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数千骑战马,趁着夜色,风一般的卷过春寒料峭的无定河以北的大地。

    慕容鹉和完颜斜也,哦,应该是国际名将高太尉在后世的记载中,高俅才是统万城会战的主帅采取了一种完全出乎对手预料的布署。将手中8500骑的大部分,超过4500骑都撒了出去冲当游骑,布满了整个战场。

    这4500骑相对党项的游骑,除了数量之外,其实也没什么优势。

    因为高俅的500黑甲选锋骑兵没有出动高俅希望他们可以在必要的时候保护自己退统万城。所以出动的大部分都是河东军的轻骑,平日的配置就是一人一马,而且胯下的坐骑也达不到战马的标准。只有折家的600骑比较精锐。

    但是他们的数量着实不少,而且又是生力军。无论人还是马,都在统万城下的宋军大营里面歇了十几日,现在养足了力气,倒是可以和党项人杀上一阵了。

    而且,现在天色还没放亮,还不是玩骑射的时候。而要持矟冲击呵呵,察哥手下的游骑早就被御马直的骑士给打怕了,完全提不起信心了。

    另外,察哥派出的游骑数量也少,只有不足1000骑。

    所以面对慢野而来的宋军游骑,党项人的骑兵根本不敢与之交锋,很快就被逼到了党项军大队人马左近。

    这样一来察哥就失去了对战场形势的把握。

    “大王,宋军的游骑数量极多,咱们的游骑太少,应付不及啊。”

    听到手下的汇报,察哥只是一声冷笑:“虚张声势而已!只管把游骑收在大队附近,莫让宋人的小股骑兵碍了大军行动便可。”

    “大王,”李良辅觉得有些不妥,低声提醒道,“要不让属下的铁鹞子出击,狠狠教训宋狗的轻骑!”

    “不必!”察哥又是一声冷哼,“且留着气力,等会儿还指着你的铁鹞子去踏破宋狗的甲骑呢!”

    察哥这一次集中了全部3000名铁鹞子骑兵在手,就是为了对付御马直甲骑的。

    经过几个月的反复试探,他现在已经知道御马直甲骑有多么扎手了。

    如果不打垮他们,今次的统万之战,自己就算取胜了,恐怕很难取得大量歼敌的战果,而且宋军的这支甲骑明显在进步,如果现在不打垮他们,再过几年,恐怕就没有任何一支大白高国的骑兵能与之对抗了。

    “好勒!大王尽管放心,”李良辅拍着胸脯,“只要铁鹞子出马,保管让那些宋狗死无葬身之地!”

    “好!”察哥重重点头,不过心里面却清楚这是李良辅在吹牛!

    元昊时代铁鹞子骑兵也许能够轻易在野外击破宋人的骑兵,可是如今的铁鹞子,却有点让人担心了。因为这支本该在野外纵横的骑兵,几十年来都被养在了兴庆府城中。

    而且铁鹞子骑兵并不是从西夏的几十万大军中选拔出来的,而是由第一代铁鹞子的子孙担任世袭的军人,如果没有严格的体系化教育和淘汰机制,肯定会一代不如一代的。

    不过铁鹞子再不靠谱,察哥现在也必须倚重他们。因为整个西夏,现在也只有这3000披甲的铁骑可以对抗那支正变得越来越可怕的宋军甲骑了。

    天色渐渐的明亮起来了,无定河边的山川大地,被笼罩在金色的晨曦当中,仿佛也被染上血色,似乎是老天爷想将统万城中正在发生的血腥杀戮,扩张到四面八方。

    统万城内的残酷暴烈的厮杀,仍然在进行当中。虽然城中的西贼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爆破式攻城,而且在一开始就丧失统一的指挥。但是城内毕竟有上万名党项战士和数万平民,所谓的平民也不是完全没有抵抗能力的,西夏搞得是全民皆兵,党项国族更加如此。哪怕是老弱妇女,也有一点厮杀的能力。

    而且统万城能有二十余处坊廓,其实就是一个个小城。东西二城虽被打破,但是这些小城的大门一闭,豁口一填,依然可以坚守!

    另外,区隔统万东西二城的中墙也在党项人手中。城墙下挤满了哭喊叫骂乱成一团的平民,城墙上则都是从四面八方退过来的兵士。这段城墙的两头,已经出现了手持盾牌或长枪的宋军。都组成了百人的方阵,在赵钟哥的亲自调度下,轮番出击进行无情的杀戮。

    但是退无可退的党项人还在进行最后的抵抗,虽然武好古和童贯已经派出了捉到的能说汉话党项老者去劝降。但是却遭到了拒绝,因为还在抵抗的党项人都知道,他们的都统军,晋王察哥的大军就在附近!

