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在统万城外,黑水河西岸。

    一座望楼,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烟柱高高升起,直上云霄,在二十里外也看得清楚。

    军事机宜指挥再一次显示出了在军队调度上的高效率,不过一个上午的功夫,原本摆在统万城东南的宋军大营,就整个儿撤入了统万城。连一顶营帐,一辆板车都没丢下来。只有那座高大的望楼没有挪走,点了把火烧掉了。

    在统万城外的宋军撤入城内的同时,率部在统万城北和西夏大军周旋的高俅也接到了武好古的命令,带领5500河东骑兵返统万,只留下御马直的不到3000骑在城外游斗其实高俅并不归武好古指挥,他的阶官比武好古大,职官又是河东路兵马副总管,和武好古并无统辖关联。不过高太尉还是欣然领命,将御马直交给了慕容鹉和完颜斜也,自己领兵退向了相对安全的统万城。

    作为一个国际名将,他还是很知道要顾全大局的。

    慕容鹉和完颜斜也也没有继续阻挡西夏大军,而是向南急速退到了无定河以南暂时隐藏了起来。

    因为宋军骑兵的退场,西夏大军的行动也就变得迅捷起来。当统万城外的望台大火燃起的时候,西夏的游骑已经推进到了黑水河的北岸。

    不过已经吃够了宋军骑兵苦头的西夏游骑也显得小心翼翼,不敢踏过黑水河黑水河水并不深半步。只是目光复杂地望着统万城,望着熊熊燃烧的望楼残骸,以及大摇大摆退过黑水河的宋军骑兵。

    在黑水河南岸,武好古和童贯都率领亲卫在这里等候高俅率领骑兵退下来。见到他得胜而归,武好古和童贯双双策马上前相迎。

    退过黑水河的宋军骑兵,还有几位将帅的亲卫,都在河岸上,默默地看着河对岸,出现在地平线上的大队大队结阵而来的西夏骑兵。

    统万之战,看来还有下半场要打啊!

    高俅看上去有些疲惫又万分焦急,一见到武好古和童贯就问:“要在统万城决战吗?”

    童贯咳嗽一声,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不在统万决战还能在哪儿?谁能想到西贼来了五万而且还有3000铁鹞子,这是摆明要和咱们决一死战了!幸好大半个统万城已经在咱们手中,多少也有点依托”

    这位军事宦官看上去有些低落,倒不是因为战局叵测,而是因为他老人家好像被一个奸商给架空了!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为什么赵钟哥、慕容鹉都听武好古的?为什么军事机宜指挥能毫不费力的掌握御前三直?自从武好古来了,这支御前三直就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武好古则嘿了一声,笑着对高俅道:“师严,你可打得不错啊,轻轻松松击破了西贼引以为傲的铁鹞子西贼若是有自知之明,现在就该夹着尾巴逃跑!”

    高俅心想:轻轻松松击破铁鹞子的好像是御马直不对,应该是那些生女真蛮子和二百来个界河商市来的少年骑士!那些少年其实是什么来路?怎恁般能战?

    正满心疑问的时候,望楼的一根支柱已经被烧断,失去平衡,整个儿轰然倒下。

    武好古看了一眼坍塌的望楼,笑着对高俅说:“师严,咱们还是先进城,吃顿好的,然后休息上一晚明日说不定还有决战要打!”

    “好!先入城歇息吧!”高俅的确有些乏了,昨天晚上就没睡过,今天又领着骑兵出战,虽然交锋的时间并不久,但受得惊吓可不轻。之后又在几万西贼的紧逼下徐徐而退其实是察哥自己玩其徐如林,承受了极大的压力。现在到了统万城下,真有点心力憔悴了。

    远处的火光正渐渐熄灭,黑烟也随风而散。

    正站在马背上远眺的李良辅两脚一分,屁股稳稳滑落到了马背上,然后就转过头对察哥大声道:“大王,统万城的火光熄灭了,该不会”

    在场所有的西夏将领都把目光集中在了晋王察哥身上。统万城有多坚固,他们都是知道的。而宋军守城的本事,他们更加清楚。几年前的第二次平夏城之战时,小梁太后的几十万大军围攻了十几天都啃不一个小小的平夏城,何况现在用几万人去打一个大大的统万城?

    可是不打一下就走,又怎么能甘心?统万城内,也许还有坚持抵抗的党项勇士呢!

