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天色渐渐的明亮起来,但是温暖的阳光却没有穿透铅灰色的云层,冰冷刺骨的雨滴也飞飞扬扬的落了下来,似乎想将被血色染红的统万城墙再一次洗成白色。

    喧闹了一夜的统万城,到了清晨的时候也渐渐安静下来了。也许是厮杀了两天一夜的双方将士,都需要喘上口气儿了。

    两天一夜之前还是志得意满的少统军,兀移家族的继承人,身体内还流淌着高贵的党项皇家血液的李忠良,这个时候正惊恐的看着眼前一位穿着闪亮的青唐瘊子甲,身材高大,肌肤白皙,相貌堂堂的大宋将领。

    “你就是兀移勃麻的儿子?某家是高俅!”

    他就是高俅!战无不胜的高俅!大白高国的克星高俅!

    跪在地上的李忠良抖了一下,连忙低下头颅,瑟瑟发抖。

    “听说你想戴罪立功?”

    李忠良磕头如捣蒜,哭着说:“小底愿意戴罪立功,只求高太尉饶了小底这一”

    他其实也没啥罪过,除了一条打败仗罪!他躲藏的那个坊廓在昨天晚上叫一群房奴猛士给攻破了。因为他穿着鲜亮的青唐甲,所以被人捉到的时候没有马上割掉脑袋,这给了他一个求活的机会。

    所以就给带来见高俅了!

    “你爹是西贼的驸马,你外祖该是西贼的兀卒吧?”高俅问。

    “不,不,不,不是兀卒,小底外公是李成嵬。”

    李成嵬是李元昊的三弟,兀移勃麻这个驸马娶得就是他的女儿,不过也有个公主的名分。

    “哦。”高俅点点头,“你能劝降粮仓的守军吗?”

    统军司已经被打破了,不过粮仓却不好打。因为守卫的西贼指挥使已经将引火之物都堆在了粮囤周围,威胁要放火烧毁。虽然现在正下着雨,不过武好古还是担心能烧起来,所以正在犹豫要不要强攻。

    就在这时,有人来报,说抓到了少统军李忠良,而且李忠良还愿意戴罪立功,所以就让高俅去问话了。

    “能!能守粮仓的兀移讹答是小底的叔父,只要小底去劝,一定会投降的。”

    高俅点了点头,“好!你去和他说,你们的晋王察哥已经领兵数万到了统万城外!如果他还幻想察哥能攻进来,那就只管等着。待本官打垮了察哥,再降不迟。只要他不放火烧粮,本官就保他一个官身,兀移家也可以保全。”

    说着话,高俅很自信的一挥手,就让手下把李忠良拖走了。看着李忠良离开,高俅眉头一下子就拧了起来,接着就起身快步往武好古的中军而去了。

    “怎地?那厮答应了?”武好古和童贯正在被用作中军的城楼里面议论着战局,看到高俅走进来,就一块儿发问了。

    “答应了,还说守粮仓的西贼指挥使是他的叔叔。”高俅答道。

    “那就行了,”武好古抚着巴掌说,“只要能拿下统万的粮仓,西贼就离西迁不远了大官,高大哥,咱们一块儿去东墙上观战吧。”

    “好!”高俅也笑道,“西贼主力现在已经被俺们诳骗在统万城下了,只要王太尉、郭太尉的大军赶到,内外夹击,中心开花,一定可以尽灭群贼,收复兴灵,指日可待了!”

    童贯也应景似的笑道:“这一战打完,二位怎么都能落阶了不是观察使就是防御使,说不定还有枢密院的前程,真是可喜可贺啊。”

    “哈哈哈”高俅闻言大笑了起来。而武好古则是眉头微皱不知不觉间,功劳就有点多了!

    不行啊,一定得谦让自己是大儒嘛,必须要有大儒的风范。头和童贯商量则个,一块儿把高俅推出去当头号个功臣吧。

    昨夜也不是所有的三直军战士都在统万城内忙着厮杀,吴扆和他的手下就是一场好睡。现在又用了一顿热乎丰盛的早饭,现在又披上铠甲,在统万城东墙豁口后面列好了队伍,人人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他们刚刚取得一场大捷,又美美睡了一觉,还吃到了热乎的饭食,而且人人账上都记了几条人命。战场上的军人,似乎也没有其他更多的奢求了。

    作为吴扆的临时上司,武松武二郎看起来也是兴致高昂到了极点,这时正站在豁口土堆的顶部,倚着一道沙包垒起来的胸墙,手里捧着支长筒望远镜,在东张西望。

    望远镜的目镜中出现的,是不计其数,大头冲下的西贼军将兵士。每个西贼都有一颗脑袋!看着就叫人喜欢自家也不都要,再拿十八颗就心满意足了。到时候房子的问题就彻底解决了,官阶多半也能连升几级,下半辈子就不愁了。

