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见死不救是不敢的,大宋朝的武官可不是民国的军头。

    而且现在求救的是武好古、高俅、童贯啊!人家是官家的心腹爱将,其中武好古和高俅是可以夜宿琼林宫,还能让宫女陪睡的!

    王恩和郭成敢干看着他们都壮烈牺牲了,赵佶一准和他俩急,吃饭的家伙还要不要了?

    不过就算全力赴援,武好古、高俅和童贯三位的性命也挺难保全的。毕竟是数万西贼啊!而且统万城很可能是个诱饵,那数万西贼应该一早就潜伏在统万城以北的沙漠边缘地带了。

    另外,就算武好古用不知道什么办法弄塌了统万城墙,统万城内至少还有上万人的守军,而且还有大量的廓坊,统万之战再打上几日几夜是没有问题的。

    武好古、高俅和童贯现在可是腹背受敌!

    而且更糟糕的是,在统万城周围虽然有两万五千宋军,但是真正能打的就是5000猛士和1000骑士,区区6000人,怎么能和几万西贼对抗?

    说不定,武好古、高俅和童贯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

    老军事家那个着急啊!

    踩着界河商市生产的波斯地毯,在大帐里面团团转。郭成和王泽互相看看,也都显出了焦急的神情。

    王恩猛地站住,过头对郭成道:“信之,形势紧急,容不得咱们不拼命了。

    不如这样,老夫和泽儿今晚就出发,带上两路的精锐还有老夫的效用士,连夜去救统万。余下的大军就交给老弟,明天一大早便结围北上。无论如何要抢在三直军覆灭前把他们救出来啊!要是救不出来,咱们俩的麻烦就大了不仅上面要怪罪,得胜的西贼也不会容太太平平返横山以南的!”

    他的一连串命令下得又急又快,急切之下,还有点颠三倒四。郭成和王泽被他说的也有点面面相觑,心也快沉到地底下去了。

    本来好好的一场胜仗,怎么就突然急转而下了?

    不过这倒也是宋军的老毛病了,宋军和西贼、契丹打仗,不常常都是虎头蛇尾,好好的打着打着就败了?看来这一次也凶多吉少了。

    郭成和王泽双双向王恩行了一礼。

    郭成道:“王太尉,某家身边还有三百能充选锋,都给老太尉带着。”

    “好!”

    王泽道:“孩儿马上点集兵马!”

    看到两人都领了命令,调头就朝外疾奔而去。王恩扭头看着自家大帐的帐顶,双手合十祝告了两下:“佛祖保佑啊!佑老汉能救出三直军只要能过了眼前这一关,老汉一定为佛祖塑金身,建高塔!”

    天色渐暗的时候,统万城中又一次燃起了火光,还传出了一阵阵的金鼓声音。

    策马而立在黑水河北岸的嵬名察哥望着映红了天空的火光,听着一阵紧似一阵的金鼓之声,终于大松了口气。

    很显然,统万城中的抵抗还在继续!

    就在此时,急促的马蹄声从黑水河对岸传来。围在察哥身边的护卫都紧张起来,举起长枪,拿出弓箭,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不过从黑水河对岸过来的却是几骑西夏的游骑,他们看到一群铁甲鲜亮的骑士簇拥着不知道什么人,就连忙上前对了口令。

    知道是自家派去的游骑硬探,察哥便让人将他们叫到跟前问话。

    其中一名硬探报告:“禀报大王,小底在河对岸发现了宋军放弃的营垒,他们挖了壕沟,修了堡垒,还用麻袋装土修了胸墙,不过现在已经全部放弃了!”

    另外一名硬探也说:“大王,小底发现统万城的城墙破了个大口子,足有几十步上百步宽”

    “城墙破了口子?还那么大?”察哥愣了又愣,“宋狗就是从这口子攻进去的?”

    “应该是的”

    这也太倒霉了吧?察哥心想:难道是宋军攻城的时候700年都没塌的老城墙怎么就突然塌了?倒霉也不能这样啊!自家两兄弟这些年也没少烧香拜佛,咋不灵验呢?

    “小底不知,”这硬探道,“不过宋狗正在进行修补,那道破口附近灯火通明,有不少人在干活。”

    “大王,不能让他们补好城墙啊!得马上攻打!”

    “大王,末将请令带人去夺下那道破口!”

    察哥身边马上就有将领提出建议了。

    察哥却不置可否,只是问:“宋狗放弃营垒是空的?”

    “空的,并无一人!”