    只要等到晋王殿下的大军返,统万城的战局就可以扭转,大家也就不必沦为汉人的奴隶了!

    因此统万城中墙上的厮杀,就变得格外惨烈了。虽然党项人失去了统一的指挥,还一度陷入了混乱。但是在人挤人的城墙上还是有不少西夏军队的将校,可以勉强组织起抵抗。而且城墙上的空间有限,作战模式也比较简单,除了射箭,就是结阵对撞,然后挤压对方。

    双方就这样你挤过来,我推过去。在这场“挤推”作战中,宋军的长枪府兵展现出了出人意料的战斗力。密集的长枪阵在房奴猛士射出的箭镞掩护下有序的进退冲击。每一次冲击,都能捅穿至少二十名西贼的身躯党项人太密集了,长枪刺出去都不可能落空。

    但是随着党项人的尸体不住堆积起来,又被活着的党项人垒砌成了“尸墙”,长枪兵终于无法发挥了。赵钟哥随即又抽调猛士持着剑盾进行冲击,想要夺下“尸墙”,但是党项人也拼命抵挡,居然打退了猛士们的进攻。尸体也越积越多,鲜血不断流出来,浇满了城头,将白色的城墙染成了暗红的颜色,晨光之下,触目惊心到了极处。

    不过赵钟哥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依然不断调遣猛士,发起一轮又一轮的进攻。这并不是要将敌人一举击溃,而是要消耗他们的体力。

    现在宋军的进攻组织良好,可以不断进行轮换,以合理运用士兵的体力。而党项人这边被挤成了一堆,也没有一个大将可以发号施令,所以一直都是城墙两头的人在苦战。战至天亮的时候,他们已经拼杀得有气无力,终于丢掉了尸墙。

    不过狭窄的统万城中墙上,血腥的战斗仍然在继续,很快就会有新的尸墙和新的血腥争夺出现!

    而在城内各处,激烈的争夺则在左厢神勇军司的都署和囤积了几十万石粮草的仓库展开。兀移勃麻留了两个指挥的兵马守卫两处要地。武好古则指派了杨可世和王禀分别率领四个指挥去强攻,其中两个是猛士指挥,都是由已经拿到房子的老兵组成。

    他们都经历过去年的连场大战,作战经验非常丰富,武艺也在实战中接受了磨练,本来应该是最犀利的战士。但是因为房子已经到手,失去了奋斗的目标接下去就是用人头换功劳、换赏钱而已,而且赏钱的数目也打了折,和寻常的禁军是一个数目。用后世的话说,他们不是“刚需”盘了,所以也就不那么拼命了。无论杨可世和王禀怎么吆喝,那帮猛士们都只是不紧不慢的攻打,能用弓箭解决的绝不肉搏,能让长枪兵们冲锋的绝不自己上马。

    不过两个长枪指挥的表现,却让杨可世和王禀感到意外。这些长枪兵往往以都级百人、十将级二十五人为单位,组成小而密集的方阵和横阵,在弓箭手猛士的掩护下轮流发起冲锋。面对这种长枪如林的强袭,慌乱的西贼根本连抵抗的力气都没有。进入统万城后,一路上遇到的敌人,很少需要长枪兵们发动第二轮强袭。直到杨可世和王禀带着人杀到左厢神勇军司的都署以及粮仓外面,才遇到了一点儿麻烦。

    神勇军司的都署和粮仓都各占了一个相当完好的坊廓,大门一闭,就是一座可以坚守的小城。

    这种小城当然挡不住拥有两个工兵指挥的宋军统万城的城垣、马面下可插满了虎落就是削尖的木桩,只要把它们拔出来,什么样的攻城器械打造不出来?可问题是,拔木桩和打造攻城器械都需要时间啊!

    而国际名将高太尉,又能为攻无不克的武好古争取到多少时间呢?

    武好古这个时候已经带着军事机宜指挥登上了统万城西城的北门城楼。他就披挂整齐,站在垛口之后,双手举着一支长长的望远筒看着远方尘土飞扬的地平线。

    尘土飞扬,意味着有大批的战马正在往来奔腾,骑兵的厮杀,也许已经开始了。自己现在抽不出兵力去支援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给他们打起助威了。

    “来人呐!”武好古忽然大喊了一声。

    “太尉,有何吩咐?”

    一个军事机宜大步上前。

    武好古一抬手,指着统万东城北门的城门楼道:“快去,把那座城门楼点着了!

    本官要让西贼的大将知道,统万城,已经被打破了!”

    “喏!”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