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王,快看,统万城,统万城起火了,好大的火……”

    颤抖的声音在嵬名察哥的耳边响起,年轻的西夏晋王将目光投向了南方的天空。这里距离统万城还有二三十里,高大的城垣已经隐约可见。从城头升起,直上云天的烟柱,则是清晰可见。

    这怎么可能!?

    察哥的心头就是一跳,他明白,统万坚城已经被宋军攻破了!

    可宋军怎么可能攻破统万城?那可是统万城啊!在察哥的印象中,这座700年前就建成的古城,是堪比兴庆府和灵州的坚城。

    虽然城墙的年头有点久,但是坚固程度却丝毫不亚于新建的城池。而且从去年秋天开始,左厢神勇军司就一直在想方设法加固城防,还砍伐了方圆百里内可堪利用的树木都削尖了做成虎落插在城垣和马面周围。不把这些尖木桩拔掉,轻便型的飞梯就是靠人扛着的长梯子是架不起来的,必须使用架在车轮上,拥有一定防护,可以把虎落撞断的重型云梯,或者先用盾车撞断虎落,然后再架云梯。

    如果没有重型云梯和盾车之类的大型器械,要靠士兵冒着滚木擂石和箭雨去拔掉虎落,伤亡一定会大到让人难以承受的地步。

    而且就算宋军不顾死伤,清理了一部分虎落,架起了长梯,也不等于可以攻破统万城。察哥在统万城留下整整一万人的守军,另外还有六七万党项国族可以动员。如果要用蚁附攻城法,随随便便死伤个几万人!

    宋人到底出动了多少军队去打统万城的?怎么可能承担那样的损失?

    一连串的问题涌现在察哥的心头,一时间竟让他有点不知所措了。

    “大王,机会啊!”跟着察哥身边的李良辅大声地说,“统万城中一定还在鏖战!兀移勃麻是不可多得的虎将,没有那么容易被打败的……况且统万城并不只有一道城墙,它是由东西二城和二十四坊廓组成的坚城。就算被宋军突入城内,也可以继续抵抗。

    所以统万城中一定还在苦战!如果大王可以率部及时赶到,那么大胜就可期了。”

    察哥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思索着说:“宋人的骑兵还没有逐退,周遭的情况都不明朗……”

    慕容鹉和完颜斜也排除的4500游骑,让察哥对周遭的情况失去了掌握。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前方到底有多少宋军,也不知道他们的具体位置。

    “大王!宋人才多少骑兵?能奈何得了俺们几万铁骑?”李良辅有些着急了,“若是大王实在不放心,那就让末将领着铁鹞子去会会他们!大王只管领着卫戍军急赴统万。”

    察哥还在犹豫,眉头紧皱,似乎在反复权衡。

    三千铁鹞子加上赡负兵就是一万两千人,人数还是有点少啊!万一撞上宋人的大股骑兵,有把握取胜吗?可是要增加李良辅的兵力,那么往统万城去的人又少了。

    早知道统万城那么不经打,就不应该让萧合达带走两万四千人……

    看到察哥还在思索,李良辅已经等不及了:“大王,三军为害,犹豫最大啊!”

    “直娘贼的!”被李良辅这么一说,察哥忽然笑了起来,“本王的确是犹豫了……有个鸟好怕的,俺们手头有近五万人,统万城里面怎么都有几千,而且都是精锐!这要再打不过,也没甚好说的了!

    良辅,铁鹞子交给你了,给本王狠狠的打!”

    “好勒!”李良辅笑着,“大王您就瞧好吧!”

    ……

    高俅猛地回头,也看见了统万城头升起的直冲云霄的烟柱。他掏出酒壶喝了一口酒中仙,既壮了胆,又暖了身子,然后才吸了口春寒料峭的凉气儿,自言自语道:“好大的火啊,也不知道西贼看了会这么想?如果能吓跑了他们就好了……统万城已破,他们就是插上翅膀飞过去也来不及了……”

    在他身边,大队的甲骑已经展开了一个相当宽大的正面。

    高俅从河东军中选出的黑甲选锋骑居中,环绕在高太尉身边,团团护卫。这些河东甲骑显得非常紧张,人人都紧握着弓箭,目光凝视着前方。也不知道是准备和缓缓逼近的西贼骑兵拼杀,还是准备护着高俅逃走?

