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数十骑女真骑士,这个时候已经组成了严整的横队,前队20骑,其中八骑都披着青唐瘊子甲,后队27骑。前后两队呈现交错排列,每个人都已经把马矟从肩膀上取下,紧紧握在手中了。

    完颜斜也也在队列之中,迎着北风,静静的看着已经摆出十个呈一字排列的约300人的方阵的西夏铁鹞子。

    看着还行,队伍还算严整,人人披着青唐瘊子甲,手中持着马枪,胯下的战马也都有具装,这点儿比御马直的骑士还强一点。

    在这十个铁骑方阵后面,还有不少步卒,似乎都拿着弓箭。这些步卒后面又是骑兵,看着是携带着弓箭的轻骑。十个铁骑方阵的两侧,也有一些看着非常散乱的轻骑,也都携带着弓箭。

    “斜也,这股子西贼的甲骑瞧着挺有钱啊,人人都是好甲好马!”一个完颜部的女真骑士笑着对完颜斜也说。

    “很快就是咱们的了!”斜也漫不经心地一笑,“他们穿得好像也是瘊子甲啊箭镞不入,刀斩不破,好东西啊!若是有了2000领,咱们就不怕契丹人了。”

    “真的不怕契丹人了?”一个完颜部的汉子说,“虽然俺们这一路虽然没遇上对手,可打得都是党项啊人。”

    “呵呵,”斜也扬起马鞭,遥指着前方的铁鹞子,“那可是党项人最厉害的铁鹞子,连契丹人都吃过他们的苦头如果今日可以一击而破,来日就能马踏契丹了!

    女真的好汉们,你们看那些党项人是咱们的对手吗?”

    “不是!”几十条汉子一块儿吼着。

    “俺们今天就割了他们的脑袋,抢了他们的甲胄,夺了他们的战马!好不好?”

    “好!”

    女真人嗷嗷叫着,声音传到了高俅那里,高俅一个字儿都听不懂。他身边的高世宣也不懂,于是问高俅道:“太尉,他们在喊甚底?”

    高俅笑道:“当然是割脑袋换房子了五个脑袋换一套房!那些苦哈哈的女真人还不拼命?”

    “女真人也要开封府的房子?”

    高俅一笑:“当然了!开封府多好?谁不想住开封府?”

    高世宣摇摇头,“可是开封府就那么点儿大,哪有恁多房子可以分?官家早就埋怨过您了现在武太尉照样许了房子给御前猛士,也不知道能不能兑现?”

    高俅瞥了高世宣一眼:“直娘贼的,不许房子,谁肯拼了性命打?要是打败了咱们的麻烦就更大了!”

    他一挥手,大声道:“击鼓吧!”

    擂鼓进军!

    咚咚咚

    高俅一声令下,催动进攻的鼓声,马上一阵急似一阵地响了起来。

    “生女真的勇士们,跟着某,天理保佑,杀啊!杀个痛快!”

    完颜斜也举起马矟,在空中扬了扬,然后指向前方。

    四十八名生女真骑士同时催动战马,先是快步行走,然后是小跑,接着就是越跑越快

    开始行动的并不只有完颜斜也一队,武天率领的位于高俅右侧的第一队位于v字形的顶端也紧跟着开始前进,然后就是左二队、右二队、左三队第次跟进,一块儿开始奔跑。

    车轮攻击说起来容易,练起来可困难!20队骑兵,必须第次冲击一点,最好是连续不断进行冲击!一队冲完撤退,一队立马跟进,不让敌方有时间重整队形。

    幸好武好古早就从赵钟哥、马扩从按出虎水完颜部寄的信中了解到了这种战术,然后就让自己的假子军团进行演练。

    现在假子军团的少年骑士们已经可以很好的掌握车轮冲击的节奏,所以慕容鹉就给每个分队派了几名假子骑士担任领队。这样其余的骑士只需要保持队形,跟着领队冲击就是了。

    李良辅这个时候已经在心腹武士的保护下退到了十个铁鹞子方阵背后。他站在马蹬上看见了二十队骑兵“乱纷纷”的开始冲锋,就是一愣,自言自语道:“这是在冲阵?怎恁般混乱?”

    说完这话,他也举起一臂,然后用力挥下:“吹号,冲阵!”

    号角呜咽之声响动,三千铁鹞子骑士也举起马枪,催动战马,迎着“乱纷纷”而来的宋军御马直骑士,发起了反冲锋。

    远处的高俅,也立在了马蹬之上,瞪大了眼睛,呆呆的向北望去。

    只看见无数羽毛,在尘土飞扬中,猎猎舞动,看着这些羽毛的位置,几乎是在一条直线之上,就向着自己这边碾压过来了!