    “是啊,小底们已经仔细探查过了,这座营垒修得很大,足以驻扎数万大军。现在营帐都已经撤走,只剩下壕沟、胸墙和堡垒。”

    “好!”察哥点点头,“李良辅。”

    “末将在!”李良辅现在已经不是铁鹞子的统领了,现在正戴罪立功。

    察哥道:“你去带三队铁鹞子,去把宋狗遗弃的营垒夺下!”

    “喏!”

    李良辅领命而去,察哥随后又对身边的几个将领说:“都去准备移营吧。

    先移营,再攻城!”

    随着工兵指挥的工匠用城垣下面的虎落木桩为材料,打造出一些攻城器械,统万城内的厮杀再次开展开了。

    眼看着时间慢慢过去,从下午战到傍晚,又从傍晚打到了深夜。

    被西夏残兵控制的廓坊,一个接着一个陷落了。虽然他们完全拼出了性命,哪怕是用尸首筑成肉墙来抵挡,也无法抵挡冲入坊廓杀人的猛士和长枪手。

    在中墙血战之后,赵钟哥有发明了一种新的巷战战术。用一个长枪十将和一个猛士十将打配合。二十多名长枪手组成严密的队形冲锋!同样数量的猛士则用弓箭和剑盾支援长枪兵。

    这种以长枪突击为核心的战术,居然在城廓巷战中也显示出了威力。那些散落的党项残兵和党项老弱妇女,根本无法阻挡披甲的长枪手的冲击,往往一触即溃。而猛士的剑盾和弓箭,则可以肆意收割生命。

    不过难对付的廓坊也不是没有,被两个党项人指挥占据的粮仓和军司都是最坚固的坊廓,而且守军的组织也非常良好。

    但是宋军在几次冲击不成后,就抓来了许多党项生俘,强迫他们负土攻城!

    在长枪和弓箭逼迫之下,党项人的老弱妇孺哭喊着顶着装满泥土的麻袋,冒着雨点般射下来的箭镞冲向两座廓坊

    与此同时,宋军的猛士也带着弓箭登上了附近的坊廓墙头,把一波波的箭镞抛射到西夏兵将们的头上。

    还有一些大嗓门的西夏生俘被挑选出来,在两座坊廓外面大声呼喊着劝降。

    武好古开出了非常优厚的条件,只要两座坊廓的守军肯投降,不仅生命可以得到保障,每名士兵还可以得到五千钱,军官至少得到三万钱,指挥使可以得到百万钱一千多缗!而且所有的军官士兵,都可以收编成为宋朝的官兵!

    可是这两座廓坊内的西贼,直到后半夜,也没有投降。

    血战仍然在继续,尸体党项人的尸体和沙袋在坊廓的墙外慢慢堆积,眼看就要廓墙等高了!

    “太尉,您去歇息一会儿吧,明天可能还要和西贼的援兵大战呢!”

    赵钟哥快步走上了统万中城墙上的城楼,武好古已经将自己的本阵移动到了此处。在这里,他可以亲眼看着粮仓的争夺战统军司并不是关键,粮仓才是!

    武好古已经知道粮仓内有数十万石的粮食和草料,一旦到手,不仅城外的党项人就只能灰溜溜的撤走,连宥州、盐州和河间草原,也都能到手了。

    “西贼移营了?”

    武好古问赵钟哥。

    “正在移营!”赵钟哥道,“明天就要在东面城墙的豁口处开战了。”

    其实武好古有足够的施工力量可以堵上两处豁口。这并不困难,不仅有沙袋可以堆放,而且还有无数根虎落可以利用。只要在城墙倒塌后形成的土坡外侧插满虎落,再土坡顶部堆上沙袋。西贼就无论如何都打不进来了。

    可是武好古的军事机宜们却建议留下一处豁口,同时再制造出城内正在血战的假象,吸引西贼的援兵攻打

    “大王,萧统军到了。”

    正在指挥移营的察哥这时得到了萧合达到了的消息,他头问道:“萧合达的大军都到了?”

    “还没有,萧统军带着2000骑先来的。”

    察哥点点头,“快,快叫他过来。”

    风尘仆仆的萧合达很快就被领到了察哥跟前。

    “合达,你的军队在哪里?明早可以到达吗?”

    萧合达不慌不忙行了一礼:“大王,末将让他们往统万城西南而去了。”

    “去统万城西南?为何?”察哥问。

    “去阻挡宥州一带的宋军根据军报,环庆、鄜延两路的大军就在那里。末将担心他们会全力增援统万的这支宋军!”萧合达顿了顿,看着察哥,“大王,不如咱们来个围城打援吧!

    统万坚城,咱们又没甚攻城器械,一时怎能攻拔?莫不如分兵打援,总能重创宋狗的援兵,多少为大白高国争取一点时间。”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