    慕容鹉和完颜斜也各自领着一个御马直的指挥,散在高俅左右,而且也没有摆出严整的队形,而是组成了松松垮垮的20个小队,每个小队都有一百五十人左右的规模,其中约五十人是甲骑,其余都是辅助骑兵。

    这20个小队分成了两列,呈V字形排列在高俅所在的黑甲选锋骑大队的两侧,也就是所谓的雁行阵。但是并不严整,每个小队之间都有几十步的距离,看着东一堆西一群的,一点儿都不像重骑兵的队列,倒是有点草原轻骑的样子。

    高俅可是见识过殿前御马直冲阵的,根本不是这样玩的!他倒是提出过异议,可是慕容鹉和完颜斜也根本不听他的!而且高俅还发现武好古已经“清洗”了一遍御马直,大批兵学司出身的骑士被调离,同时又补充了许多界河雇佣来的“效用骑士”,这些人只听慕容鹉其实是听武好古的的。通过他们再加上完颜斜也带来的几十骑生女真猛人,现在的御马直完全不在高俅控制之中了……

    高俅看了看左右,心想:还是这些黑甲选锋骑靠得住啊!得让他们都当上骑士,将来才有自家人可用啊!

    前方忽然传来了密集的马蹄声响,满腹心思的高俅抬头看去,就看见不少宋军的游骑兵正从前面飞奔而来。高家将门出身的高世宣也带着几骑黑甲兵,和那些游骑兵一起策马而来了。这个高世宣是高俅的远亲,被高俅提拔当了黑甲骑的指挥使。

    “太尉,西贼上来了!有上万骑,打头的是铁鹞子!”

    “上万骑……铁鹞子!?”高俅顿时有了一种调头逃回统万城的念头。

    “太尉!太尉!”

    高俅还没来得及跑,慕容鹉已经笑呵呵带着两个人骑马跑来了。

    “五哥……”高俅就在马背上和慕容鹉招呼了一声,正想讨论撤退的事情,慕容鹉却抢先开口了:“太尉,西贼上来了,好像是铁鹞子……这下有的打了!”

    有的打?

    难道不是应该逃跑吗?

    “铁鹞子不容易打吧?”高俅眉头大皱,“他们可是西贼的精锐!”

    “打一打就知道了!”慕容鹉笑着说,“有太尉督阵,咱们可不惧他们。”

    可是本太尉很惧怕啊!高俅很想这么说,不过话到嘴边又不好意思了。

    慕容鹉又开口了:“西贼的铁鹞子是先锋,后面还有大队……咱们毕竟只有千人,不能和他们纠缠太久。不如冲上一阵,然后就往统万城撤退。”

    只是一阵?高俅稍微有点放心了。

    “要怎么冲?”高世宣插话问,“黑甲骑参战吗?”

    慕容鹉道:“看情况吧……到时候俺和斜也会带着左右两翼冲他们的中央,二十队连着冲一点,如果能把他们冲垮了,黑甲骑就掩杀一阵。然后咱们就撤!”

    高世宣有点担心,“冲得垮?那可是铁鹞子啊!”

    “怎么会冲不垮?”慕容鹉笑着,“二十队连续冲一点,如果铁鹞子队形散乱些,就是1000骑冲他几十骑一百骑,怎么可能不垮?

    而且头阵让生女真的蛮子上,恁些人强悍的不像话,一个人能当十个用……所以没问题的,一定可以冲垮铁鹞子的!”

    女真人的这种轮番冲击战术,在很长一段时间中,连宋军步兵的阵列都扛不住。原因就在于他们可以连续冲击一点,一旦宋军步队的兵力调整和补充不及,就肯定会被突破。

    现在用1000甲骑去冲铁鹞子骑兵,怎么可能冲不垮呢?

    真的吗?那是铁鹞子啊!!

    高俅看着慕容鹉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面也活络起来了。

    “也好!那就打一阵吧!”高俅道,“来人呐,把本官的将旗打出来。”

    “喏!”

    高俅左右的黑甲骑士大声应着。

    一面巨大的高字将旗,很快就猎猎飞扬起来了。

    “统领,是高俅!”

    李良辅的眼睛一眯,在马蹬上立了起来,手搭在额头上,望着远处出现的一面“高”字将旗。

    “果然是高俅!”

    “统领,”李良辅麾下的一个铁鹞子队将说,“高俅摆了一个很松散的雁行阵,看来想用骑射对付咱们……根本禁不住咱们的铁鹞子一击啊!”

    “也许有诈吧?”

    李良辅摇摇头,那可是高俅啊!不可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吧?面对铁鹞子摆一个骑射的队形,铁鹞子可是天下闻名的铁甲骑兵,骑射管什么用?

    “统领,咱们冲锋吧!”又有一个队将建议,“让某家带队先杀他娘的一阵!”

    李良辅想了想,“还是先列阵吧!十队分列左右,再让勇士们都用钩锁把自己扎在马鞍之上。”

    “喏!”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