    高俅腿肚子一软,一屁股坐在了马鞍上,额头上冷汗直冒,整个人都在轻轻颤抖着。他大喊了起来:“快,快,快”

    他想喊:“快撤!”

    可是却结巴着就是喊不出一个撤字!

    他身后的鼓手却会错了意思,以为是要前面的甲骑再冲得快些,于是拼了命的擂鼓。鼓声、马踏声、各种各样的怪叫声和呐喊声糅合成了一团,成为了一曲最壮丽的战场交响曲。

    完颜斜也的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到了前方他已经选好了目标,是位于党项甲骑阵形中间的一队越300骑的铁鹞子大队!

    他只有48骑,却有信心一举冲垮铁鹞子的300骑。

    这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通过观察得出的结论。在对方的铁鹞子开始冲击前,完颜斜也并没有必胜的把握。阵前动员时说的话自然不能当真。

    可是当铁鹞子骑兵如滚雷般涌动而来时,完颜斜也就已经知道对方不过是外强中干了。

    骑兵冲阵其实也和长枪兵一样,也是要讲密度的。同样的宽度上,谁摆出的骑兵越多,队形越整齐,冲击的速度越快,就一定能取胜!

    但是要达成这几项指标,却是很不容易的。同样的宽度,人家只能摆出20骑,你为什么就能摆出30骑?而且你的骑兵密度大,奔跑的速度还要比对方更快!这都得靠团队训练靠单个骑士在家里苦练是不行的,必须几十上百骑整天聚集在一起苦练。

    按出虎水完颜部的勇士当然呆在一起,没事儿就能操练。也不知道是谁想出小队冲锋战术的,反正他们就是这么打的!

    而武好古的假子军团一样可以进行完美的配合,他们都是一起长大的少年,五年六年的住在一起,练在一起,自然能进行完美的配合协同。严整的程度,甚至超过了完颜部的勇士。

    所以二十队甲骑冲锋中,真正致命的,其实是摆在最前面的五个队。虽然他们每一队都只有四十几骑,还没有对手的六分之一多,但是他们的队形更加密集。

    在同样的宽度上也就是将要发生碰撞的那一段,党项人的铁鹞子最多只有二十几骑!所以真正发生交锋的不是四十几骑对三百骑,而是四十几骑对二十几骑!

    “杀!”

    随着完颜斜也和他的女真健儿们从胸腔中迸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四十几骑生女真“敢达”就撞入了铁鹞子大队之中。

    人马碰撞之声大作,兵刃拍打之声四下响起。一时间响彻战场的,就是党项人最精锐铁鹞子骑士的惨叫之声!

    只是一阵冲击,完颜斜也就带着健儿穿透了铁鹞子的阵型!他们也不停下和铁鹞子们去搏斗,而是继续催动马匹奔跑,迅速脱离,然后就从铁鹞子骑士身后穿过。在催动马匹奔跑、拐弯的同时,这些马背健儿们还在百忙中背好了马矟,取出骑弩,对着铁鹞子们的后背射出了四十多支箭镞!

    这队精锐的铁鹞子立时就遭了重创!与此同时,骑士们纷纷勒停战马,似乎想要寻找女真人肉搏冲击然后肉搏本就是铁鹞子的战术啊!可是女真人却一溜烟跑了。铁鹞子骑士还没反应过来,第二阵突击就紧接着而至了。

    四十余骑少年骑士,在武天的带领下一头撞了进去,马矟挥动,在铁鹞子阵中挥砍劈砸,带起一片片血光。然后同样毫不停留,飞奔而走。

    接着又是第三波、第四波、第五波突击陡然而至!都是只冲击,不肉搏!撤退的时候还会放一波弩箭。五波冲击结束,整个一队300骑铁鹞子已经完全被粉碎了!虽然真正被扫落马下的不过五六十骑,还有一些人被弩箭射了个轻伤。但是他们队形完全混乱,胆气以寒。再也没有勇气去迎接第六波、第七波的冲击。

    但是殿前骑士的冲击,却不会因为他们的崩溃而停止!

    这些被打崩的铁鹞子,就是最好的屠杀目标!三百骑铁鹞子,在二十队骑士的第次冲杀之下,几乎全军覆没!

    “这怎么可能!?”

    站在阵后观战的李良辅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队三百骑的铁鹞子啊!居然被对方一连串的冲击彻底粉碎了!而且更可恨的是,对方实在太油滑了,冲完就走,根本不给铁鹞子们打肉搏的机会。

    “统领!高俅撤了!快看,高俅撤了”

    就在李良辅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心腹的大喊。他抬头一看,高俅的将旗果然在快速后退!

    李良辅心说:那么容易就打垮了自己的一队铁鹞子勇士,居然还要逃跑一定有诈啊!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