    而且,宋军花了十几日强攻统万,损失一定是非常惨重的,或许可以很容易的把他们给吃掉。

    另外,统万城内有几十万石粮食和干草!如果这些粮草都落到了宋军手中,他们就有了在今年越过瀚海沙漠去进攻灵州的可能了。

    权衡再三之后,察哥往着远方渐渐熄灭的火光,猛吸了口气:“走!去统万城看看本王一定要弄清楚宋人是怎么打下统万城的!

    另外,去把萧合达叫到统万城本王就不信用七万大军还不能夺统万城!”

    就在察哥派出的军使去寻找萧合达的同时,童贯派出的银牌军情急递正马不停蹄赶往统万西南的宥州城下。

    由王恩和郭成统率的两路宋军,将近五万五千之众,现在已经在西夏嘉宁军司防御的宥州城下会师了。

    这十几天他们也没闲着,一连攻取了好几座防守空虚的西夏城池。差不多把属于宥州指宋朝的宥州的据点拔了个精光,只剩下了一座宥州州城还没有被他们攻占。

    而鄜延和环庆两路大军在宥州遇到的麻烦,也和三直军在统万城下遇到的问题仿佛。宥州城内大约有几千到一万的守军,宥州城又是一座始建于唐朝的城堡,比较坚固,而且也在近期得到了加固。城垣和马面周围都查满了虎落,周遭的树木也一样被砍了个精光。

    所以远道而来的鄜延、环庆两军不得不派人去横山砍树。忙活了七八天,总算拉来了不少堪用的木料,但还没来得及将它们打造成功城器械,童贯和武好古派出的军情急递就先到了。

    王恩此时正在自己陈设豪华的大帐里面闭目养神,两个宠姬正在伺候老军事家,一个捏肩,一个敲腿。一旁还有使唤丫头捧着茶水糕点,显得非常惬意。他的这等做派在军中其实也算不得奢侈,大宋的武将基本都是享受惯了的主儿。而且军中本就设有营伎用来伺候这些将帅,就连武好古也一样入乡随俗,带着奥丽加个罗汉婢上了战场。

    而且王恩还有一点和武好古挺相似的,他也是个甩手掌柜。鄜延路大军中的事物,大多是他的儿子王泽带着幕僚效用在应付。他老人家年纪大了,精力不济,也懒得处理一大堆繁杂的军务。除非遇到什么大事儿,一般王泽王衙内也不会来打扰他老人家。便是围攻宥州城的布署,也是由王泽出面去和环庆军的郭成商量的。

    所以当王泽和郭成一块儿带着童贯派出的军情急递走进大帐时,被打扰了的王恩就是一愣。

    “怎地?”老军事家眯着眼睛问,“宥州城里的西贼要突围么?”

    “大人,”王泽答道,“不是宥州,是统万!武崇道已经打破了统万城!”

    “打破!?”老军事家猛地坐了起来,“怎么可能哦,也有可能!”

    老头的脑子还是挺活络的,当下就想到一定是武大富豪花钱买通了西贼的统万守将,就和他老人家收买石堡城的内奸一样!

    “大人,”王泽道,“武崇道用来穴地爆破之法,爆塌了统万城的两段城墙!”

    “爆塌?”王恩一愣,“怎么爆的?”

    王泽把那个童贯派出的军情急递拉到了老爹面前,“快说说,到底是怎么爆塌的?”

    “这个,这个小底也不知,只知昨天晚上轰的两声巨响,统万城的东城墙和南城墙就塌出了两个几十步宽的豁口。然后几千长枪府兵和猛士就一块儿冲进去,厮杀了一夜,差不多拿下了大半个统万城。”

    王恩听得一头雾水,颇为不快地说:“到底是怎么崩开城墙的?怎么就没个说法呢?武崇道是甚意思?怕老夫学了本事?”

    “太尉,”那军情递看到王恩有点动怒,连忙拿出了童贯亲笔写的信,“这是俺们童使相写给您老的求援信”

    是求援信而不是命令!因为童贯不是王恩、郭成的上官,童贯现在是朔方路经略安抚制置使,管不到王恩、郭成。而且在无定河战场上宋军的主帅也不是童贯,而是有管勾环庆、河东、朔方等路公事名义的陶节夫。

    理论上,童贯得先向陶节夫求援,再由陶节夫给王恩、郭成下令。

    不过在实际作战中,前线的将领们还是得学会变通。否则等陶节夫下令,黄花菜都凉不是凉,而是发霉了!

    “求援信?”王恩又是一愣,“怎么事?”

    “大人,”王泽急道,“约有数万西贼出现在了统万城北,现在多半已经到了统万城下了!

    大人,咱们得去求援啊,那高师严和武崇道,都是官家的亲信!”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