太尉怎么打垮西贼的数万大军!”

    就在武好古大步走下城楼的时候,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已经从城外传来了。

    发出欢呼的,是西夏的数万精锐。因为他们看到了由旁牌手、长矛杖兵和刀盾手组成的突击队,冒着宋人雨点般射出的箭镞,冲上了统万城豁口的土堆高处!

    仅仅一次冲锋就取得了成功,顺利的都有点超出想象了该不会是个圈套吧?

    所有的西夏军兵在欢呼的同时,脑海中都不约而同想到了“圈套”二字。

    可是明知道有可能是圈套,战场上的党项人,却依旧想冲进统万城一搏!

    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一次大白高国是输不起的!如果丢了统万城和统万城内的粮草,也许今年秋天,宋军就要越过瀚海沙漠进攻兴灵二州了。

    即便宋军今秋不来,失却横山、无定河还有河间之地的大白高国,还能续存多久呢?西迁什么的,只有大白高国的最高层才知道,下面这些打生打死的战士,是没有资格与闻的。

    为了不当亡国之奴,他们这些党项人的勇士也只有一搏了。

    数百卫戍军的甲士,举着盾牌,呼啸着冲上了旁牌手们抢占的土堆。守在这里的宋军猛士出人意料的没有进行肉搏,将阵地让了出去。可是在两侧城垣上的宋军却没有撤走,还在一波一波的将羽箭射向冲上豁口的党项战士。

    而这些党项甲士的处境,却比之前在城外时更加糟糕了。因为宋军不仅居高临下,而且还能进行无死角射击。党项甲士却拥挤在狭小的豁口中,只能头顶盾牌被动挨打,想要反击都很困难。

    而且从土堆上退下去的宋军猛士也没走远,他们在土堆之下三四十步开外又组成了阵列,开始往土堆上射箭。

    箭镞从三个方向射过来,形成了交叉火力。让土堆上的党项甲士们没处躲没处藏的,很快就被射得尸横遍地!

    不过籍辣阿理和李良辅这两员战将却只能咬着牙将手下的战士,一波一波往这个缺口中填进去。

    这可是唯一的希望!谁敢放弃,谁又甘心放弃?

    李良辅甚至不顾宋人的箭镞,亲自上了土堆,趴在一堆尸体和沙袋垒成的屏障后面查看了豁口内的情况。

    入眼之处,就是一大片白地。断瓦残垣,入目皆是。也不知道是宋人拆毁了城内的部分建筑,还是城墙倒塌是的震动震垮了那些房屋?

    三队宋人的长枪兵已经在豁口内列阵了,三个呈凹字形排列的横阵,每一阵都只有4排长枪兵仅仅是四排!

    虽然长枪犀利,但是想依靠四排长枪挡住名闻天下多年的铁鹞子还是不大可能的。

    宋人低估铁鹞子了!

    作为铁鹞子的前任统领,李良辅马上就有了结论。也许铁鹞子会承受很大的伤亡,但是一定能冲垮宋人的长枪阵!

    只要枪阵一乱,那些宋人的枪兵怎么可能打得过身披青唐甲的铁鹞子?铁鹞子可不是只会在马背上作战的,他们下了马一样可以肉搏。

    如果两千多人的铁鹞子连数量差不多的宋人长枪兵都打不赢,那大白高国还凭什么打下去?早点投降算了

    拿定主意的李良辅在亲卫的保护下退了下去,骑上战马飞奔到了察哥跟前请战。

    “大王,请给末将一个赎罪的机会吧!让末将领着铁鹞子冲阵!”

    察哥看着这位西夏数得上号的大将,温和的一笑:“可有把握吗?”

    “有!”李良辅道,“大王,属下已经仔细查看过了。只要不惜伤亡,铁鹞子一定能冲进去。豁口里面是一大片空地,还有三队凹字形排列的长枪手,约有2500人。”

    “2500人?”察哥犹豫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城墙的豁口,仅仅几十步不到一百步宽,能容纳多少骑兵通过?二十骑还是三十骑?冲的动吗?

    “大王,”李良辅看着察哥的表情,知道对方在担心什么,于是又道,“要不就让铁鹞子下马,这样就能肩并肩摆出上百人了,都用长矛杖和他们对冲!”

    把铁鹞子当成枪兵使用?察哥还在犹豫。

    李良辅大声道:“大王,如果不投入铁鹞子,还有谁能扛住宋狗的箭雨?只怕过不了豁口,就已经死伤枕藉了。”

    “那可是铁鹞子啊!”察哥目光中滑过一丝狠厉,“还是让卫戍军冲吧,本王给你2000人,许他们良田美宅奴婢。”

    “喏!”李良辅点点头,领命而去。

    察哥看了眼李良辅的背影,忽然策马奔驰到了正在等待出击的铁鹞子骑兵跟前,振臂大呼:“统万城就要被俺们夺了!铁鹞子的勇士们,可愿随本王一起杀尽城内的宋狗吗?大白高国的兴亡,我党项人的前途命运,就在此一战了!

    大白高国万胜!党项,万胜!”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