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统万城之战俨然已经关系到大白高国的生死了!而且隐约还牵涉到了大辽国的兴衰。

    在统万城下万箭齐发之时,两万党项大军,正沿着无定河向西南方向疾驰。万马奔腾之声,在荒凉的陕北大地上,显得惊天动地。

    萧合达就在全军的最前面,顶盔贯甲,强打着精神,还不住用沙哑的嗓音给周遭的党项战士打气。

    虽然萧合达竭尽全力隐瞒统万失陷的消息,但是他的部队昨日从统万城附近经过时,人人都看到了统万方向燃起的大火。只要有点脑子,都能猜到大事不妙了。

    不过萧合达自己的情绪也高不到哪儿去。因为他也知道情况非常之不妙!不仅因为统万城被宋军奇迹一般的夺取了,还因为西夏最强悍的武力铁鹞子在统万城北遭到了重创!虽然损失不大,但是输得却很难看。

    以具装甲骑冲击闻名天下的骑兵,居然被宋军甲骑的突击打垮,而且人家只冲了一阵,就打掉了200多个铁鹞子骑兵!

    自己就是骑兵专家的萧合达非常明白其中的意义!宋军已经有了天下第一的甲骑!怪不得人人都说赵佶是天可汗啊,他现在连玄甲骑都有了!

    实际上,连契丹也没有可以碾压铁鹞子的甲骑,契丹的骑兵主打骑射,以“轻而不整”为特点,并不善于打正面突击早年的契丹勇士也许能打甲骑突击,但是这一届契丹没有这样的能力。

    而宋军,却拥有了这样的甲骑!真是想想都可怕啊!

    而且更加可怕的是,统万城之战的结果,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

    至少在萧合达看来,晋王察哥夺统万城的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的。

    因为统万城内有大宋第一名将高俅!还有高俅一手调教出来的御前三直,而且宋军还凭险据守,察哥凭什么打赢?

    所以围城打援就是唯一可以重创一下宋军的机会,虽然挽救不了统万城和东线的败局。但是却可以迟滞宋军推进的步伐,为大白高国赢得一丝转机。

    不过失去无定河流域和河套之地的党项人,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兴灵二州立国了。所谓的转机,不过是一个从容西迁的机会。

    只是党项人放弃的兴灵二州会归谁所有?

    归大宋,还是归大辽?

    正满腹心事的萧合达并没有注意到迎面跑来了几骑侦骑,直到身边的亲随提醒,才连忙勒住缰绳。

    “统军!”领头的一个侦骑就在马背上大声道,“禀报统军,前方三岔口以西二十里外,发现宋军大队踪迹!”

    果然来了!

    萧合达突然在马镫上站了起来,大声呼喊:“大白高国的勇士们,宋狗的兵马正往三岔口而来!俺们也加把劲,抢在他们之前占下三岔口!抢下三岔口,痛打宋狗兵!”

    三岔口也在无定河畔,位于宥州、洪州和统万城之间,而且有官道通往三地,因此被称为三岔口。另外,三岔口周围的地形非常险要,易守难攻,是个打援的好地方。

    萧合达一声呼喊,稍微激起了麾下的士气,大家不自觉的跟着应和:“抢下三岔口,痛打宋狗兵!”

    痛打宋狗什么的,就是喊喊也解恨啊!

    “杀敌!杀敌!杀敌”

    整齐划一的口号声响起的时候,如林的长枪,如墙的府兵,就取代了手持弓箭的猛士,出现在统万城东墙的豁口出。

    “长枪?”

    站在马镫上伸着脖子观看的察哥忍不住嘀咕了一声,带着些许惊喜。

    长枪兵通常不是刀盾兵的对手,宋军明明有战斗力极强的剑盾兵却不用,而是用长枪迎战手持刀盾的卫戍军看来是佛祖在保佑大白高国啊!

    “第一排、第二排,长枪放平!”

    随着指挥使武松的一声呼喊,吴扆指挥的近100名长枪兵,全部将手中长达一丈半的长枪平端。

    “第三排、第四排,举枪向前!”

    接着武松又向另外一个长枪兵都下达了命令。

    因为御龙猛士直和御龙内卫直的编制及军官,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标准化。所以每个指挥下属的都是可以互换的,现在武松指挥下的都就减去了两个猛士都,增加了两个长枪都。

    “第五排,拔剑,督战!”

    “其余各排猛士,弓箭准备”

    随着武松的一道道命令,不到500人的指挥顿时就有了一点万马千军都难以动摇的样子。和对面正呼哧呼哧的冒着两侧城垣上射下的羽箭冲锋的西夏卫戍军的队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冲!”