    武松觉得自己下半辈子可以不发愁的时候,察哥却有点发愁了。统万城墙上的那个豁口看着有点窄,只有几十步的样子。而且宋军还在豁口处修建了沙袋垒砌的胸墙。墙后立着不少身披铁甲的战士,应该是那种肉搏能力极强的猛士。

    虽然宋军没有在土堆的外侧插满虎落。但是土堆的坡度有点陡,两侧又有高大的城垣可以布署弓箭手,这样的地形实在不利于骑兵冲阵。

    不过要让察哥就此放弃,带着他的大军灰溜溜到兴灵,也是极不甘心的。

    因为城内隐约还是有金鼓厮杀之声传出,还有淡淡的黑烟扬起。很显然,党项的勇士还在城内抵抗,他们应该能牵制宋军的不少兵力吧?

    “大王,都已经准备好了!”

    “大王,请下令吧!”

    李良辅和另外一位名叫籍辣阿荣的卫戍军的大将,这是双双站察哥的马前行礼。

    今天的进攻,就是由他们二位负责的。其中李良辅负责指挥负赡军扛着沙袋就是宋军留在城外的沙袋填出一条可供骑兵冲上土堆豁口处的通道,而籍辣阿荣则率领甲士掩护负赡军。

    另外2700多铁鹞子骑兵,则在嵬名察哥的亲自控制之下,一旦通道填出来,就会发起冲击!

    “好!”察哥重重点了点头,“吹号角,进军!”

    “喏!”

    两员党项战将吼了一声,就各自跨上战马向已经列队完毕的卫戍军和负赡军奔去。

    其中籍辣阿荣指挥的卫戍军摆出了四个千人方阵,三个方阵都持着旁排,带着顽羊角弓和箭镞。他们会负责抛射羽箭,压制城头上和胸墙后面的宋军。另一个方阵则是刀盾长枪混编,准备冲击豁口的土堆。

    西夏的卫戍军也和宋军的猛士、骑士一样,都是“花装”,也就是同时装备多种主战兵器。而且他们还兼修步骑,既可以骑射冲阵,也可以下马作战。

    负赡军是辅兵,大多由兴灵一代的汉人或者其他非党项族人担任。主要的任务是为正兵,也就是铁鹞子、卫戍军服务,携带兵器辎重,不过有时候也会承担作战任务。

    李良辅就从卫戍军的负赡军中选出五千精壮之士,人人头顶一个沙袋,在1000名卫戍军骑兵的监督之下,乱纷纷的簇拥在一块儿,跟在四个卫戍军方阵后面。

    悠扬的号角声响起的时候,摆在统万城东战场上的上万西夏军兵将开始呼喊着叫骂着向前了。

    走在最前面的是三个弓箭手组成的千人阵,走在三个千人阵的第一列的兵士,人人双手持着一张步兵使用的大型旁牌,组成了三面长长的盾墙。虽然只是缓缓推进,但还是给人一种碾压而来的感觉。

    一面巨大的“高”字战旗,这个时候忽然出现在了统万东关的城门楼上,迎着东风,猎猎飘扬,吸引了正在观正的嵬名察哥的视线。

    又是高俅!

    嵬名察哥的心脏就是陡然一紧,一股不祥之兆随之深起。

    其实个这面高字战旗一起出现的还有武好古和童贯的将旗,只是被察哥给无视了奸商和阉人有什么可怕的?大白高国真正的敌人,还是高俅啊!

    “是伪晋王察哥!”

    童贯认得西夏的文字,他举着望远筒很快就找到了察哥的旗号,还看到了一个大头冲下的晋王。随后他又观看了一番西夏大军的军容和营帐,又对身边的武好古和高俅说:“四万到五万人,大部分是负赡军,战兵只有一万多。”

    “才一万多?”高俅大松口气,“俺们也有一万多战兵啊!”

    童贯摇摇头:“西贼的一万多战兵可是精锐,是卫戍军和铁鹞子不容易对付,比仁多保忠的手下厉害多了。”

    高俅一笑:“厉害多了不也给御马直一击而破了?”

    那是御马直太强了强的都有点奇怪了!

    童贯收起望远筒,对武好古道:“崇道,你的这个望远筒不错啊,就是看出去的影像都是倒着的,是怎么事儿?”

    武好古笑道:“这可是自然小道,得让云台学宫的博士和通才们去钻研。”

    童贯笑了笑,“用兵打仗之道也是自然小道吧?是不是也得让云台学宫去钻研?”

    武好古笑了笑,心里却知道童贯的话中是有话的,正想找什么托辞的时候,战场上忽然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哨音,然后就是“崩崩崩”的弓弦声音。

    交战开始了!

    武好古笑着,大声对童贯说:“大官,打仗不是小道,打仗是生死存亡之道!”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