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惨烈的厮杀,仍然在统万城东墙的豁口处展开。

    眼看着时间慢慢流逝,从清晨打到午后,又从午后打到天黑。

    自从善于学习的晋王察哥及时调整了战术,让大白高国的精锐主力换上长矛杖组成矛阵,再和刀盾手、弓箭手配合着冲锋之后,宋夏双方在统万城下的厮杀,顿时就比之前更要惨烈十倍。

    虽然宋军这边又阵列和指挥调度上的优势,但是西夏的卫戍军那是精锐主力啊!他们论起武艺,个个都和御龙猛士们差不多。要是单打独斗,持着长枪的府兵根本不是对手。肯定是有一个宰一个,有两个宰一对的。

    党项武士要没这点本事,还能抗拒民族团结恁多年吗?

    不过今天他们对上了一批只练了几个月的队形和长枪的府兵,在交换比上面,居然落了很大的下风。

    差不多两个卫戍军倒下,才能换到一个长枪府兵或猛士骑士哪怕他们完全拼出了性命,也不能让宋军从他们占据的城墙豁口后退。

    双方围绕着不过几十步的豁口,反反复复的争夺,打了一天就丢下了一千多具的尸体。西夏军杀上了,又被杀退下去。在这个过程中,名将高俅也再一次上了一线,整个白天始终在豁口后面,大呼酣战,鼓舞着府兵枪手们拼死抵抗。

    “脑袋换土地啦!一颗脑袋五十亩田啊!”

    “后退者死!奋战者赏!守住一阵就赏钱千文!”

    “换土地啊!尔等今生只有这一次机会,再不拼命,更待何时?”

    高俅的军事家也不是吹出来的,他是真的知道士兵们想要什么?御龙猛士以开封府为家,当然是房奴了。而府兵都是农民,农民当然要土地了。

    所以他也没二话,直接就拿出最吸引人的土地了!一颗西贼的脑袋就给五十亩田!而且肯定能兑现朔方路经略安抚制置使童贯就在统万城呢!朔方路的土地那么多,拿出个几十万亩大家分分有啥不行的?“制置使”就有便宜行事之权,可以给有功部下分配土地的。

    要是打败了,不仅朔方路的土地都是西贼的,就连童贯的脑袋也得给西贼割了去,还有啥不舍得的?

    因此童贯也拼了,直接在统万城楼上开土地白条都是用了朔方路经略安抚制置使大印的,绝对有法律效应!

    而且那帮子府兵都是普通农民出身,有些还相当贫苦。这辈子能赚出几十亩上百亩土地的机会,也就是今朝了。

    再不拼命,更待何时?

    而且,西贼的脑袋好像也不是特别难割反正打了一整天,统万城墙豁口处的土堆,都快给无头的西贼尸体填满了。

    在这帮红了眼睛的府兵面前,西夏精锐的卫戍军的攻势都被粉碎,伤亡也越来越大,到了晚上,终于有些攻不动了。

    攻势终于在太阳落山的时候,嘎然而止了。

    不过一个白天的攻势中,西贼们也不是一无所获,他们在距离统万城墙百步开外的地方,用沙袋垒起了一道胸墙察哥居然和宋军玩起阵地战了!

    实际上,他在这场统万之战中也学到不少本事了。一个是长枪阵突击战术;二是堆沙袋;三嘛他很快会学到的,而且在后来的很多年中,会有无穷的受用。也会让李察哥和高俅的大名,传遍远方的大漠草原。

    高俅大步走了统万城的东关城楼的时候,武好古正在视察伤病。现在东关城楼下面,已经满满的都是御前三直的伤兵了。伤得都不轻,大部分人是枪伤西夏的长矛杖也是相当犀利的武器!虽然卫戍军在阵型和组织上差了不少,但还是给宋军造成了相当大的伤亡。

    不少伤卒,就在东关城楼下面临时搭起来的帐篷里面躺着,辗转惨叫,血流得一地。一些随军的大夫在那里照顾他们,其实也没什么好办法,无非就是用针线缝合伤口,再用开水煮过的纱布包扎,也没什么麻药,只能用酒中仙把伤兵灌得半醉。

    而这种程度的照料,实际上已经有超越了这个时代所有的军队了。之所以可以做到,当然是因为一个由武好古的命令而组建的不怎么引入注目的辎重指挥。

    所谓的辎重指挥,并不是单纯的运输大队,而是一个全面负责后勤管理的指挥。

    由很早就跟在武好古身边打杂的周高担任指挥使,这位周高是郭京的朋友,也是开封禁军出身。不过打仗是不行的,但是却在几家将门打过杂。也识文断字,也能写写画画,还打得一手好算盘。所以加入武好古旗下后就是佳士得行的杂物房管事。后来又去界河商市打杂,勤勤恳恳的,干得也算不错。总之就是一个做事相当周到的人。