    武松大喝一声。

    刺耳的长哨音响起,举着长枪的战士们立即开始用整齐的步伐向前冲锋!

    “这队形也”

    党项卫戍军的队将房当阿理看着如墙而进的长枪,顿时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长枪虽然长,但是并不灵活,如果是一对一,武艺好一点的刀剑盾兵都能打败长枪兵。

    可是上百根长枪组成了一道墙这该怎么破?

    同样的问题,还有许多党项战士想要询问,不过他们这辈子是不会得到答案了。

    因为如墙而进的长枪转眼就到他们跟前了!

    他们要么逃走,要么去死!

    房当阿理很想逃走,但是西夏军队还是有军纪这事儿的,今天还是晋王察哥督战。

    无令而退,同样是死路一条。一个是战死,一个是犯罪斩首,对于家眷而言,可是完全不同的待遇啊!

    想到这里,他只好吼了一声:“后退者死杀宋狗啊!”然后举起盾牌,迎着头皮向前冲去。

    硬着头皮冲阵的还有吴扆的手下,府兵的战斗意志是不能和猛士相比的。他们最初只是作为屯田兵被征募而来的,也没有特殊的奖励,大部分人甚至没有正经练过武艺。

    除了队列,举枪冲锋和长枪拍击之外,他们就没别的战技了。所谓艺高人胆大,这次长枪兵的武艺不高,胆子自然就小了。在之前的统万城内交战中,就发生过几次长枪兵不听命令,拒绝冲阵的事情。

    所以军事机宜指挥就进行了调整,开始将长枪兵和猛士混编,并且让手执剑盾的猛士列阵于长枪兵后,一来充当督战队如果长枪兵无令而退,那就是杀无赦了!

    二来这些剑盾猛士还要在长枪兵冲阵结束后上前同敌人肉搏,以便扩大战果,同时也掩护长枪兵后撤。

    长枪兵以密集阵形冲阵或挤压敌人的效果毋庸置疑是好的,但是手执一丈多长的长枪的士兵,是不能单独上战场的。必须要有弓箭手和剑盾兵进行掩护支援,否则在冲阵结束后,他们就很容易成为对方刀盾兵屠杀的对象了。

    血腥的碰撞转眼之后就发生了!上百支长枪的枪尖,挟着劲风,借着枪手奔跑产生的惯性,以不可阻挡之势而来。冲在第一排的房当阿理奋力举起盾,挡住了迎面而来的一支长枪。可是随即就是咔嚓一声脆响,阿理知道不好,想要闪躲,却已经慢了半拍。他的木盾被长枪刺穿,又尖又长的枪尖随后又扎进了他的皮甲,刺入了他的身体。

    剧痛从右胸处传来,房当阿理惨叫了起来,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惊恐,他浑身的力气一点也使不出来,连刀都拿不住了,一只手抓住刺入他躯体的长枪,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长枪扎穿了胸膛还能抢救吗?

    就在这时,长枪开始往用力抽了。抽的力量很大,阿理根本握不住长枪。随着枪尖从他的右胸抽出,鲜血也跟着一起飙射出来。阿理捂着伤口倒了下去,剧痛和恐惧萦绕着他。他哭喊着,惨叫着,希望有人可以救他,却忘记了自己实际上已经死了!

    当长枪兵后退的时候,原本充当督战队的猛士们分成两路,从长枪兵横阵的左右杀出,好像下山猛虎一样,朝着完全被打懵的西夏兵一阵砍杀。把他们从城墙破口附近驱离。

    与此同时,还有更多的猛士在一轮轮抛射羽箭,努力压制西夏弓箭手的火力。

    “这长枪怎恁般厉害!?”

    察哥目睹了前方的一轮惨败,脸色铁青,嘴唇也有些颤抖了。

    宋军不但骑兵犀利,猛士无敌,现在连最简单的长枪也玩得那么溜了。

    长枪如墙而进,如风而退,只是留下一地的死尸,好不费劲就打退了卫戍军的一轮冲锋!

    然后才是剑盾兵猛扑上来补刀辇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啊!

    这套战术,看着就比自家的打法厉害,不行,不能傻乎乎的硬拼。

    “鸣金!”

    察哥咬着牙下令,然后又把李良辅和籍辣阿荣唤到跟前面首机宜。

    放弃进攻是不可能的,这才刚刚开始呢!察哥怎么肯认输离场?不过他却可以向敌人学习。

    不就是长枪阵加上刀盾兵配合吗?谁没有长枪啊?卫戍军和铁鹞子都是一正三辅的配置,三个负赡兵自然可以携带大量的武器,所以他们都是“身备三仗”的精锐兵。拿上长矛杖还会打不过宋兵的长枪?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