    因此在武好古就给了他一个御前三直辎重指挥的差遣,还把部队的财务、运输、仓储、营妓和随军医馆,一股脑都交给了辎重指挥管理。

    而随军医馆的大夫还有学徒其实就是护士,都按照武好古的吩咐,掌握了“陕西名医韩大夫”的消毒之法。

    现在武好古在伤兵院视察,就是想看看那些二把刀的随军大夫真的好大夫不可能随军到底有没有照着“韩神医”的办法照顾伤兵?

    而视察所见,则是不大理想。武好古自己也不懂多少医术,“韩神医”的许多法子也不见得灵光。

    真正要大幅改善,还是需要建立一套可以吸引到人才的伎术官体制,同时建立起专业的医学院。

    “大郎,情况怎么样?”

    高俅疲惫嘶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武好古头一瞧,就看着高俅拖着疲惫的步子走来了。

    “不是很好”武好古摇了摇头,就和高俅一块儿出了挤满伤兵的帐篷。

    “军医也是一门大学问啊!”武好古和高俅一边沿着阶梯走上城楼,一边对高俅说,“这是伎术官咱们以往还是忽视了。等了开封府,咱们一起向官家进言,定出一个鼓励伎术官的办法。”

    “大郎,你想得也忒远了!”高俅苦笑着摇头,“西贼还没有击退,今天白天的战事可非常激烈啊!”

    武好古淡淡一笑:“察哥其实已经被你打败了只是他还没想明白。”

    “被我打败了?”高俅翻了翻眼皮,心道:何止察哥不明白,就是我都不知道已经赢了。

    “斩首和伤亡统计上来了?”

    “统计好了,”高俅道,“斩首1000余,可俺们的伤亡也有800余,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啊!这西贼的精锐,果然厉害!”

    “呵呵,”武好古消息,“800多伤亡中有多少猛士和骑士?”

    “这倒不多。”高俅叹口气说,“主要是长枪兵死伤太重了,超过750人了大郎,咱们可得好好抚恤人家。”

    武好古点了点头,“刚才问过周高了,账上还有七八万,陶节夫还欠咱们十万总能额外给伤兵和阵亡勇士的家眷一点钱了。”

    “唉,大郎,你也别太抠了。”高俅摇摇头,“俺们都打出将门了,就不能掏一点私囊?”

    “私囊?”武好古摇了摇头,“一个邀买军心的罪名谁受得了?高大哥,你也别掏私囊,你现在也是巨富啊!”

    “啊”高俅听武好古这么一说,额头上冷汗珠子都冒出来了。

    巨富、名将、邀买军心脑袋还要不要了?

    武好古看了他一眼,低声道:“700多长枪兵,几十个猛士、骑士就换了西贼至少1000卫戍精锐,你觉得察哥能打下去?

    他的卫戍精锐练了多少年?咱们的长枪兵练了几个月?这样的交换,可是西贼能承受的?”

    察哥那边的伤亡其实是远超1000人的,1000余是斩首的数字。还有不少重伤后爬去的,还有一些被弓箭射死的,还有尸首给拖走的。林林总总加在一起,2000都挡不住!

    “这”高俅听了武好古的言语,顿时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府兵可以大用啊!

    只要有骑士军官撑着,府兵就是可用之兵!

    长枪手几个月就能练出来,刀盾手、弓箭手久一点,一年或一年半也差不多了。

    如果拉上战场就能和铁鹞子、卫戍军打,那西贼还活得了?就是契丹也禁不起消耗吧?大宋的府兵是几百万也能召集起来的,契丹才多少人多少兵?

    打个屁啊!

    “大郎,你”高俅停下脚步,看着武好古,“你可,你可是用兵如神啊!”

    我怎么会用兵如神?

    武好古听这个话就是一阵心虚,正想否认,童贯的声音已经传来了。

    “崇道、师严,明日就决战吧!咱家看那个察哥是撑不了太久了,若是明日不决战,军事机宜指挥的那番布置,可就都要落空了。”

    这时武好古才发现自己和高俅已经到了统万东关城楼之上,披了件皮袄的童贯,就站在他们俩面前,一脸的兴奋和焦急。

    一场空前的大捷,说不定就在明日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